2018小说网 > > SAD的年上嗨爽中短集合 > 章节目录 SweetArchitect`6
    何南差点就要甩开,但他这几天恶补的视障人士相关知识告诉他,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不可避免需要更多地依赖触觉,这种举动未必是他想的那样。

    潘逾的手摩挲过何南的手背,朝着书本中央移去。他的五指落在了书页上,轻抚着有些粗糙的纸张,仿佛能以指腹去追随纸上的印刷痕迹。但这并不是一本盲文书,激光之下,所有内容都只能依靠双眼来辨。

    何南没有动,只是悄悄抬眼去看潘逾,惊讶地发现他双目中有微光闪烁,情绪汹涌,像是忽然又拥有了视觉,神采之中饱含伤悲。

    潘逾满眼热泪,始终只在眼眶中流动,并未掉落。

    他的心意仿佛能透过交触的手掌传递一般,何南竟然觉得,能明白他此刻的感受。

    如果潘逾想要读书,相信不管多难找到的盲文书他都能寻获到,但他怀念的是曾经的那个自己,可以自由陶醉在多年的收藏之中。一本书,上至辞海古籍,下至通俗小说,不被阅读,就没有了灵魂,不如一个花瓶,一个酒杯,一条板凳。任由珍宝封尘多年,即便端在手上也失去作用,潘逾心里必定不好受。

    “潘教授……”何南轻唤他一声。

    潘逾如梦初醒,正要将手收回来。何南却稍微起身,托着他的手臂,一个转身,钻进了他的一侧臂弯之中。

    “怎么……?”潘逾面露迷茫,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一条手臂搂住了何南的姿势,双手都被他放置在书本之上。

    何南继续读了下去:

    “即使在沉寂的黑夜,你那残缺的美丽身影

    都能把酣睡中没有视觉的眼睛照亮!”

    读到这一句,何南以余光去瞥他身侧的潘逾,后者眼中光芒还没完全散去。

    何南的轻声诵读,像是微光,正照在潘逾的耳畔。

    “见不到你,白天犹如黑夜,漆黑一片,

    梦里看到你,黑夜好似白昼,光明无限。”

    下一刻,潘逾明白了何南的用意。他牵着自己的手,引导自己,翻到了下一页。

    他们没有读完整本诗集,何南答应潘逾,明天会再来,还会带着牛奶。

    潘逾牵着小平,一路送他到居委办公室门口,然后自己独自去遛狗。

    之后的日子里,何南只要来实习,就一定会来潘逾家,读完了《十四行诗》,还读了《木偶奇遇记》,读了《城南旧事》,读了《安妮日记》,竟然还读了《闪灵》。

    他们坐的位置,从客厅的沙发,逐渐挪到了阳台。起因是某次天气多云,客厅里光线不太好,何南到处探头探脑想要找个开关,找不到也不敢开口问潘逾,毕竟他大概已经多年没有开过灯了。

    “你找什么?”潘逾喝着茶。

    “……灯的开关在哪儿呀?”无奈之下,何南还是问出了口。

    潘逾沉默了一会儿,何南都以为他不高兴了,才听见他轻声回答:“我也忘了。”

    还是潘逾主动说,可以挪到一个更亮一点的位置,所以他们搬了两把凳子到阳台,沐浴在自然光之下。

    算不上烈日当空,只是正常下午斜阳,被树荫过滤后,舒适地落到书页上。何南依然让潘逾来翻页,他寻常地读着,在读完一页的时候轻戳几下潘逾的手指头。他在喝水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像他依偎在潘逾的怀里了。

    第二天,潘逾竟然主动将凳子提前拉到了阳台上。他面朝着窗外,视线投向遥远处,等着何南过来。

    莫非,他感受到了日光?何南多么希望,这是代表他黑暗的世界里重新点起光明的举动,他多么希望潘逾能被外界的温暖和明媚所感染,或许他的一片漆黑之中,也能燃起些许阳光。

    “在这儿能听见鸟叫声。”潘逾却这么说,“还挺清脆的。”

    何南无言以对,但无论如何,他愿意出来晒晒太阳,依旧令人欣慰。

    除此之外,在何南的帮助下,潘逾还是开了个apple  music的会员。选apple  music是因为可以直接喊siri来播放,价格也不贵。而潘逾之所以被何南说服,是因为他手头缺了一张披头士的专辑,还是乐队经典动画的原声带《黄色潜水艇》。何南本来想替他网购一张,补全他的收藏,潘逾却拒绝了。

    “我手头上其他披头士的唱片,都是我自己在牛津街的一家小音像店买的。当时一口气买了披头士的全集,全部都在同一家店买的,就是这张原声带缺货了,非常可惜……”潘逾的话语中无不遗憾。

    “牛津?潘教授你还在牛津上过学?”何南吞下一大口奶咖,他的那杯里牛奶起码比潘逾的多一半。

    “是牛津街,不是牛津大学。”潘逾微笑起来,“虽然牛津大学我也去过,但是牛津街是伦敦的一条商业街,只是名字叫牛津而已,类似于上海的南京路。”

    “哦……”何南恍然大悟,“我还没出过国呢,也是上大学才出的省。伦敦是什么样的?潘教授,你给说说吧。”

    “唔,我去的时候都是十几年前了,估计和现在差别挺大的。”潘逾本一直虚晃着的视线忽然有些聚焦起来,“天挺蓝的,但是经常忽然晴空万里就开始下雨,所以伦敦人出门都习惯带着伞,街上的建筑也确实好看,红色的双层巴士特别醒目……”

    何南一时有些讶异于潘逾的表情,陷于回忆之中的他,反而看起来相当专注。“听说英国人都很喜欢聊天气?”他顺着话头继续问。

    “确实是,可能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但我那时候有个朋友,每天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How’s  the  weather’。”潘逾笑意更甚。

    “潘教授英文讲得真好。”何南一手握着杯子,另一手托着下巴,肆无忌惮地直视着他,心里只想着反正他也看不见。

    潘逾却摇了摇头,用长辈口吻的长篇大论来掩饰刹那羞赧:“现在讲得不如以前了,学习外语还是得有环境,在当地的环境下待一个月,英语就会立刻有进步。你们年轻人有机会还是要多点学习,多出去走走看看,只有身体力行、亲身经历过的事,才能算是自己拥有的。”

    何南在阳光下笑得露出一排白牙,但没有出声。他想了一会儿,又问:“英国的东西好吃吗?”

    “非常难吃。”潘逾想也不想就回答。

    何南先是一愣,然后终于笑出声来,“哈哈,要不要这么果断?哈哈哈……”

    潘逾也忍不住了,发出了几声低笑,肩膀微耸动着,“他们也就茶比较好喝,巧克力也不错……我在那儿几个月,吃得最饱的都是去中餐厅下馆子。”

    何南笑得眼泛泪光,东倒西歪,目光最后仍落在潘逾身上,目睹他的轻松一刻。

    好像还没见过他这么笑呢,何南忍不住想。

    “你快放假了吧?在居委会干满一个学期了,之后还来吗?”潘逾忽然换了话题,话似漫不经心,眼神又回到以往的飘忽不定之中。

    “来呀,反正有补贴,就当打工了。”何南回答得也很坦率,“我希望毕业之后还能在居委会工作,潘教授要是嫌我烦了,可以直接和我的上级沟通,不然的话,你还得应付我很长时间。”后半句话,他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的。

    潘逾听出来了,没有太在意,“嗯。那过年回家休息吗?”

    何南的微笑缓缓黯淡下去,“……今年不回去。”

    “嗯。”潘逾没有继续追问原因。

    阳台外有几声狗叫,大概是隔壁那栋楼的大妈在楼下遛她家的小柯基。窝在角落里的小平耳朵动了动,但没有起身,仍然趴着休息。除此之外,有点安静。

    “那不如,来我这儿吧。”

    潘逾稍微歪了歪头,面朝着何南,令后者突然有了被他注视着的错觉。

    *文中诗句出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之43,艾梅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