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SAD的年上嗨爽中短集合 > 章节目录 摘一粒星于天河·六
    “啊……”“唔。”

    两人同时发出叹息。

    在性器挤进去这湿热甬道的那一刻,曾城立刻意识到,齐天河没有多少性经历。omega的穴中持续分泌着甜腻粘稠的液体,让他可以不太费劲就撞入大半,同样坚硬发胀的阴茎被紧致而皱缩起的穴肉牢牢吮着,对着入侵物又吸又咬。这具情潮之中的身体十分欢迎自己,但并不娴熟。

    “你应该不会是,第一次吧?”曾城将齐天河的双腿再抬高了些,问话的同时并没有放缓侵犯动作。

    “唔……不是……”齐天河正闭起双眼,沉浸在终于得到填满的愉悦中。

    这并不是任何一个alpha会喜欢的答案,更别提是将齐天河当成后辈来珍视的曾城。alpha的信息素一时有些混乱,插入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

    齐天河立刻接收到了上位者不悦的讯息,睁开了双眼,楚楚可怜的眼眸中饱含着情欲和讨好。他主动揽住曾城粗壮的腰身,双腿缠在他的肩膀上,“是,是第一次,在发情期做……我是你一个人的,全部都是你的,曾叔叔……”

    曾城沉默看着娇软可人的omega,却一直忍不住在想,这究竟是不是他被情潮裹挟了所有思维之下的话语。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但身下的齐天河却急切难耐,包裹着他粗壮硬物的幽穴阵阵收缩,张弛有度的肠壁吮着他同样敏感的龟头。

    “嗯……”曾城忍不住小幅度地磨蹭起来。他其实不是花天酒地的人,也已经很多年没尝过omega的滋味了,白天又游泳费掉了不少体力,说不定一会儿交待得比这孩子还要快,那可就有些丢脸。这么想着,曾城赌气般地握住齐天河的两只脚踝,将他双腿大大分开,然后前后晃动腰,终于干脆地操弄起来。

    “啊——哈……”齐天河再也压抑不住叫唤声,在腹腔深处那团灼烧的欲火,终于在曾城反复顶入又撤出的动作中,得到了一丝缓解,取而代之的是极乐的快感。他没有说谎,此前他并未有过在发情期做爱的经历。这种原始本能得到满足的感受,于他而言新鲜至极,尤其是身前的alpha既温柔又强壮,是所有omega梦寐以求的伴侣。

    曾城的手从齐天河的脚踝游离下来,轻轻捏着他的一侧大腿,直到上面留下了淡红色的指印,然后下滑到他的臀上,也捏上几下。但齐天河的小屁股没啥肉,并不是以寻常审美来讲非常性感的那种omega。最后,他用指腹蹭了蹭齐天河的臀缝,然后揉搓着他被自己的阴茎撑到了极致的穴口。那儿果然立刻又缩了缩,紧紧地箍着入侵的灼热肉茎,令他爽得也浑身一阵紧绷,沙哑的低喘从胸腔深处迸出:“呃——呼,放松点,还没全部进去呢。”

    “不行了,我快要……”但齐天河已经忍不住了,他下意识地伸手握住了自己翘起的性器,一边哑声呻吟,一边屈指撸动涨得暗红的茎身,没弄几下,粘稠精液就从他指缝中飞溅开来,“呃,啊——曾叔叔,我想,我想……”

    “唔——”曾城咬紧牙关,眯眼忍下了那一阵紧缩,酸麻快感从他的腿间直冲入脑。他深深喘出一口气,敛眸看着擅自高潮后的omega,喜怒不明:“你还想什么?射都射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

    曾城的心脏重重跳了一下,“又说胡话呢?”

    “我想,照顾你……”齐天河还在气喘吁吁,一句话被喘息打断成好几截。

    曾城定了定神,闷叹着先从齐天河的身体里撤出,再伸手将他抱了起来,翻过身去,然后从他身后贴近,“就你还照顾我?你怎么照顾我?”他的唇正落在齐天河的后肩上。

    “一直照顾你,陪你一起喝绿茶养生,给你做饭,逼你戒烟,陪你睡……”齐天河任由曾城摆弄,喃喃低语的同时,双手自觉地撑在沙发背上,闭上眼感受着他依然坚挺的性器顶端再次抵在了自己的股间,刺入,向深处顶去,突破层层障碍,捣入粘连皱缩之间,直撞在最酸软之处。“呃……哈——帮你,帮你按摩,在,唔嗯,健身之后……啊——”

    “看来你,一直在观察我?”这一次,曾城终于将自己全部都放了进去。alpha尺寸傲人的性器完全被齐天河的身体接纳,将他的后穴塞得严丝合缝。坚硬红肿的头部滑过他穴中微凸起处,任何细微动作都能剐蹭到那一点。再往里操弄几下,便顶到了omega半启的生殖腔口,一下一下地撞击着肥嫩的肉瓣。

    “啊哈……呃,太深了……”他根本没法回答曾城的提问,此时的齐天河,才算是真正明白了被alpha贯穿的感觉。仿佛身心至深的柔软处都被无情地闯入,挑逗,蹂躏,他的情欲和情绪都被搅得不断翻滚,“曾叔叔……好涨……”

    “我知道……”曾城甚至皱起了眉头来忍耐,控制着自己的动作幅度,尽量避免让怀中的omega感到不适。生殖腔口的小嘴无序地吞吐着他的龟头,令他心痒难耐。他能感觉到,这个omega的身体还没学会如何讨好alpha,只是无助地试图迎合,很青涩,也很急切。但这并不是最让他怦然心动的地方。

    齐天河刚才的一番话,其实正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放松点,小天河,交给我。”曾城先是亲了亲他的腺体处,然后沿着他的后颈一路吻向他耳后,咬着他的耳尖,同时一手搂紧了他的腰,另一手探向他腿间,握住仍然硬着的性器,熟稔地上下揉弄。随着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响,曾城加大了操动的节奏,一次又一次将他胀得狰狞的阴茎抽离,然后飞快地再顶进去。

    “呃,哈——啊……”齐天河扬起头来,眼神都有些失焦,抓在沙发上的双手几乎要把皮料给挠出痕迹来。他半张着口,急促的呼吸中不断夹杂着呻吟。

    “舒服么?嗯?”曾城能体会到他后穴规律地收缩动作,不舍地挽留着自己的每一次抽出。他将鼻尖和嘴角再次落向齐天河的后颈,在那里蹭了又蹭,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舒,舒服……叔叔,我又要射……”齐天河的腿根猛地抖了起来,穴内敏感点被曾城操得突突跳动一般,快感从他的小腹处泵向全身。伴随着又一阵浓郁的甜香气息,他再次射了出来。

    接连两次高潮后,机舱内的味道乱作一团,马鞭草的味道几乎要让曾城窒息了。他更加头脑发热,紧抱着齐天河的双臂肌肉暴胀起来。

    “……你可忍着点。”曾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终于一口咬在了齐天河的颈后,用舌尖舔破了那一点小小的皮肤。他的双手握住了齐天河的胯骨,固定住他的身体后,开始毫不留情地猛力抽插,沉闷的碰撞声中,混入了齐天河近乎痛苦的高呼。

    还未从上一轮高潮中得到喘息,omega又得到了渴求已久的alpha信息素,由他后颈的腺管传遍全身,带着令他浑身发软的酸麻湿热之感,有脊柱蔓延开去,让他连指尖都在发抖。

    曾城没有咬得太深,只注入了足够临时标记的费洛蒙,但这已经是齐天河人生中第一次正式接受的标记,足够令他战栗不已。

    “小傻瓜,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曾城恋恋不舍地在他的后颈吮出一个鲜红的瘀痕,然后放开了那有些微肿的伤口。他使劲操入齐天河身体深处,愈发臃肿不堪的阴茎已经几番完全顶入了生殖腔口,搅动着那里同样充血的嫩肉,“抱歉,我坚持不了太久了……”

    齐天河又摇头又点头,其实根本没听明白曾城在说什么。被标记后的omega正处在最脆弱的时刻,那根在他腹腔深处不断捣弄的肉刃,又一刻不停地磨砺着他柔嫩的腔口。他刚才射完的阴茎已软了下去,小腹处却仍在不断升温,几次猛烈收缩后,尖锐的快感再次将他吞没。他想逃,但身后alpha的怀抱和胸襟却像磁石一样吸引着他。

    “呃——”已经射不出什么东西了,只有后穴痉挛一般绞紧和腔内涌出更加粘腻的液体。齐天河将脑袋靠在了身后曾城的肩膀上,双腿抖得立不住,不自觉挺了挺腰,半软的性器顶端小孔不断张翕着,只吐出些许晶莹。这是他第一次获得omega的高潮,绵长而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