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恶鬼(1v1 高H)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妒意
    心中的恐惧还未平息,桌上手机就又响起新的微信提示音。

    沉明玉的心咯噔一下,撑着发软的膝盖拿过手机。

    ‘今天我刚好休假,见面的地点我已经订好了,我把位置发给你,至于什么时间,就定在下午五点吧。’

    是乔铭发来的微信。

    沉明玉长舒一口气,回道。

    ‘好。’

    回完这条消息,她犹豫着点进陈思远的微信,想说的话删删减减,最后还是没能发出去。

    “......”

    沉明玉重重地闭上眼,将手机丢到一边,抱紧豆沙窝在沙发角落,思绪万千。

    ...

    “陈组长,你这是在等谁的电话呢?”

    组员A从前面的工位探出半个脑袋,从刚才开始,他就发现陈思远每隔几分钟都要看一眼手机,见没人打电话过来,又把手机扣上,眉心紧蹙的样子着实引人好奇。

    “...没什么。”

    陈思远内心烦躁,面上却又不显,仍是那副让女性心动的温和。

    “组长,咱们昨天又完成了一笔订单,要不一起去聚个餐?”

    组员A的话音刚落,组员B、C等一同凑过来附和,他、她们轻松的样子似乎并未将与他、她们的共事几年的李蔓蔓的死亡放在心上。

    “行,你们想去哪儿吃?”

    陈思远笑笑,没有拒绝。

    “我知道有一家烤肉店很不错,正好最近的气温下降,吃烤肉再合适不过了。”

    组员D难掩兴奋。

    “行。”

    陈思远现在的心思不在这件事上,听他、她们提起的地方,温声应下。

    “耶!!!”

    众人欢呼雀跃,无比期待今晚的聚餐活动,反观陈思远,在他、她们各自回到工位后,嘴角的弧度慢慢下沉,镜片后的眼神阴晦不明。

    ...

    南方的秋季多雨,沉明玉一出门就被裹挟着彻骨凉意的雨水天气冻得瑟瑟发抖,不禁裹紧外套钻进出租车里,彻底隔绝这场降雨所带来的凉意。

    她所在的城市路边多种梧桐,一场风,一场降雨,路边刮落的都是金灿灿的梧桐叶。

    车窗玻璃印满细细密密的雨水痕迹,沉明玉朝外望去,南方城市特有的秋季景色莫名让人感到情绪低落,尤其这段时间她还遭遇了这么多事,情绪低潮期让人想掉眼泪。

    明黄色的出租车驶过弯绕的马路和密集的人潮,沉明玉望向出租车师傅仪表盘上手机的路线,显示即将到达目的地。

    “美女,到了。”

    出租车师傅说。

    “好的谢谢。”

    付完车费,沉明玉撑开雨伞走进乔铭发来的餐厅位置,是商场三楼的一家烤肉店,她之前听说过这家店。据说味道不错,位置也很难订,不知道乔铭是怎么订到位置的。

    收起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收起伞乘坐电梯直达三楼的八戒烤肉。

    “您好,我朋友预定了八号桌。”

    沉明玉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向柜台的服务员说明。

    “好的,请跟我来。”

    候在柜台边的服务员领她在窗边的八号桌坐下,这个座位窗外风景很不错,刚好能将车流穿梭在金色梧桐树下的风景一览无余。

    ‘我已经到了。’

    她给乔铭发去微信。

    ‘我就快到了。’

    乔铭很快回复,不久后,沉明玉隔着屏风看到了他的身影。

    “不好意思久等了。”

    乔铭摘下卫衣帽子,这张立体深邃的脸简直360°无死角,尤其换上便服,俨然一副青春男大的样子。

    “我也刚到,你要吃什么随便点。”

    沉明玉在桌角的点餐二维码敲敲,提醒道。

    “当然。”

    乔铭露出个阳光的笑容,浓眉大眼的长相配上明朗的笑,隔壁几桌女生纷纷贴耳谈论起他,偶尔还会投来欣赏的眼神。

    头顶的暖光投落在两人身上,沉明玉偶尔会投去打量的目光。

    别的不说,乔铭长得的确很好看,小麦的肤色、健硕颀长的身材,与她的阿远完全是两个风格。

    “你不点吗?”

    乔铭忽地抬眼,明澈的眼神仿佛能看透人心。

    “我不是特别饿,你点你想吃的就好。”

    她摇摇头。

    “那你要喝点什么吗?果汁?可乐?”

    他又问。

    “果汁吧。”

    她说。

    “好。”

    他又低下头,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它竟然完美消化了死亡顶光,反而更为凸显他高直的鼻梁和流畅精致的轮廓线条。

    细密如针的秋雨噼里啪啦地砸到窗户上,沉明玉沉默地撑着下巴,微微蹙着眉头望向窗外浓郁的秋色。

    “你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心事。”

    乔铭放下手机,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

    “没有啊。”

    沉明玉回神,拉回飘远的思绪。

    “心事藏在心里太久容易成为心病,或许你可以找个人倾诉,如果不介意,我可以成为你的被倾诉者。”

    他说。

    沉明玉闻言与他四目相对,眼里流露出几分防备的意味,想来是没想到刚跟自己见过两面的他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毕竟她跟他还没有熟到这种程度。

    “别多想我,我只是习惯这么做了。”

    他笑笑,露出两颗虎牙尖尖。

    沉明玉眉眼稍稍舒展,只是眼底的防备还没完全消退,“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叫沉明玉。”

    “乔铭。”

    他伸出手,双手修长,骨节分明。

    当她的手贴上去,指腹所触及的是乔铭温暖干燥的手心。

    “那我们就算认识了。”

    他似乎很爱笑,从进来到现在,上扬的嘴角都没有下去过。

    “乔先生,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猝不及防将话题引到另一个话题上时,一道闪电劈落,打在侧脸的短暂白昼与轰隆雷声中,乔铭的嘴角微微下沉,惊讶地望向她。

    恰逢服务员将果汁端上餐桌,沉明玉笑着给自己和他倒上山楂汁,红色的液体注满透明杯体,又是一道惊雷落下,窗外雨势渐大,乔铭垂眸转动玻璃杯。

    “信则有,不信则无,你为什么会说起这个话题?”

    “...乔先生应该还记得不久前有关李蔓蔓的意外死亡事件吧。”

    沉明玉喝了口山楂汁,酸甜的液体滑入喉咙,回味带着山楂特有的口味。

    “记得,不过...”

    “你跟她的关系是...”

    乔铭眸色深郁,点头道。

    “我跟她其实没什么关系,如果真要说的话,她跟我男朋友倒是有点关系。”

    沉明玉摇晃玻璃杯,继续道,“我男朋友跟她是上下级的关系,以前他们公司聚餐我也去过,一来二去的,和李蔓蔓也算是认识了。”

    沉明玉是个聪明人,从那天他在医院里问出那句话时的眼神就能看出他对李蔓蔓的死存有疑虑,或许还怀疑李蔓蔓的死跟她有关,刚才说的那些话也是为了打消她在他心里的‘犯罪嫌疑人’的身份。

    “这么说,你跟她不熟?”

    乔铭问。

    “嗯。”

    沉明玉见他还要说点什么,碰巧服务员把他点好的东西端上餐桌,打开烤炉和吸烟管,传出去噪音正好打断他接下来的话。

    这家烤肉店的服务很周到,服务员站在旁边为食客亲手烤肉。

    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在烤炉上发出滋滋声,慢慢地,肉的香味慢慢飘散开来,勾起沉明玉的食欲。

    有服务员在,乔铭跟她也不好再继续下去刚才的话题,两人说说笑笑,陌生的关系在这一刻有所改变,他很有趣,逗得沉明玉嘴角的笑都没消失过。

    “我去趟洗手间。”

    “好。”

    她起身离开餐桌,乔铭的手机刚好收到来自亲哥的微信。

    ‘从她身上套出什么了没有?’

    ‘没。’

    乔铭回。

    ‘或许李蔓蔓的死的确是意外死亡,乔铭,我准备结案了,你也别再套话了。’

    ‘嗯。’

    乔铭扣上手机,等沉明玉回到餐桌。

    那边,沉明玉离开洗手间低头擦拭手上水渍,未曾注意到跟前站立的人影,一双休闲鞋定定停在身前挡住回去的路。

    “明玉。”

    陈思远的声音让她身形一顿,机械地抬头,目光撞上他幽暗的眼神。

    “阿...阿远,你怎么...”

    沉明玉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也没做好跟他见面的准备,在这儿意外碰面,脑子里不自主地浮现梦中的画面,以及监控视频里,他对自己做出的古怪行为。

    “明玉,你这两天为什么要躲着我?”

    他一步逼近,俯身贴近她的耳畔,吐出的气息仿佛带着秋雨的冷冽。

    陈思远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自己的女朋友,更没想到自己的女朋友躲着自己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心中的那抹酸意越发强烈,甚至未曾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多咬牙切齿。

    “我...我只是...”

    沉明玉被他陌生的表情吓退,连连后退企图避开他,包括他身上骤然陌生的气息。

    “你想跟我分手?”

    想到她与另一个男人谈笑时的轻松自在,陈思远恨不得凑上前把烤肉剪刀刺进那个男人的胸口,幻想那一刻女友恐惧的表情来抚慰心中不断滋长的恶意。

    “阿远,你怎么变得...这么陌生...”

    沉明玉眼眶泛起微微水光,陈思远幽深的眸色又变得正常,脸上堆满歉意,“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明玉,对不起。”

    他伸手尝试将女友拥入怀抱,沉明玉侧身避开,长发遮住表情,声音轻颤,“阿远,我,我想我们应该各自分开一段时间冷静冷静。”

    “......”

    陈思远没有回应她,周围的气氛陷入僵直,许久后,他才淡淡开口,“好。”

    之后,他消失在沉明玉跟前,带走了萦绕周身的陌生气息。

    陈思远走后,沉明玉胡乱抹掉脸上的眼泪,吸吸鼻子回到餐桌上。

    “你...怎么了?”

    乔铭发现她泛红的眼眶,分明是刚哭过的状态。

    “没,没事...”

    沉明玉摇头,眼前色香味俱全的烤肉她是没有半点胃口吃下去,扯出一抹牵强的笑,“我有点急事就先回去了,你慢慢吃。”

    说完,她婉拒乔铭开车送她的提议,来到柜台提前结账。

    “组长,你怎么不吃啊?”

    组员A挡住他望向沉明玉离开时的方向,眉眼流露出几分不悦,舌尖扫过齿关,突然蹭地起身,“你们继续吃,我就先回去了,你们还要点什么就点,结束了把账单发给我。”

    “好。”

    组员们没有多想,纷纷应和。

    ...

    沉明玉没有回家,也没回赵云恬的家,转头订了家酒店避开陈思远,她现在想给自己一点时间来思考接下来该做什么。

    深夜,沉明玉睡得迷迷糊糊听见门外响起敲门声,摸黑打开台灯,走到门后小声询问是谁。

    等了半天不见门外回应,以为自己幻听准备回去,刚转身,门外又响起规律的四下叩击声。

    “谁啊?”

    她毫无防备地打开房门,走廊外漆黑一片,唯剩安全出口的标识散发出莹莹绿光。

    “恶作剧吗?”

    沉明玉嘀咕一句准备关门,也就是这一瞬间,黑暗中一只冰凉的手死死捂住她的唇,用力将她推进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