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恶鬼(1v1 高H)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断裂的红绳
    回应她的是刮过耳边的风声。

    咔嚓—

    异响再现,沉明玉走到月光里,借用微弱的月芒寻找发出动静的方向。

    咔嚓—

    黑夜里,有抹红色稍纵即逝,沉明玉压根忘不了这抹红,因为那是李蔓蔓死时穿的红色冲锋衣。

    ‘李蔓蔓!’

    她全然不顾眼下情况是否会威胁到她自身的安危,毅然决然跟上那抹乱窜的红。

    冷风无孔不入地灌入躯体,沉明玉哪还管得了这种小事,她现在唯一想管的是李蔓蔓,她要救她,无论前方是否存在无法预估后果的危险。

    穿梭在广袤的丛林,四周半人高的矮树枝杈锋利,划过裸露的皮肉难免会因其所伤,划痕细长,源源不断冒出血珠。

    ‘李蔓蔓!’

    寂静的丛林响彻她的呼喊声,可不远处的李蔓蔓仿佛听不到她的声音,一直在往某处奔逃。

    沉明玉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直到李蔓蔓出现在鄠安湖畔,面孔苍白带着恐惧色彩,面向她的方向。

    ‘李蔓蔓,你快过来,不要靠近湖边。’

    沉明玉气喘吁吁地停下,双手撑住膝盖稍作休息。

    在她的视野里,李蔓蔓好像根本看不到她,神色惊恐地面向前方的位置,苍白的嘴唇一开一合,像是在对跟前的空气说什么。

    ‘李蔓蔓,你...’

    她欲往前时,林中刮起狂风,满地落叶被风卷向空中,阻止她前进的步伐。

    风吹得沉明玉睁不开眼,只好将双臂横在眼前,企图用这种方式抵挡狂风的阻挡,她艰难地上前,透过双臂间的缝隙寻找方向。

    此时,李蔓蔓跟前却凭空出现一抹颀长的身影,乱飞的枯叶里,他的身影轮廓模糊不清,沉明玉努力眯起眼睛,莫名觉得这人的背影很熟悉。

    ‘你是谁!?别伤害她!不然我要报警了!’

    沉明玉担心李蔓蔓出现意外,扯着嗓子警告那个凭空出现的男人。

    话音落下,男人微微侧过头,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反射着微弱的月光...

    ‘!!!’

    ‘阿...阿远...怎...怎么会是...’

    沉明玉僵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李蔓蔓跌进身后的湖泊里...

    “啊!!!”

    “你还好吗?”

    男人的声音传进耳朵,沉明玉从病床上惊坐起,惊恐的神色让候在病床边的交警感到奇怪。

    “怎...怎么会是他...”

    她丢了魂似地开口,从语气里不难听出她正被梦中梦到的画面所困扰。

    “你好?”

    男人再次开口。

    沉明玉这才从离魂的状态恢复正常,注意到病床边久候的交警身上,对方那身荧光色的制服在头顶白炽灯光里格外刺眼。

    “我,我没事...”

    她揉揉酸涩的眼睛,疲惫地回应。

    “在你昏迷的时候,你一直在叫李蔓蔓这个名字,她跟你是什么关系?”

    乔铭摘下鸭舌帽,露出帅气的面庞。

    沉明玉淡淡地扫过对方那张英俊的脸,心情复杂地攥紧盖在身上的被子。

    “我和她...没有关系。”

    乔铭显然不信,略略挑起眉尾,摩挲两下额头,“由于不久前那场车祸,你因为亲眼目睹现场导致昏迷,在你昏迷期间我本想给你的亲人拨通电话,可你的手机上了锁,我没有办法给你的亲人拨打电话,所以你现在醒了,最好让你的亲人来接你。”

    他的声线沉沉的,说完这些又目不斜视地盯着她。

    沉明玉被他盯得浑身不适,蹙眉问道,“请问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乔铭有个很特别的习惯,这个习惯可能跟他的家庭有关,他的父母从事的都是警察职业,从小到大在父母亲的影响下,习惯紧盯某个让他觉得奇怪的人。

    另外,她嘴里不断呼喊的名字恰巧是不久前意外失足死在鄠安湖里的死者,看她的表情,她分明认识那个死者,兴许还知道些有关那件死亡事件的内幕。

    “抱歉。”

    乔铭略感抱歉地抓了两下头上那层短短的发茬。

    “......”

    沉明玉深深地吸了口气,拿过床边柜上的手机,原本想打给陈思远,转念想到梦里的画面,转手给赵云恬打去电话。

    “喂?云恬,我现在在xxx中心医院,你能过来接我吗?”

    “...有些事我待会儿再跟你解释,嗯,好,我等你。”

    她放下手机,掀开被子,身上的衣服染得都是那个无辜惨死在车轮下的路人的血。

    沉明玉抓紧床沿,记起那位路人死时的眼神,双膝发软,差点从病床上摔下去,好在旁边的乔铭及时扶住了她。

    “小心。”

    乔铭的手轻轻握住她的胳膊,相隔单薄的衣服,她能清楚感受到对方温暖的体温。

    目光斜斜地望过去,他的手骨节分明,与陈思远相比,他的手要粗糙点,可能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要时常暴露在太阳里,所以肤色要偏向古铜色。

    “谢谢。”

    沉明玉稳住身体,调整好呼吸要去结算医药费。

    “你就在这里休息吧,医药费我已经提前给你结好了。”

    乔铭松开手,道。

    沉明玉愣了下,眼神呆呆地盯住对方明亮的眼睛,“这样啊...谢谢你,医药费多少,我现在转给你。”

    乔铭习惯性地摩挲额头,说,“一点点钱而已,不用还。”

    “...不行,不然这样吧,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到时候我加你,我再线上转给你。”

    “我不想欠人情。”

    她不习惯欠陌生人人情,坚持要还。

    乔铭犟不过她,给她报了串号码,“135xxxxx573,这个号码可以直接搜到我的微信。”

    沉明玉刚记完号码,赵云恬就风风火火地来到急诊室,看到她,悬起的心才重重落下。

    “明玉!你怎么满身血!?”

    赵云恬看她满身是血的可怕模样,心又高高悬起。

    “我没事,这血...是...别人的...”

    沉明玉眼眶红润,一阵难以言明的委屈和悲伤在赵云恬出现后彻底爆发,她用力抱紧闺蜜,担心吵到急诊室里的其他人,努力克制哭腔。

    “别哭了,你没事就好。”

    赵云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眼神慌乱地瞥向别处,发现旁边重新戴好鸭舌帽准备离开的乔铭,微微一愣。

    “云恬,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快崩溃了,自从去了蒋家别墅后,她的人生就从未这么乱过,遇到鬼、频频受伤、频频梦见诡异的梦,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先送你回家,有什么事我们再想办法解决好不好?”

    提到家,沉明玉压抑的哭声骤停,泪珠还挂在眼睫上,“云恬,我不想回家,今晚我可以去你那儿吗?”

    赵云恬也没细想好友为什么突然不想回家,以为她是跟男朋友闹了矛盾才会这样,想也没想答应下来,“好。”

    之后,沉明玉坐上赵云恬的车去了她家。

    路上,沉明玉现在脑子里一团乱麻,急需什么来支撑自己的理智,晃眼注意到好友挂在后视镜上的平安符,才记起也有一样的平安符。

    她摸向脖颈,谁知刚碰到平安符,红绳断裂,平安符也被一阵奇怪的风吹向车窗外,顷刻消失在车流中。

    红绳安静地躺在手心,沉明玉的心越发不安。

    她挑得红绳很结实,打的结也很难解开,怎么可能一碰就断了?

    “怎么了?”

    驾驶位上的赵云恬看她表情奇怪,问。

    “没,没什么...”

    沉明玉默默握紧红绳,疲惫地闭上眼。

    很多人都说,有些东西可以为主人挡灾,那么眼下断裂的红绳和丢失的平安符是否代表着它为她挡了一次灾祸,所以她才能避开那场车祸,让那位无辜的路人成为了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