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恶鬼(1v1 高H)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意外
    翌日,沉明玉在刷微博的时候无意刷到一条视频,发布这条内容的是个刚注册没多久的新号,顺手点进去,率先闯入眼帘的是一片黑夜中的森林。

    四周黑黢黢的窥不见半点亮光,不过在摄像头的视角,4K超清的镜头倒是能让路人看清此时森林里发生的一切。

    起先的四十多秒里没有任何异象,直到四十五秒钟后,摄像镜头跳跃两下,随后便是李蔓蔓的背影从左下角出现在监控范围。

    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在林间行走,步伐焦急,似乎在着急跟上某个人,可问题是,偌大的鄠安森林除了她自己,压根没有别人。

    紧接着,李蔓蔓的身影消失在这个监控范围里,视频出现短暂的黑暗,再度亮起时,原先在林子里闲庭信步的她突然奔跑起来,慌里慌张的表情被摄像头清楚地记录下来。

    当李蔓蔓的身影再次出现,已然是在湖岸边,旁边就是景区工作人员发现她的尸体的地方,一丛一人多高的芦苇荡在夜风里摇曳,不远处的湖面静悄悄的连半点涟漪都没有。

    视角回到李蔓蔓身上,她此刻正背对着半米之远的岸边,出现在监控里的漂亮脸蛋没有半点血色,瞳孔震颤,嘴唇一开一合地朝向对面说着什么,可惜,她面对的方向是监控盲区,谁也无法确定对面同她谈话的人是谁。

    而在十秒钟后,监控画面出现密密麻麻的噪点,横亘在屏幕当中的故障纹路使画面变得模糊不清,仅能隐约看到李蔓蔓神色惊恐地挥舞着双臂,像是在躲避着谁步步后退,那样子,让点开这条视频的所有人联想到当初轰动互联网的蓝可儿事件。

    明明跟前没有人,但她的动作无一不在告诉众人,她的面前有人,只是他们看不到而已...

    再接着,李蔓蔓已经被逼至岸边,所有人悬起心的刹那,她脚下一滑,直挺挺摔进冰凉的湖水里,起先她还能挣扎,十几秒后,她挣扎的幅度变小,湖面的涟漪也渐渐平息。

    从生至死,不过短短几分钟,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么陨落。

    屏幕外的沉明玉后背发凉,虚虚捂住嘴巴摁灭手机屏幕。

    “怎么了?”

    陈思远从卧室里走出来,发现女友异样的表情,问。

    “阿,阿远,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沉明玉再次打开手机,点进那条微博评论区,高位评论几乎都在说李蔓蔓是被鬼害死的,有些也提及了当年的蓝可儿事件,近万条评论无外乎都与鬼魂有关。

    “怎么突然说这个?”

    陈思远顺势在旁边坐下,抽过她的手机瞥了眼这条微博,点进去刷新了一下,原先近万条的评论消失得干干净净,连转发也被清了,至于视频也没‘存活’下来,不知道是被博主自己删了,还是第三方介入强制删除。

    “我看了那个视频,李蔓蔓的状态很奇怪,一直在跟空气对话,阿远,在你的印象里,她的精神状态怎么样?”

    沉明玉抱紧膝盖,问。

    陈思远状作思考地摩挲下巴,“她的精神状态很正常。”

    “...既然她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那么...”

    沉明玉想到什么,突然打了个寒噤。

    假如一个精神状态正常的人做出异样的行为,比如监控视频里李蔓蔓的状态,那就说明在监控范围死角,有脏东西在诱惑李蔓蔓...

    “别多想了,明玉。”

    陈思远捞过她的腰,低头亲吻她的发顶,“生死有命,李蔓蔓的死,或许是上天注定,天命不可违...”

    沉明玉心情复杂,拥紧男朋友的腰,满脑子挥之不去的一幕幕皆和李蔓蔓的死有关,包括当年蓝可儿在电梯里茫然地挥舞着双臂,和监控视频里的李蔓蔓如出一辙。

    “别多想。”

    陈思远嘴角的弧度肉眼可见地在变淡。

    ...

    距离李蔓蔓意外死亡过去一周,这件事被官方压了热度,但关于她是意外死亡还是被恶鬼迷惑,还是有不少人在讨论。

    沉明玉在这小半个月的时间里恢复得差不多了,原本陈思远还想让她在家里多休息几天,但她实在担心店里的运营情况,坚持要去店里。

    “店长,您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

    一来到店里,店员A从花堆里抬头,问。

    “恢复好了,你这些天辛苦了,这月结算工资的时候给你双倍。”

    沉明玉走进花店,满室的花香让人心情大好,有些糟糕的记忆瞬间被抛诸脑后。

    “谢谢店长!”

    见店里运营情况还不错,沉明玉想着这些天多亏了店员,转身出门打算给店员买点爱吃的东西。

    沉明玉站在十字路口与其他行人站在路口,等待红灯变绿的间隙,交叉穿行的车流和头顶投射的阳光刺得人眼晕,低头揉眼睛的功夫,绿灯通行,她跟随大流穿过人行道。

    穿行至一半,轮胎摩擦柏油路发出的刺耳刮鸣似要震碎耳膜,沉明玉抬头寻声望过去,一辆失控的卡车向她的方向而来,眼见巨型车头逼近,她忘记呼吸,忘记反应,耳边又传来路人的惊呼声。

    车头距离她还剩半米的距离时,耳畔乍响物体相撞的声音,紧接而来的便是温热、带有铁锈味的液体溅满全身,包括她的脸。

    “啊!!!”

    “死人啦!!”

    “快叫救护车!快!”

    路人的惊呼声中,沉明玉缓慢睁开眼,谁曾想睁眼后窥见的却是一片血红,她的视线惊颤地望向近在跟前的血泊里,扭曲破碎的人体,浑身的温度都降至冰点。

    原来,那辆失控的卡车在撞向她前停了下来,但仍撞到了一位无辜的路人,他躲闪不急,整个人被卷入车轮,鲜红的血、碎裂的断肢、卷进车轮里的头颅开裂,露出还在鼓动的大脑组织...

    沉明玉呆怔的目光对上车轮里那双爆裂凸出的双眼,那眼神似乎在告诉她,为什么死的不是她...

    她的双手沁出冷汗,浑身震颤,如此近距离目睹车祸现场,论谁也无法接受,更何况这些天本就精神薄弱的沉明玉。

    她双眼一翻,昏倒在血泊旁。

    “救护车!”

    ...

    ...

    咔嚓—

    沉明玉漫无目的地在林间行走,脚下的枯枝败叶处处彰显着落败。

    “阿远?”

    她抱紧双臂在寒夜里寻找出口,奈何这片森林太广,无论她怎么找都找不到离开这里的方向。

    “阿远...”

    “阿远...”

    咔嚓—

    背后传来异响,沉明玉惊惧地回望身后的黑夜,胆战心惊地开口。

    “谁...谁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