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恶鬼(1v1 高H) > 章节目录 第六章:医院惊魂
    原定把车直接开到小区楼下,这会儿由于陈思远身体原因不得不调转车头,开往市医院。

    也是这段路程中,陈思远的状态愈加糟糕,身体的温度忽冷忽热,呼出的气息也是一冷一热。

    “再坚持下,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沉明玉轻轻握住他的手,心绪不宁。

    “明玉...”

    陈思远觉得自己变成了海面上一艘与海浪艰难抗衡的海船舵手,海面浪涛奔腾,船身被浪花拍打得起起伏伏,他也被无情的海浪拍得被抛起又落下,最后直直坠进深海,体温渐失。

    “嗯,我在。”

    沉明玉用力握紧他的手,内心的不安被无限放大。

    “到了。”

    C的车驶进市医院,沉明玉急忙拉开车门准备扶着陈思远下车,结果陈思远静静靠在那儿没有半点反应,她的心咯噔一下沉到底,让其余伙伴先看着他,自己跑去了护士站找来急诊科的医生。

    昏死过去的陈思远被抬上担架,沉明玉寸步不离地跟在医生后面,双眼通红。

    急诊室外的走廊里人声鼎沸,沉明玉呆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没有进去打扰医生的工作,等待的间隙里,B面色犹豫地在她跟前踱步。

    “你要跟我说什么吗...”

    沉明玉抹了下眼尾,问。

    “我...明玉,虽然知道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可能不会信,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其实在昨晚,我看到...”

    时间回到昨晚凌晨,B被膀胱里的尿意憋醒,迷迷糊糊地拉开睡袋钻出来,进了卧室废弃的洗手间解决生理问题。

    解决完后摇摇晃晃地回到卧室,也是这个时候,她打眼一瞧紧贴沉明玉后背的陈思远觉得有些奇怪。

    印象里陈思远的体型要健硕一些,但此刻,贴在沉明玉后背的陈思远变得清瘦很多,衣服好像也变了,白色衬衣包裹住的胳膊纤瘦惨白,尤其在朦胧的月光映射下格外惨白。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本想凑近看看,刚踏出半步,倏地背脊僵直。

    咕嘟—

    吞咽口水的声音被放大,B遍体身寒,像个机器人似的机械地钻回睡袋,战战兢兢地贴上男友的背。

    她...她看到了...

    B浑身发抖,满眼挥之不去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陈思远’察觉到她在注视,靠近,缓慢僵硬地扭动脖子从沉明玉颈后抬眼,头发丝里黑白分明的眼睛流露着令人生畏的阴沉怨毒,死死盯住她不放。

    带着恐惧,她一夜都没怎么睡好,总是担心那个谁睡在沉明玉背后的‘陈思远’会盯上她,就这样一直到了第二天大早,她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沉明玉直到现在...

    “你...你是说...昨晚睡在我背后的...不是...”

    喉咙里熟悉的吞针感再度袭来,沉明玉浑身卸力,瘫软在长椅上,面色发白。

    “...嗯,我敢肯定我没有看错...”

    B点头。

    难怪...难怪昨晚她总是觉得有人在往自己的脖颈和耳边吹冷气,没想到跟她相拥而眠整晚的‘陈思远’

    竟然是...鬼...

    恐惧到极致,沉明玉的手都在剧烈颤抖,后颈汇聚的冷汗顺着后背的浅沟滚落。

    “所以我在想陈思远现在昏过去是不是因为...”

    B抱紧自己,现在她一闭眼都是昨晚藏在头发里的那只眼在死死盯着自己的画面,寒毛都立了起来。

    “......”

    沉明玉张了张嘴,本想把自己昨晚做的梦告诉所有人,转念想想没必要让他们也陷入同自己一样的恐慌里,她闭上嘴,静静等待医生的检查结果。

    等了大概有十分钟,忙碌的医生从急诊室走出来,同众人说明要给陈思远做个具体的检查才能得知他昏迷的原因,沉明玉点了点头。

    “你们先回去吧,这儿有我就行。”

    沉明玉疲惫地揉揉太阳穴,说。

    “没事,我们陪你。”

    赵云恬说。

    “你们今天还要工作,这儿有我就行,别担心,我一个人可以的。”

    沉明玉没有答应,几人没办法,只好先各自回家洗漱,独留下她无助地站在人潮攒动的走廊里眼神空洞。

    二十多年以来对鬼魂存在的认知被打破,在昨晚之前,她所信奉的科学主义被彻底推翻。

    原来,世界上是真的有鬼魂存在的...

    而且她的男朋友还因为那个脏东西昏迷不醒...

    “沉女士。”

    医生打断她的思绪,喊道。

    “怎么了医生?”

    她回过神,问。

    “你先去挂号吧,等挂完号请带着你男友的血去验个血。”

    “好的。”

    时间临近中午,陈思远被安排进病房等待进一步观察。

    沉明玉这才有了喘息的机会,坐在床边疲惫地握住男友冰凉的手。

    “阿远,你千万要没事啊...”

    她倾身过去抚摸陈思远高挺的鼻梁,眼眶又变得通红。

    深夜—

    沉明玉从浴室里钻出来,她换下身上从昨天穿到今天的冲锋衣跟长裤,换了套舒适柔软的睡衣继续守在陈思远的身边。

    深夜的医院很安静,安静到她下意识想到那些有关于发生在医院的灵异事件。

    什么电梯里戴着红绳的小女孩、半夜走廊里佝偻着腰的老太太、标本室里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仍会眨动的眼睛和活过来的人体模型,还有从医院停尸间传来的敲击声...

    “别想了,别想了...”

    沉明玉搓搓胳膊,努力忽视脑子里那些不断涌现的恐怖故事。

    为可分散注意力,不让自己再想起那些可怕的故事,她打开手机开始刷短视频,打算靠它们来度过漫长的夜晚。

    嘀—

    嘀—

    心脏监护仪在兢兢业业地工作,沉明玉已经十分困乏,连连打了好几个呵欠。

    “晚安,阿远。”

    她弯下腰亲吻陈思远紧闭的双眼,在病房里的家属床上躺下来。

    此刻已经是凌晨1点,沉明玉躺上硬邦邦的家属床,在闭眼前看了眼病床上的陈思远,确认他没事才放心地合上眼睛。

    病房里,沉明玉熟睡后的呼吸声绵长均匀,她的睡相很乖,乌黑的长发散在脑后,脸颊枕着胳膊挤压出些许脸颊肉,瞧着很是乖巧。

    相较于她,病床上的陈思远看起来就不太好,浓眉紧蹙,额头、鼻尖渗出不少细密的冷汗。

    “好痒...”

    沉明玉睡得半梦半醒,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脸上爬来爬去,抬手抓了两下,痒意短暂地消失两秒又再次袭来。

    抓了几次不见好转,她迷迷糊糊地睁眼,眼睛所能看到的空间范围里有个漆黑的轮廓,看起来像是...谁的脑袋...

    “!!!”

    思及此,沉明玉的心好似被谁猛地扼住,惊恐地瞪大眼睛,彻底看清视野中出现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它正弯着腰与她对视,乌黑的头发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某种带着铁锈味的液体,惨白中夹带着青灰的脸色、黑白过度分明的眼睛僵硬空洞、嘴角上扬着令人肝胆俱裂的怪异弧度。

    咕咚—

    沉明玉的瞳仁和唇肉都在颤动,她很想逃走,但是她的身体却早已因为极度的恐惧而无法动弹,沁出冷汗的手紧紧握住床沿,骨节都被撑得发白。

    它似乎能感觉到她的恐惧,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几乎几秒功夫就让她看到了一排森白的牙齿。

    “救...”

    沉明玉喉咙艰难地发出颤音,眼看它可怕的脸越靠越近,两行热泪从眼尾滑落,湿润耳边的碎发。

    ‘呼...’

    它呼出的冷气如那晚扑在脸上,沉明玉以为自己死定了,然而下一秒,查房的护士如救世主般推门进来,微弱的光从她身后透进来,赶走了恐惧,包括头顶的...它。

    查房护士走后,沉明玉从家属床上惊坐起,捂着心脏大口地喘息。

    “哈啊...哈啊...”

    沉明玉被吓得三魂丢了两魂,瞪大眼完全不敢再入睡。

    它...它缠上我了吗...

    惊魂过后,沉明玉背靠墙蜷缩起来,利用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将病房点亮,好像只有光才能够带给她安全感。

    要去寺庙拜拜佛吗...

    她咬住食指的关节,担心还会遇上这样的事,于是在考虑要不要去鄠安最灵验的寺庙拜拜佛,看看能不能驱鬼。

    接二连三地遇上这样的事,沉明玉无比后悔跟陈思远去那栋凶宅探险,或许一开始她坐上车头就晕得那么厉害是在提醒她不该去,可她根本没有在意,还非要去...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摆脱那个脏东西...”

    沉明玉咬唇,望向病床上仍处在昏迷的男友,懊悔不及。

    不管了,等阿远醒了,她必须去寺庙求两个符回来保平安。

    她殊不知,在手电筒的光无法触及的昏暗角落,一抹若有若无的清瘦身影晃动两下,它慢慢走到病床边,时隐时现的手钻入陈思远的胸腔,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

    肉快来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