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恶鬼(1v1 高H) > 章节目录 第五章:鬼屋探险(完)
    嗅到熟悉的香水味,沉明玉惊吊起的心稳稳落下,嗔怪地用手肘怼了下陈思远的肚子,“你吓死我了阿远。”

    然而陈思远并未回应她,双臂紧紧箍住她的腰。

    “阿远?”

    察觉出男友的异样状态,沉明玉眉心缓缓收拢,轻声喊了句。

    然而回应她的仍是沉默。

    ‘呼...’

    阴冷的吐息在耳畔炸开,沉明玉的心徒然升起强烈的不安,瞳仁颤动,低头竟然发现环绕在自己腰上的手惨白而纤细。

    这分明不是陈思远的手!

    眼下这种情况,沉明玉觉得吞咽口水的时候像是吞了针进去,吞咽的动作变得无比困难,不仅如此,她的手心、额头也都沁出了冷汗。

    “阿...阿远...”

    她恐惧极了,在意识到身后这‘人’并非陈思远后,鼻尖萦绕的香水味似被浓郁的血腥味取而代之,温暖的胸膛也变得格外阴冷,就像他穿了件冷水浸透过的衣服,嗖嗖冷意无孔不入,深入骨髓。

    ‘呼...’

    又来了,‘它’又在她的耳畔吹冷气了...

    沉明玉正在头脑风暴,思考该如何逃离眼下困境。

    身后的‘陈思远’紧紧抱着她,呼出的湿冷气息平白让她想到冬日腐烂在地里的枯枝败叶,散发出死亡的腐败气息。

    气氛焦灼之际,绿豆大小的冷汗从鼻尖滴落,沉明玉喉头发紧,尝试将紧箍在腰间的手扒开。

    指尖触碰到‘它’僵硬,毫无温度、弹性的皮肤,她的呼吸陡变急促,当做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强装镇定,“阿远,你勒疼我了...”

    身后的‘人’闻言更加勒紧她的腰,喷洒在耳边的湿冷呼吸又加重几分。

    咕嘟—

    当她瞥见不断有黏糊糊的血从肩头滴落,大脑登时嗡鸣不止,理智断线,她惊叫着推开身后的‘人’,匆匆一瞥,黑暗中身量修长的少年脸色惨白,表情阴沉,脖颈间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正往外涌出乌黑的血,几秒钟的功夫就把他身上的衬衣染得棕黑。

    “啊!!!”

    沉明玉从噩梦中惊醒,下意识摸向脖颈。

    “明玉,你终于醒了!”

    赵云恬紧锁的眉心舒展,如释重负地沉下双肩。

    “呼...呼...”

    沉明玉对于那场真实的噩梦仍感到心有余悸,右手紧压左胸腔,能感受到心脏在加速跳动。

    呆坐着缓了大概有几分钟,扭头注意到陈思远躺在睡袋里脸色发红,微张的嘴巴发出粗重的呼吸。

    “阿远他怎么了?”

    沉明玉拉开睡袋的拉链,凑到男友身边一摸他的额头,温度烫得吓人。

    “我们也是醒来的时候才发现他发烧了。”

    赵云恬解释道。

    “那我们赶紧离开这儿,我怕阿远再烧下去会出事。”

    沉明玉起身将来时带的东西全都收拾进背包,除了睡袋,她不想浪费时间把它们卷起来,毕竟男友要紧。

    “别着急明玉,他们正在换轮胎。”

    “换轮胎?”

    赵云恬的表情严肃,解释道,“今早我们发现你男朋友发烧,就打算开车立马离开这儿,结果车的轮胎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漏气了,不过还好我们带了备用胎,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离开这儿。”

    联想到那个梦魇,沉明玉的神色变得格外凝重,拉住赵云恬的手,满眼惧色,“云恬,这儿真的...有脏东西...刚刚我做了个很可怕的梦...梦到了夫妻俩的儿子...”

    “......”

    说完这些,她发现赵云恬低下头不作声,额间长长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脸,身后原本半亮的天骤然暗下来,闷闷的雷声伴随势要把天劈开的闪电落下来。

    “云...云恬?”

    沉明玉咽了口口水,不安闪烁的瞳孔里映着‘赵云恬’奇怪的样子。

    轰—

    惊雷炸响,闪电带来的白昼短暂地照亮阴暗的卧室,包括她正握着的,一只被砍骨刀斩断的血淋淋的断肢!

    “啊!!!”

    她甩掉手里戴着戒指的女性断肢,断肢截面突出不规整的尖锐骨刺,乌黑的血滴滴答答地落到腿上,血迹黏糊,一声尖叫被淹没在同时落下的雷声里。

    “啊!!!”

    沉明玉从二重梦魇里醒过来,满头大汗。

    “明玉,你可算醒了。”

    这时,赵云恬从卧室外面走进来,看到她醒过来,长舒一口气。

    沉明玉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还身处梦魇没醒过来,见赵云恬靠近,警惕地向后退两步,“你...你是人是鬼...”

    赵云恬:“?”

    “你睡傻了?我肯定是人啊。”

    她露出困惑的表情,嘟囔两声把手贴上沉明玉的额头,“你也没发烧啊,怎么一觉醒过来人傻了?”

    “那你说说...我们之间的秘密。”

    沉明玉还是不信眼前的人,眼神直勾勾的,担心下一秒还在翻白眼的赵云恬又变成噩梦里可怕的样子。

    “...好吧,大二那年,你去了陈思远家,结果吃饭吃一半你肚子疼,就去他家厕所拉屎,结果把马桶拉堵了,你急得给我打视频电话,最后在我俩的配合下,马桶终于通了,至于这件事,你还没有告诉过陈思远...”

    是了,这件糗事她的确没有告诉过陈思远,毕竟把男友家厕所拉堵了这种事,还是少点人知道比较好。

    “还不信?那我再讲讲你大三过生日那天...”

    “信信信,我信了,你别说了。”

    沉明玉立马捂住赵云恬的嘴,这下是彻底相信自己真的醒过来了。

    “不过说起来,你怎么突然...”

    “明玉醒了吗?”

    陈思远的声音打断赵云恬接下来的话,沉明玉望过去,注意到他的脸色有些奇怪,起身凑近看,他的脸色好像泛着不太正常的白。

    “阿远,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怎么这么差?”

    沉明玉牵上他的手,被他冰块似的体温惊了下,“阿远,你的手好凉。”

    “我没事,体温低可能是林子里湿气重导致的。”

    嘴上这么说,陈思远其实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异样,自从凌晨醒过来,他总感觉后背凉飕飕的,肩膀也变得很沉重,那感觉形容起来的话,就像是他背了个人。

    “这里确实不大干净,我们也早点离开这儿吧。”

    沉明玉担心他,匆匆收拾好东西跟男友、赵云恬来到楼下,在三人经过客厅时,沉明玉莫名停下来,朝壁炉顶上那幅相框瞧了眼。

    梦里摔碎的相框此刻是完整的,安安静静地立在壁炉顶上,玻璃糊满灰尘,仅能隐约看清照片里三人端坐在沙发上的下半身。

    “明玉?”

    赵云恬站在门口,朝她喊。

    “我这就来。”

    沉明玉收回视线,在踏出这栋阴森凶宅的那一刹那,壁炉旁的窗帘无风自动,落满灰尘的破旧沙发竟陷下去了一点。

    几人上了车,沉明玉刚在最后排坐好,身边的陈思远便把脑袋靠在她的肩头,感觉很冷的样子把冲锋衣紧了紧。

    “是不是着凉了?”

    沉明玉温热的手掌贴上他的额头,顿时被他过于低的体温惊得瞪大眼睛,“你的体温怎么这么低?”

    “...我也不知道,明玉,我好困,想睡会儿...”

    陈思远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眉眼耷拉着,瞧起来虚弱无力。

    “待会儿到家了我们去医院看看。”

    说实在的,她并不想把陈思远此刻的异样与自己做的那两个噩梦联系在一起,可真要说起来,那栋凶宅也是真的不干净,否则她也不会频频感到不适。

    想着想着,她从车尾的挡风玻璃回望屹立在一片荒芜、死寂中的凶宅,直至车慢慢驶远,缠绕在身侧的不安与冷意才逐渐消退。

    “好...”

    陈思远轻轻点了下下巴,下一秒就不知是晕过去还是睡死过去了,脑袋靠在她的肩头,呼吸变得很轻很缓。

    载着他们七人的车按照原路返回,驶出那条湿冷的林间公路后,逐渐清晰的繁华建筑与密集人潮让沉明玉感到一丝的安心,仿佛只有喧闹的繁华城市才能将心中那抹仍在的忐忑不安彻底祛除。

    沉明玉的注意力回到陈思远身上,期间无意扫过车内的后视镜,晃眼间,她竟看到陈思远旁边的位置出现了个苍白消瘦的少年身影,他端坐在那儿,后视镜里露出小半截下巴和微微上扬的苍白嘴巴。

    “!!!”

    猛地回头,陈思远旁边的位置上哪里有什么少年,有的只是他的背包,等她再度看向后视镜,里面除了驾驶位上的C,哪里有什么少年的身影?

    难道是她精神太紧张看错了吗?

    沉明玉捏捏胀疼的鼻梁,从鼻腔发出长长的呼气声。

    应该是看错了...

    她这样安慰自己。

    “对了C,你待会儿先在市医院停一下。”

    她降下车窗,让突破阴云的阳光透进来。

    “怎么了吗?”

    C问。

    “没,就是阿远他好像着凉了,待会儿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沉明玉解释道。

    “...行。”

    C点头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