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恶鬼(1v1 高H) > 章节目录 第四章:鬼屋探险(三)
    “宝贝,等咱们离开这儿,回家了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

    陈思远把沉明玉抱进怀里安慰,早知道她会被吓成这样,他死也不会加入这场闹剧,害得她晕过去。

    沉明玉哽咽道:“你...你说的...不...不准反悔...”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见女友的眼泪止住了,陈思远长长地舒了口气,“来这儿之前你也没吃什么东西,刚才又掉了这么多金豆子,喝点水补补水分。”

    拧开盖子的矿泉水瓶递到她手里,二话不说仰头咕嘟咕嘟灌下大半瓶,把刚才哭出去的水分都补了回来。

    沉明玉缓过劲儿才发现自己跟他们正待在陌生的房间,借室内他们带来的两盏灯,看清这是间较为完好的卧室。

    “这是几楼?”

    她问。

    “三楼的房间,在你晕过去的时候,他们去看了别的房间,发现就只有这个房间保存的还算完整,所以今晚我们就睡这儿。”

    陈思远蹲下来从背包里翻出带来的面包递给沉明玉,继续说,“先吃点东西。”

    沉明玉抿着嘴,想到晕过去前在三楼听见的异动,心中惊惧不安,“那你们进来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地上有奇怪的痕迹?”

    “...嗯...没有,怎么了吗?”

    他回忆了下,摇头。

    难不成是自己听错了...

    沉明玉的目光在落满灰尘的地板上逡巡,附着的灰尘很完整,除了卧室入口那几趟大小不一的脚印外,她也并未发现拖曳的痕迹。

    “没,对了,他们呢?”

    说了这么久,沉明玉才发现卧室里只有她跟陈思远。

    “他们啊,去了二楼浴室。”

    陈思远正想办法打扫地板上的灰尘,等清扫干净了,他们也好把睡袋铺起来。

    “胆子真大...”

    她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仔细打量身处的这间卧室。

    忽略长满霉斑跟青苔的天花板和墙壁的话,这个房间的布局还是不错的,卧室很大,即便塞进了张kingsize的大床,也还有余量的空间。

    大床的左侧是爬满藤蔓的玻璃窗,右侧则是嵌入式的衣柜,沉明玉走到柜子前拉开,里面整齐摆放的男生衣服也落满了灰尘。

    随意翻开两件,发现其中一件颇有年代感设计的西装外套上绣了个名字。

    “蒋...臣玉...”

    在沉明玉念出这个名字的霎时,一阵阴风吹起窗边悬挂的窗帘,直直吹向她的后颈,古怪的凉意直窜头顶,激得她不禁打了个寒噤。

    想必这间房就是夫妻俩儿子的卧室了。

    沉明玉惊觉有些晦气,立即将这件外套脱手,把沾了灰的手指往裤腿上蹭。

    “呼...总算勉强打扫干净了。”

    陈思远擦掉额头的汗,把背包里的睡袋拿出来铺好,“明玉,睡袋铺好了,要不要先休息下。”

    沉明玉闻言合上衣柜的门,回望沐浴在暖色调光线里的男朋友,嘴边升起淡淡的弧度走到他身边,“辛苦你了。”

    “你亲我一下我就不会觉得辛苦了。”

    陈思远把右脸凑到她面前,嘴角含笑,期待她的香吻。

    “服了你了。”

    她踮起脚尖环住他的脖颈,吻上他的薄唇。

    呼吸交缠,陈思远伸出舌头钻进她的嘴里舔舐吸吮,又湿又滑的大舌头勾住她的丁香小舌吸得啧啧直响。

    “嗯~”

    沉明玉被他亲得浑身酥软,整个人都要倒进他怀里。

    两人亲了很久,在快要擦枪走火的危险时刻,去了二楼洗手间的五个人突然回来,沉明玉急忙推开陈思远,面色酡红,一双含情的水眸扫过男友支起帐篷的地方,紧张地心都在怦怦直跳,生怕他们发现男友起了生理反应。

    “咳...你们去浴室发现了什么没?”

    陈思远把束进裤腰的t恤抽出来,好用它遮挡勃起的部位。

    沉明玉细心地发现赵云恬脸色很不对劲,连忙上前拉住她的手,“怎么了吗?是不是遇到...”

    “没,就是太恶心了...”

    赵云恬后悔死了,早知道浴室里会是那幅场景,她死也不会进去。

    现在她还能记得刚打开那间浴室门,一股难以用世界上的语言和词汇形容的恶臭扑面,熏得他们差点当场吐出来。

    当然,这还不是最恶心的,最恶心的是浴室墙面和浴缸里都糊了层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干涸的血迹,包括当年跟血一起喷溅到墙上的碎肉骨渣也都干涸风化了。

    想想那种刚推开门就看到被血糊满的墙体和浴缸,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无比触目惊心,那就更别提当年那些亲自到案发现场采集证据的警察了,他们会更直观地面对满浴缸的血水和尸体。

    “要不先喝点水压一压。”

    沉明玉庆幸自己晕了没跟他们一起去,不然她肯定会当场吐出来。

    “行...”

    几人回来后,作为男生的A跟C负责把所有睡袋铺好,女生们则将周围的脏东西弄到角落,清理出一片略微干净的地方,等忙完了,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深夜。

    几人忙完后躺进了各自的睡袋里,A跟D、B跟C、陈思远跟沉明玉都是情侣,唯独剩下赵云恬是单身。

    作为情侣的那六个人自然是要睡在一起的,可这样的话赵云恬就显得有些可怜了,沉明玉不忍,于是就让陈思远跟赵云恬换了个位置,她自己跟赵云恬睡一起。

    鄠安现在正处秋老虎,手机上显示的气温在35°,但沉明玉却觉得现在的气温顶多才20°左右,就算睡睡袋也不会觉得热。

    “果然是发生过命案的凶宅...”

    沉明玉把下巴往睡袋里埋了埋,困意逐渐上头,她的眼皮逐渐变得沉重,没几秒就彻底闭上了。

    诡静的卧室里有月光从落地窗透进来,男女睡着后平稳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他们睡得很香,完全没有察觉到窗帘正无风自动。

    ‘呼...’

    ‘呼...’

    “别闹了,阿远...”

    睡得正香的沉明玉抬手抓了下后颈,迷迷糊糊地嘟囔了句。

    ‘呼...’

    ‘呼...’

    沉明玉迷迷瞪瞪地听见耳边沉重的呼吸声,以及总是会落到颈间的寒凉吐息,艰难地睁开条眼缝,乌黑的眼仁儿向下瞥,发现睡在身后的男友把胳膊搭在了她的腰上。

    发现是男友贴着自己的背,她也就没多想,再次闭上眼陷入沉睡。

    滴答...

    滴答...

    雨水砸落的声音吵醒沉明玉,她揉揉惺忪的睡眼在睡袋里翻了个身,抬眼发现外面下起了雨,黄豆粒大小的水珠噼里啪啦地砸下来,发出的动静还不小。

    “哈啊...”

    她打了个哈欠,等眼睛适应黑暗才发现旁边睡袋里的男友不见了。

    嗯?

    沉明玉拉开睡袋的拉链,撑起身体在昏暗的卧室里环视。

    旁边五个睡袋里的人都还在,唯独找不到陈思远的踪迹,正纳闷儿男友去了哪里,放在手边的手机突然收到条微信。

    沉明玉打开手机,发现是陈思远给发来的。

    ‘宝贝,我在一楼发现了好东西,你快来。’

    好东西?

    她的手指在屏幕上敲敲打打,回道。

    ‘你大晚上不睡觉,去楼下做什么?’

    陈思远很快回了条微信。

    ‘睡不着,所以就来了楼下逛逛,宝贝,快来。’

    耐不住他的催促,沉明玉只好套紧外套,小心翼翼地越过熟睡的好友们,打开手电筒,紧张又害怕地经过父亲被碎尸的房间,一颗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大晚上不睡,我倒要看看你要给我看什么好东西...”

    她加快下楼的速度,没一会儿就来到了一楼的客厅。

    “嗯?人呢?”

    手电筒的强光驱散客厅的黑暗,沉明玉站在客厅中央环顾四周,并未发现男友陈思远的身影,于是她再次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微信。

    ‘亲爱的,你去哪儿了?怎么没在一楼看到你?’

    这回,对方没有立即回她。

    “混蛋,你要是故意吓我的话,你就死定了!”

    沉明玉胆小,并不敢独自一人在客厅停留太久,转身就要走,结果刚调转鞋尖的方向,壁炉顶上的相框猝然掉地,玻璃碎掉的声音吓得她心猛地一跳,唰地把手电筒的光对准发出动静的方向。

    咕嘟—

    安静到诡异的氛围里,她吞咽口水的声音都变得无比清晰。

    她心中本想不管,但实在好奇掉在地上的东西是什么,因此她放慢了脚步,绕过沙发来到壁炉前。

    堆积了层厚厚灰尘的地板上有碎裂四溅的玻璃,它们源自于躺在不远处的,倒扣摔下来的相框。

    沉明玉上前把相框翻过来,注意到碎裂的玻璃罩里的照片糊满灰尘,她出于想看清照片内容地好奇心,拽紧袖子擦掉上面的灰尘。

    灰尘被擦干净,使得她彻底看清照片的内容。

    这是张一家三口的照片,背景是这栋别墅的客厅,三人中的夫妻坐在沙发上正对镜头露出淡淡的笑容,儿子端坐在夫妻俩之间,神情冷漠,眼神阴冷。

    沉明玉还发现这家的三人颜值都很高,完全不输现在娱乐圈的艺人,父亲俊朗高大,母亲温柔清秀,拥有这样高颜值的父母,他们的孩子自然也不会丑到哪里去。

    照片里的少年浓眉大眼,雪白的皮肤衬得他的嘴唇很红,搭配他这身复古西装和倒梳脑后的背头,活脱脱像旧时代的吸血鬼。

    这夫妻俩的儿子表情实在太冷,眼神太过阴冷,完全不像他这个年纪该有的。

    “...他应该就是蒋臣玉了...”

    报纸上模糊的人脸在这张照片里很是清晰,沉明玉不明白,这样完美的豪绅家庭为什么诞生出个天生恶种,在长大后残忍杀害了父母后选择自杀在家中。

    沉明玉心绪复杂地把相框放回原位,正打算回三楼,手里的手电筒突然接触不良地闪烁起来。

    忽闪的光影让人不安,沉明玉焦急地拍拍手电筒,不曾注意斜后方靠近的黑影...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