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沦陷gl(纯百骨科年上) > 章节目录 16【攻略姐姐计划7】涂药-你满足我一次吧
    “我不会涂,姐姐能帮我涂吗?”

    她双唇微抿,似是有点紧张,一只手死死地捏着药膏,另一只手无措地抓着衣服,眼神飘忽,不知道该看望哪里。

    谢依菁笑了一下,走过去,“好。”

    谢依寒似是愣了一下,那双眸子瞬间亮了起来,抬手将那药膏给了谢依菁。

    说不上是为了什么,可能就是太可爱了吧。

    谢依菁让她上床,双腿打开。

    谢依寒靠着床头,双腿大开,两只手抓着脚腕,一双眼睛羞得不知道该看往何处。

    手指沾着药膏挖出一些来,药膏清凉,突然碰着那处,谢依寒不可抑地缩了一下身子,后移了一些。

    谢依菁抓着她的脚腕将她拽回来一些,嘱咐道:“不要动。”

    谢依寒很轻地嗯了一声,便又感觉到那粘着药膏的手指在轻轻地拨弄着敏感的阴唇。

    “小寒,看这里。”

    谢依寒下意识看过去,便见那根手指上粘着半透明的膏状物体,轻轻触弄着红肿的阴唇,在那阴唇的下面,谢依寒很明显地看到了她的阴道口,在小幅度地开合着,挤出了一点点蜜液。

    刹那间红了脸,却怎么也移不开眼。

    清凉的药膏被完全涂抹在私部,最后那根手指探入阴道,虽然知道是在抹药,但谢依寒还是不可抑制地流出了更多的水。

    被折腾了一个晚上,欲火早就不上不下的,此番又这么撩拨,谢依寒哪里受得了。

    “呵……”突然听到谢依菁一声轻笑,“小寒,我在给你抹药,你在干什么呢?”

    “发骚了?”

    如鹌鹑一般,谢依寒恨不得钻到地洞里,她抬起一只胳膊挡住眼睛,不去看谢依菁。

    谢依菁却跪在她的两腿之间,微微倾身,轻轻地拿开了那只胳膊,露出了谢依寒哭得发红的眼睛。

    谢依菁愣了一下,她也没做什么吧。

    “怎么了?不舒服?”

    谢依寒摇头,也不说话,兀自哭泣着。

    越哭越委屈,声音越来越大,听得谢依菁有些心惊,于是柔声安慰道:“是不是我弄疼你了?还是……”

    “姐姐……”谢依寒哽咽地叫着谢依菁,听得谢依菁心里猛地揪了一下。

    “怎么了?”

    谢依寒没有说话,突然起身跪在床上,抱住了谢依菁。

    谢依菁被这突然的一下子撞得后仰了一下,伸手撑在了床上。

    另一只手在谢依寒背后抚慰着她,突然听她道:“你满足我一次吧。”

    手上动作瞬间停住了,谢依菁难得地愣住了。

    谢依寒却没有管那么多,继续道:“你答应过的,把我当作一个炮友。”

    “姐姐,你满足我一次吧……唔!”

    话未说完,谢依寒被谢依菁抓着后脖颈亲了上去,一瞬的惊诧之后,谢依寒眼里充满了喜悦。

    她微仰着头,承接着谢依菁的这个吻。

    手指随便一勾,谢依菁身上的浴袍就被谢依寒给解开了,谢依菁也不甘落后,手掌从上面滑了进去,浴袍尚未解开,那只手却停留在了胸上,肆意玩弄揉捏着那处胸乳。

    “嗯……”从亲吻间隙中漏出的呻吟让谢依寒越发红透了脸。

    浴袍被彻底解开,谢依寒仰躺在床上,一双眼睛迷离地看着谢依菁。

    谢依菁挡住一部分头顶的光,阴影之中,那副眉眼越发的好看。

    谢依寒不自觉地伸出一根手指去触碰谢依菁的鼻尖,她从眉心滑下来,描摹着谢依菁的脸庞,却在下一瞬,“呜啊……”

    手上动作骤然停下,谢依寒身子挺了一下,胳膊重重地落了下来,砸在了床上。

    谢依菁不打一声招呼地插进去一根手指,早已蓄满的淫液瞬间将那根手指淹没,像是大海中漂浮着的浮木,谢依菁的手指勾挠着穴壁,不轻不重地抽插着。

    “唔……嗯……”谢依寒侧着脸,床单不知何时被她咬在嘴里,眼尾越发地红艳,漏出了两滴泪水。

    谢依菁俯身,在那眼尾处落下轻轻一吻。

    脸颊有些发烫,谢依菁柔软的嘴唇划过她的脸颊,轻咬住那被红霞覆满的耳垂。

    谢依寒在谢依菁身下轻轻颤抖,阵阵快感不打招呼地袭来,身下的床单早已被浸湿了一遍又一遍。

    被咬在口中的床单被谢依菁拿走,手指滑过红润的嘴唇,谢依寒睁开眼睛,微微仰头看着谢依菁,“姐姐……”

    谢依菁有一瞬间的呆滞,穴道里的手指也在那一瞬停止了抽插,她听见谢依菁微喘着气道:“别叫我姐姐。”

    “主人……”

    谢依菁小幅度地舔了下嘴唇,俯身吻了上去,两舌相触的瞬间,谢依菁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初次开苞的少女,一根手指已是极限,哪里能受得了两根。

    “唔……嗯啊……”

    谢依寒刚想挣扎着侧过脸来,却被谢依菁强硬地抓着脸颊给转了回来,“别动。”谢依菁道。

    眼眸瞬间被水雾遮掩,谢依寒看不太真切,她哭着对谢依菁道:“疼……”

    “一会儿就好了。”谢依菁俯身吻着她的嘴唇,温柔地安慰着她。

    身下手指却在她适应之后开始抽插,毫无规律,一会儿慢一会儿快,很快谢依寒就在谢依菁身下,哭着高潮了。

    后来直至深夜,两人才再次洗了澡,谢依菁给谢依寒重新上了药。

    谢依寒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她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谢依菁沉默了一瞬,说,是炮友。

    她们换了房间睡,直至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