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沦陷gl(纯百骨科年上) > 章节目录 14【攻略姐姐计划5】走绳-我不会伤害你……
    黑色的棉绳被谢依菁挂在两边墙内凸出来的挂钩上,上面零零散散打着几个结,倒是不甚多。

    谢依寒依旧跪在原地,看着谢依菁忙活,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突然,墙边上的谢依菁朝她招了招手,谢依寒犹豫一瞬,朝着她爬了过去。

    她爬得很慢,内心一片忐忑,她自然知道过去之后意味着什么。

    爬到谢依菁脚边,谢依菁简单的一个手势招呼她起身,将手边的绳子拉低,示意她骑上去。

    谢依寒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唇,看向谢依菁的眼神中蕴藏着一丝求饶,却到底也没有说出什么话来,试探性地抬起一条腿,骑了上去。

    “唔……”

    谢依菁松手的瞬间,棉绳弹了回来,直接卡紧了她的阴部,刺激着那脆弱的地方。

    “鉴于你是第一次,就不罚得太重了。”谢依菁伸出一根手指,虚空在几个结上点了点,道,“就五个,你走完今晚就没事了。”

    别说五个了,就现在谢依寒都不敢动一下,那勒进她阴唇的棉绳宛若一把锋利的尖刀,谢依寒甚至感觉她走一步就能把下面磨出血来。

    明明早先看那些视频都好像还挺容易的,怎么到她这儿就这么难?这可真是不经人事,不妄下言论。

    谢依菁自然看出了她眼里的挣扎与害怕,两根手指钳住她的下巴,谢依寒被迫转头,看向了谢依菁,“我是谁?”谢依菁问。

    “……主人。”谢依寒咽了口唾沫,犹豫了一下才道,其实应该脱口而出的是“姐姐”,可是谢依菁的那十个巴掌给她打怕了,事实证明,虽然暴力,但是有用。

    “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干什么吗?”谢依菁又问。

    “惩罚?”谢依寒有些不确定地道。

    谢依菁摇摇头,“是游戏。”

    谢依寒愣了一下,便听谢依菁道:“这是一场由你赋予我权利价值的游戏,你给予我一定的权利,全身心信任我,这个游戏才能继续下去,明白吗?”

    谢依寒点点  头,她当然明白这些,却不太明白谢依菁与她说这些的原因。

    “所以,我会保证你的所有安全,信我,小寒,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她知道,和谢依菁亲口说出来,还是不一样的。

    谢依寒莫名安心了一些,在谢依菁的注视下,试探性地向前走了一步。

    “啊唔……”

    眼泪被逼了出来,谢依寒皱着眉,哀怨又可怜地看着谢依菁,像是被人欺负过的小白兔。

    谢依菁强忍笑意,故意板着脸看她,“你要是再磨蹭,我就不在这儿看着你了。”

    “你一个人在这间调教室,什么时候走完什么时候离开,可以吗?”

    “不行!”谢依寒立马伸手抓住谢依菁的胳膊,生怕她就这么走了一般,“你不能走……”

    谢依菁微微垂眸,看向抓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冷声道:“松手。”

    “嗯哼哼——”谢依寒哼唧两声,最后还是不舍地松了手。

    “不要走嘛,好不好?”

    好!当然好!

    软糯可怜的谢依寒向来无法让谢依菁狠心对她,于是道:“我不走。”

    谢依寒这才算松了口气,看了眼对面墙上的挂钩,其实……似乎也没有多长……

    正经走的话连30秒都没有,不过是多了根绳子,有什么?

    做足心理建设,谢依寒终于敢向前走去。

    棉绳不算粗糙,可那被勒紧的绳子毫无弹性,直接勒进了花穴,磋磨着那处。

    疼痛不算强烈,却意外地有些爽。

    谢依寒深呼吸一口,继续往前走,宛若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颤颤巍巍,异样的快感充斥着整个身体,谢依寒忍不住,在快感的操纵下颤抖着身子。

    没走两步,那棉绳上已经留下一串晶莹的液体,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谢依菁笑着看了一眼,随手拨弄了一下绳子。

    “唔嗯——”

    棉绳摩擦着柔嫩的阴唇内壁,酥酥麻麻的微痛与尖锐的快感一齐袭来,谢依寒不禁弯了腰,伸手去抓那绳子,使之脱离自己的私部。

    “手拿开。”谢依菁依旧抓着那根绳子,冷声说着,“别逼我把你绑起来。”

    “嗯——”

    谢依寒为难地哼了一声,颤声道:“那……你别动了……”

    谢依菁只笑笑,没答,道:“松手。”

    不情不愿地松了手,便又听谢依菁道:“手背后面去,好好抓着,再松开一次,打手。”

    “一次十下。”

    谢依寒极不情愿地哼了一声,手却很诚实地在背后抓紧,因为姿势的改变,谢依寒不得不挺直了腰。

    手上又一次拨弄,谢依寒嘤咛一声,“姐、主人,别弄了……”

    第一声称呼才发出一个音,谢依寒便立即改了过来,心里一惊,一阵冷汗冒了出来。

    谢依菁只无声地笑了笑,状作有无的拨弄着那根绳子,“快点,再磨蹭我就拿鞭子在后面赶着你走。”

    下意识扫了眼墙上挂着的鞭子,一阵恶寒油然而生,谢依寒连忙摇头,试探性地往前走去。

    其实单就前面得还好,走绳最磨人的还是那些或大或小的绳结。

    犹豫着迈出一步,早已被绳子磨弄得敏感至极的花穴处已经泥泞不堪,只一下,那不小的绳结便滑了进去。

    “啊呜——”

    实在忍不住叫了出来,谢依寒弯了腰。

    未经开发的花穴哪里经得住这样的刺激,那绳结卡在了嫩穴之中,饶是不动,便也叫人情欲难耐。

    谢依寒只觉得体温不断上升,她泪眼婆娑,抬头看向谢依菁,“姐姐……主人,我难受,好难受……”

    谢依菁皱了下眉,上前捧着谢依寒已经染上不正常潮红的脸颊,“怎么了?”

    谢依寒摇摇头,带着哭腔地道:“不知道,我想要,我想要姐姐。”

    “好痒,好爽,好难受……”

    “唔!……”

    谢依菁突然低头吻住了谢依寒,惊愕之间,谢依寒甚至忘了反应。

    如蜻蜓点水般一触即分,谢依菁道:“走完,姐姐给你奖励,好吗?”

    鬼使神差地,谢依寒点了点头。

    后面的路程,谢依寒是哭着走完的。

    花穴被棉绳磨蹭得红肿瘙痒、敏感至极,腿间早已黏湿一片,那黑色的棉绳上更是挂着一排水珠,在白炽灯的照射下折射出不同的颜色。

    谢依寒羞得红了脸,不愿去看,被谢依菁放下来之时,双腿发软,她挂在谢依菁身上,说什么也不愿再动,哭得甚是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