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沦陷gl(纯百骨科年上) > 章节目录 08规矩-你会伤害我吗?
    谢依菁有意为难谢依寒,灌了800ml才停,这对于第一次经历这些的谢依寒来说就很难受了。

    谢依寒感觉到有些胀,也很难受,身子在忍不住地颤抖,谢依菁握着肠管,对她道:“忍着点。”

    “嗯——”

    肠管被轻轻地抽了出来,谢依寒轻哼一声,谢依菁顺势将一个肛塞塞了进去。

    异物的进入让谢依寒下意识缩了一下,谢依菁在一边将东西放好,才看向她。

    “还弄吗?”谢依寒问。

    谢依菁笑笑,凑近她,“小寒,你知道那天你跪我意味着什么吗?”

    谢依寒怯生生地点了点头,看着谢依菁。

    “那就好。”谢依菁点点头,然后又拿出润滑剂,“这些东西我一会儿会往你房间送一套过去,你尽快学会。”

    “这个……是每天都要吗?”

    谢依菁笑着看她,“如果你想的话。”

    “我……”

    润滑剂被谢依菁慢悠悠地打开,“这个暑假,如果你要一直住在我这儿的话,周六周日。”

    谢依寒眼睛亮了一下,“所以你明天不上班?”

    “谁家好公司周六日还上班?”说着,谢依菁按住谢依寒的肩膀不让她动,“趴好。”

    “你上周……”谢依寒在这儿住了快两周,上周谢依菁就只休息了周日一天。

    谢依菁看了她一眼,谢依寒乖乖趴好,谢依菁重新戴上手套,然后挤出润滑剂,插入阴道。

    “呃……姐……”

    “别动。”谢依寒道,“当初招惹我的时候就该想到的。”

    “嗯——”

    手指顺着阴道壁前进,将润滑液整个涂抹了进去。

    在触到一个地方时,谢依寒忍不住颤了一下,谢依菁看着她笑了一下,手指顶上了那个地方。

    谢依寒忍不住颤抖,“姐……姐姐……”

    谢依菁一只手拽着谢依寒转过身来,抵在洗手台上,身后的肛塞因为姿势的变化而改变了角度,顶的谢依寒一声呻吟。

    那只埋藏在体内的手依旧游荡着,一下又一下地顶弄着那块敏感点,惹得谢依寒身子发软,娇喘阵阵。

    而另一只手也不停歇,伸手按压着谢依寒的小腹。

    “嗯……姐……”

    谢依寒一只手抓上谢依菁按压肚子的那只手,求饶道:“疼……别弄了……”

    谢依菁看着她,冷冷地道:“手松开,背后面。”

    谢依寒开始还不愿意松手,在感知到谢依菁手上力度更大了一些后,才松开了手  两只手放于身后,十指死死地绞着。

    谢依菁又按揉了几下,疼得谢依寒快要哭出来时,便松了手。

    目的达到,在体内作乱的手指也抽了出来,谢依寒松了口气,带着些泪花的眼眸看着谢依菁。

    “以后周六日你早上起床就把清洁做好,就按着我刚刚的方法做。”

    “嗯。”谢依寒点点头。

    “行了,你先跟我出来。”

    “那个……灌肠液?”

    谢依菁回头看了她一眼,道:“你先跟我出来。”

    “那衣服……”

    谢依寒还没说完,就被谢依菁拽出了卫生间,“家里就你和我两个人,脱都脱了,还要穿?”

    话是这么说,可在卧室以外的地方裸露全身,谢依寒还是不习惯。

    她就这么跟着谢依菁上了四楼,四楼她从来没有来过,以前来借住也就只是单纯地来睡一晚,第二天就上学了,还都是睡在客房里,这段时间,一是因为屁股疼,不方便,二就是因为她的所有注意力都在谢依菁身上,谢依菁不说,她甚至不知道还有个四楼。

    四楼的房间都很大,看过去大概有五个吧,但只有一个上着锁,还是指纹锁。

    谢依菁在门口输入了一串密码,然后将位置让了出来,“来,录个指纹。”

    “哦。”谢依寒走过去,将大拇指放在上面,指纹很快就录入成功了,谢依菁靠在一边,想了想,道:“你还是多录入几个吧,我怕一个不够用。”

    虽然不知道谢依菁是什么意思,但谢依寒还是听话地多录了几个指纹,要不是谢依菁及时喊停,怕是十个手指的指纹全部都录进去了。

    谢依菁打开门,门内的景象令谢依寒诧异。

    这是一个巨大的调教室,门内东西应有尽有,琳琅满目。

    谢依寒跟着走进去,巨大的落地窗被黑色的窗帘挡着,屋内很黑,谢依菁在她身后关了门,屋子里便一点光都没有了。

    谢依菁绕过谢依寒,走过去,拉开窗帘,谢依寒这才看清全貌。

    脚下的地板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很软,赤着脚踩上去也很舒服,从落地窗两边延伸过来,左边的墙上挂着各种鞭子棍子等工具,右边也有,但很少,基本都是一些看不到里面的柜子。

    中间摆放着一张单人椅,左右各有一扇门,都关着,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两边的角落里还摆放着一些刑架和几个大型机器,看上去不太友好。

    谢依菁拉完窗帘,转过身来看着她,“第一个规矩,进到这间屋里,你便只能跪着。”

    谢依菁身上的气质转变几乎就是一瞬间,谢依寒完全被唬住了,下意识跪了下来。

    谢依菁从墙上随手拿了一根软鞭,然后走到单人沙发跟前坐下,看着谢依寒,“过来。”

    她没有说谢依寒是走过去还是爬过去,谢依寒犹豫一下,爬了过去。

    虽然爬得不好看,但到底诚意是在的。

    谢依菁抓着谢依寒让她跪立起来,“还记得我上次说的姿势吗?”

    是寻欢的那天晚上,谢依寒当然记得,记忆深刻。

    谢依寒点点头,立马调整姿势。

    她感觉得到,此刻的谢依菁,似乎已经不再是那个宠着她的,任她闹的姐姐了,她变成了上位者、主宰者,主宰着她的一切。

    这种变化莫名的令谢依寒感到兴奋,虽然她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感到害怕。

    “有不懂的现在可以问,过时不候。”谢依菁说。

    谢依寒抬头,看着她,犹豫一下问道:“姐姐带很多人回来过吗?”

    谢依菁愣了一下,她这两周都没有跟谢依寒具体谈过这些事,她知道谢依寒有自己查过,偶尔也会问自己。

    谢依寒的接纳确实很好,她身上还带着少年人的无畏,她从来不避讳这些事,她会拿着资料,真诚地跟谢依菁探索一些工具及玩法,怎么说呢,就像是备战高考一样,谢依寒的理论知识已经非常丰富了。

    可光知道理论没有实践的话,许多东西都是不能确定的,所以谢依菁以这种形式让她发问。

    她以为谢依寒会不适应,会不愿意,会问出一些为什么,可没想到她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事实上,对谢依寒来说,跪谢依菁是完全没有心理负担的,甚至乐见其成。

    她了解过这个圈子,虽然她并不属于,但也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看作一种情趣也好,当作一种规则也罢,终归是自己选择的路,没有什么好矫情的。

    “为什么这么问?”谢依菁反问道。

    “这么大的一个调教室,肯定不是一下子就能装好的,我来了这么多次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个屋子。”

    “而且,你也不可能一个人用啊。”

    谢依菁笑了一下,“有。”

    “哦。”似乎有些失望,谢依寒低下了头。

    谢依菁确实很少带人回家,除非碰到很合她心意的。

    谢依菁知道这丫头又吃醋了,拿着软鞭的手用鞭柄将谢依寒下巴抬了起来,“不高兴了?”

    “没有。”谢依寒抬眸看她,“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没那么小气,反正你以后只能有我一个人。”

    谢依菁被这丫头逗笑了,“以后?万一你熬不过三个月呢?”

    “不会的。”谢依寒坚定地说,“除非你要杀我,否则你对我做任何事我都受得了。”

    听到这话,谢依菁眸子瞬间暗了下去,鞭柄轻敲了一下谢依寒脸面,不疼,但声音挺大,“会不会说话?”

    谢依寒讨巧地笑了笑,“我的意思是,姐姐你赶不走我,我一定能通过试用期。”

    “你刚刚说任何事情都能接受?”谢依菁又问。

    谢依寒敏锐地察觉到谢依菁的情绪变化,却一时有些懵,不知道为了什么,于是她茫然地她点了点头。

    谢依菁叹了口气,看着谢依寒,“你知道SM里面有很多项目吗?”

    谢依寒点头,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

    “所以,你能接受所有的事情?”

    “你会伤害我吗?”谢依寒问。

    “不会。”谢依菁道。

    “那我能。”谢依寒说。

    谢依菁笑了一下,“是吗?我打你、给你灌肠你可以接受?”

    谢依寒点头,都是做过的事为什么不能接受?

    “那如果我让你……”谢依菁犹豫一下,道:“如果我要在你身上穿刺的话……”

    谢依寒犹豫一下,道:“如果你跟我商量,我可能会愿意。”

    “那如果我让你吃屎喝尿呢?”

    谢依寒瞳孔骤然放大。

    “不愿意?”

    “你会吗?”谢依寒反问。

    “如果呢?”

    “可是你没有对其他人做过,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

    谢依菁看着她,道:“在这个关系里,每一对之间的相处方式都是不同的,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所以你要这么对我?你是想赶我走?”

    谢依菁明显看到谢依寒眼里未掉落的泪花,她叹了口气,问道:“所以你害怕了对吗?你不愿意做?”

    谢依寒点头。

    谢依菁笑了,“这就是了,所以以后别再说为了我愿意做任何事这种话了。”

    谢依寒盯着她,半晌道:“所以你是在吓唬我?”

    谢依菁噎了一下,“我是在给你举例子。”

    “我知道了。”谢依寒低下头,“但是你不会伤害我,肯定也不会强迫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所以你让我做的事,我都愿意。”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强迫你?”

    “因为你是谢依菁,是我姐。”

    谢依寒抬头,认真地看着谢依菁。

    谢依菁从来不会伤害谢依寒,从来不会让谢依寒做她不愿意做的事,她们都是这么认为的,包括谢依菁。

    “所以,”谢依菁道,“进了这个房间,我就不是你的姐姐,而是你的主人,这是第二个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