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沦陷gl(纯百骨科年上) > 章节目录 07灌肠-适当的抚慰
    谢依寒大概也懂得适可而止,之后的几天就在家里乖乖养伤,没有去烦谢依菁,她承担不起第二顿打,虽然她觉得谢依菁只是在吓唬她。

    谢依菁也和以前一样,对谢依寒很好,她要什么,不管顺不顺路,谢依菁下班都会给她买回来,只有一件事让她头疼,那就是谢依寒非要跟她睡在一起。

    谢依寒每天也没什么事,就在这件事上跟谢依菁斗智斗勇。

    有的时候谢依菁忙,回来得晚,谢依寒便会直接脱光光躺谢依菁床上,美名其曰为暖床,这个时候,谢依寒就会像一块膏药一样,不管谢依菁怎么弄,谢依寒就是不下床,通常这个时候谢依菁就会妥协,因为谢依菁认床。

    有的时候谢依菁回来得早,精力充沛,那谢依寒就真的斗不过谢依菁了。

    心情好了,谢依寒撒撒娇还能说得过去,心情不好了,谢依菁可能会直接将谢依寒抱走,也可能拿着鞭子皮拍吓唬谢依寒,总之,谢依寒害怕了就自己走了。

    周五,谢依菁今天回家要比往常早一些,还提着一个小蛋糕。

    “姐姐!”谢依寒直接扑过来,搂着谢依菁伸手就要拿蛋糕。

    谢依菁侧过来些,拿着蛋糕的手避开了谢依寒刚伸出来的手,“蛋糕不是这会儿吃的。”

    “啊?”谢依寒疑惑地看向谢依菁,“那什么时候吃?”

    谢依菁笑着手摸到身后,捏了一下谢依寒的屁股,“不疼了吧。”

    谢依寒当即一个激灵,福至心灵,立马明白了谢依菁要干什么。

    她摇摇头,“不疼了。”

    谢依菁点头,推开谢依寒,将蛋糕放到厨房的吧台,然后回头看向谢依寒,“跟我来。”

    三楼,谢依菁的房间里。

    她不是第一次来了,也不是第一次进这个卫生间,可当谢依菁拿出一堆工具的时候,谢依寒的心还是猛地揪了一下。

    刚开始跟谢依菁住在一块的时候,谢依寒每天都在提防着,可将近两周谢依菁都没有动她,她也就慢慢放松了警惕,原来是要等她伤养好。

    她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刚刚长好的屁股。

    谢依菁开始往洗手盆里注水,回头看了眼还呆站在原地的谢依寒,开口道:“衣服脱了。”

    “哦。”谢依寒开始脱衣服,她不是第一次在谢依菁面前脱了,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几乎是赤裸相见的,倒也就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洗手盆里放了有三分之二的水,然后就见谢依菁关了水,拿出了一包红色的液体。

    谢依寒不认识那是什么,可她认识上面的英文标签。

    肠液。

    虽然她是第一次,可谢依菁不是第一次,谢依菁的视频她也看了不少,这会儿也就没必要装不懂了。

    谢依菁回头看着脱光的谢依寒,点了点台面,谢依寒乖巧地走过去。

    谢依菁站在她身后,戴上了一副医用乳胶手套,“手撑着,趴下。”

    完全公式化的语气让原本就没谱的谢依寒心跳得更快了,她按照谢依菁的要求,手撑在洗手台台面上,然后微微弯腰。

    她爱死现在的谢依菁了,上了一天班的她还没有脱下衬衫,严肃又冷漠的命令让谢依寒止不住的心跳加速,身后的人是她的姐姐,背德的刺激、身处sm情境下的禁欲与控制不住的汹涌的爱意编制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谢依寒牢牢困在其中,却又令她享受在其中。

    谢依寒如此,谢依菁又何尝不是。

    任何感情都是双向的,谢依寒在这十几年的相处中爱上了谢依菁,谢依菁又何尝没有感觉,只是她没有谢依寒那么勇敢罢了。

    她给了谢依寒三个月的期限,同时也是给了自己一个期限,就三个月,如果不能在这三个月里将谢依寒赶走,那么她将无条件的、毫无保留的去爱谢依寒,她愿意如一个青春期懵懂的少女一般为爱情做一次扑火的飞蛾。

    冰凉的触感摸上谢依寒的腰,一只手将她往下按了按,她听见谢依菁道:“腿分开。”

    她把腿分开了一些,用余光看见谢依菁拿来一个机器,是电压泵。

    那机器一头深入洗手盆,另一头连接着一个电压肠器。

    谢依寒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了,她深吸一口气,试图放松身体,可她做不到,身体紧绷,整个人紧张地看着谢依菁。

    谢依菁给肠器上面的管摸上润滑剂,然后一只手顺着谢依寒的脊椎抚摸下来,“放轻松,我不会伤害你。”

    灌肠对于任何一个初次尝试的人来说都是不好受的,甚至是痛苦的,她将会用三个月的时间去“凌虐”谢依寒,换她一次重新答题的机会。

    “嗯……”谢依寒点点头,将头转了回去,不再看这些。

    然后她感觉到一个滑腻腻的、不是很硬的东西抵在了她的后穴,身体下意识地紧缩,谢依菁一只手放在她的腰上,轻声抚慰着,“放松。”

    一手按着腰,另一手抓着肠器慢慢推了进去。

    考虑到谢依寒是第一次,谢依菁就没有太为难她,肠管选得中规中矩,可饶是如此,进入得还是很困难。

    一切就绪后,谢依菁打开电压泵,肉眼可见的红色的液体顺着管子流到了后面,谢依寒有些害怕,她下意识地回头寻找姐姐。

    谢依菁走到她边上,摘了手套。

    “姐姐——”

    谢依菁笑笑,看着她,“害怕了?”

    尽管绑紧的身体已经呈现了某种事实,但谢依寒还是咬着牙,摇摇头,“没有。”

    谢依菁笑了一下,然后抬起谢依寒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谢依寒愣了一下,看向谢依菁的眼里充满了惊喜。

    很轻的一个吻,谢依菁很快就松开了,但是谢依寒还是看着她,“姐姐,你……”

    “适当的抚慰是有必要的。”谢依菁道。

    谢依寒的眸子暗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