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沦陷gl(纯百骨科年上) > 章节目录 02坦白-姐姐,你看看我
    谢依寒被扇蒙了,她怔怔地看着谢依菁。

    谢依菁也正看着她,眉头微蹙,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怒意。

    谢依菁严肃时的样子太过骇人,谢依寒瞬间怔愣在原地,像是突然清醒一般,有些无措地盯着谢依菁。

    那双圆眸中蓄满了泪水,显得那么无辜可怜,可谢依菁直接忽视了强忍着没有掉下来的泪珠,怒声道:“谁教你的下三滥的把戏!”

    她听见谢依菁愤怒的声音,谢依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谢依菁这次似乎是真的生气了,可她只是想按照曾南柔说的,只要两人真的做了,谢依菁就一定会负责……

    泪水不自觉地涌了出来,谢依寒回头看着谢依菁,嘴唇动了两下,却只不知所措地吐出一个字:“我……”

    谢依菁没有理她,直接起身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她需要冷静,谢依寒也需要。

    麻醉剂的后遗症还在,又是刚刚高潮后,谢依菁走出的步子还有些虚浮。

    谢依寒肯定是没有胆子做这些事的,下药、强上……这很明显就是曾南柔惯用的手段!

    好在曾南柔也算了解她,没有给谢依寒大剂量的药,麻醉的时间很短,酿不成什么大祸。

    她关了门,冷水倾泻而下,谢依菁站在冷水之下,忍不住打了个颤,彻底清醒之后才换回了热水。

    曾南柔是寻欢的老板,看着年纪不大,可偏偏背后势力大得很,什么事都敢做,什么都不怕。

    谢依菁不知道她有什么后台,反正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寻欢的老板了。

    谢依寒叹了口气,也只有她了。

    她穿上衣服出了浴室,看见谢依寒依旧坐在那里,只是沙发背恢复了原样,她没有完全穿上衣服,只套了个外衫。

    听到动静,谢依寒回头,她的眼里还噙着泪水,楚楚可怜地看着谢依菁,“姐姐……”

    谢依菁头疼地看着她,看着她腿间明显的水痕,指了指浴室,“你先去洗澡去。”

    谢依寒咽下了想说的话,低着头不敢看谢依菁,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先前一时冲动便听了曾南柔的话,此时冷静下来难免还有些害怕。

    浴室外,谢依菁听见里面的水声,找到手机拨了个电话,“曾南柔。”

    谢依菁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电话那边的曾南柔怀里抱着美人,闻言挑了挑眉,“这么快?”

    “你干的?”

    曾南柔笑笑,“人家姑娘喜欢你那么多年,再说了你不就喜欢这一款?”

    谢依菁听着她的话,皱了皱眉,直觉不对劲,问道:“你知道她是谁吗?”

    “你学妹啊,听人家说暗恋你好几年了。”

    “你……”谢依菁叹了口气,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道:“那是我妹妹,亲妹妹!”

    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一瞬间的停滞,再要说话时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谢依菁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那边的白浊太过刺眼,她叫了侍应生重新送了酒进来。

    谢依寒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谢依菁喝酒的背影,她一时有些踌躇,她不害怕谢依菁,可她害怕谢依菁真的生她的气,不理她了。

    谢依菁不是聋子,自然听到了身后的动静,她仰头一口把杯中的酒喝尽,杯子“砰”的一声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你过来。”谢依菁说。

    谢依寒忍不住缩了下脖子,走到了谢依菁跟前。

    谢依菁抬头,谢依寒皮肤本就细嫩,只这么一会儿,方才扇的那个巴掌已经完全显现在了脸上,谢依菁皱了皱眉,她这个样子怎么回家?

    她从来没有这么失控过,上一次似乎还是很小的时候,事情起因她都忘了,只记得她气急了,便扇了谢依寒一巴掌,似乎也是在这个位置,谢依寒当时哭了好久,她也哄了许久。

    她伸手拉着谢依寒的胳膊让她坐下,手轻轻地触碰了一下发红的脸颊,“疼吗?”

    一如既往温柔的语气让谢依寒瞬间双眼发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红了眼眸,她摇摇头,没有说话。

    谢依菁看着谢依寒没什么大事,便认真地道:“我再跟你说一次,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我们不会在一起,今天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再有一次……”

    谢依菁话未说话,谢依寒泪水决堤,哭了出来,谢依菁愣了一下,从小到大她最看不得谢依寒哭了。

    “你……”

    谢依寒抬头看着她,“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还不肯接受我?”

    “我们……”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可是我不怕!”越说眼泪越刹不住,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谢依寒看着她,道:“我知道我今天做错了,我也害怕,可是……我是真的、真的想和你在一起。”

    “姐姐……你看看我啊!我一直在你身后,从来没变过,你不是最疼我的吗?”

    谢依菁皱眉,硬生生止住了想去哄她的心思,沉声道:“你自以为你什么都懂,可是你……”

    “我就是懂啊!”谢依寒再一次打断她的话,“我真的喜欢了你好多年,我去了解了你的所有兴趣爱好,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

    话音刚落,谢依寒便直接站起来然后直挺挺地跪了下来。

    “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她们可以,我也可以!”

    谢依菁一口气倒抽在胸口出不来,她看着谢依寒,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她谢依菁长这么大,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没想到面临的第一个难关竟是自己的亲妹妹给她的。

    她避开谢依寒的视线,垂下眼眸,道:“你先起来,有什么话好好说。”

    谢依寒没动,依旧固执地跪在地上,看着谢依菁,“我知道可能我的行为在你眼里真的很幼稚,可是,我没办法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我,我只能这样。”

    “姐姐,你要对我负责。”

    谢依菁看着她,“谢依寒,这事儿如果让爸妈知道了……”

    “不会的!”谢依寒斩钉截铁地说道:“不会的,只要我们不想,就不会的。”

    “或者你想坦白,我也可以。”

    谢依菁摇头,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家里坦白什么,不管是她的性取向还是其他的。

    如果此时再被家里知道谢依寒的事,怕是这个家就要乱了。

    她定了定心神,道:“你别这样,你先冷静下来。”

    “我很冷静!”谢依寒道。

    “不是,你……”谢依菁斟酌了一下用词,却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她叹了口气,“算了,我先走了,你今晚上可以睡在这儿,等脸上的印消了你再回家。”

    说着,谢依菁越过谢依寒就要离开,刚跨过一步,就被谢依寒死死拽住胳膊。

    谢依寒抬头看她,“那你就先把我当作一个炮友,当做什么不重要的人,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