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欲壑(p友转正) > 章节目录 消极
    一顿饭吃下来味同嚼蜡。

    这不是苏静如和云杉林离婚后首次坐在一桌吃饭,但却是第一次和云荞吃饭。那年一纸离婚证,云杉林带着女儿回国,两人离得体面,也算是给这段从校园到婚纱的感情留下最后一丝情面,转学手续早已办好,此后云荞人生的一系列重大事件都与留在M国工作的苏静如再无任何关系。

    云荞记得那天她很平静,无悲无喜,与母亲最后一句面对面的对话是:

    “走吧。”

    “妈……”

    十二岁的少女泪眼婆娑,二十二岁的云荞迎风而立。

    “怎么,都不愿意喊我一声了?”中年女声温柔雅致。

    云荞转身,看见双手交迭在腹前的女人,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眼角的皱纹挂在眼镜后面,举止更添大方知性了。

    “妈……”云荞哑声开口。

    “算了,别勉强自己。”苏静如摆摆手,语气微善。

    云荞轻轻嗯了声,把手背在身后,淡绿色的裙摆在晚风中荡漾。称呼在喉间哽着,她觉得在母亲面前她就是个呆子。

    阳台上只有母女二人。苏静如看着比自己高上一截的女孩,出落得袅袅娜娜,五官随她爸,又精致许多,她满意地点点头,“以后打算干什么?”

    恰好这时有一黑影蹿来,云荞认清后稳稳接住,“臭宝,以后不许这么调皮了!”大晚上的会吓到人的,云荞安抚着天空,边牧眼里的不安渐渐消退。

    “抱歉小姐,我没拉着它。”老李气喘吁吁地跑上来,方才天空像是受惊一样脱缰而跑,原来是去找小姐了。

    “没事李叔。”云荞给人一安稳的眼神,示意大家都好着呢。

    老李退下,从始至终都没有称呼过站在一旁的中年女人一声。他只认云家人。

    苏静如早在天空蹿出时就缩在了一边,拍拍胸脯惊魂未定的样子。

    云荞这才注意到角落里的女人,意识到什么,拉着天空往她身后站,“不好意思啊,天空它不是故意的。”

    “早就说了让你别养这些动物,又麻烦又难管。”苏静如也没在乎称呼的事情,只对着云荞说这样的话。

    空气静了一瞬,晚风的呼呼声在沉默中将人带入过往。

    云荞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半晌才说:“我知道,但这不需要你管。”她永远记得小学时她捡来一只流浪狗,却被她的母亲扔回路边。她的母亲永远是优雅的、清高的,拿腔着一副知识分子的自以为是。

    苏静如皱起弯弯细眉,不知是不是也想起了这段往事,眼里闪过一丝懊悔,“好,我不管你这些。让你来M国你不来,人往高处走,现在又不思进取,是等着你爸那些莺莺燕燕找上门来吗?”

    “妈!”云荞大喊道:“够了!”

    天空依偎着主人,努力地安抚着云荞的情绪。人类这场大喊大叫、大吵大闹丑陋又狰狞,主人的表情看起来是如此痛苦。

    “好,我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苏静如转身,旗袍着身,却不增一分光彩,身影甚至有些落寞。

    来这人世间一遭,所谓亲情骨血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债,人人都在负重前行。

    “我不知道你是以和立场来对我说这些话,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请不要随意妄想或者干涉我的生活并对其指指点点,你早在十年前便失去了资格。”云荞的声音透着冷静,整个人如一朵雪莲开在这个不合时宜的季节,张扬又放肆,“即便有天窝在桥洞,我也不会报出你的名字说我是苏静如的女儿,毕竟不会让你丢脸。”想到什么,云荞兀自嘲笑。

    苏静如的身体立在原地不动,细看之下竟有轻微颤动,“好,好,”她一连说了两个好字,便匆匆离开了。

    这晚风刮得寂寥。目送苏静如离开后云荞瘫在了地上,背靠在阳台栏杆上,身子虚脱无力。

    对一个人的失望可以是在一个瞬间,也可以是一桩桩一件件经年累月之后的无悲无痛。她和她母亲是属于后种。

    木已成舟,相看两厌。

    呜——天空主动坐进女人怀中。

    *

    夜深了,有跑车的轰鸣声在寂静的别墅区里显得突兀。

    周清添哼着小曲儿,车载音乐放着摇滚,他也不嫌自己是深夜里的吵人鬼。刚从秋骊山上下来,他只跑了一圈就兴致怏怏,想着那天的那个吻,心神不定。

    林珊——他脑海里冒出这个名字,手指在方向盘上轻点,若有所思。

    近光灯照射在大道上,包括迎面走来的行人。

    车载摇滚乐正演奏到高潮,周清添摇头晃脑,兴奋劲又上来。

    跑车与行人相对靠近,灯光一闪过去,周清添顿时想起——

    这!这是?

    那天江二摆明偏袒的那位?深更半夜的怎么在这?

    周清添把车停在路边,思忖片刻拨了个电话过去。

    “喂?”那端男人的声音透着疲惫,但不像是被他从睡梦中惊扰的样子。周清添轻咳两声,想这人还不会是在加班吧,“还在拼命呢?猜猜我刚刚看见了谁?”

    江连抿过一口咖啡,加冰微苦,在无人问津的深夜刺激着大脑神经。不过,现在有了周清添这家伙的慰问,莫名其妙。

    “谁?”江连没好气地问,眼下这个药企的投资案还挺棘手。

    周清添在电话那端笑得嘻嘻哈哈,“是——你的云妹妹啊!”

    *

    云荞也不知道要去向哪里。眼前的马路在路灯的照射下给人可以安全走到尽头的感觉,而她真如她的母亲所说不思进取那般游荡在人间。

    路上很寂静,除了刚才有辆跑车经过略显吵闹,走走停停,走累了就在路边的椅子上坐着休息。

    会害怕半夜吗,云荞想到一些民间传说,可能吧她想,万一被抓走就别回来了。

    又有一辆车驶来,动静很明显,云荞坐在长凳上等着它路过,没想到这辆车停在了她面前。

    宾利的车门被打开,一男人下了车,手上提着袋子。

    看清来人后云荞笑了,“大晚上的别吓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