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欲壑(p友转正) > 章节目录 继续肏(play乱炖h)
    “你……你干嘛?”云荞被放倒在柔软的床铺上,身子如被抽丝剥茧般使不上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的动作。

    江连很快放下,改成大手捏着链条包拢女人的浑圆,男人吸了吸奶头,一本正经道:“这个怎么解?”

    云荞吃痛,男人的牙口不重不轻地磕在奶头上,仿佛埋在奶头下的血管都要被引爆,“哎呀,你轻点儿。”云荞抱着男人左偏右靠在乳儿上的头,不住地嘤咛。

    江连似受到鼓舞,吸吮得更加卖力,牙口避开娇嫩的奶头,只是翻来覆去地吸舔,发出啵啵——的羞耻声。云荞的乳不小,即便躺下后这软绵绵的两坨浑圆也撑出美妙的小山丘,他要占山为王,从乳头吻到乳晕再到白花花的乳肉,粉白交加,如娇艳的西府海棠,而这都是他的。

    “啊……啊……”云荞忍不住蜷缩身子,男人的唇舌又温又软,舔得又细致,软肉似化成了一滩水,铺天的快感袭来,她想蜷缩成一个小儿,说不清是为了拼命扼制高潮还是努力把情潮围在怀里,只想缩进自己的安全区内,但是男人挎在她身上,沉重的身躯粘得她喘不过气,“江……江连……”

    女人的声音在断断续续地溢出,江连的手握着两只乳儿变幻出白兔的各种可能,“我在,我在……”男人的粗长戳着洞口,虽未进去但急促的呼吸暴露出他被欲海炙烤的不平静,几下白光闪过天花板,双双泄了身。

    “云荞,云荞……”江连抱着女人反复呼喊着对方的名字,如行于茫茫欲海之上终于找到了想找的那个人。

    卧室里一片粘腻淫靡的味道,男女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

    他抱得是这样紧,云荞想和男人比起来自己也未免太过娇小了些,结实的铁臂搂着她,让人难以动弹,明明是压制性的动作,可偎在她颈窝的男人喷出的灼热呼吸烫得她为之一颤,男人的怀抱是如此舒服高潮来得是如此愉悦,一切都仿佛有了遮挡,有了躯壳。

    她好想也抱着他。

    云荞抬起落在床铺上的手,轻轻放在了男人的背上,这里的纹理全是鼓出的肌肉。她察觉到男人的微愣,随之是落在脖颈上密密麻麻的吻。

    江连当下只觉胸腔里的情绪都要溢出来了,急不可耐的、略显毛躁的吻啧啧替代着言语。

    吻至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他们都还像现下紧紧纠缠在一起该多好。

    江连起身,看见女人肚皮粘上的些许精液,面色一暗,扯过床头的纸巾轻轻拭去,“你还笑?”他听见女人似嗔似怒的问话,回答道:“好,我不笑。”

    这句话竟堵得云荞无言。肚皮上被拭去的是男人的子孙精,从肉棒射出,竟如此荤腥,在她体内胡作非为时好歹有套子管着,云荞偏过头,不欲看他。

    江连手中动作移至女人花穴,肉臀墩儿下也是一滩液体,把床单浸得湿透,“小花猫!”江连喃喃道,抬起女人的腿打算先擦拭干净,这下面的嘴儿可不就似小花猫嘛!鬼事神差地,男人用指尖拭上一点,淫白的液体很快粘上来,闻着比奶油更香甜。

    “你——”云荞再看向男人时就是这副画面,她还疑惑呢怎么半天没了动静,原来,原来——只见男人染着欲意的俊脸在十分认真地注视着指尖,半晌,伸出舌尖轻轻一舔,一小点黏液被舔走,而后男人似兴奋的野兽把指尖上剩余的液体全部给舔了干净!

    “是甜的。”江连迎着女人的视线,在对方微缩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色情又认真的一面。

    腰眼又开始发麻,云荞想这不是会露出獠牙的野兽,是会画皮剜心的男妖精罢了,原欲修仙得道,却沾情染欲,在人间厮混了上千年。

    否则,怎会有如此的道行?

    江连把人抱到床的另一侧。两人都光裸着身体,唯独云荞胸口还有一件装饰。

    这胸链他不舍得给人取。最昂贵的颜色附在瓷白上,精心设计过的链条款式在光下更显璀璨,他凑近看,女人的两只白兔被金色的链条包围住如名贵之物围上名贵枷锁,可偏偏这名贵之物活色生香,顿添高不可攀,女人还泛着高潮的余韵,海棠花开得正艳,江连只觉此刻的云荞如古神话里的神女。

    “怎么解?”江连低头,手上把玩着链子,这胸链的构造实在是巧妙,女人胸前的光景迷了他的眼。

    云荞见男人如此坚持,“从背后解。”她的声音完全沙软下来了,人窝在被窝里懒洋洋道。

    江连小心把女人翻过身,果然看见脊背中间有一锁扣,摸索着解开,无声无息间链条往两边坠落,落在了女人背后溢出的胸乳上。男人的手情不自禁地抚摸上这光滑的肌肤,女人似觉痒,稍稍扭动着身子。

    “再来一次吧。”江连趴在女人耳朵边说道。

    云荞陷在被窝里,想江连最近好喜欢贴着耳朵说话,悄悄如情人的呢喃,“嗯不好,”胸链掉在乳肉旁有些扎人,抬手想把它取下来。

    “我来。”江连从后取下女人颈上的链条,套到头前面去,整条胸链就被拿在男人的大手上。

    “嗯……”女人发出舒服的呻吟。江连低笑,握着女人的一只手,“云荞,你感受感受。”下一秒江连牵着女人的手引到了某硬挺处。

    嘶——粗、长、壮,即便未正眼看云荞也能想象到那物什的狰狞可怖,但这物什现在正兴奋地吐着液体向她打招呼,先前男人射在她肚皮上的液体仿佛隐隐作烫了起来。

    江连的呼吸加重,主动把命根送到别人手上他却兴奋得难以抑制龟头渗出液体,真贱啊人,“它会让你舒服的。”江连亲了亲女人的脸颊,轻拿开女人的手,谁知云荞竟然不轻不重地捏了下,抬头看去没有错过女人的偷笑。

    “等着!”男人额头青筋暴涨,肉棒青筋狰狞出最深沉的欲色,就着女人背对着他的姿势对准穴口扑哧一声入了洞。经过今晚的几层开拓,这里面就是销魂水帘洞,进去花液就浇了个彻底,江连耸动几下肉棒就一捅到底,“早准备好了是吧?”花穴收缩吸着肉棒仿佛在说是,后入得深,整条肉棒都被温暖的甬道极致按摩着,江连粗喘出声,按着女人的翘臀极富韵律地捅动,他还能亲眼看到女人收缩着的后穴,忍不住抚摸上去。

    “啊……江连,你快住手……啊!”云荞被惊得整个身体就要往上缩,江连手快把人拽下来,按住腿大力抽插,“别怕,也是漂亮的,”说完男人落在臀上一吻,女人的后穴如花般收缩绽放。

    肉枪不倒,江连越肏越精神,使劲往前顶着好似要把囊袋都塞进去,啪啪啪——汁水飞溅,白花花的肉体迭在一起进行着原始的交合,好几次都要把人顶到床头又拖下来转而强硬地按着人。

    “你,你慢点!”云荞的声音被撞得破碎,转眼间就被人翻了个面,肉棒在下体内转了一圈,把肉壁无死角地顶了个遍,天花板在摇晃,她好像看见了天国的阶梯。正恍惚间忽然感觉胸前被放了个东西,细细地,像,像她的胸链,还未想及缘由男人就把胸链按在奶头摩擦,“啊……嗯……”怎会如此难捱又舒爽。

    这奶头就如同阴蒂一样被男人催熟激活,云荞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看着男人抓着她腿如马达般不停耸动,雕塑般的身材布满情欲,她神志朦胧,只觉这是她人生二十年来最难忘的一晚。

    抵过所有痛苦的、伤心的、高兴的夜晚。

    “啊——”在最后一声绵长的混合男声女声的呻吟中,双双到了顶点。

    什么叫做爱,什么又叫极致的做爱,激烈的运动后是最为平静的安宁,事后两人依偎在一起,贪恋彼此身上的温暖。

    “我给你捂热了。”江连好像说的是胸链,云荞也确实感觉到链条在乳尖上的温度。

    “嗯。”女人声音细如蚊蝉。

    ……

    清洗完出来后云荞已半睡不醒,被人抱进床褥后身体自动进入休息模式。唯一的印象是脖颈上似乎被人挂上了什么东西,冰凉,却不刺骨。

    “晚安。”江连吻了吻女人安静的侧脸,语气温柔。

    月光如水,女人脖颈上的钻石项链熠熠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