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欲壑(p友转正) > 章节目录 好久未肏(抱着肏h)
    用完餐后两人一起离开。

    云荞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眼看着行至转角处就要撞上去,“小心!”江连眼疾手快,一把把人揽到怀里。

    白色的墙壁在面前一闪而过,云荞意识到自己躲过了一劫。“多谢!”云荞想她今晚上可真是净给人添乱了,出门在外怎么这么不小心!

    “没事。”江连安慰道,“走路可得看前面!”附带一句提醒。

    “嗯嗯,知道了!”云荞点头如捣蒜。

    两人走至电梯前就有一电梯到达。出来的是一男一女,男人看见云荞后眼神一亮,怀里的女人见状挽紧男人的手身子贴了上去,然后搂着女人的腰往外走了。

    江连不动声色地将云荞往自己的怀里摁,同时揽得更紧。

    男人的胸膛依旧宽阔温暖,帮她隔绝了外界的目光,但总感觉还有远去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云荞感到如芒在背,那女人怎么感觉有点,熟悉?还未来得及多想就被男人带进了电梯里。

    江连把人放出自己的怀,看她脸颊侧微乱的头发,忍俊不禁,忙抬手帮人理整齐。女人胸前的链条反着金属的光泽,晃进了他的眼。

    “云荞,你很适合戴项链。”

    叮——电梯到达。

    两人前后出了电梯,云荞在前,江连在后。

    “是吗?”半晌后云荞反问道,似乎没有想象中女人受到夸赞后的高兴。

    江连走上前和女人平行,侧面看着女人琉璃似的眸子盯着前方却空若无物,“嗯,我说真话。”

    云荞转身对着江连,前倾弯腰的姿势,她今天穿的是一件从肩头处v至胸口的连衣裙,动作间胸口微低,起伏的弧度若隐若现。

    “那这种呢,也好看的吗?”女人轻声问。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项链向下延伸许多,好似套在了女人的浑圆上。江连喉咙发紧,“当然。”心中默念清心咒,屏蔽掉方才大脑存储的画面。

    云荞站定,伊人如执水袖般挽住男人,“我们走吧。”声音呐呐如密语,江连却听懂了。

    *

    江连由女人挽着,行进的方向却十分明确,带着人进了最近的一家酒店。

    直达顶楼。

    刚进门云荞就被男人压在墙上,江连反手把门关上砰——房间里响起了唇舌缠绕的渍渍水声。江连撬开女人的唇,从下嘴唇含至上嘴唇不断往复吮吸辗转研磨,大手揽着女人的腰,亲吻间两人贴得严丝合缝。

    云荞知道江连的舌头灵活,他的每次搅动都好像有备而来故意触到她的敏感点,她的手难自抑地圈住了男人。他们很少这样直接地亲吻,以往顶多是在做到浓处时才会照顾到嘴唇,亲吻是做爱的辅助剂,而现在她感受到男人火热的唇舌、火热的下体、火热的肌肤都紧贴着她传达出男人火热的邀请,亲吻成了做爱的助燃剂。

    江连想女人的唇瓣如此柔软,这小嘴是抹了蜜吗,怎么诱得他如此难离开,深嗅得香甜的女人香,大手移至女人后背,摸索到了衣裙的拉链。

    云荞的腿抬至男人腰间,江连会意,撕拉——拉链拉下,女人被剥开。

    衣裙掉落在地板上,白皙娇嫩的身体裸露在眼前,江连想在云荞身边,他总有被迷得难以呼吸的时候,但今晚眼前的这一刻,他想死在女人身上。

    江连几乎是在扯掉女人胸前最后一点束缚,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力道。饱满的乳儿失掉束缚后弹跳在空气中,随着主人的呼吸起伏一上一下抵在他胸口,不用上手捏就能感受到这里的柔软。更绝的是,两团浑圆周边竟还都围着一圈项链,细细的金属链条泛着冷艳的光泽,看似喧宾夺主,却将所有的冲击感都赋予白嫩滑腻的乳肉,奢靡又诱人,娇艳又高不可攀。

    男人的大手抚上去,不免碰到胸口的链条,冰凉的质地咯手,好似要把人神智拉回,江连却想着不,他要将这链条一并捂热了。

    “这样好看吗?”云荞把男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扭着腰肢凑上前去抬起男人的下颔,端的是神情睥睨。

    好看这个词江连都觉单调乏陈,这是艺术品!精妙绝伦的艺术品!江连虔诚地含住女人的乳肉,如婴儿般啜吸着。

    “啊……”云荞仰起头,感受男人落在乳房处更细致温柔的吻,所有的情绪都被熨帖了。

    今晚迟到是因为在一楼大厅里遇见了“老熟人”,她不想与“老熟人”产生交集,径直从她身边离开,可仍被人说着伤风败俗,她记得她盯着她胸口不善的视线。

    还是一往既往地喜欢指指点点,败人心情。不过她才不要把这破事放在心上,她要投入到这场激烈的性爱中了。

    察觉女人的大腿在他腰侧磨蹭,江连索性抬起女人的大腿环在自己的悍腰上,胯下往前一顶,巨龙呼之欲出。

    云荞被男人烫得七情六欲都要升天,手摸到男人皮带处,用力拽出男人的衬衫,滑溜地从空挡伸进去摸到男人的结实的肌肤,劲腰上青筋贲出,往上游走到胸大肌,云荞忍不住往下按,听得男人嘶哑的闷哼喘息。

    江连埋首在女人的脖颈处,“好荞荞,快解开。”

    皮带一抽,江连急不可耐地脱下内裤释放出巨龙,紫黑色的肉棒粗大硕壮,精囊饱满,直挺挺地戳在女人下体,怀里的女人面色潮红,媚眼如丝,察觉到腰上的腿似鼓励般地一夹,江连剥开女人的内裤,抵了上去。

    许久未入,这里竟紧这这样。江连单手搂着女人,另一只手扶着肉棒缓推而入,这才刚入一个头里面的层层迭迭就把他挤在穴口,“呼——”江连破开阻碍用力往里顶,甬道渐渐恢复对他的熟悉,花瓣张开包裹住肉棒,江连倒吸一口气,猛地灌力顶了进去。

    尽根没入,两个球似的囊袋吊在连接处,黑色的丛林里肉棒如凶猛威武的将军挞伐花地,进出间淫液飞溅,两人站立的几寸地板堆有液体,云荞感觉要被捅穿了,腿要挂不住。

    江连的铁臂把柔若无骨的女人往上提了提,改成一只手撑着女人的背,一只手提着女人的臀的姿势,每次撞进宫腔口后肉棒就变换角度往上顶,云荞垫在男人臂上靠着墙上下晃着腰肢把肉棒吞得更深。

    “啊……啊……”女人的呻吟破出喉,柔媚绵长,声声入魂,江连在这韵律间勇猛撞击,大腿肌鼓胀冲撞的频率加快,花穴绞得更紧即便隔着一层套肉棒上的褶皱也被挤得更深,真是要了命,江连抽送不停既渴望冲破束缚又留恋这温暖的吸咬,于是更用力打桩,双重快感下要到顶的那一刻男人猛地把云荞抱搂在怀中,肉棒喷射出大股精液,女人的淫水也破堤般涌出,两人脚下又堆上一堆液体。

    江连抱紧人,眼下是女人发红的耳根,他轻吹了口气引得女人缩在他怀里又是一阵颤栗。江连低笑,拔出肉棒扯掉套子,打上结丢进垃圾桶。

    云荞被撞得神魂颠倒,高潮来临时眩晕感让人眼前发白,却又能清晰地感受到下体强悍生命物什的撞入,撤出后一阵虚脱。

    “好累……”女人的声音轻得像跟弦,眼前晃过打好结后鼓鼓的套子,浑身又过去一股酥麻。

    江连抱着女人颠了颠,“……嗯,所以我出力。”说着就抱着女人往房间里走,行动间也扯开一个套子,揉揉女人的花穴又送了进去。

    “啊……你……”云荞神游间突然被进入,未准备的身体被肉棒撞得一疼,但有了刚才的开拓又很快包容住了肉棒,行进间自带颠簸,有意无意地顶到肉壁上的敏感点,“呜……”云荞呜咽着求饶。

    江连抱着人走几步就停下,他抱得毫不费力,停下是为了缓解走动间女人花穴带来的绞麻,腰眼被夹得差点和女人一同软下来,江连憋着射意,噗嗤噗嗤深撞几下。

    云荞想亏得男人抱着她,她是受力方却全身泄了力般软绵绵。江连忽得抱着肏的意趣,走动时大腿发力自动抽插着小穴,幅度较轻颠簸间喂得女人小声满足,“呜……好舒服,”女人的嘤嘤声哼在耳侧,江连腰胯一挺又撞得人的呻吟七零八碎。

    云荞被抱在上面视野好,悬空的刺激感加剧花穴的收缩,她环着男人的腰靠这具身体的本能投入到这场性爱中,“嘶——”男人汗如雨滴,花穴绞得他太阳穴突突直跳,停下走路的动作插着肉棒就是几十下肏弄。

    “啊——”云荞歪倒在男人脖颈,浪叫声夹在交合的水声中。

    “怎么样?你男人厉不厉害?”江连啪——地一声打在女人的臀肉上,粗喘问道。

    云荞被这突如其来的拍打更给冲进了情欲的漩涡里,脸红得要命,似醉得不轻,全然没注意到开头的几个字,“厉,厉害……”

    这句话换来的就是男人的埋头冲干。套房里一片奢靡,这还没走几步路。

    江连加速进入卧室,这销魂窟他今晚非得干翻不可!女人的配合让积攒已久的欲望通通都要交待在这,他把人放在大床中间,却没立即起身,只见江连低头含住了女人胸链的一条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