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欲壑(p友转正) > 章节目录 他填得更满些赴港(微h)
    云荞神志恍惚,手指也刚好探到了壁上一处,正是男人说的那里,“啊……”,人颤抖着泄了出来,缓缓地流在了床单上。

    江连这边也低吼着出声,压抑许久的液体从马眼处泄出,男人随手扯过几张纸巾胡乱擦擦,精壮的胸膛起伏不定,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女人洁白细腻的躯体。

    女人的那里用手指探入细细扣索的时候会把手指吸得很紧,每多加一根就要多废一番气力。嘴里也爱流出猫叫儿似的呻吟,咿呀咿呀地挠着人心,顺着小穴里的甬道深入,想象自己的肉棒放在里面,简直了,江连对着空气挺腰,还在撸动着,囊袋沉沉,在精液射出后江连掂了掂,也不见有少减轻。

    “下次都射给你。”

    云荞一时无话,只是两腿夹得更紧。

    手机通话还在进行中,时间已近凌晨。简单收拾后,不知为何,竟有种抽丝剥茧后的空虚感,云荞记得江连的那双手,骨节分明,但比她的要大上一圈,似乎进入时能填得更满些,每次她都感觉胀得慌。

    A市与港市相距两千多公里,一南一北,此刻因着那不尽意的情事而在心理上拉进了距离。

    “江连。”

    “嗯”,男人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披着睡袍,腰间只用一根带子围住。

    “忙完了吗?”云荞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一丝疲惫,却如话本里深夜出没勾引人的妖精般迷人,四个字,是询问,是试探,也是男女游戏里的暗语。

    *

    飞机翱翔天际,与江连一行人昨日搭乘的同一航班在这天安全降落。

    许久未来港市,繁华依然,夏日里迎接人的天气也依旧热情,飞机上冷气开得足,地面的温度让人一时招架不住。云荞脱了外套,露出里面的小吊带,绿色衬人白,女人亭亭地站在路边,不施粉黛,却很是惹人眼。

    打车到了酒店,简单休整过后点了食物到房间。鲍鱼虾皇饺,牛骨乌冬面,还有冰镇咕噜肉,色泽鲜艳,是记忆中的卖相。云荞双腿盘坐在地毯上,头发盘成丸子头,拿起筷勺慢慢地吃着,一口下去,味道大差不差。

    飞机落地不久江连就给她发消息,问她到了吗,她回过到了之后那边倒没了下文。大忙人日理万机,确实不像她无所事事。

    饭后云荞简单化了妆便出门,依旧是吊带衫配热裤,拉长的眼线和淡紫色的眼影碎光给整个人增添了一份浓郁的热带风情,站在街头身姿绰约,又乘着落日的余晖随意漫步。

    这趟行程看似大胆荒唐,昨夜电话里的调情止于抑制,两人最后都差那么点儿到,心知肚明的距离成了成年人之间最后的按捺,她在A市的夜里想那端的人趁着夜色撕开平日里的矜贵冷静,沙哑的嗓音昭示着对方的动情,她感受到体内的余烬,闭了闭眼,开口,“江连,方便我过来吗?”

    海风吹拂,两颊碎发轻扬起来,露出的完整脸蛋让坐在餐厅里的男人看了去。

    餐厅坐落在上世纪留存下来的街道处,面朝大海,风景是独一档的好。

    席上的人正在给他介绍这家餐厅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初,后又重建,后厨的都是大师级的人物,这里接待过国家重要人物等等,可他的注意力却全然被窗外的倩影给吸引住,旁人的话是一字都没听进去。

    “江总……?”

    在几秒钟的无应答里徐洋急得满头大汗,生怕自己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惹这位不快,连订到这家餐厅都是费了一番功夫的呢,好在很快男人反应过来,“抱歉,继续吧。”

    徐洋受宠若惊,快速地接回之前的话题。

    江连此时也收回视线,佳人也已不见了踪影。好像在延续昨晚的梦,江连摩挲着茶杯想道。

    一顿饭宾客皆欢,散尽后江连坐上了回酒店的车。想到下午女人发的消息,男人的俊脸上浮上一层笑意,吩咐司机可以稍快点。

    也许是天意作祟,竟是一路红灯,江连端坐在后座,翘着腿,倒是一派从容。司机从后视镜暗瞅了眼男人神色,不过隐在暗处倒看不出什么,心底暗呼了一口气。

    车辆稳稳到达酒店,江连打开车门慢步进去,他身高腿长,倒也很快到了电梯口。酒店大厅金碧辉煌,光滑的大理石地板上浅浅映出男人的身影,双手插兜,几分闲适。

    电梯下降,在等待的过程中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花香,淡淡地,但足够引起人注意,江连倏地转头,看到的是笑颜映花容的女人。

    “好巧啊。”

    江连眉毛上挑,看着突然出现在身旁的女人,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却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是挺巧的。”

    叮——电梯到达,两人一齐进入,电梯门缓缓合上,密闭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二人,花香变得浓郁起来。

    “出去玩了?”男人明知故问。

    “嗯,好久没来这了。”云荞凑近闻了闻手中的粉色郁金香,开口道。

    “吃晚饭了吗?”

    “嗯嗯,出门前吃过了,现在不饿。”

    说完云荞就察觉到男人的视线,顺着看过去眼里的笑意明显,“我知道你是客套话。”云荞嘟囔着嘴回道,她知道这人又在笑话她。

    “我这不没说什么。”

    电梯到达,电梯门缓缓打开。江连长臂一伸,大手一揽,身旁的女人就到了他怀里,就这般堂而皇之地揽着人大步出了电梯。

    “欸你干嘛,我房间在那边。”云荞感受到怀里的花受了压迫,开口道。

    滴——房门打开,江连此时松了些力道,“来我这。”而后就是啪的一声,房门关闭,两人进屋。

    男人的吻在房门关闭的那一刻席卷而来,先是落在颈间,和她的脉搏同频颤动,然后移至唇边,些微酒气传来,夹杂着微醺的醉意和炙热的情欲,灼烧着她的感官,云荞感觉仿若溺于深海之中,呼吸不过来。

    唇舌间渐渐溢出津液交替的啧啧水声,男人把女人按在门板上,双臂牢牢地箍住女人娇嫩的身躯,衬衫袖口挽至臂间,贲涨的肌肉纹理明显,而女人被迫承受着男人的霸道。

    “待……待会儿。”云荞细喘着气,胸口起伏不定,往下看去上衣已被男人撩起,春光四溢。

    “嗯?”江连适时放开女人,只是身体依然紧绷着。

    云荞忽不敢直视男人的眼,那眼里藏着的情绪一般不会外露,而此时却灼得烧人心,男人的欲望依然紧贴着她,她知道自己面对的是城府深沉的成熟男人。

    “……先洗澡……”云荞说完不知怎地就触到了门开关,待江连回过神来怀里已空空如也,只有放置在一旁柜台的粉色郁金香告诉着他女人的到来。

    “呵……”江连双手叉腰站在玄关处,低声笑了出来。

    两人再次缠在一起已是半小时后,云荞心想没办法呀她已经尽量缩短时间了。半途熄火,按理说是有些扫心,但女人转身那一眼娇俏让江连有了牵挂的滋味,昨晚都不曾如此。再见到女人时心口邪火陡升,直接把人压在了沙发上。

    “还跑?”江连一把抓住女人试图后缩的小腿,那皮肤光滑细腻,摸上去竟有些让人爱不释手。

    小腿慢慢地被男人摩挲着,有些痒,云荞忍不住笑,“哈……人家来又不是只为打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