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欲壑(p友转正) > 章节目录 吃了吗?再次进入(h)
    A市的夜多繁华,车流不息,人流如梭。

    云荞在回家的路上顺手又买了许多吃的,拎满一手,到家后手上有了红色的勒痕。

    街边小吃摆满了一桌,食物的香味很快弥漫在空间里。这是种混合着香辛料和油脂的香味,让人食欲大开,而把它们辛苦带回来的人却坐在桌边不动一筷。

    而边牧显然是被勾起了馋虫,一直在往主人怀里拱,很快一只纤细柔弱的手顺着它的背来回抚摸,似安慰道,

    “怎么就吃不下了呢?”

    边牧抬头,发现主人嘴角扬起的弧度很牵强,以为是自己不讨喜了,连忙用头亲昵地去蹭主人掌心。

    “不是你的问题。”

    女人无奈地说道,眼神落在满桌的食物上,却没了想吃的心思。

    拿过手机,看见有消息进来点开。沉思片刻,发送,而后找出和某人的聊天界面,紧打慢打了一堆字,觉得不合适,又删删减减,最终只发了一句话过去。

    很快那人拨了通电话过来。

    云荞不作多思索接起。

    “喂?”女声清清冷冷。

    那端的人似是低声笑了笑,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起来了?”

    云荞脸上一燥,想说什么又不至于的话,但说出来的只有一句“嗯”。

    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江连一人,在这平常的夜里竟平添几分空旷。男人高大的身影隐藏在靠背椅中,敛去几分威严。

    “恭喜。”男人继续开口。

    “嗯,其实还要多亏您……我是没有什么研究的本领的……但我打算放弃推优……”女人的回答断断续续的,但思绪却很清楚。

    “噢?”江连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他充其量提点了几句,成事在人,跟他的关系不大。但是放弃推优,倒是跟她的性子很像。

    云荞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指导老师也是甚为疑惑,觉得她糊涂。

    “嗯……就是觉得没有必要……我也不是有大志的人……”

    江连表示了然,也没再继续追问。这个话题很快被揭过,直到最后。

    “吃了吗?”男人问道。

    云荞盯着眼前满桌的食物,突然没了气力,“算是吧。”

    男人似是被逗笑,云荞好像听到了那声呵,带着愉悦的逗弄。

    “但是我还没有。”

    ……

    门铃声响起的时候云荞正好洗完澡出来,开门后自然映入的是男人俊朗的脸庞。

    这是今天第二次到这里来了,江连心想。依旧是熟练地进屋,关门,换鞋,空气中弥漫着女人浴后的芳香,以及,油炸食物的残留气味。

    男人默不作声地扫过一眼垃圾桶,走到沙发坐下,看着正准备吹头发的女人。

    海藻般的波浪焉哒哒地披散在肩头,滴落的水珠浸湿了肩头,白色吊带式的款式不经淋,纤瘦的身形一览无遗。

    “我来吧。”云荞恍惚间感受到身后人的气息,而后手中的吹风被人轻夺过去,整个人都笼罩在男人的阴影下。

    男人吹头发的动作并不熟练,但是动作很温柔,轻撩轻放着头发,风力适中,吹动起两人身体空隙间里的空气。

    云荞赶在头发被完全蹂躏前制止了男人的动作。

    “怎么了?”江连俯身在女人耳边低声道。

    云荞被耳边的热气撩得头晕,好像空气里残留的热风在烘托脸颊的热意,拉近两人的距离。

    “卷发……不用吹得很干……”

    江连听完女人的解释后明白地放下吹风,身体却没有移动一步。

    “你……唔……”

    猝不及防地耳垂被一腔温热包裹住,意识到是什么后云荞反手抓住男人的衬衫,脸上热意更甚。

    “你不是说还没吃饭……”云荞闭着眼轻声道,耳后传来的轻吻包裹着的畅意嚷嚷着冲上头顶,而后传递给全身的敏感点,涌起一浪快意。

    “不急。”江连从耳后一路辗转,拨开女人背后的头发,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肤,细细麻麻的吻不断落在上面,女人的轻吟渐出,男人的亲吻加重。

    两人之间的空隙被填满,后背贴着男人的胸膛,即便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云荞也能清楚地感受到身后顶着的巨硕。

    吊带宽松轻薄,男人的气力一扯就能褪下怀里女人大半衣料。漂亮的肩胛因主人的过分敏感而弯成男人胸膛的弧度,锁骨也随之盛满弯月,再往下,水滴状的酥胸摇摇欲坠,就好似怀里这小人儿般堪堪欲折。

    江连的呼吸渐重。腾出一只大手握上一只乳儿,软嫩的,滑腻的,揉搓起来陷在大手中间浮出红痕,茱萸点缀在上面,看得江连身下就是一顶。

    “嗯……”云荞感受到那物什好似壮大了一圈,就这么撑在股缝那,耀武扬威,好像你全部的欢愉都寄托在那儿似的。

    胸口的柔软同时也被男人拿捏住,变换着不同的形状,丝麻的痒意从乳尖传至全身最后如电火花般绽放在脑海里。云荞的手不知何时攀住了男人的脖颈,只是依旧是背靠在男人怀里的姿势让乳房更加挺立,努力向上昂扬着,去接受更多的抚摸。

    “嗯……下午才……”

    江连由着怀里的女人揽着,手上揉捏的动作不停,干脆直接把人剥了个精光然后大手直接落在了女人的下体处。

    粘腻的液体在灯光下泛出莹白的光,就像这液体的主人一样,白得干净。江连看着怀里女人迷离的眼,不自觉低头凑近,亲吻落在眼皮上,哑声道,

    “嗯我知道……所以……等等我……”

    当裸露在外的肌肤接触到蚕丝被时,体内的酥痒逼出又逼近,云荞难耐地在被里扭动着身体,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身体里的燥意似有了平复的档口,眼底逐渐清明。

    在电话里听到男人说“我还没吃”的时候,云荞直觉告诉她这是成人的邀请。兴许是白日的情事让在炎炎夏日里有了宣泄的畅快,兴许是体内残留着的对方的记忆,或者说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能让情事再多一次。

    毕竟,和他确立这种关系是在冬天,那厚厚的羽绒服下的干材烈火也能在一瞬被激发。

    江连出来的时候看到云荞坐在窗边,背对着他,纤细的身躯裹在毛毯里,黑发干了大半,随意地披散在肩头。

    “今天发生什么了吗?”

    云荞只是在发着呆,耳后边突然传来温热的气息,熟悉的包围感让她再次陷入了男人的怀里。尤其是耳垂那,也再次被人含住。她听见身后的人问今天发生什么了,没什么她模糊回答道。

    她听见自己心里的声音在说不是的,白日里你明明乘兴而出,甚至带回许多吃的,天空都围在你脚下打圈,却改变不了你佯装的兴致。好像,从那个越洋电话后,你就不对劲了。

    江连听见这个回答后挑了挑眉,显然并不意外,有时候他会觉得怀里女人并不像刚毕业的学生,反而给人一种在世间游走很久的孤立感,那双眸子明明应是桃花似的夺人情,却冷淡地望不进眼底。

    不过,怪勾人的。

    他就着这个姿势把人搂住,扯开毛毯,然后把人往怀里揉,最不会放过那对可巧的乳儿,简直就是天赐的福音。

    不稍多时,两人就在床上滚作一团。云荞被男人揉得浑身泛起热意,就像伏在她身上的男人的身体一样滚烫。她喜欢江连肌肉块块分明的胸膛,沿着胸口往下,是动作间显露出的人鱼线条,再往下,是被男士内裤包裹着的一大坨,硬挺着,只戳她下身。

    “嗯……”这下是男人发出的闷哼声。云荞抬眼看去发现男人此刻竟闭着眼,扬出脆弱的脖颈。英挺的五官竟有一丝脆弱感。

    心下一动,女人柔若无骨的手顺着男士内裤边缘慢慢游走,从前往后,滑至男人臀部,从上往下,手伸进去,那处浅浅按压一下,再从后往前,就勾着内裤边缘滑动,偶尔碰着男人肌肤,逐渐到了那一团处。

    云荞的手刚伸进去,也就刚触着那囊袋上的纹理,手就被一只强健有力的手给握住。

    再抬头,望进的是男人暗沉的压抑的眼。江连并没有作声,只是握住女人乱动的手,只是在欲望边缘勒一步马,只是在确定身下女人的意愿。

    对视过后,男人身子往上挪了挪,彻底伏在女人身上,而身下那物也准确地被送进了女人手中,硬挺被柔软包裹,从囊袋经柱身再到龟头,即便女人的手法时轻时重,但欲望无一处不被抚慰。

    那里的毛发有些扎手,男人的尺寸也有些把握不住,但是云荞从身上男人发出的闷哼声以及“嘶”的叹气声,知道他肯定是爽了。

    把控人的欲望也很爽。于是云荞手上动作加快,在柱身处来回滑动,至马眼处轻力揉搓,在感受到手上有几分湿意时又回到囊袋处,轻轻拍打,掂量几分重量,状似不经意地说,

    “还挺多的。”

    一句话让男人的阴茎突突跳了几下,马眼出溢出好些精液,在最后的关口江连眼疾手快从一旁扯过卫生纸来,射在了上面,但有些还是射到了女人手上。江连不作声地清理好精液,抬头看见女人略带茫然的神情,腰眼一麻,叹道明明就不单纯啊。

    在被彻底进入后云荞竟有了轻松的惬意。用手实在是太累了,江连又持久,但他那副隐忍的表情实在罕见,忍不住多挑逗了几下,谁知道这下成了自己遭殃。

    传统的体位之后江连又把人的腿给折上去,露出女人嫣红的、受了刺激的、颤颤巍巍的花穴。这里也生得漂亮,周边像白豆腐似的干净,嫩芯处的阴蒂微微颤动着,水儿一股一股地往外流。身下早已硬得发疼,男人扶枪,套套,直趋而入。

    进入后江连只觉浑身细胞都酸爽到了极点,那小穴儿一呼一吸地,即便隔着套也爽得让人眼眼发麻,慢慢抽动着,直往深处顶,囊袋啪啪地打在女人阴部,搅动一穴淫水,灌在他的阴茎上,噗嗤噗嗤,又溢出穴来。

    云荞腿被男人弯折着,她觉得有些累,索性把修长的美腿搭在了男人肩上,在感受到下穴被狠狠贯穿的同时那交合处也被男人下体的毛发扎得难受。

    “嗯……太深了……”

    偏生江连在床上是个性子猛的,看到女人白嫩的下体被扎得通红,同时两人的性器官紧紧连在一起,进进出出,来回抽插得更猛。

    “是吗?可这小穴儿太能吃了。”

    男人说完就是狠狠一顶,好像到了宫腔口,云荞脑海中闪过一片火花,哼唧哼唧不停,而江连也觉两人此时才是真正结合了,也被带着粗喘几声,而后急剧俯下身吻住女人的唇,去堵住那溢出的销魂声,而后下体一松,拔出枪,任白色液体流出。

    此时依旧是男人伏在女人身上的姿势,但由于男人高大许多,远看就像是压在女人身上一样,尤其是两人四肢还紧紧缠绕在一起。

    “舒服了么?”江连撩开女人额前碎发,哑声道。

    也不知道是问的那件事,云荞当下只觉得和江连的每一次性爱都真真是欲仙欲死,让人舒服至极。

    “嗯。”女人脸上泛着事后的光泽,小声窝在男人怀里说道。这副迷离样,才真应了桃花眼里的情,魅得人下身抖擞,江连顾及到人今天白天还遭了一遭,于是乎草草收枪,把人捞怀里进浴室清理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光微亮,云荞觉得身子还是酸软的,提不起劲,懒洋洋地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身侧空无一人,摸上去只有一夜空调制冷出的凉意。

    江连从不在这过夜,她知道的。两人也从来不是什么能够厮磨的情侣关系,床上的温存从来都不会延续到床下,这场迷境里无一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