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血奴(简) > 章节目录 10.讨好.01H
    我依照拉贵尔的计划,以女巫的名义去克罗诺斯城,对阿瑞斯讲述该武器的骇人之处,但阿瑞斯非但不信我说的,更不信我是女巫,言行间百般轻挑。那一刻,我便明白南娜的预言是怎么回事……

    我并没有找拉贵尔抱怨这些,他不知道从何得知细节,事态依旧遵照预言发生,克罗诺斯家族遭到拉贵尔的报复,直到阿瑞斯亲自来到我的书房下跪道歉,他雄壮的身躯止不住颤抖。

    「请您原谅我的无知。」他五体投地,简直想把脑袋凿入地板里。

    「唉,拉贵尔还是拿你的领土展示他的新武器了。」我是真心感到遗憾,但这声叹气对他而言或许更像在展示一种傲慢。

    「我不配……」他失神喃喃:「我不配做他们的首领……呜……」

    我正想着该怎么安慰他,他突然起身冲向墙壁视死如归地大喊:「我对不起族人!」在脑袋开花前,我在那道墙面展开一道结界,他毫无预警地冲进深沉的黑暗里。

    拉贵尔很快就跑到我房里关切。

    「他想干什么?你把他怎么了?」他眼里有些惊慌,说不定把我那招当成某种能吞噬万物的黑洞?

    不,那只是黑地斯领地某一处又深又大的地洞,我想阿瑞斯会在黑暗中冷静下来,或是大哭一场。

    「原来你不是来关心我的,是关心阿瑞斯?」

    「我、我当然关心你,但你把他消失了?」他显然更关心我刚才对阿瑞斯做了什么,是否有他意料之外的能力?

    「嗯。」我悠哉地坐下,没想多做解释。随意看了看他今早送来的礼品,一整排来自奥赛德商店街的服饰,不禁想起路易在店里大方地要我多挑几件,到了柜台又很珍惜地拿出父亲送他的矿石……

    他不想多给不是因为小气,是因为那些稀有矿石是父亲送他的礼物,而我是他愿意付出那些珍宝的人。当我换上他买给我的洋装时,路易看起来非常幸福,那笑容彷佛已经拥有全世界。

    他双眼发红抓狂的模样却在下一刻映入脑海,此刻的我却因为眼前的卑鄙之人,无暇去查路易那双红眼是什么造成的……

    「喜欢吗?」拉贵尔望向满桌的首饰,那些宝石的价值加总,可谓泥神星的天价。

    「这种东西在地球看多了,没特别喜欢,只是有点怀念。」我好奇地问他:「你不是说恐惧会使人反抗,不想让太多人亲眼见证那台杀人机器吗?为何要对克罗诺斯人展示?」

    「前提是他们有能力反抗?」拉贵尔拿起闪烁的宝石,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克罗诺斯人如果生在地球农村或许会有贡献,但未来在我统治的泥神星,他们毫无用处,竞技场也是我所创造的文明不需要的建筑。」

    他不知道想到什么,很快又收起笑容。

    「不过……那个巴德尔不好收拾。」他放下宝石轻叹道:「听说他重金收买我的研究员,以他的财力想做出跟我抗衡的武器也不无可能,我得想想要怎么处置他……」拉贵尔走向窗边,像在自言自语:「奥赛德家族的事业体系,他有数百年没出面干涉了,消失那么久的人凭什么支配那些资金?没本事的人不该享有别人努力耕耘的成果,巴德尔肯定不适合作为首领吧?」说罢,他发出阴狠的低笑声:「呵呵。」

    「我决定亲自接手奥赛德家族的事业体系,保留他们的经营模式,这样你喜欢的商店街和酒店都会留着。只除掉巴德尔这位不称职的首领,你没意见吧?」

    「请随意?」我有意见他会死得更快吧……只有故作淡漠才能赌他晚一点再处理巴德尔。

    「既然如此,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雷诺曼人的下落了?」拉贵尔草绿色的眼瞳带着几分森冷。

    「我能得到什么?」我淡然地问道。

    「你想要什么?我都能满足你,只要你开口。」拉贵尔理所当然地答道。

    我不甚满意地摇头。

    「你就这么喜欢看我计划失败的样子?」他彷佛读懂我的神情。

    「看你轻易获得胜利多无聊?」我微微笑道。

    「呵。」他眼底既不是生气也不算开心。

    「你那么想一帆风顺,为何不先把我除掉?反正你说不需要我的力量。」我盖上刺眼的首饰盒,拉贵尔又打开首饰盒。

    「有些东西之所以珍贵,不是因为有用。」他拿出一颗海蓝宝戒指在指尖翻转道:「只因为我喜欢。」他望向我的眸光深沉,彷佛刚才那句是什么海枯石烂的誓言。

    我承认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或许不坏,只是脑回路比较奇怪。

    拉贵尔似乎很满意我的表情,戴着黑手套的手伸过来摸摸我的发顶,浅扬嘴角道:「早点休息吧,雷诺曼人的藏身处我能自己找出来。」

    「我可以把这句话当成是你对我下的挑战吧?」

    「可以,毕竟我得超越你,才能让你明白我不需要利用你。」说完他便起身离开。

    我沉思了一会儿,从抽屉里拿出一本老旧的小册子,封面下了血印,只有我和我的血奴能翻开书页。

    红木屋的书房里也有一本,写上去的字句会同时在两本书页中出现,不过我从来没和谁缔结奴隶契约,至今也没用过这种东西。

    只是猜想路易回去找雷米勒会住进我房间,可能还会抱着我的枕头或棉被翻滚,或许他会发现这本小册子?

    「路易,你要是发现这行字,就拿起旁边的水晶笔写下回复我的字句。」

    「是伊奈吗?」不到几十秒就出现回复。

    他果然跑进我的房间,还到处翻看!

    「你那边有消息?」没沾墨的水晶笔,在纸面上划出血色字迹,只有和女巫缔结契约之人能看见字句:「巴德尔是怎么回事?这么明目张胆收买研究员……」

    「巴德尔说想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才那么做的。」路易接着写下振奋人心的讯息:「我已经拿到光能武器的构造图,核心是一颗罕见的巨大宝石,切面非常精细,宝石周围是十二面极为坚硬的镜面增辐器,想要破坏机器让他难以短时间修复,就要从这两处着手。」

    「能轻易破坏吗?」

    「有陪葬机制,没办法直接破坏。我跟父亲在谈论替代方案,或许能用全黑的物质取代那颗聚光宝石。听说地球有,不过要花一点时间找。」

    「要多久?」

    「我也不知道。」

    「好吧,你提醒巴德尔小心商团的叛变。」

    「他好像早就知道商团内部有人对他不满,最近正在任命接班人,准备退下首领的位置。」不愧是沉迷于爱情的男人,名声地位说放下就放下……

    「可是他如果退位,哪来的重金收买研究员?」

    「他只是放出风声让拉贵尔忙着抓内鬼,为我们争取寻找替代物质的时间。」

    「你们跟巴德尔早就谈好了?」

    「嗯。」

    「你……」路易的表现有些出乎我意料。

    「我会在这段期间学会用意念换物,到时候你用结界在机器上开个洞,我来换出那颗宝石,应该能成功。」

    「如果没成功,我要跟你一起陪葬吗?」

    「……我是打算成功的。」

    「我也希望你成功。」我在句尾画上一颗爱心。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好半晌才回我一颗笔触十分颤抖的爱心。

    「不要弄脏我的床单。」我最后写道。

    「我好想你……」

    我没再回他什么,不过能想象他趴在书桌前傻笑的模样。

    收起小册子,不禁猜想拉贵尔是否正痴迷地望着监视画面?我一时兴起,直接穿到他房间,就像他突然进我房间一样。

    他似乎没在监视我,身上穿着纯白睡袍,正在埋头绘制某种机械图,原来手套之下是一双修长细白的手,不过却有无数伤痕。

    「……!」他回头时的惊惧令我十分满意。

    「我以为你此时此刻正盯着我看,在忙什么?」我若无其事地问。

    「不管我是否盯着你看都限制不了你的行动,你甚至能像这样,随时闯进我的房间……」他眼底闪过一丝恐惧,低喃道:「泥神星上还没有人能对我做这种事。」

    「你怕死?」我凑近问。

    「不死族当然怕死,不然为何追求永生?」他故作镇定地笑道:「监控设备只是为了你的安全,我最终目的是让你心甘情愿留在我身边。」他貌似深情的语气和毫无防备的状态,照理说是能骗到我的心。

    可惜他杀死我的记忆历历在目,这房间的其中一扇窗还能看见当时把我吊起来的刑场,想必他如今依旧将刑场视为一种美丽的风景吧?

    「我的安全不用你来担心。」我拿起桌上的设计图,他并不避讳我的窥探。

    「你看不懂吧?」他从背后靠了过来,似乎对这种气氛有什么误会,我没推开他,只是淡漠地问:「如果我不是女巫,你会立刻杀了我吗?」

    「会。」他毫无犹豫地诚实答道:「但也只有最强的女巫能这样闯进我房间。」他又往前一步,将我抵在书桌前,在唇瓣凑到我面前那一刻,我退开一步从墙面消失。

    我实在不能忍受他靠我那么近,上次我就在那么近的距离被他咬死,这可不是什么浪漫气氛能改变的事实。

    「啊──!太恶心了!这样我怎么睡得着?」我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想着要用什么办法洗去脑中的画面。

    「啊!靠那么近真的好恶心……」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有种金属零件的气味。

    「不知道路易翻了我多少东西?」思及此,我禁不住好奇穿回红木屋看看,顺便检查一下结界的隐匿程度。

    「啊、哈啊……」刚踏进书房就听见熟悉的呻吟。

    路易裸着下身跪趴在我床上,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喘息,双腿下铺着浴巾,双手藏在胯间快速抽动,晶莹的丝线牵连在他与浴巾之间,好像已经射过几次了。

    「嗯、哈啊……伊奈……」他的下身兴奋地前后摆动,节奏越来越快:「哼──啊啊……快要……哼啊──!」

    「下次枕头也铺个毛巾吧,你的口水都……」我话还没说完,他便从床上弹起。

    「你、你怎么……」路易握着高潮后有些疲软的柱身,突然又弯下腰兴奋地狠狠抽送:「哼嗯──!」他一手撑着床铺,难耐地把脸埋进枕头里。

    「这么开心?光是见到我就射个不停?」我坐到床边揉揉他的黑发。

    「嗯、嗯……唔哼──!」他张开双腿猛地摆动腰杆,又射了一次。

    「我只是摸摸你的头发……」我望着他不断吐出白丝的肉柱哭笑不得:「这东西坏掉了?」

    「我、我以为……你不会……这么快来、找我……」完整的字句被高潮后的喘息绞碎,那双恍惚的金色眼眸带着始终如一的痴迷,我忍不住吻上他的唇。

    「唔……」他想伸手拥住我。但我这身衣服不能被他弄脏,情急之下只好利用契约的禁制,操纵藤蔓缠住他的双手。

    即使被束缚着,他眼中的沉醉丝毫未减,唇瓣像鱼儿渴望大海般微微张合,我捧起他的脸轻啄几下,他便浑身抽颤……

    低头一看,真后悔没用藤蔓堵住肉柱上的小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