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血奴(简) > 章节目录 8.入侵.02
    我倒是不觉得阿瑞斯会对我做什么,他身旁有的是比我更鲜美的血奴,抢走我也只是想抢回一点尊严吧,至少叁天之内我不会是他最想占有的对象。

    我被几名壮汉推入一间朴实的木屋,里头看起来还算舒适,那张大床用途十分明显,我可没打算躺在上面任人宰割。

    我猜路易被抓进刚才路过的地牢,那是竞技场用来关落败者,用于打击对手自尊,只要不吵不闹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刑罚。

    夜深人静,我拿出水晶球杖悄悄在克罗诺斯城内穿梭,想打探一些有用的消息。

    在某个房间内意外发现他们正在研制铠甲,桌上放了几颗银制的小珠,一旁的书本记载这些银珠是如何作为枪炮,嵌入不死族身体中使其无法复原、持续失血、降低行动力,没有及时移除获得治疗就会进入不可逆的器官坏死。

    只可惜,凭借克罗诺斯人的聪明才智,似乎没研究出什么能抵御此物的防具。

    "首领为什么不海捞巴德尔一笔,我们的装备根本没有进展,不从地球找一些材料的话,什么都做不出来……"门外传来守卫的交谈声。

    "谁不知道我们首领最爱面子,当初要是早点投降也不用死那么多人,整天只知道抢血奴、操血奴。"守卫的声音随着巡视脚步越来越远。

    "是啊,我都不敢说我养了血奴。"

    "我也不敢,查尔斯上次炫耀他买的血奴有双大白长腿,结果那血奴现在就在首领房间里,要等操腻了才送回去,不知道那时候查尔斯还会要吗?"

    "唉,估计又得变成公共血奴。"

    "今天被抓走的血奴倒是跟我家那个很像,可可爱爱、白白软软……"

    "……。"我想接下来应该会听到他对我易容后的外貌诸多评价,我不好奇这些便穿墙去其他地方。

    昏暗的廊上突然传来几人的脚步声。

    "快!那个奥赛德人逃走了!"

    喔!我忘了路易的天赋是开锁!

    想必他一个人被关起来的时候更没办法冷静,满脑子应该都是玻璃屋那个女孩被阿瑞斯操到双腿合不拢的样子……然后再把我带入那个女孩的位置,想象力就能让路易这个蠢蛋作死自己。

    "他往首领的房间去了!"

    "快!被首领发现我们就死定了!"

    我完全能猜道路易为何往死穴跑。

    连忙闭上眼感应路易的方向,接着举杖在墙上画开通道,时机不早不晚,在他伸手触碰阿瑞斯房门的瞬间,我正好将他捞回结界之内。

    转个方向,立刻传送回酒店房间。

    "伊奈!"他紧紧抱住我,像是要把我揉进他身体里。

    "唔……"整张脸被他埋进胸口吸不到空气。

    "真的是你吗?"他总算拉开一段距离,不是端详我的样貌,而是先闻闻我身上的味道确认道:"太好了,真的是你。"

    接着他把我左转右摆、上下端详,只差没把我的裙底掀起来确认:"他们有欺负你吗?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路易。"

    "嗯?"他眉心皱成一团。

    "我是能自由穿梭地球和泥神星的女巫。"我再次提醒他。

    "啊……"他慨然地笑道:"我忘了。"

    "休息吧,我去找巴德尔。"

    "我也去!"

    "你去有什么用?"我没掩饰对他的不期待:"这趟去竞技场就是为了打听消息,你找到什么情报了?"

    "……。"他低头不语。

    "去洗澡睡觉吧,身上都是克罗诺斯人的臭味。"我嫌恶地说。

    "喔。"他点点头。

    来到巴德尔的办公室,南娜通常不会来这,我也就不会撞见什么激情画面。

    "这么快就回来?"巴德尔语意十分意外,神情却反之。

    "如你所料。"我没多做解释,想赶紧把情报讲一讲回去洗澡、解除易容的模样:"不过我私下查到克罗诺斯人正在研究防具,抵御一种微小的银制子弹。"

    "噢?"巴德尔有些不可置信。

    "但就算再过一百年,可能也等不到他们做出能用的东西。"我不客气地说。

    "哈哈,的确如此。"巴德尔连嘲笑都很节制,很快又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个情报有利于我们跟克罗诺斯谈判,我想应该可以委托在地球的雷诺曼人,制造他们想要的防具,且无偿提供给他们使用──当然,只有防具。"

    "如此说来,你已经决定要停止金援尼克斯家族?"

    "是的,藉由防具的生产让叁大家族组成联盟,拉贵尔应该……"他看起也不是很确定:"总之,就因为我六百年来疏于管理,才让他们制造出更强的武器,所以金援必须中止。"

    "南娜有给出什么预言吗?"

    "她说没看到奥赛德领地有任何被武力攻击的迹象,所以我才做了这个决定。"他似乎非常相信南娜的能力。

    "好吧,我之后再安排雷米勒公爵与你联络,还是你愿意去红木屋见他一面?"我问道。

    "那更好。"他扬起嘴角。

    "你愿意出去见人了?"我没掩饰对他的嘲讽。

    "我躲起来是为了保护奥赛德家族不受其他家族的嘲讽,毕竟我是女巫的奴隶,而且……我也不想给南娜带来麻烦。"

    "比起嘲讽,更多人是羡慕你能成为女巫的奴隶。"

    "是吗?"他无奈笑道:"不过现在局势不同,如果不把联盟谈妥,等拉贵尔称王必定会把南娜抢走。"

    "原来是为了南娜才愿意出去见人,看来她也没收错奴隶。"我笑道。

    "呵呵。"他释怀地笑了:"那便等你安排我与雷米勒公爵的会面,赶紧回去休息吧。"巴德尔扬起好看的微笑,起身送我离开。

    基于礼仪,我出了办公室的门才穿墙回房。

    路易似乎已经睡了。

    我喝下解除易容的药水,进浴室里泡个澡,水中加了自制的精油,感觉事态终于踏上收尾的阶段,不禁放松许多。

    躺在温热的浴缸里,雾气迷幻了视野,回忆像水滴般一点一点落下……

    也难怪巴德尔拼命想保护南娜,被不死族盯上、追求、占有,并不是什么浪漫的过程,即使表面上女巫尊贵稀有,在他们眼里依旧是高等的生育工具,这和地球的女人命运并无不同。

    只消经历过一次就让人无法相信爱是纯粹的,又或者爱始终是纯粹的,我过往遇见的不过是欲望的化身?

    在遇见路易之后这种感觉更加明确,偶尔会想从前的我是不是没能看清爱和欲望的差别,因为它们太过相近了,彷佛就一线之隔,而我总在最后一刻才发现那些男人是被欲望主宰,他们对我试探、诱骗、魅惑,给我想要的一切、乖巧听话、温柔体贴……全都是为了某种利益。

    即使那些骗过我的人至今都变得模糊不清,厌恶却还深埋心底。

    是否根除掉这些厌恶后,我也能像南娜一样坦然地爱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