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血奴(简) > 章节目录 7.备战.02H
    从墙上的结界直接通往酒店的某个房间,南娜在那里接应我。

    巴德尔的气色已经恢复了,如瀑的雪发、如扇的长睫、精美的轮廓,说他是整个泥神星最美的不死族也不为过,我不禁猜想他当时就是利用这点让南娜愿意跟他订下血奴的契约吧?

    "我真的……不知该如何感激你。"巴德尔欲哭地望着我,深深鞠躬道:"往后只要有我奥赛德家族需要效劳的地方,您尽管吩咐。"

    "那太好了,我正想知道尼克斯家族拿了你们的钱都在做些什么?"

    "这……"巴德尔有些为难地蹙眉摇头:"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在地球购买许多金属和矿物,其中包含大量的银,至于他们用来做成什么东西,我们的人一直无权过问。"

    "或许可以去问问上次大战期间伤亡惨重的克罗诺斯人,他们被拉贵尔雇佣多年应该知道些什么……虽然他们一直都不认为那就是雇佣关系。"巴德尔优雅地提起红酒杯啜了一口,嘲讽道:"哼,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在保护不善战的尼克斯家族,所以不论是佣兵时期还是开战后,他们最有可能接触过尼克斯家族发明的武器。"

    "好,我也打算去竞技场找阿瑞斯打探杀死士兵的武器是什么,没意外的话应该是雷诺曼人可以控制的物体。"我如此猜测。

    "希望如此。"巴德尔叹了一声:"我正犹豫是否该停止金援尼克斯家族开发武器,防止他们开发出更糟的东西,您觉得如何?"

    "我认为现在停止金援,你们的领地就会遭受跟克罗诺斯一样的下场,他们随时会利用已经做好的武器打过来。"我提醒道。

    "的确有这种风险……但我预料拉贵尔不会马上把资源用在我们这里,想必他已经打听到雷诺曼人回归泥神星的消息,只是还没找到据点。"他的话使我感到震惊。

    "拉贵尔是怎么知道雷诺曼人回来了?"

    "透过第五女巫从他的高塔中消失以及路易的神隐,便能猜到一二吧。"巴德尔认真地望进我眼底:"雷诺曼人若是没有回来,你们就会继续躲藏。所以他正在等待二位的现身,只要发现你们的踪迹就能证明他的猜测,届时他会将所有资源集中起来消灭雷诺曼人,这次想必会做得比上回更狠,不允许有任何幸存者……"

    "嗯……"我点头认同。

    "请您务必小心。"巴德尔担心我的眼神令人心动,我不禁心虚地看向南娜,她只是穿着华服站在一旁对我微笑。

    至于路易则是站在南娜身旁,朝我投以怨怼的眼神。

    对谈接近尾声,巴德尔朝路易走去,面色凝重地对他说道:"听说那位发现我的血奴遭遇不测,我感到十分遗憾,如果不是她发现我,我也不会那么快就找回南娜。"

    路易别过头没应声。

    "请您节哀。"巴德尔对他深深鞠躬,随后便带着南娜离开了。

    "他是在炫耀自己找回爱人,而我失去爱人吗?"路易瞪着早已消失在门外的背影低咒:"自己幸福快乐,叫我节哀……"

    "那你怎么不跟他炫耀我就是那个死去的伊奈?"

    "……这种事你怎么可能想散播出去。"路易垂眸喃喃。

    "你知道就好。"

    "你也是个没良心的!"路易说完就趴进床铺把脸埋起来。

    我没管他闹脾气,在书桌前研究竞技场的路线。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隐约传来啜泣声,我走近查看,路易紧蹙着眉心,抱着一颗枕头泪流不止。

    "不、不可以……伊奈……"

    "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

    "呜呜呜……伊奈……"

    "醒醒。"我轻摇他的肩:"路易!"

    "啊啊……不、不要……"路易双手在空中挥抓至惊醒,泪水从他怔住的眼眶溢出,他并没有因为察觉是恶梦而停止哭泣,眼中的惊恐变成哀戚,依然沉浸在失去的痛苦中。

    我不禁想起灵魂刚脱离伊奈的身躯时,他抱着苍白的尸体痛哭,或许当时要求他用我身上最后的血液疗伤,对他确实太残忍了……

    "别哭了。"我轻叹道。

    他依旧抽抽咽咽,甚至不瞧我一眼。

    "……。"心口一阵郁闷,我想也只有一种方式能安慰他。

    "唔──?"我捧起他的脸吻上他的唇,路易很快从错愕中转而深陷,回应热烈且缠绵,轻轻退开还能听见他呼吸变得深沉、眼神变得迷茫,唇瓣难掩渴望地追过来亲啄试探。

    我……有那么一瞬间不忍见他期望落空,便又响应他的试探。

    手掌往下抚去裤裆果然鼓胀,还能感受到布料下细微的跳动。

    "唔嗯──!"他难耐的轻哼,拿开我的手。

    "……?"我蹙眉不解。

    "你不需要……这样对我……"他垂着脑袋摇头。

    "那你保证之后不再为了那件事哭泣。"

    "我……"他总算抬头看我,红晕从他胸口蔓延到耳际,对视瞬间他又羞赧地别过头:"我不能保证……"

    我只好再次隔着布料握住直挺的柱身,无视他的错愕上下套弄,他的身体很诚实地泛起颤抖,甚至舒服得藏不住呻吟:"哼嗯──!"

    我不过稍微亵玩一番,裤裆便透出一片湿黏。

    "这么快就射了?"我好奇地解开裤头,他又伸手遮掩。

    "不要再继续了……"他五味杂陈地看着我。

    "你会这么伤心,只是因为我不像你心里的伊奈?"

    "……。"他紧抿着唇瓣摇头。

    "不然呢?我长得比你所喜欢的伊奈还丑?"

    "不,你们是长得不一样,可是……"他支支吾吾道:"我、我从没想过伊奈会是第五女巫……女巫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不需要对我、对我做这种事……"

    "呵,你因为我是女巫才害羞?"

    "嗯……"

    "也是,你认识的伊奈不过是地球上的平凡女学生。"我淡然而语。

    "为什么南娜说你数千年来总是心碎?你有爱上过谁吗?"路易竟然开始好奇我的过往,但我想这至少比他沉溺在失去的悲痛中好,跟他说些故事也无妨。

    "自雷诺曼始祖跟女巫结合,诞生出意念控制这种能力后,女巫就不再自由了。更别说爱上谁……多数人接近我们只是希望跟女巫生出奇特能力的后代而已,我并不想沦落到那种下场。"

    "虽然我曾经喜欢过几个像巴德尔这样的男人,也让他们待在我身边很长一段时间……"我话还没说完。

    "像巴德尔这样的男人?原来你喜欢那种类型……"他蹙起眉来。

    路易就是个干净可爱的少年,跟巴德尔这样的盛世美颜不能比较,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

    "可惜他们都是骗子,最后的目的就是要我为他们生下后代,为了这个目的什么鬼承诺都说得出口、什么鬼契约都愿意签。"

    "那你……"他像是在担忧从前被骗感情的我。

    "他们最后都死在我手里,一部分是因为他们签下背叛就得付出性命的契约,一部分是因为他们布局多时,只为了要我答应生下他们的孩子,光是这点就足以让我拧断他们的脖子、将他们烧成灰烬。"

    "……。"路易突然愧疚地低下头来:"我永远不会要求你生下我们的孩子,这样我能永远留在你身边吗?"

    然而,上回他才在这张床上说想要我们的孩子。

    那些记忆历历在目,当他说出那种话,我心中不禁产生无尽的感慨。

    来此之前,我曾想即便路易没有改变心中渴望,我也不会对他感到愤怒,毕竟那是在我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有的渴望。

    他却选择改变,卑微到只剩留在我身边这样的愿望。

    "可以。"我揉揉他的发顶。

    "就算我对你一点用处都没有也可以吗……"他垂眸低语。

    "我本来就不是因为你有用处才订立血奴的契约,是你用生命威逼才订下契约。"我冷冽地望着他。

    "呵呵。"他只是温柔地望着我笑,像是在笑我舍不得他死。

    "睡觉吧。"我起身打算回到书桌前。

    "你不睡吗?"他揉揉眼,望了一眼骨董钟。

    "不睡。"我心想通往竞技场的结界坐标已经定好了,由我亲自出马只需要把水晶杖带着,就能随时能开启、关闭结界。

    "女巫可以不用睡觉吗?"路易想说的似乎不是这些,因为他空出身边的位置。

    "我已经睡六百年了。"

    "喔……"路易乖巧地闭上嘴,依旧在身边留着空位:"晚安。"

    "晚安。"

    但是……

    我回到书桌前仍然能感受到床上投来的视线,抬头看过去,他又闭上眼。

    如此往复,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真正睡去。

    我从书桌望向他的睡脸,心想他不可能没有天赋,因为雷米勒跟罗莎能力都非常优秀,但若他的天赋是靠气味辨识灵魂,那到底有什么鬼用途?能在这次的战争中派上用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