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血奴(简) > 章节目录 3.追杀.04H
    "伊奈真的不喜欢躲躲藏藏过一辈子吗?"路易又问了我一遍。

    "为了一个想称王的人,逼得我们永远活在害怕里,我觉得不值得。"

    "可是我们会一直在一起,这样也不值得吗?"

    "反正你死了我就回地球去,继续过原本的日子。"

    ""差点都忘了……"路易叹了一声:"要不是因为我,你现在应该在上大学,你爸妈也一定担心死你了。"

    "既然都来了就别说这些……"我翻过身将他按在床上俯身低语:"我饿了,他们只给我一杯水就都没理我了……"

    "噢!我们伊奈好可怜。"路易先是扬起嘴角,却又垮下脸来:"他们原本希望我趁早躲起来,也别回来接你引人耳目,等风头过去后再找别的血奴传宗接代,可是我不想……"

    "你也不用那么死心眼。"我笑了笑,掌心抚下裤档来回轻蹭,腿心的布料很快就隆起,他等不及自己解开裤头,掀起我的裙子往湿暖的洞口钻。

    "唔──!那个小洞咬我!"路易蹙起眉来。

    "不要把我讲得像怪物……"我捶了一下他的胸口。

    "真的……在咬我……啊啊、唔……吸得好紧、好舒服……哈啊……"路易抱紧我,撑起腰杆往上顶送,一下比一下用力。

    "太、太深了……路易……轻一点……"

    "不要……"竟然拒绝我。

    "啊、啊……哈啊……太深……"他用唇舌堵住我的抱怨:"唔、唔哼……"撑起上身呈跪姿,我挂在他身上被撞得浑身发软:"唔、哼嗯、唔哼……快点……路易……快射给我……"

    "好、好……伊奈,我想要……你咬我……"听见他的要求我没多做思考便往他身上又啃又咬。

    "用力点……啊……"路易的身体微微泛起颤抖,我张嘴狠狠咬住他的锁骨,他便发出破碎的低吟,深深一顶抱着我激烈地颤抖:"哈啊、啊啊──!"绵长的高潮持续了两叁分才缓下。

    "路易……还要……"我开玩笑地说:"我好饿……"

    "啊?"路易对上我的眼认真地眨了眨,昏黄的烛光下我看见他的脸颊泛起淡淡红晕,下身传来莫名的满胀感,我忍不住伸手去摸。

    "路易……你是不是变大了?"

    "嗯……"他害羞地扭动轻哼:"因为你之前就算饿昏了也没喊过好饿……"他收紧拥抱蹭着我的胸口,愧疚地说:"我花太久的时间复原了,肯定把你饿坏了。"

    "我说很饿的话,你那边就会变大吗?"我似笑非笑地问。

    "我、我也不清楚……但是我会努力把你喂饱……"路易搂紧我的腰往前顶了顶,满胀感带来另一种酸软酥麻,吟声不住溢出唇畔:"哼嗯……"

    "啊、啊……啊嗯……"他放倒发软的我,将大腿按在身侧卖力地抽送起来,暧昧的拍击声在静谧的空间里回荡,羞得让人想找东西盖住脸,扯了半天也扯不来毯子的一角。

    路易像是发现了,俯身按住我的双手。

    "为什么要遮?"路易缓下抽送,追逐起我的眼神:"伊奈,我想看看你。"

    "你都不害羞吗?外面不知道多少人都听见屋里的声音了……"我红着脸抱怨。

    "那有什么,改天我带你去城里看看,那里养血奴的人多了,广场上都是这样的景致。"

    "广、广场上?"

    "是啊。"他若无其事地笑着,我也是无语了。

    "你不是说很饿吗?我想再多射几次喂饱你。"路易俯身吻了我额,嘴角带着宠溺的笑,我没来得及回话他就抱紧我冲刺一波。

    "啊啊……太、太快了……路易……"

    "长、长老说……我们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只能快了……呼、呼……"路易捧起臀瓣深重地进进出出,狰狞坚硬的肉柱每每挺到尽头便有一阵酸麻,腰椎忽然不由自主地发颤,浑身跟着抽搐起来。

    "啊啊……不、不要……"陌生又强烈的快感带来湮灭意识的高潮。

    恍惚之间,我在抽颤中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被路易抱在怀里,身上披盖着黑色斗篷,双腿挂在他腰间,低头一看肉柱还在身体里。

    "……。"我低着头顾盼心想:"这不是行进中嘛!为什么不好好走路要这样插着……"我们在一队黑衣人之中,似乎正往树林深处去。

    "路易……"

    "嗯?你醒了啊,长老让我们赶快移动到藏身之处,不然会被尼克斯家族派的杀手追踪到。"

    "那也不用这样……"

    "我怕你还饿。"

    "不饿了,你放我下来!"

    "不行,你跑再快都追不上我们。"他收紧臂膀,像风一样加速奔跑,周围的黑衣人也快得只能看见闪影:"抱紧,我们快到了。"

    "嗯……"地形偶尔颠簸,肉柱便以奇怪的角度插进深处,戳得令人浑身发麻,身子一软又怕落地只能死命抱紧他。

    "哼唔──!"路易闷哼一声稍微缓下脚步:"你别……别这样吸我……太舒服我跑不快……"

    "还怪我!不然你拔出来再跑!"

    "我不要。"路易话声带笑,往前顶了两下便又加快脚步。

    一群人停在漆黑的深处林地,高耸笔直的树干像是天然的屏障,隐蔽住眼前这间斑驳的红木屋。

    "这是第五女巫的住处,不过已经荒废数百年了,里面有许多通往他处的图阵,你们就利用这些去跟克罗诺斯打听雷诺曼的消息。"长老说道:"我们会守在外围,避免杀手追到这里。"

    "多谢长老。"路易应了声。

    眨眼间,黑衣人便各自散开。

    "第五女巫又是什么人物?分割世界那五个其中一个?"我好奇地问。

    "你等等……"他一关上门就把我抵在墙上狠狠抽送百来下,兴奋地射了好半晌才缓下喘息。

    "边跑边插……还是太刺激了……"他把脑袋靠在墙上,疲倦地喃喃。

    "可以放我下来了吧?"

    "嗯……"

    我低头整理身上的衣衫,发觉已经被他们换成黑色的宽领洋装,胸口有个往下弯的弧度很美,贴身的七分袖也方便活动,伞状地裙子到小腿肚,搭上一件黑色绒质斗篷也很适合。

    抬头顾盼屋里的摆设,虽然蒙尘却也整齐划一。

    路易拿起一本厚实的书册,翻开来都是图阵。

    "五个女巫各自擅长的都不同,第五女巫最擅长的就是结界图阵,只要是她想去的地方都能画出图阵自由来去,她也不吝于分享自己的能力,我们能去地球买血奴的结界都是她设计的。"

    "第五女巫没有名字吗?"

    "嗯……应该说她们的力量深不可测没有人敢过问名字,更别说呼唤她们的名字,所以从来都只有代称。"路易解释道。

    "你见过她吗?"

    "没有,很少人能见到女巫的真面目,何况是我这种只有六百岁的人。"路易放下手中的书,开始清理蒙尘:"听长老说第五女巫在雷诺曼家族遇害之前就突然消失了,或许长老觉得她与这件事有关才顺道让我们住进来吧。"

    "而且即便尼克斯家族有天大的科技发明,也查不到第五女巫的住处吧?"路易打开窗户散去烟尘。

    我继续摀着脸清理。

    "其实我逃回那间房子本来只是想见你最后一面。"路易垂下眼来,嘴角勾起浅浅笑意:"可是你却哭成那样……害我突然舍不得死,想着先逃回来治好伤势再回来找你,没想到一转眼你就跟着我来到这里。"

    "情急之下我哪知道你有计划……"

    "不过如果你没跟来,我可能也有好一阵子不能去找你……"他心虚地低下头说:"长老一定会把我抓去藏起来,你说不定就因此饿死了。"

    "是吧,所以我的决定是明智的。"我拿起撢子清理厚重的灰尘:"赶快整理,我想好好睡一觉。"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