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圈养爱意(年龄差师生纯百) > 章节目录 以吻封缄 ρō18в𝔯.čōm
    她轻柔捋开了她的五指,将掌心纳入。

    唐言章闭上眼,心往上浮了浮。洛珩与她独处时似乎总是不太安分,但她并不排斥,相反,每次被拥住时她都感到很放松。

    “唐老师……”洛珩轻唤,“一会儿课上完了,去我家那边喝点酒吗?”

    心思一目了然。

    “我不擅长喝酒。”唐言章声音有些哑。

    “没关系,明天还是周末。”洛珩走到她跟前,蹲下身,仰头对上视线,“我想你了。”苯文將在℗ô18𝒹k.⒞ôℳ獨傢哽薪槤載 請荍蔵棢圵

    唐言章喉咙一紧,整个人软了半截。她确实受不了洛珩撒娇,无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她都对她有些束手无策。

    吃准了她的心软,吃准了她的偏爱。

    唐言章一直没有回应,洛珩声音轻了几分。

    “那陪我晚上说会儿话好吗?”

    “……好。”

    洛珩得到答复,温顺低下头,牵起她放在身侧的手用脸颊蹭了蹭。时间差不多了,她起身,掏出手机点了几下又随手放在一旁。

    “唐老师,我点了些酒,晚点送过来。我去帮唐贤上课了。”

    “好,有什么需要的跟我说就好。”

    她看了眼洛珩的手机,简洁朴素,没有过多装饰。倒是蛮符合她的性子。

    唐贤做试卷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去瞄两眼冷着脸的洛珩,后者对视线敏感,看着书的时候便常常抓住唐贤偷瞄的眼神。

    洛珩觉着有些好笑:“看我干什么?”

    “啊……没有,我就是觉得……洛珩姐……”唐贤脸一红,支吾了半天没个下文。

    “专心做题。”她敲了敲桌面,唐贤立马闭嘴。

    莫约半小时后,唐贤将试卷递给洛珩,两人开始讲题。唐言章这边也听见了敲门声,取过洛珩买来的酒,放客厅茶几上便回了卧室准备洗澡。

    洛珩讲起题语速比较快,声调起伏也不太多,唐贤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听讲。高强度补课的后果便是下课的一瞬间,唐贤整个人恨不得马上上床睡觉。

    九点半。

    不算晚。

    洛珩出门,客厅里空荡荡的,只剩几瓶酒放在桌子上。唐贤一头扎进浴室,唐言章的卧室里透着些许暖黄色的光,洛珩看着这一幕,忽然有些陌生的情绪滋长。后来她才明白,这种感觉大概叫做羡慕。

    唐言章披了件衣服走出门,第一眼便看见隐在夜色里的洛珩,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曾经的女孩也是这样孑然一身地站在颁奖台上,身边人都有父母陪伴,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承受着四面八方探究的目光默不作声。

    那是年级第一,第一名却没有家属来,好可怜哦。那些不怀好意的低语和目光像一根根刺,见缝插针地朝女孩飞来。

    那会儿唐言章与她隔了很远,女孩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她的心却倏忽一软。她想,如果自己能再近些,再近一点,就上去站在女孩身侧,为她挡去一些目光。

    “小珩。”唐言章轻轻唤她。

    洛珩慢慢转过头,女人已经换上睡衣,海藻般柔顺的黑色长发在肩膀处铺开,脸上的表情依然冷肃,但眉目间却含了些别的情绪,她分辨不出。

    “小珩。”唐言章拢了拢衣服,眼眸温和,“外头冷,有什么想说的可以进来说。”

    “谢谢老师。”

    她将酒放在书桌上,取出两个玻璃杯各倒小半。唐言章坐在床侧。与她距离不远不近,静静地看着她。

    “唐贤他表现乖吗?”唐言章率先打破沉默。

    洛珩仰头饮尽,酒的度数不高,于她而言更像饮料:“还可以,满听话的,就是经常看我。”

    “那就是走神了,一般来说,盯着人走神大概两种可能,我估计他是怕你。”唐言章教书近二十多年,经验丰富,想到些以前的事,唐言章嘴角勾了些淡淡笑意,“你以前也总是走神。”

    “嗯,因为看着你就会不知不觉想很多事情。”

    唐言章睫毛颤了一下。

    洛珩的酒喝了一杯又一杯,另外半杯酒却一直没动过。唐言章掐了下自己的掌心,圆润的指甲嵌近皮肤里有些火辣辣的疼。

    “你这段时间去处理的事,复杂吗,有没有受伤?”

    “还好,我没有太大的感觉,所以也算不上复杂。”洛珩曲起手肘撑住脑袋,眼眸从一开始的清明慢慢染上雾气。

    唐言章大概知道洛珩去做了什么,时间长,且眼前人给的关键词是“感觉”。唐言章猜想她应该去处理了些跟自身相关的东西,如果有什么能让洛珩忙叁个多月,那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家庭。

    “会难过吗?”

    “唐老师。”洛珩对上她的视线,语气暧昧不详,“我只在你身上,曾经感受过这种情绪。”

    下一秒,洛珩站起身,曲膝顶在床沿上,左手扣住唐言章的肩膀,俯身与她额对额。

    一时间,呼吸交织,她们距离极近。

    敲门声响起,唐贤在外头喊了几句话,隔着门有些不太清晰。唐言章刚想应一声,下巴却忽然被扣住,酒的香气渡了进来,唇被封缄,未说出口的话语全部淹没在洛珩的吻里。

    她的吻急切而偏执,烧得唐言章有些窒息。

    敲门声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