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 圈养爱意(年龄差师生纯百) > 章节目录 折磨(微H)
    京城一夜入冬。

    洛珩是被冷醒的,她对冷暖感知并不敏感,但骤降的温度到了让她无法忽视的地步。她睡眼惺忪地坐起身,将身上的被子往上拉了拉,有些困倦地醒神。

    “别着凉了。”

    唐言章比她醒得早些,刚换上厚衣服准备打开暖气便看见另一头的洛珩醒了过来。

    “……好冷啊。”洛珩摸出手机瞧了眼时间,四点三十分,“唐老师,你几点醒的?”

    “比你早一点。”手臂上因冷意激起了鸡皮疙瘩,唐言章轻轻往掌心呵了口气,转身准备烧一壶开水。洛珩捏了捏有些发涨的眉心,起身检查了下窗户。

    窗外天还未亮,阴冷的凉意从缝隙里逼仄地钻进来。洛珩被冷风吹得醒了,走回身,对着唐言章摇了摇头。

    “继续睡吧,现在才四点多,天还没亮,而且中午才有行程。”

    唐言章伸手摩挲了一下洛珩的睡衣,眼里有些担忧:“你穿得太薄了,这个温度不行的。”

    “没关系。”洛珩唇角挂了一个淡淡的笑,顺势握住了唐言章的手,重心往前,将她揽入自己怀中,“这样就不会冷了。”

    “……洛珩。”唐言章被轻轻抱住,女人的体温渐渐传了过来,一时间,她忘记了自己要说些什么。

    “嗯?”洛珩的指腹开始不安分地在她后背隔着衣服绕着圈,“唐老师,你好喜欢连名带姓喊我名字。以前是,现在也是。”

    “你以前上课不专心。”唐言章别过了脸,声音有些不自在。

    洛珩轻笑:“可是后来我成绩赶上去了。唐老师,你也一样爱喊我。”

    洛珩的指尖悄悄勾起她衣摆边缘,鼻息打在她的耳畔。唐言章闭上眼,握住了她有些不安分的手,道:“我一直很想问你,一开始你的数学成绩……”

    她话语顿了顿,似乎在斟酌用词。洛珩嘴角依然挂着笑,却把怀中人揽得更紧了些。

    “……没什么,你当我没说过。”

    唐言章思忖片刻,还是决定收回自己的疑问。如果洛珩真的是通过刻苦努力取得的成绩,那自己这样问,无疑是直接否定了她的付出,往里了说更是相当于否定了她的人格。

    “唐老师,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洛珩的声音很轻,带着些许故作委屈的声调,眼角里却都是笑意,“好伤心人哦。”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很优秀……”

    “老师是不是想问,我的成绩,为什么能一下好那么快?我是不是故意的?”

    “你很聪明,只要你肯用心,追上你自己的平均水平是很绰绰有余的。”

    “是吗?”

    洛珩低头,唇瓣轻轻扫过她光洁修长的脖颈,蜻蜓点水般地落下一吻:“我有答案。”

    唐言章的睫毛重重一颤。

    “但是先睡,好困,醒来了告诉老师。”她松开了怀抱,年长的女人掩了眼眸里的情绪,匆匆转身上床。

    暖气渐渐发挥起作,唐言章的掌心暖和了起来,她特地避开了洛珩的注视,上床前摁灭了一直亮着的小夜灯,房间里霎时陷入黑暗,也陷入了寂静。

    她的心底藏了一丝隐秘的渴望。

    不为人知,不可外泄,甚至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被褥里面还是刺骨的冷,她蜷缩起身子,尽量让自己减少热量流失。下一刻,厚重的被子被掀开,身后的床垫陷下去了一个幅度。尔后,她的后背贴上了一副温暖的身躯。

    洛珩细长的小臂轻轻环住她的腰,“老师,我冷。”

    “……那你要添多件衣服吗?”唐言章的声音有些哑。

    “不用,这样就不冷了。”洛珩的声音闷在她的后肩处,手往前一探,握住了唐言章的手背,收紧了怀抱。唐言章的头发窝在脖颈处有些发痒,但被洛珩抱着,她整个人身子都有些僵,呼吸都放轻了。

    一时间,两人安静下来。

    不知谁先开始,二人愈靠愈近,似乎每一寸肌肤都相贴合。呼吸声逐渐加重,在安静的酒店房间里格外清晰暧昧。

    洛珩的手轻轻将唐言章带着翻了个身,指尖沿着她的脸部轮廓慢慢勾勒。唐言章看见身侧人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有些漫不经心。

    她一顿,下一秒便被洛珩的气息包裹。

    “唐老师,你真的好敏感。”洛珩低头用犬齿轻轻刮蹭了下她的锁骨,后者的肌肤瞬间激起了一片小疙瘩。洛珩半撑在唐言章身侧,细细地亲着她的耳侧,手掌隔着睡衣四处点火,似有若无的触感落在唐言章的身体各处。

    她在折磨她。

    洛珩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漫长而细腻的前戏,她喜欢继而复往地来回亲吻她的脖颈耳朵,喜欢抚摸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却独独绕开了最敏感的禁止处,她喜欢听见唐言章越发加重的呼吸声和情难自禁的闷哼。

    同为女人,洛珩知道怎么让她舒服,也知道怎么样的节奏可以点火。

    “高中的时候,我去学了下素描。”洛珩的语气极轻,似乎只是在很寻常地诉说着事,“我不太习惯那种握笔方式,练了很久。”

    她的手轻轻停在她小腹上。

    “后来我发现,握笔的地方,起了一层薄薄的茧。我觉得不太舒服,有些硌手。”

    ……

    唐言章别过脸,耳朵烫得发红。洛珩解起她的扣子,特地用有些粗糙的薄茧刮了下她的腰窝。

    “……洛珩!”

    “老师,你在这种时候,也还要这样喊我呀?”

    洛珩笑意明显,她的丝绸睡衣和她的睡衣摩擦,黑暗中多了些窸窣的声响。洛珩掌心慢慢抚上唐言章的丰润,顶上的乳尖早已挺立,似乎在暗示动情。

    唐言章不出声了,她扯过被褥,视线漫无目的地落在一个暗处。洛珩在她的乳尖上面打了个转,然后含住,用舌尖轻柔地舔舐。

    唐言章抓着被子的手一紧,下身小穴渐渐泛起潮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