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裸纱( 1v1h 先婚后爱) > 章节目录 40.而我只想陪着你
    40.而我只想陪着你

    俞薇知一年难得来一次法兰克福,未像寻常下榻酒店,而是住进一座护城河城堡中。

    它坐落于  Mespelbrunn  的某个支流山谷中,周围山丘上郁郁葱葱,城堡伫立在水晶般清澈的湖中,拥有美丽的红砂岩和彩色玻璃窗,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中。

    程宵翊孤身一人,连乔和都被强制休了年假,她见他两手空空,问:“你的行李呢?”

    “我这次身无长物,出行还得多仰仗夫人了。”

    他转了个圈,证明所言非虚,袖口松了两颗扣子向上翻折,青筋血管微微凸起的手腕戴着银色腕表,他似笑非笑,疏疏懒懒。

    “程总,这是想当‘小白脸’?”

    程宵翊湛黑的眼眸攫住她,暧昧又邪气的笑意顷刻穿透晚冬暮寒:“知知觉得我不配吗?”

    她好像习惯了这种幼稚的“调戏”,有时还能一来一往反呛两句,在国内的沉郁和烦闷一扫而空,甚至垂眸弯了弯唇角。

    佣人们正在搬运为数不多的行李,纪珩他们虽随行,但今晚除夕,万家灯火时,总要跟家里打通电话,报个平安。

    俞薇知远眺天幕的孤翳,还没反应过来,却被身后的他反剪住双手,虎口和掌心托住她的后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着唇吻了上去。

    大脑空了几秒,下意识的膝击被他压制住,按着她的肩膀撞向城堡古墙,先是抱高她,又托着后颈迫她抬头,从浅尝辄止到肆无忌惮。

    这一刻,轻轻一颗火种,便延续起飞机上的热情。

    被猝不及防撞到后背,磕得俞薇知吃痛,她樱唇微张,放任他舌尖一下下挑衅舔舐着她的上颚和牙关。

    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的亲热,她不习惯,又很别扭,后背僵得绷直,还因为他纠缠不休的索吻喘不上来气,只那熟透淡粉的脸颊,是唯一的绮色。

    这里是德国,是欧洲。

    人们善于去表达,从不吝啬夸张和赞美,尤其是爱人之间,司空见惯的佣人们微微一愣,随即又跟没事人似的继续手边的工作,但嘴角却都带着笑。

    “他们都看着呢!”

    “那就让他们看……”他声音噙着未知的危险和性感,低沉而颗粒感分明,像是烟呛酒泡过,附耳过来:“我这次是以你‘特助’的身份随行,不早早宣誓主权,他们恐怕腹诽‘一个小助理竟然敢用Vicky的房间,真是放肆又逾矩,不自量力’!”

    “那知知允许我自不量力吗?”

    俞薇知第一次脸红似微醺,似跟海棠借了叁分春色,眸底潋滟着水光,刚想冷他句“适可而止”,不料他掌心抚上她脸颊,薄茧粗粝的拇指摩挲上她的唇珠。

    就是这朵最扎人刺手的蔷薇,某人偏偏在此沉沙折戟。

    “程宵翊!”她怕他出格,也是受不了这种钝刀割肉,慢慢放血的折磨,心尖在微微发颤。

    耳垂,可疑地红了。

    最后一丝余晖挑破稀薄的空气,将并不宽敞的走廊分出一明一暗,而角落里新换的那束朱丽叶塔正悄然盛放。

    这座城堡是俞鸿行未登记在册的遗产之一,每年只维护费便是天文数字,过去这似也曾金屋藏娇,拥有马场、高尔夫场、酒窖、射击场……以及偌大的玫瑰园。

    他吻她的时候格外欲,轻拢着腰际的手指捏捻揉掐,肤如凝脂的腰窝上全是他的指痕,轻轻慨了句:“快点好起来吧,知知。”

    攫住那一节清瘦的手腕,程宵翊目光灼灼凝视着她,漆黑沉冷的眸试图捕捉她所有的情绪波动。

    他又知道了什么吗?真要命~

    “为什么家里会放你来?”国人对春节团圆的执念,几乎是刻进骨子里,而他又是长孙。

    程宵翊反问:“那你为何又不留在永宁或临川?”

    “程宵翊,我和你不同,我没有家。”她说这话不是卖惨,只是在陈述客观的现实。

    “过去,我陪他们二十九年,今年爷爷和爸妈都觉得,我该陪陪你,而我只想陪着你,从昨晚,”

    ——想你想到,脑海中全是你。

    俞薇知微怔,也许是因为身在异国他乡,也许是天际遥升明月,她忽然间软下了心肠,“我饿了,也许厨房会应景准备了饺子。”

    不是她猜对了,而是他和纪珩都事先想到。

    手机总是煞风景地响起,俞薇知愣了两秒才接通,话筒那边是高强度刺耳的鼓点音乐,吵嚷嘈杂,似乎还有女人的哭泣告饶声。

    “俞薇知!马上转五百……不!一千万到小爷账户……滚过来吧你!”

    “别、求……你放过我,救……”

    “你听见没?不然我就把你吃里扒外,勾结大房的事告诉妈,看她不……”

    嘟、嘟嘟……

    俞经世话没说完,手机就被她摁掉了,她周身仿佛添了层清寒薄寡的初雪,拒人千里之外的厌世破碎感,可她只是笑了笑。

    “也许,我该换个号码了。”

    “知知,呼吸,深呼吸。”程宵翊似乎已经很了解躁郁症发作时的处理方法,及时把人紧紧搂进怀里,眼里的心疼溢于言表。

    “我在。”他的口型。

    俞薇知从小近乎独立生活,俞家程式化的教养模式下,她从未依赖过谁,即便孤僻内敛,甚至能凭借惊人的天赋和记忆力,将社会和人际关系处理得很好。

    两人十指交缠,指骨寒凉,她伏在他肩头,声线偏冷讲述着她的“故事”。

    “兄长是被父亲全力培养的继承人,母亲很早就带弟弟去了澳洲,只有我,是被放弃的那一个。”

    “如果不是那年高考,我成绩考得还可以,也许会一直遗忘在永宁。”

    “理科状元哪里是还‘可以’,知知是天才~”

    她继续说:“大二那年,沉月棠忽然转性脾气秉性,她和颜悦色,好到我以为她良心发现,我用炒股得来的第一桶金,兴冲冲买了副akoyo,只担心她瞧不上眼,当我满心希冀要送给她时,她却语重心长对我说,俞家锦衣玉食养了我二十年,现在到了该的时候了。”

    联姻是再所难免的,能成为兄长俞耀宗的助力,林家、谢家,还有程家等等,相亲日程像课程表一样。

    “我当时喜欢着许君毅,她扣了我的护照和身份证,是哥哥帮我逃走,又马不停蹄送我去机场,万万没想到在高架桥上出了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