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裸纱( 1v1h 先婚后爱) > 章节目录 23.只是个“替身”
    23.只是个“替身”

    酒吧猎艳,灯影摇曳。

    齐夙往她身上套了件宽松毛衣,下搭一条高腰牛仔裤,丢弃那些成熟干练的大牌,回归粉蓝白浅的学院风小清新,美其名曰要替她“找回被偷走的三年青春”。

    身形修长而窈窕,尤其浑圆的臀部挺翘,衬得一双美腿笔直而纤细。

    气质是书卷气的清冷温婉,但那双眸也能伪装成“涉世未深”,偏偏五官又极具攻击性的艳丽,嘴角勾着一丝恰到好处的疏离笑意。

    虽然年轻,但眉骨间透出上位者的矜贵和冷厉,侵略感十足的气息笼罩在她周身。

    明灭闪烁的灯光中,长长一截烟灰簌簌落在她冷白的指尖,她吞吐着云雾,眼尾流转着冷丽的媚色,透着晶莹易碎的厌世感。

    俞薇知的出现,不经意间引发一场“蝴蝶效应”。

    她身上那种极致的矛盾感,仿佛写满了故事,引得群狼环伺,目光贪婪。

    她跟着齐夙从vip通道进场,进这边半开放的包厢还没坐多久,便有人连开几瓶麦卡伦莱俪请她赏光。

    “今天招待不周,让俞妹妹见笑了~”

    香港这边的名媛圈,齐夙混得更熟。

    今晚能一起过来的,都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刚才与她寒暄的是力恒集团的二公主,大她五岁。

    虽然是姐妹局,但俞薇知是家族掌权人,又是第一次莅临香港的情色产业,自然稳坐C位。

    包厢只坐了一会,齐夙便迫不及待拉着她往楼上去,神秘兮兮道:“都安排好了,包你满意!”

    电梯关闭前,她听见力恒集团二公主对妈妈桑煞有其事嘱咐道:“里面那位伺候好了,吃香喝辣……”

    男人寂寞时有“解语花”,那女人寂寞时……

    齐夙管眼前这三四排西装革履,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男人叫“天堂鸟”,花语是:为恋爱打扮得帅气漂亮的男子。

    最里面的包间清新雅致,围绕一整圈的真皮沙发,中心的玻璃茶几摆满了酒水。

    谁说纵情声色只是男人的主场,女人自然也有偷香窃玉,夜夜笙歌的权利。

    俞薇知对这样的场景不陌生,只是平常与她同席的,都是有求于她的男人,左拥右抱着莺莺燕燕,畏惧她的权势谨慎又拘束。

    而眼下是女人的主场,个个非富即贵。

    她们高傲恣意,潇洒不羁,有高谈阔论,指点江山的自由,亦有人如期盼甘霖般,等待着被救赎。

    今天,她是主,她为尊。

    抱着为她答疑解惑的目的,齐夙豪掷千金,包了所有还未出台的“王子”陪他喝酒唱歌,各型各款,任君挑选。

    “一个太少,两个正好,三个也不嫌多。”

    齐夙在她身边出谋划策,那个瘦了点,这个肌肉练得好,那个特训过床上花样多,她仿佛千帆过尽般如数家珍。

    俞薇知被她认真的模样逗笑,“齐大小姐,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知道你口味挑……”她附耳过来,意有所指低笑了声:“放心,都是干净的雏儿。”

    她失笑,不过淡薄笑意未达眼底,掩盖不住清澈瞳仁里的冷寂。

    哪像是要挑选任她赏玩的猎物,反而像折入湖水清洌洌的月光。

    俞薇知眼眸往前一扫,漫不经心地审视。

    蔷薇虽然艳丽,但藏于叶片下的尖刺,危险神秘且让人无法自拔,随便一碰就扎得人疼。

    “忘记旧爱最好的办法,就是另觅新欢。”

    “你看第一排最边上那个,可爱叛逆小狼狗,年轻又会玩,这边第四个痞帅不羁,又苏又会撩。再不济你看看第二排中间那个,俱乐部即将推出的头牌,长相清俊,翩翩公子,最重要的是那双一模一样的柳叶眼。”

    “听说还是个医学生,你把他包了,分分钟制服诱惑。”

    齐夙一番苦口婆心的游说,先是告诫她“新欢”就要找截然不同的类型,见她不为所动,又退而求其次劝她找“替身”。

    第二排中间那个只眼型上几分相似,但通身出淤泥而不染的气场,温文尔雅,甚至比前两天Christin带过来所谓“同门师弟”更像。

    只是个“替身”,玩玩也未尝不可。

    又听说他“下海”,是因为他母亲患了罕见病,治疗费是笔天文数字。

    但俞薇知自认不是菩萨,度不了人世疾苦。

    她不动声色抿了一口威士忌,所有人都满怀期待她做出选择,俞薇知的视线却被身后那位吸引了。

    他穿得招摇过市,像只招蜂引蝶的花孔雀,一双含情潋滟的桃花眼,眸色是相当漂亮的琥珀色,最重要的是眼尾那颗朱砂痣。

    不得不承认,让她一霎想到了某人。

    “就他吧。”

    她看似漫不经心的随意一指,让众人纳罕意外。

    各种靡艳气息交织的包厢内,Burberry  Body中调那抹檀香非常强大而温厚。

    “来,我陪您很久喝酒。”

    能在俱乐部混得风生水起,察言观色的功夫自然厉害,这个花名“亚泽”的男人笑着在她身边不远不近地坐下,先给她倒酒又轻轻碰杯。

    玻璃杯清脆的碰撞声很是悦耳,俞薇知置若罔闻,一杯接一杯,酒量深不可测。

    诱人玫瑰与檀香的混合,岂止是浅尝辄止,她喝酒的动作慵懒又优雅,像是高崖上消遣休憩的雪豹,一双美目拭目以待着他拿出真本事来。

    亚泽又给她倒满酒,摇曳的琥珀色让人微醺又上头,他的手小心翼翼搭上俞薇知的手腕,不冒进,而是缓缓抚摸、上移。

    他们这些人惯会演戏,年纪大的喊姐姐,小的喊妹妹,“宝宝”、“honey”、“亲亲”换着花样哄得人开心……

    得了便宜还卖乖,手渐渐不安分地欲环上她的腰际,却摸索到硬硬的小方盒,一丝疑惑不解:“亲爱的,这是?”

    俞薇知大方地拿出,摆在眼前的桌面上,是一把银色迷你Kolibri手枪,构造繁复精巧,最重要的是里面装满了子弹,只是还没上膛。

    被她眼神中的冰冷戏谑一激,亚泽吓得心脏一缩,悻悻收回了不安分的手。

    在场的名媛千金无不见多识广,见状也只笑得花枝乱颤:“胆小鬼,俞妹妹吓唬你呢。”

    有人心有余悸,自然有人胆大包天,泼天的富贵前当然少不了人前赴后继,亚泽撤退后,温文尔雅的“头牌”出手了,他被门外的妈妈桑寄予厚望。

    他坐在她身边,却先为她披了件衣裳,“冷吗?包厢里空调开得有些低……”

    那温柔体贴的模样,仿佛是男朋友在关切他的爱情,眼底的深情仿佛能掐出水来。

    “头牌”不多话,只静静陪她呆着。

    酒过三巡后,包厢里的人都上了头,左边的两位已吻到了一起,水声啧啧缠绵销魂,而齐夙身边那个混血,手也跃跃欲试探到了裙底,反正包间上面就有套房。

    俞薇知一时起了逗弄的心思:“你不做点什么吗?”

    他却反问:“或许,你愿意试着接受我妈?”

    他修长的手指抚摸着她的脸,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擦过她眼下的皮肤,她也不反抗,瞳仁甚至还隐含几分纵容鼓励之意。

    这么美的女人,淡扫蛾眉,肌肤胜雪,是忽而降临的天使。

    尊贵雍容中仍透出清疏凄美,何其有幸才能得她垂青,今晚就算再屈辱,也都变得心甘情愿。

    后颈被另一手紧紧护着,只要别人想,就能轻而易举吻上她的眉梢。

    “咣——”的一声,吓得人心惊肉跳。

    下一秒,紧闭的包间门却被人一脚踹开!

    ps:很抱歉设置错更新时间,把周六的设置成周天,今晚更新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