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裸纱( 1v1h 先婚后爱) > 章节目录 22.找乐子
    22.找乐子

    他怀里抱过的,自然不止一个女人。

    俞薇知修长细白的手指端着高脚杯,敛下原本浅淡疏离的笑意,视线只在手机屏幕上匆匆停了下。

    偷拍照上的女人似乎身体不适,半靠着男人的肩膀,一派怜香惜玉,如胶似漆的亲密。

    她想知道的,傅越第一时间就能为她解惑:“言筝筝内地新晋小花,出道便有影帝作配,待播皆是名导大制作,却实绩数据不佳,始终无法晋升一线,出身于宜安言家……”

    确实是位名副其实的豪门千金,肤白貌美。

    “有话直说。”

    见傅越难得吞吞吐吐,光影下茶褐色的清眸里透着点意味深长。

    “言小姐确实对先生……倾心不已。”

    热搜榜上已连爆叁条,狗仔没敢指名道姓,只敢在评论区发了个意味深长的表情包:卡通人物往上指了指,然后“达咩”禁言,叁缄其口。

    一石激起千层浪,评论区对男人身份的好奇更愈演愈烈。

    她点开热评第一条:【没人好奇究竟是何许帅哥,这手我嘶哈嘶哈,还有侧颜杀!言筝筝穿高跟鞋175,他至少186+!】

    【我家筝筝白富美,这人勉强刚及格吧】

    【一米九开迈巴赫住浅水湾还看不上……拜托,这神秘小哥哥通身气派,一看就非富即贵!】

    ……

    这回微信连番轰炸,齐夙借程宵翊的绯闻教育她:“他程宵翊左拥右抱,你亦可以枯木逢春”。

    各玩各的,这样才算公平。

    齐夙不知这一周她与程宵翊发生的“荒唐事”,她生性洒脱,最看不得俞薇知为爱要死要活,只当两人仍无交集,她还封心锁爱中。

    “程宵翊是盘好菜,只可惜亲爱的,这种男人你玩不起。”

    最后一句,是齐夙作为至交好友的调侃和劝告。

    齐夙永远是冲在八卦最前线,第一时间拉她一起吃瓜,发过来的“程宵翊绯闻对象”名单:维密天使、国际超模、当红影星……榜上有名。

    无一不是个个美艳,身材火辣,像她这样雷厉风行的AI女强人,又怎能入他法眼。

    俞薇知想再点击相关词条时,却发现刚才的热搜和发帖账号若人间蒸发般,霎时消失得干干净净,不仅几个关键词违禁,连言筝筝的话题下水军也在控评。

    这反应速度,预料之中。

    亚太高峰论坛秘书长Mr?Buthelezi自不远处走来敬她,俞薇知正要按掉手机背光,这时又弹出条好友申请。

    申请备注只有两个字:“知知”。

    她鬼使神差竟脑补出程宵翊的语气,宠溺痞气又带了一丝耍赖诱哄,声线清浅温柔,当耳廓贴上一片温热,像是清晨馈赠给鲜花最慵懒的吻。

    俞薇知冷漠地收回视线,客套疏离地同人寒暄问好,墨发、纤腰、雪颈,以及盈盈一瞥的浅弯锁骨,注定是宴会上唯一的焦点。

    美丽的容颜像寒冬结冰的海底,看似绚丽夺目,实则彻骨寒不见底。

    哪怕外面天塌了,都与她无关。

    当晚唯一的插曲,就是香港王牌经纪人Christin来和她搭话,身后跟着位样貌不俗的小鲜肉,彬彬有礼。

    他是内娱待爆顶流沉昂,身上是不可多得的少年气和初长成男子汉的倨傲,利落的黑发,锋抿的薄唇,眉眼间有几分似曾相识。

    Christin花重金才挤宴会场,目的自然明确:“俞总,好久不见呀!这是君毅的同门师弟……”

    他在世时,如何被经纪公司剥削欺压,俞薇知自然看在眼里。

    原本她不想理睬,但忽然想起狗仔那张偷拍照,她还是让纪珩留下了梦天娱乐的名片。

    Christin喜出望外,许君毅是俞家长公主的软肋。

    当年轰轰烈烈,眼下就算她再不喜提及,多打感情牌也能分得一杯羹。

    俞薇知没想那么复杂,只觉得既然要各玩各的,那她捧几个赏心悦目的小鲜肉上位,也无伤大雅。

    这样还不算“公平”呢~

    接下来的两天稀松平常,程宵翊的“好友申请”石沉大海,杳无音信,而两人唯一的交集,不外是会场酒局旁人耳语的寥寥几句。

    维港夜景不愧为世界叁大夜景之一,入夜后万家灯火,遥相辉映。

    月亮像裹了一层鲛霄纱的柔光,朦胧地泛处诡异的光晕。

    今晚难得是属于她的私人时间,酒店里的行李箱仍原封不动,齐夙来看她,还给她带了新口味的奶茶。

    齐夙和她不同,她从不安于现状,玩极地冒险和高空跳伞,又一度转战埃及伊朗参与地质研究,生活永远充满新奇和冒险。

    对待感情更是“千江有水千江月”,打得火热又欲罢不能的暧昧对象,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很难想象两个性子南辕北辙的人,会成为无话不谈的挚友。

    齐夙从容笑道:“真怀念咱们当年在酒吧拼酒玩闹,好像还在昨天一样。”

    “齐大小姐,又在哪里乐不思蜀了?”

    她看着眼前风轻云淡的俞薇知,若皎月般清冷无漪,对比那时在临川时,判若两人。

    酒吧卡座里的俞薇知,舞池里蹦跶累了,回来撞见觊觎许君毅的小妖精,会光明正大宣誓主权。

    猛地喝一口威士忌,身姿蹁跹躲到他的怀里,环上他的肩膀,眸底狡黠含笑,红唇鲜艳欲滴,接着堂而皇之吻上去。

    许君毅会温柔地搂着她的纤腰,托着她的腿弯,避免她一不小心摔下去。

    俞薇知百试不厌的小把戏,众人早已习以为常,只有齐夙有时看热闹不嫌事大瞎起哄。

    “喂喂喂,再亲就要出事喽~”

    如今想来,犹如隔世。

    “我小打小闹,跟你动辄几十个小目标的生意可没得比,”齐夙眼底的狡黠打趣,她百无聊赖地躺着,见她眼含春色,敏锐捕捉到一丝不对劲。

    “薇知,你是不是有新情况?”

    人已经过世叁载有余,谁也不能抱着仅存的回忆过一辈子。

    齐夙于男女情爱上熟稔老练,如鱼得水,爱情与性的关系看得再透彻不过,请教她总没有错。

    “张爱玲在《色戒》里写:‘通往女人心灵的钥匙是阴道’,如果身体和身体的交合带来酣畅淋漓的性愉悦,那代表了什么?”

    她迷茫,但探究的态度学术又认真。

    “这趟香港之行,你真有意外收获?”

    齐夙一脸兴奋,“哪家的高岭之花,是狼狗,还是小鲜肉?只亲亲抱抱,还是床上试过了?”

    “我……”

    “以你的性格,一贯生人勿近,熟人免谈,如果只是单纯的欣赏,你绝对不会碰他。”

    俞薇知的眼眸格外清亮璀璨,蝶翼般纤长的睫毛轻颤着:“你说是不是因为寂寞久了?”程宵翊带来的影响,她也很困惑。

    齐夙却忽然抓住她的手,狡黠一笑:“如果是因为人,多试试不就知道了~”

    “去哪儿?”

    “找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