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裸纱( 1v1h 先婚后爱) > 章节目录 9.如果夫人喜欢
    9.如果夫人喜欢

    “直击俞家家主葬礼现场:家属席座位排序,暴露各方家族地位……”

    俞鸿行一生位高权重,却风流成性,尽管葬礼是在俞家诚园举行,但一大早已被各路媒体围得水泄不通。

    外面关于俞家遗产争夺案的报道不断,许多吃瓜群众都十分好奇豪门狗血秘辛,所以至今仍挂在各类头版头条,热度不下。

    趁着她在熟睡,程宵翊好不容易才有时间,翻阅下面搜集整理来的舆论动向,俞薇知现在执掌俞家,她自然是话题中心。

    哪怕严防死守,当日仍有媒体狗仔偷溜进诚园,随后发布的偷拍不只俞家各房成员,还有他——她扶灵趔趄时,程宵翊上前扶她那一下被偷拍了。

    尽管那张偷拍照,被刻意处理成低像素,却氛围感爆棚。

    “二房俞薇知清冷出尘,巾帼不让须眉雷厉风行……与她并肩的男伴一身劲黑,气场矜贵淡漠,望向怀中佳人时却深情款款……”

    狗仔的报道向来言辞夸张,这次却恰如其分,人中龙凤的俊男美女,是天生的一双璧人,两人哪怕冷到极致,之间的性张力荷尔蒙爆棚,仿佛时间被定格,他的身份引发众人猜测。

    很快就有人爆料俞薇知的男伴为其丈夫,出身非富即贵,豪门联姻,强强联合,已于去年低调完婚了。

    此消息一出,比前一日的葬礼更石破天惊。

    谁不知道俞薇知与已故顶流许君毅有一段旧情,堪称可歌可泣,荡气回肠。

    两人男才女貌,志趣相投,青梅竹马……每一个美好的词语,在众人心中都自动迭加上一层buff滤镜,是遗憾,也是惋惜。

    许君毅最脍炙人口的那首《初见》,不,是每一首歌,俞薇知都是他的缪斯。

    而俞薇知到现在,每逢重大场合,耳朵上戴得都是许君毅最初送得那对耳环。

    他出专辑后赚得第一桶金,就迫不及待用早已停产的克什米尔蓝宝石,镶嵌成永不凋谢的蔷薇花,送给他的挚爱。①

    “过期糖”往往最致命,网上的“纯爱党”嗑生嗑死,各种剪辑视频铺天盖地。

    过去认俞薇知是唯一嫂子的许君毅粉丝,有人愤懑,有人辱骂,而大多数人只无力慨一句“自古真情留不住”。

    ……

    程宵翊额前漆黑的发半垂着,光影将她眉骨削得深挺,眉微皱起,眸底隐匿遮光注视着屏幕上俞薇知的大学毕业照。

    她身旁就站着许君毅,手里捧着向日葵花束,耳垂上坠着那副蔷薇花型的蓝宝石耳环,流光溢彩,笑靥如花。

    “照片底片留一份给我,其他所有消息都处理干净。”

    那个时候真好,她还会笑。

    他有幸只亲眼见过一次,就见之不忘了。

    程宵翊取出烟盒,随意晃了根出来叼着,盯着莹莹发光的屏幕,低哑嗓音不知在和谁对话:“你肯定也希望她幸福,对吗?”

    “我,放不了手了。”

    -

    “先生,明天23日上午您将直飞新加坡,下午即参加海澄年会,24日清晨6点飞抵香港,参加第二十五届亚太金融领袖高峰论坛,本次……”

    俞薇知从未像此刻,睡得恬静安沉过,这一觉恨不得睡到地老天荒,阳光争先恐后透过窗帘缝隙,洒落一床波光粼粼。

    她睡得正香,耳边却隐约传来新闻主播字正腔圆的浑厚男中音,一长串毫无感情的行程汇报,把她吵醒了。

    似乎是二楼有动静,而她身旁的被下早已凉透,空无一人。

    天还有些凉,俞薇知随手披上羊绒流苏的披肩,却裹不住漂亮的蝴蝶骨和白得细腻的颈,脸色还微微苍白,踏上转角的走廊时脚步虚浮。

    某人明目张胆,霸占了她的玻璃花房。

    外面雪景初融,而里面暖气袭人,他独立于那一丛脱俗超然的白蔷薇中,密密匝匝蔓延生长,逐渐要侵入粉红蔷薇的领地。

    程宵翊长腿交迭端着一杯咖啡,身形慵懒矜贵,白衬衫的领口紧扣到最上面一颗,凸起的喉结透着十足清冷的禁欲感。

    吵醒她的乔和一无所知,却恭恭敬敬给她让路:“俞总。”

    见她走近,程宵翊忽然眼帘一掀,点漆般的黑瞳沾着未退的笑:“改了。”

    刚带门想离开的乔和微微一愣:“您说什么?”

    俞薇知也不明所以,只见温柔笑意漫上他的眉眼,程宵翊郑重而认真地纠正。

    “不是俞总,是夫人。”

    俞薇知听得心情复杂,而乔和很有眼力见立即改了口:“先生和夫、人,二人用餐愉快。”

    玻璃花房很快变成“二人世界”。

    “正好,要去喊你来吃早餐。”他说。

    她环顾了桌上,除了典型的西式早点,还有江南的饭团馄饨甜豆花,以及港式早茶这些,洋洋洒洒摆满了一桌子。

    她不知从哪来的兴致,揶揄他:“这些,也都是俞总亲手做的吗?”

    这次俞薇知回诚园,不算老宅原有的,至少跟了五位主厨过来,各自有擅长的菜系和甜点,甚至有专门的营养师。

    一日三正餐,两加餐,定时送到留听阁,她却味同嚼蜡,懒得吃上一口。

    “我可没这么大本事,只麻烦乔和多跑了几趟腿。”他倒坦诚,细致看她:“如果夫人喜欢,下次再效劳。”

    漂亮话说得好听。

    前天,被两人一时兴起祸祸的玻璃花房,不知是谁收拾干净,蔷薇花也被重新打理过,不再凌乱张扬。

    她正欲拉开对面的椅子,却被程宵翊拉住了手,指了指他身边:“坐这里。”

    拉她手时,神态如常,务必自然。

    俞薇知却被他眼眸闪过的一抹怜悯灼痛,她咳了咳,恢复清冷疏离:“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像看病人。”

    他无奈地宠溺一笑:“这叫‘温柔怜惜’。”

    “总之,我不需要。”她端过那碗清汤馄饨,面团很薄,但肉馅很饱满。

    每顿餐前,她都会塞一把药,治她身上各种各样的病,每天吃药都比吃饭多,但今天面前这些早点,都是当地久负盛名的小吃。

    尤其那碗小馄饨,汤很精致,有虾皮、腌芥末和蛋皮,闻起来新鲜却不油腻。

    这么长时间来,她第一次有了食欲。

    但医生告诉她不能吃路边摊,重油重盐,还有卫生隐患,会引起剧烈的胃肠反应,身体会吃不消。

    她正犹豫,程宵翊仿佛心有灵犀般,递给她把汤匙:“趁热吃~”

    “可是……”她迟疑,但饥肠辘辘,忍不住小口咬开一个,果然皮薄馅嫩,汤鲜味美,但许久未进食的消化道还是起了反应,恶心,干呕欲接踵而来……

    俞薇知急不可耐去抓旁边的果汁,却被他及时拦截:“凉。”

    一杯温开水,无声放在她面前。

    “为什么要硬逼自己咽下去?”程宵翊早已起身过来,温热的大掌轻抚她的背。

    她长长舒了一口气,解释道:“吃下去才有体力。”

    她在替别人活,所以不能倒下。

    “呕吐是胃肠道的一种自我保护,不喜欢可以不吃,可以浪费,可以呕吐,但不要勉强自己。”耳边响起他的声音。

    “你喜欢这碗馄饨吗?”他循循善诱。

    汤仍旧温热,上面还浮着碧绿色的葱花和一点紫菜,香气扑鼻而来,是儿时家乡她最熟悉的味道。

    “喜欢。”

    “那想吃吗?”

    “嗯。”她点了点头,柔软的长发从肩前散落一缕,眼睫安安静静垂耷着,侧脸美好温然得像眼前纤弱的白蔷薇。

    “食物不该成为一种负罪,你自惩的方式过于严苛残酷了,既然这碗清汤混沌没错,那你呢?”

    他是知道了什么,还是误打误撞?

    俞薇知心中忽然有某根弦,被他不经意地波动。

    她忽然抬头望过去,他背对着阳光,恣肆漂亮的眸渐沉,是审视,是关切,原本锋锐深邃的轮廓,却在光影中渐渐变得温暖明透。

    ①以上纯属虚构,仅供剧情发展需要,请勿过分深究。

    作者有话说:本章又叫“吃馄饨吃出的人生哲学”(笑死),让他们先走走心,马上上肉,记住程总要补考的(划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