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任(豪门联姻离异) > 章节目录 不弃
    钱缪回来想跟岑晚说家里没有巧克力,先凑活吃糖吧。结果就看见这人蹲在马桶边鬼鬼祟祟的,手上还举着一整杯没喝的药。

    “你不是想倒了吧?”他环抱着手臂,狐疑地盯着她

    “我有点儿要吐。”

    说谎的最高境界就是信念感,自己一定要相信自己说的是事实。

    “生病不吃药不是好孩子。”

    “我没有……”

    钱缪对岑晚的说辞并不十分相信,可还是走过去,接过杯子放在洗手池台面上,拍抚她的后背。

    “我一闻就恶心,真喝不下去。”岑晚装可怜,拽着钱缪的手站起来

    “那也得喝。”他决绝道,“你这样我会觉得你之前几天药都没吃。”

    岑晚一惊,被钱缪牵回到床边坐着,“我是那种人吗?”

    “那可说不好。”

    她没辙了,硬着头皮把黑乎乎的药灌下去,龇牙咧嘴。眼前递过来一颗糖,和前几天的差不多。

    “我巧克力呢?”

    “这儿呢。”钱缪撩起睡衣下摆,把腹肌凹出来,嘻嘻哈哈,“白巧克力。”

    岑晚一副看智障的眼神,把空杯子按到他肚子上,“你是不是有病?”

    “一会儿出去给你买。”他捏着她下巴把糖塞进去,“你还想吃什么?冰激凌不行。”

    得。把岑晚想说的话堵死了。

    钱缪每次自己发烧生病的习惯是吃冰激凌,所以岑晚一生病就会给她也买。头一天岑晚吃的开心,冰冰凉凉,头疼的症状都能缓解不少,结果她第二天就来了月经,钱缪怕她惦记,把冰箱里剩下的两盒当着岑晚的面一次全都吃了。

    “那你觉得我能吃什么?”

    钱缪笑,前两天她就一直跟自己嚷嚷着要吃夜宵,“潮汕牛肉吃不吃?晚上带你吃火锅。”

    他说的潮汕牛肉火锅在小区对面,虽然近,但是一样要出去,还是有很大风险被人看到的。

    “你不是不想跟我一起出门吗?”岑晚故意问的直白

    钱缪无奈,“我又不是被追杀。愿意看就看,大晚上的。”

    他只是尽量避免和岑晚同进同出的情况,怕给她找麻烦,结果被她说出来这么不解风情。

    钱缪从秦正大那儿找了个新的手机卡装上,录的第一个联系人就是岑晚,微信小号加的第一个人也是岑晚。说白了,这个手机号就是单独为了联系她用的。

    对其他朋友没那么讲究,毕竟到如今还愿意联系钱缪的人,都是用好几层大筛子小筛子筛出来的,不嫌弃钱缪的真朋友。

    只有岑晚,他俩一路从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到正牌夫妻,现在反而成了见不得光的奸夫淫妇了,连聊天吃饭都要拐几个弯儿藏着掖着的。

    钱缪觉得挺可笑,但是如果再给他重来的机会,他还是会选择和岑晚离婚。

    “你快点儿,再睡会儿,我陪你睡着了再出去。”他掀被子招呼她躺下

    岑晚也乖,楞楞地就跟着躺下了,他张开胳膊就自动自发搂过去,“你又去哪儿?”

    这种状态钱缪还是挺享受的,摸得她后脑勺的头发,亲了亲脸,“挣钱去。”

    岑晚的脑袋瓜从他怀里冒出来,明晃晃地质疑。

    “正经的。”钱缪重新把她按回去,拍拍,“我总得挣钱养活自己吧?”

    他多大人了,横不能啃老,下半辈子一直用他爸的钱过活。还没提养岑晚呢,她不用他养,就算她用,自己现在也没这实力。

    岑晚没说话,贴在钱缪的胸前听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声,还有他说话时胸腔嗡嗡地震动。

    “我知道你好奇我家的事儿。”他什么都知道,“不告诉你是因为我也不确定这是不是最终的结果,现在大伯和我爸就是进入养老模式,这是最好的了,但是也存在变坏的可能。我爷爷那边儿,嗐,他岁数那么大了,还身体不好,肯定是没法儿抓去坐牢了呗。所以,大家都没有什么人身威胁,好好活着呢。你放心。”

    两年多的动荡,被钱缪只言片语就轻飘飘总结完了。

    他把被角往上拽了拽,把岑晚的肩膀和脖子也都裹严,“睡觉,争取出点儿汗。我陪着你呢。”

    岑晚闭着眼睛假寐,努力抿着嘴,忍住鼻酸,不想让钱缪发现异样,往他怀里又扎了扎,结果没一会儿她真的睡着了。

    “……她好不容易睡会儿,你什么事儿?”

    岑晚惺忪着眼,听见钱缪压低声音躺在自己旁边接电话。

    “嗯,是我,你好。”钱缪看了她一眼,跟电话里说,“她醒了,你等会儿。”

    他接的是岑晚的电话。

    钱缪把电话递到她耳边,里面传出同样压低了调门儿,却异常惊恐的嗓音,来自岑晚的助理——

    “老大!怎么钱哥他、他……”

    离异夫妻同床给助理小柳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以前钱缪没少去岑晚办公室,那时候两家公司还有合作,所以钱缪和小柳也混的很熟。

    小柳刚才下意识叫钱缪“小钱总”,转念想到他家里出的事,差点没把舌头咬掉,连忙改口叫“钱哥”。

    “有事儿说事儿。”岑晚装作不经意地看向钱缪的方向,他在自己手机上回着信息

    助理给她打电话准没好事儿,只是岑晚猜不准具体是什么,单手按在太阳穴上,闭着眼等着风暴袭来。

    那边小柳把声音压得更低了,“小谢总发来了结婚协议,对不起老大,昨天前天都说您外出,这回我实在搪塞不过去了。他说两小时后来公司和您对一下细节,有什么问题他再回去改。”

    「结婚协议」四个字听得岑晚浑身起鸡皮疙瘩,钱缪起身去了衣帽间,她眼睛盯着,手捂住听筒小声说,“知道了,我一会儿过去。你先看一下,标重点,批注有问题的内容发我邮箱。”

    “岑家没你要垮我看。”钱缪整着衣服领子,一边走出来一边说,脸色不怎么好

    岑晚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看他,没说话,钱缪以为她是被自己说不高兴了。

    “怎么?我说错了?”他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道

    没想到岑晚继续看了他一会儿,摇了摇头,伸出两条手臂,居然是要抱。

    这几天岑晚有点儿粘他,真是奇了怪了,生个病居然还进化了,钱缪希望她退烧了也依旧能爱撒娇。

    “晚上去吃火锅,你别忘了。”岑晚站在床上抱住他的后背

    “行,给你补补。”钱缪掐着她的臀肉,她发烧这几天肉眼可见地又瘦一圈,“你悠着点儿听见没有?别他们搞不定就都来找你。”

    岑晚乖巧地点头,两手正过他的脸亲吻,主动送上舌头,勾着他的牙尖和口腔里舔来舔去,躲着钱缪的舌头跟他嬉戏,最后被压在床上,两个人都气喘吁吁险些失控。

    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钱缪出门去见哥们儿。

    秦正大组的局,给钱缪接风洗尘。大家听说他回来了,一个个都可开心了,还没喝酒,情绪就已经高涨起来,有说要为兄弟两肋插刀的。

    钱缪一看,达到目的了,立刻直奔主题,“说到这儿了啊,承蒙各位不弃,咱不整那些虚的了,确实有点儿不情之请。”

    他掏出手机,先给自己调出一首bgm来,伴随着复古的前奏,钱缪端起酒杯,“来,老几位,我先敬各位一杯。”

    「这是心的呼唤

    这是爱的奉献

    这是人间的春风

    这是生命的清泉

    ……」

    伴随着早年间地铁里聋哑人残疾人乞讨卖艺的时候随身大喇叭里流转出的歌曲,他娓娓道来。

    “我啊想干点儿餐饮方面的事儿,混口饭吃,不求养家,只求自己饿不死。各位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一二十万不嫌少,一两千万不嫌多。绝对不是白拿啊,咱不是那人。但是钱不是重点,如果能具体点儿就更好了,比如关于餐饮相关的点子建议、知道的好厨子、想要转手的店面这种,来者不拒。父老乡亲,感激不尽,我钱某人谢过各位了。”

    「啊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

    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啊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

    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

    一桌子大男人听傻了,没反应过来。

    “怎么着?我给你们糊个募捐箱儿?”

    大家纷纷说不用,走转账。

    “好的。”钱缪点点头,“还有,重中之重,谁有四德的人脉,帮我牵牵线。”

    有热心的哥们儿已经举手了,被钱缪打断,“不是许翡的助理,我要许翡个人的联系方式。”

    那哥们儿又幽幽把手放了下去。

    “他媳妇儿也行,不是说他跟他媳妇儿特好吗。”

    大家纷纷摇头,说四德大小姐不怎么露面,挺难接近的好像。

    难接近?还能有他家旺旺难接近?

    钱缪不信邪,举杯再敬,“帮我留意留意吧,不用非得微信,其他社交账号也行,把id告诉我就行,真的很重要各位。”

    一曲《爱的奉献》播完又循环了第二遍,给在座的都煎熬坏了。钱缪一向犯坏,这回直接把他们这帮从小玩到大的兄弟,道德绑架成大企业家了,不捐款出力简直天理难容,夜里叁点恨不得都得爬起来抽自己俩嘴巴,哭着感慨「miumiu真不容易,我真该死」的程度。

    钱缪顶着“强颜欢笑”的表情,敬他们第叁杯酒的时候,大家都快站起来自罚叁杯了。《爱的奉献》还想放第叁轮,被一个哥们儿抢过钱缪手机给掐了,餐桌上地气氛终于恢复了喜庆和祥和。

    “我听说岑家准备给岑晚定亲呢。”

    此话一出,所有人看向钱缪。

    钱缪正在看手机,被提及的人给他发消息说自己要去公司一趟,很快回来。

    钱缪愣了一下,手指悬在键盘上不知该回什么好。顿了顿,先抬起头问那哥们儿,“消息靠谱儿吗?”

    那哥们儿也愣了,这摆明是余情未了呢。他俩以前感情挺好,没想到这离好几年了现在还没断干净似的。

    他支支吾吾道,“啊,我也就听说,也不是我亲耳听的,兴许听错了呢。”

    钱缪看向旁边的秦正大,所有人的目光也都跟着移过来,把程程看毛了,慌得直结巴。

    “不、不是,别看我啊!什么意思?我、我我我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