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任(豪门联姻离异) > 章节目录 约会
    这次是面对面抱着,岑晚是真的浑身没力气,软趴趴地靠在钱缪肩膀上舔咬,手指摸他胸前的小红豆,甚至故意把呻吟声放得更恣意些,想激他快点结束。

    旷了两年多,现在上来就做三遍,人都要废了。

    结果钱缪更起劲儿,捧着她的臀瓣上下颠动,不知疲倦地甚至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随着两人的动作,胸乳总是会相互蹭到,是带着小勾子一般,要把魂儿都要勾走的那种痒。

    岑晚腿酸软得乱晃,穴里被撞得涨麻,仰着头撒娇似的哼哼。

    “干什么?累了?”钱缪知道她要说话,明知故问

    能不累吗?

    岑晚被抵在衣柜门上,十指被紧扣在他的指缝,托举着顶弄,动作比之前轻缓许多了。

    她懒得说话,继续哼哼,靠衣柜没有靠钱缪舒服,岑晚半睁着眼睛,上半身继续俯趴过去。

    他轻快地笑了一下,亲她汗湿的额头,“明天要出去?哦,是今天了。”

    岑晚习惯性把第二天出门穿的衣服在前一天晚上准备好,挂在衣橱的最外面。

    现在离他们不远处的那组衣柜外面,就挂着一条针织长裙和一件黑色小香风外套。

    岑晚混混沌沌的,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倏地一僵,她晚上要去和谢逸仁见面,钱缪突然出现,颠三倒四地折腾她,差点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有约会。”她突然没来由地慌张,挣开钱缪的手,搂住他的脖子,两条腿也勾住他的腰,“你少打听,快做。”

    钱缪又是笑,抱着她的腰,不紧不慢地捣弄,懒懒散散说,“行,不打听。但是快不了啊,太舒服了停不下来。”

    岑晚想到晚上即将要面对的约会,感觉心里别扭,不上不下的。

    “钱缪。”她叫他,却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些什么

    “诶。”他应声,摸了摸她的后脑勺,侧头亲了一口,善解人意道,“我知道啦旺旺,舒服是不是?”

    岑晚一下子又放了心,肩膀压下,嘴上骂了一句神经病,叼住钱缪的肩窝,没松,像是要咬掉一口肉似的。

    钱缪倒抽着气,捏着她的臀肉让她松开,说祖宗,我也是人,很疼的。

    岑晚牙都酸了,看着他肩头上的一圈血印,亲亲又舔舔,手臂勾着钱缪的脖子,随意说道,“那下面疼不疼啊?”

    下面一直被她咬呢。

    钱缪最受不了岑晚一本正经地说骚话,可能也不算骚话,反正凡是沾边儿的都能让他血脉喷张。

    房间瞬时变得更加旖旎火热,钱缪不知道为什么岑晚要突然撩他,只当是做舒服了更想要了。

    他乐在其中,把思念都化作实际行动,那就谁也别睡了吧。

    ……

    ……

    岑晚是被钱缪弄醒的,他的手覆在她的臀肉上,捏解压玩具似的。

    她想也没想,抬脚就踹,刚一动,就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这浑身酸痛的劲儿,好多年没体会过了,岑晚气得想打他。

    钱缪正在手机上回消息,被岑晚冷不丁一拍,手机翻下了床。

    “醒了?”他也不恼,顺势把手执在嘴边亲了一口,“喝不喝水?”

    虎口的位置贴上湿湿软软的温热,岑晚心上被揪了一下,蹙着眉头把手缩回被子里,咽了咽嗓子,果然干得难受,她点头。

    最后的记忆停在浴室,钱缪给她洗澡,那时候岑晚已经睡着了,可等他手指伸进去清理穴道,她还是痒得身子直颤,又给吵醒了。

    岑晚脾气“腾”地上来,揪着他的耳朵扯来扯去,“钱缪你真烦!”

    “我轻点儿我轻点儿。”他被迫偏过脑袋,勾着她的腿弯,认真地掏弄清洗,“等会儿就好了宝贝儿。”

    餍足的钱缪向来都极好说话,岑晚脑子木木的,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掩盖似的又揪他耳朵,钱缪疼得直“哎呦”。

    “你疼不疼?”他摸着腿心嫣红的花瓣处

    岑晚没面子地嘤咛,拽他的手腕,拧着眉头控诉说疼。钱缪听完也蹙着眉,蹲下身盯了一阵,没忍住抱着她的大腿舔了一口。

    是有点儿肿,他今天属于是久旱逢甘露,做得确实过火,不过还好刚刚摸穴道里面没什么异常。

    “错了乖宝儿。”钱缪叹了口气,安抚地亲吻岑晚的眼皮,手臂揽过她的后背摸了摸,觉得歉疚,“一会儿给你抹点儿药。”

    岑晚就那么一说,其实没多疼,顶多就是酸麻。抿了抿嘴没吱声,靠在钱缪胸膛上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一觉睡到了现在。

    ……

    她撑着床坐起来,一边喝钱缪端过来的水,一边向他飞眼刀。

    钱缪伸手揉她的头发,又被她打,于是改为讨好地嘿嘿笑,“睡得好吗?”

    凌晨把她抱上床的时候,岑晚已经打起呼噜了,可爱的要死,钱缪没见过世面地趴在床边亲了她几口,然后轻手轻脚给腿心上了药,揉着她的腰背入睡,一夜好眠。

    他起来的时候也已经临近中午了,先是检查了一下岑晚的穴口,看到消肿了安心下来。又出去准备狗饭,大吃大喝早就饿了,在厨房围着钱缪脚边儿转,吐着舌头摇着尾巴等。

    从冰箱里解冻了四块牛排,两块水煮,切成小块放进两只狗碗里。又焯了青菜,饿得钱缪自己先捡了几筷子吃了,剩下也分进狗碗里,最后又倒了点儿狗粮和冻干。

    “爸给你俩吃的好,还是妈给你俩吃的好?”

    大吃大喝吃饭吃的欢实,钱缪回到厨房给自己煎牛排,吃完收拾一下又重新回卧室抱着岑晚睡回笼觉。

    不禁感叹这日子可真美,虚度光阴也是一种幸福。

    ……

    钱缪贱嗖嗖地问好,岑晚没搭理,只把一饮而尽的空杯子递给他。

    他没在意,继续问,“吃东西不?给你煎个牛排?三点半了,你还出不出去?”

    岑晚没想到睡到这个时间,看了眼手机确认,抬头又瞪钱缪,“大吃大喝吃饭了吗?”

    她嗓子有点儿哑,忍不住清了清嗓子。

    “吃了,就差你了。”

    谢逸仁的信息凑巧在这个时候进来,他说六点来接她,让她发一下定位。

    岑晚心口一凛,钱缪刚才出了卧室现在又返回,站在她跟前,重新递来一杯水。

    岑晚下意识飞快地暗灭手机屏幕,都说做贼心虚,可是她没做贼,不知道自己在虚什么。

    等到钱缪接着空杯子再次出去的时候,她才进入聊天界面回复里面的人说不用来接,她自己过去。

    谢逸仁很绅士地同意,发了餐厅地址没再多言。

    岑晚磨磨唧唧下床洗漱化妆换衣服,肚子开始叫,心里又在骂钱缪了,只不过这次多了几分烦躁。

    到底在烦什么?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问。

    也许想到答案了,也许不愿深想。

    临出门时,钱缪成功用牛排堵住了岑晚的嘴,也顺了岑晚的气。

    钱缪挑了个八百年没用过的漂亮盘子,仔仔细细把牛排切好,淋了酱汁,旁边煎了几片彩椒和芦笋做配菜。

    香气诱人,卖相也还可以。

    钱缪拉住岑晚,拿叉子叉了一块肉硬塞进岑晚嘴里,“赏咱个面子,坐下吃呗。”

    这姑娘太会拿乔,但是倒也好哄,每次钱缪笑嘻嘻地给个台阶迎着她,岑晚也就板着脸下来了。

    他俩都吃不饱冗长的法餐,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钱缪提前三个月预约了申市的一家顶级法餐,想着到时候正式一把,带岑晚出去玩,顺便过节过生日。

    钱缪在情人节出生,这个日子大概注定他从生下来就会被爱也会爱人,岑晚嘴硬,打心眼儿里却愈发愿意和渴望和钱缪相处。

    一顿饭吃了三个小时,结果刚出门没一会儿钱缪就忽然转头问,“你饿吗?”

    两人同时迸发出笑声。

    礼服外面裹着棉袄,钱缪找了家评价不错的街边小馆,重新带岑晚吃了第二遍晚饭。

    ……

    ……

    岑晚刚刚坐在餐桌边吃牛排,脑子里一直都在想,如果钱缪问起和谁约会,她要怎么说。

    说实话吗?也没什么不对和不行。他们早就离婚了,那时候岑晚就放话说他们之后一点关系都没有,她立马就去找男人。

    但心里就是莫名地不想告诉钱缪。

    他俩一点关系都没有了,那岑晚就更没必要想他报备行程了吧?

    她这样给自己打气,可是直到穿鞋出门的时候钱缪也没有问。

    这样也好。这样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