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任(豪门联姻离异) > 章节目录 后颈
    钱缪嘴上不停,手上利索地拨落岑晚的睡衣睡裤,直至亲吻她纤薄的后背。

    她被他按趴在床上,可怜兮兮的叫声被枕头吸收了大半,两条腿几乎要拧成麻花,夹着身后男人作恶的手扣在中间,做无谓的垂死挣扎。

    岑晚的皮肤特别光滑,像刚剥皮的鸡蛋,让钱缪着迷了很多年,直至现在还是。他一摸就停不下来,打着圈地揉,有时候受不住力道,把整片皮肤都搓得泛红,嫩死了,越看越想欺负。

    他们太熟了,从19岁两个人第一次尝情事,到现在已经跨过了第十个年头。岑晚身上的痣都在哪里,钱缪闭着眼睛就能轻松找到。

    不正经的功夫都是从对方身上一点一点练习摸索出来的,他舔着她脊骨最上方颈椎周围的皮肉,感受身下的人抖动得厉害,两手抓着床单,隐忍地哼叫不停,深色的枕套是被她的眼泪沾湿了一小块。

    岑晚后脖这地方最敏感,最早被钱缪发现是大学里她有一次上体育课摔了,夏天穿着穿短袖短裤,把胳膊腿全蹭破了。那天是个周五,本来钱缪在校门口是要等着接她去玩儿的,看见她这副德行一瘸一拐地出来,傻了眼。

    “岑晚,你怎么着?被人踩在地上摩擦了?”

    钱缪要去扶,被她一巴掌拍走,“你会不会说话?”

    人都这样了,还去哪儿玩儿啊。回家吧。

    钱缪开车的路上给朋友打电话,说自己临时有事,去不了了。他的一个哥们儿家里在郊区新开的度假村试营业,叫朋友们一起去聚聚。

    钱缪没提原因,插科打诨就过去了。他带岑晚回了他自己的小公寓,叫了炸鸡披萨外卖,牵着她的手进门。

    “吃完你送我回学校吧?”

    岑晚站在客厅里,没来由地紧张。

    公寓不大,但很新,装修和家具都是上上品。这儿离钱缪的学校近,大少爷住不了宿舍,随手买的。整个空间都弥漫着浓浓的、属于钱缪的气息,让岑晚有种羊入虎口的危机感,虽说她肯定不是羊,钱缪更算不上虎。

    她肯定是不回岑家的,现在外卖还没到,就已经有点吃不下去了。

    客厅和他的卧室打通成了一间,通透极了,钱缪逆着光站在床边,歪着脑袋看她,一边看一边毫不忌讳地慢条斯理脱上衣又脱裤子。

    岑晚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都挺做作的,毕竟他们该干的都已经干全了,就在上周末。

    钱缪把床上的家居服捡起来套身上,听见那别扭女的又说,“我自己回也行。”

    他气笑了,“是谁?”

    “什么?”

    “你这回又看上谁了?一帮人一块儿过夜就行,到我这儿跟我就不行了?”

    他都上钩了还不满意?她开鱼塘呢?想钓多少个男人啊?

    岑晚确实理亏,估计这辈子自己在钱缪这边「狐媚子」的名号算是洗不清了。但是听他这样说又实在不高兴,想了想,梗着脖子道,“看不看得上,不得看了才知道吗。”

    钱缪的朋友太多了,她不怎么认识。他们虽说是高中同学,可是岑晚也只熟悉那几个和钱缪关系比较铁的。

    钱缪脸色冷下来。

    她一个姑娘家家的,睡个人这么随便吗?他都是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上礼拜才成事的。他们好歹还顶着未婚夫妻的名头呢,岑晚就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儿?

    “钱缪,你给我找件衣服穿吧。”

    他这么挑剔,肯定不愿意别人穿着在外面的脏衣服坐他的沙发睡他的床。这算是岑晚给自己下的台阶。

    钱缪忍了忍,翻了她个白眼,起身进旁边的屋子,没一会儿出来甩给她一件短袖t恤。

    这件他以前一定穿过,岑晚不动声色闻了闻,上面有他的味道。钱缪就立在跟前,居高临下地等,岑晚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和他对望着,向上掀自己的衣摆。

    真的不是故意放慢动作,只是她手肘破了,回弯很疼,使不了力脱下来。

    岑晚的衣服蒙着头,听见钱缪咒骂了一声,随后领口猛地被拽开,是他帮她脱了。

    “你又勾引我。”

    钱缪漂亮的眼睛里闪着幽幽的光亮,垂下去看她白色蕾丝内衣,三角罩杯材质极薄,包裹着白嫩饱满的两团,几乎能看见乳晕的红。

    “这次没有。”

    岑晚看了他一眼,也往下瞟了一眼自己的胸,实话实说。她继续脱下装,露出成套的白色蕾丝内裤,在钱缪的紧盯之下,不疾不徐换上衣服。

    他高,t恤穿在她身上变成宽松的连衣裙,一直遮到大腿中段。

    岑晚垫脚,抬起双臂试探性地环上他的脖子,在钱缪唇上啄了一口,又伸出小舌尖舔了一圈,明显听见他的呼吸加重。

    钱缪没抱她,可也没躲,树桩子似的僵着,岑晚放下心,又贴近几分,咬着他弹软红润的唇肉,纠缠着说,“现在有,行吗?”

    上周末分开,这周钱缪几次约她出来,都被岑晚用各种各种的理由推脱了。她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想起钱缪就脸红心跳的。岑晚安慰自己是因为送出去了初夜,所以对他有点特殊情感。

    一定是这样。

    后来钱缪又约岑晚去度假村玩儿,她想了想最终答应了。毕竟之后需要钱缪的时候还多着呢,现在难道不是一个如她所愿的好开局吗?

    “……岑晚你真是妖精变的。”

    钱缪咬牙切齿地说完,抱着她开始狠命地啃咬。刚穿上的衣服又脱了下来,蕾丝内衣还在身上,只不过七扭八歪。钱缪惩罚似的蹂躏双乳,膝盖顶弄她的腿心,无论岑晚怎么哭叫都全然不顾。

    外卖在门外等到凉透了才被年轻的男人拿进来,被放入烤箱复热。年轻的女人躺在沙发上像条濒死的鱼,还在不停地喘。

    钱缪刚开荤,非常难忍,可念在岑晚胳膊腿都是伤,也没那么禽兽拉着她硬做,只是用膝盖磨,用手指插,她就已然受不住成了这样,最后就着她的手草草释放了。

    钱缪挺心疼岑晚的,同时觉得自己挺窝囊,弄饭也没什么好气。在厨房远远看见她起身,扶着墙颤颤巍巍地走,“你干嘛?”

    岑晚停下转头,“我想洗澡,浴室能借我用吗?”

    钱缪心头梗了一口血差点没吐出来。

    他俩都这幅样子,这种关系了,她还像陌生人一样,衣服还没穿上呢,就拒他于千里之外了。

    说什么借不借的?!多遭人恨呢?!

    “你那伤口能沾水吗!”

    “我身上太脏了。”

    还嫌他脏?!

    钱缪在厨房收拾外卖包装盒,气得摔摔打打。太阳穴突突直跳,深觉这妖精变的臭丫头简直是来克死自己的。

    “我给您擦擦,行吗?”

    钱缪从小接受的教育告诉他要善待女孩子,以及心底不知出于什么情感的驱使,告诉他尤其要善待面前这个女孩子。

    他让了一大步,没想到岑晚却不领情。

    “我还得洗头。”

    钱缪呼出浊气,“我给您洗,行吗祖宗?”

    岑晚趴在洗手池边,头发飘在水面上,像蓬勃生长的水草。钱缪按着她的后脑勺,她觉得身后的人是想把她淹死,心里涌出强烈的恐惧和不信任,两手撑着水池边缘,梗着脖子较劲。

    这个头发洗的兵荒马乱,不过好在钱缪不是要淹死她,他自己生着闷气,洗抹布一样揉搓她的头发。

    挺疼的,岑晚发量多,头发也长,老是被钱缪扯到头皮。她一开始不好意思说什么,可是人又不是泥巴捏的,手指边缘都掐到泛白,最后实在忍不住侧头质问,“你到底会不会洗头?”

    没有金刚钻,为什么要揽瓷器活?她真的很受罪。

    钱缪哪儿伺候过人?头一次伺候别人居然还要被挑拣毛病,他可是够贱的。

    “不会,就洗。”怎么着吧

    他说着,手上动作更狠了,像是要把她脑袋抓下来。

    “你是不是有病?!——啊!”她刚骂一句,脖子猛缩,叫了出来

    钱缪拿花洒冲泡沫,热水打在她的后颈,刺激得几乎要站不住。

    钱缪也没想到岑晚反应这么大,继续朝她的后脖颈冲水,岑晚身子拧着,差点没向前栽下去,被身后的人抱着腰捞住。

    “你这什么体质?”

    臭丫头浑身上下都怪敏感的。

    他起了捉弄的心思,揽着她,不停用花洒朝同个地方喷水。岑晚在他怀里疯了似的上蹿下跳地躲,一边叫一边骂,咬钱缪的手。

    最后他们把整个浴室弄得一团乱,两个人都像落汤鸡一样,却神经病般相视大笑了出来。

    ……

    ……

    “钱缪你烦不烦啊!!不许舔那儿!”

    时至今日,他还是能清楚地记得那一天。

    钱缪朝她后颈的敏感点不停地攻击,听着她一声接着一声地叫,娇媚极了,心里特别熨帖。

    “嗯,接着骂。”他恣意舒畅,一如从前。捏着岑晚的下巴转过来,吻得热烈又缠绵,贴着她的唇,大言不惭,“就喜欢听你骂。”

    他说着,另一只手在下面,柔柔地抵进去中指的一个指节,穴道紧致得要命,内里软肉不停推挤吮吸,令钱缪呼吸一窒。

    手指在里面埋着,不急于进犯,而是继续尽心逗弄已经被摩擦肿大的阴蒂。

    伴随着缠绵的水声,身下的人叫得更勾人了。

    钱缪是真的坏得过分,他一手在下面磨她,一手在上面,把两乳并在一起,在掌心里轻抚两颗莓果,嘴上还在舔弄她的后背。三处最敏感的位置,他哪里都不放过。

    岑晚扭着腰,手把床单捏皱,觉得自己很快要晕死过去了,呻吟里开始夹杂着哭腔,勾着脚背蹭钱缪的小腿。

    “嗯?什么意思?”他在她后肩上吸出一下块吻痕,舌头来回地舔,愉悦地明知故问道

    “……正面。”

    岑晚只有在床上才能这么软软糯糯的。

    “哦,正面啊。”钱缪提上来一只手,用指背擦了擦她挂在眼睫上的晶莹,没忍住又凑上去亲了一口

    岑晚被他刚才这一连串举动弄得喘不上气,要是接着被压着后入,她估计自己得死在床上。

    钱缪良心发现,拉着她的胳膊翻转过来,手撑在枕边,好整以暇看着她。

    “那你亲我。”

    岑晚平复了一阵,伸出两条细白的胳膊抱住他的肩膀,仰起脸把唇瓣送上去。

    ----------

    miumiu:让你不亲我。

    还没发车,他俩真腻歪。啧啧啧

    阅读量太少了。。。。。太心碎了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