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任(豪门联姻离异) > 章节目录 离婚
    钱缪刚走的那段时间,毫不夸张地说,岑晚非常不适应。

    只是少了一个人而已,可整个房子都骤然空旷下来,大吃和大喝乖极了,不吵不闹,每天只知道吃、喝、打滚、睡觉。可见钱缪比狗欠,他往常如果在家,一天天的闲不住,以捉弄岑晚为乐。

    就在岑晚几乎要习惯这种安静的时候,物业工作人员搬着梯子上了门。

    对面是两个面熟的小伙子,工具箱打开就开始要干活,大吃和大喝那时候还不到一岁,听见电钻的声音,大难临头似的缩在岑晚脚边嗷嗷叫。

    “钱哥工作真辛苦,这过节呢也回不来啊?”物业小伙热络地攀谈道

    “嗯,他忙。”岑晚垂着眼,坐在沙发上,大吃大喝跳上来,腿上一边趴了一个,她用手安抚着

    “外派多久啊?”

    “什么?”

    “钱哥啊,他要外派多久啊?”

    岑晚这才明白,钱缪请物业工作人员帮忙安装宠物摄像头,完全不提离婚,而是撒了谎说自己外派不在家。

    “嫂子,你看这个方向可以吗?”

    岑晚轻叹了一口气,点亮手机屏幕找出被她备注了猫猫emoji图像做名字的人,播了语音过去。

    招猫递狗,这种无谓的social还是得让合适的人来。

    “诶,我宝儿。”那头很快接起,熟络又散漫

    岑晚突然惊觉,钱缪已经很多年没有叫过她的名字了,从来都是些或腻歪或调侃的昵称。

    “小赵他们来了?”

    岑晚开了免提,说了句来了,便把手机递了个那个小赵,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从摄像头的安装位置说到小区保安队长的女朋友,再从哪家的小枣粽子最好吃聊回钻孔的灰尘别落在狗窝上。

    “宝贝儿,你下个app试试,镜头能转。盒子上有二维码。”

    岑晚窝在沙发上逗狗,听见不远处手机扬声器里略显嘈杂的嗡嗡声。

    两个物业小哥对这个称呼见怪不怪,憨笑着把手机双手归还给主人。在他们眼里这对夫妻可恩爱了,男方永远神色愉悦,看似和女方是在争吵打闹,实则都是人家的情调趣味罢了。

    “知道了。”岑晚换了听筒接听,想问钱缪现在在什么地方,在舌尖上转了一圈,张口时变成了,“你还有事吗?”

    对方轻笑一声,说没有。忽然一阵错觉,好像他真的只是短暂或漫长的外派公差,两人的关系没发生任何改变似的。

    “没有挂了。”岑晚心气儿不太顺,说得更冷硬了几分

    钱缪平平常常地“嗯”,自然地亲了一口收声孔,响亮极了。

    那亲吻仿佛还带了钱缪气息中的温热,岑晚的耳畔不由自主地发麻,直至麻了半边身子,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又很快消散下去。

    钱缪心态真好,岑晚赞叹,她是真的不如他。

    装了摄像头的当天夜里,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慢吞吞下载那个监控的app,注册的最后一步是输入什么激活码,在客厅茶几的包装盒里。岑晚抓了抓头发,想了想,还是选择从被窝里爬起来找。

    大吃和大喝在睡觉,她蹑手蹑脚,甚至连灯都没开,点亮了手机的手电筒,对照着纸条上的号码输入。

    屏幕正中的缓冲圈不停地旋转,最终变成了监控画面,夜视效果挺吓人,岑晚看到自己白不呲咧的一小条人立在客厅中央,她后退,手机屏幕里的人跟着后退;她举手,手机屏幕里的人跟着举手……有点好玩,有点神奇。

    “哈!——”

    万籁俱寂,突然从某个角落里发出带着混响的怪声。岑晚吓得尖叫,手抖着把手机扔了出去,两只狗也从睡梦中惊醒,挽尊似的转着圈狂吠。

    带着混响的声音来自一个男人,那人对一人两狗的恶作剧成功,开怀大笑,乐得直颤,“让你大半夜不睡觉。”

    岑晚捂着蹦跳的胸口,缓了两口气,仰头朝着摄像头破口大骂,“钱缪你是不是要死?!”

    就算是特务来了也想不到,从这个心惊肉跳的夜里开始,他们此后两年中的每一天都靠摄像头喊话交流。

    ……

    摄像头直对狗窝,辐射范围仅有客厅,往常岑晚睡前都会在沙发躺着陪大吃大喝玩,钱缪像是附身在摄像头上的恶灵一样,不停逼逼叨逼逼叨,岑晚心情好的时候搭几句,被吵急了就骂他几句。

    昨天也不知道她回岑宅受了什么刺激,竟然省略了陪狗玩的步骤,直接回卧室了。

    “乖乖,抬个头我瞧瞧。”

    岑晚蹲在大吃大喝面前弄早饭,摄像头喇叭又响了。

    她一顿,意外于钱缪居然白天也在线,他从来只是晚上才会喊话的。

    “你昨儿还行吧?跟几娃吵架了?六娃又招你了?”

    钱缪说岑家那几个兄弟姐妹跟葫芦娃似的,岑仲睿有六个孩子,真应该再生一个,凑七个葫芦娃。

    岑晚是老四,和老六岑昕最不对付,这起源还是钱缪。因为当时年仅17岁的钱缪是个香饽饽,是先被选中作为岑昕联姻对象的优秀人选。

    不提还好,一提昨天岑家的饭局就烦,新登场的谢逸仁,岑晚完全疲于应对。还有云淡风轻的钱缪,他现在在哪?不会已经踏在京市的土地上了吧?

    岑晚面色不善地仰头,赏了摄像头一记眼刀。

    殊不知钱缪把焦距放到最大,就定在黑脑袋瓜上等呢,可算是看见了脸。仔细辨别了一下,还行,她的眼睛没红也没肿,无异常。

    钱缪松了一口气。

    “这两天准备干什么?”他打了个哈欠,重新按住屏幕上的说话键

    一宿没怎么睡,没看到岑晚躺沙发,钱缪心里挺不安生的。他在他的客户端设置了人像追踪,只要镜头捕捉到了岑晚,就会即刻给钱缪发推送提醒。

    他把手机设置了最大音量,生怕如果夜里岑晚出现在客厅里,他落了没立刻看到。

    怎么这认识的年头越长,反而还越记挂呢?人不都说时间长了,感情就淡了吗?

    多亏钱缪在第一次爷爷住院的时候,陪床陪出来了浅眠的坏毛病,手机提示音在早上九点响起,他正迷迷糊糊,“腾”地一下就爬了起来。

    “约会。”岑晚盘着腿坐在狗窝里,手撑着头,看狗闺女吃饭,半真半假地回答

    钱缪那头哼笑一声,说行,约去吧。

    那时候刚出事,他火速召集了律师团,趁律师团还能为他所用,给了岑晚所有他能支配的个人财产,抓着岑晚的手,想要她签下离婚协议。

    岑晚推着他的胳膊,又去推他的肩膀,几乎被钱缪锁在怀里。仰头看向他的时候,平静的眸子里蕴藏着怒意,“我告诉你,签了之后我跟你半毛钱关系都不再有,明天我就去找男人。”

    钱缪抚平她因为挣扎而粘在自己胸膛前凌乱的发丝,低头在额角亲了一口,说行。

    岑晚从攥着钢笔,被他纠正成握笔的正姿,捏了捏指节,轻推了一把。

    钱缪说,“签吧,离。”

    ----------

    下章miumiu能从摄像头里蹦出来了

    我爱miumiu!【许总对不起。

    我发誓,钱缪一定是全po站上精神状态最稳定的男主。(后面对老婆发疯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