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放任(豪门联姻离异) > 章节目录 老宅
    岑晚最讨厌过节,过节意味着要回岑家那个死气沉沉的老宅,年复一年,她已经连装笑都装不出。

    母亲郑晓黎上周快递了件旗袍过来,没有任何交流,关系疏远至此不是一天两天了。

    给大吃和大喝准备了晚饭,岑晚进衣帽间换衣服,离那么远都能听见两只狗美滋滋又激动无比舔饭盆的声音。

    它俩一定会比今天晚上的自己吃得高兴,岑晚系上领口最上方的如意扣,觉得几乎要窒息。

    临出门的时候,两只大毛绒玩具狗有情有义围着她打转,岑晚想了想,蹲下身拾起门边上的宠物香肠快递拆开,不偏不倚地二位各加餐了两根。

    “中秋快乐。妈妈一会儿就回来哦。”

    过节应该是快乐的,狗子们的快乐很简单,那就给它们多一点。

    每次岑晚开着那辆路虎揽胜回到岑宅,都具备开着坦克把别墅夷为平地的气势。

    下车时在门口看到了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她不动声色地蹙了蹙眉,心里沉了几分,瞬间想通了关节,更烦躁了。

    “小谢总?”岑晚不疾不徐走过去,佯装惊讶

    “岑小姐。车很帅,看到了你的另外一面。”

    谢逸仁脸上挂着淡笑,似乎连嘴角弧度都如计算过一般拿捏精确,与昨天在公司会议室看到的那个矜贵公子没什么区别,让人讨厌不起来,可也不怎么有好感。

    谢逸仁来自一个港商世家,近两个月和岑晚负责的项目有业务往来。

    她敷衍着说谢谢,听见他继续拗口地说,“令尊邀请我,似乎没有知会岑小姐,也怪我没有事先打招呼,望岑小姐不介意才好。”

    “不要紧。”

    这有什么要紧的?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卖女儿。只不过一回生二回熟,这次过分到连她这个当事人都要从外人口中得知罢了。

    这顿恶心饭吃得可想而知,更恶心了。

    岑晚和谢逸仁在长桌上挨着坐,听着父亲岑仲睿和母亲郑晓黎一唱一和夸奖他们郎才女貌般配得紧。桌上的其他长辈和小辈面上或多或少露出些鄙夷和不自在,嘴上却说不出什么。

    有几年没看见这些人吃瘪成这样了。

    “晚晚。”

    谢逸仁进入角色倒是快,斯斯文文拆了一块鱼腹肉,放置到岑晚的餐盘上,配上这称呼,听得岑晚一阵恶寒,却也只能露出微笑,慢条斯理地吃。

    “三妈真是好福气,这一个两个的,真会挑女婿。”二哥岑晖的媳妇是个厉害的,现在怀了第二胎更是天不怕地不怕,“我这回要是生个女儿啊,之后可要好好向三妈您取取经。”

    “可说呢二嫂,”六妹岑昕也开始捡茬儿,“不过啊,这女婿太早挑中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事,谁知道有没有变数呢?”

    鱼腹肉的边缘连着一大块半透明的脂肪,岑晚难以下咽,放下筷子用餐布沾了沾嘴角,装听不懂,抬头看向岑昕。

    “什么变数?中秋节妹夫忙什么大生意呢,怎么没回来吃饭?”

    岑昕算什么东西,没脑子的草包一个,还好意思和二嫂一起咋呼。岑昕的丈夫前几天被仙人跳了,她自以为瞒的很好,其实一桌子笑面虎都清楚极了。

    果不其然,岑昕立刻变了脸色,炸了毛正要反击,被她亲妈崔妍华温声打断,“小晚,来,尝尝糖醋藕,知道你爱吃,我吩咐厨房特地给你加的菜。”

    “谢谢四妈。”

    崔妍华是父亲的第四任也是现任妻子,郑晓黎是第三任。

    糖醋藕是条状的,用牙咬开丝都连着,蜘蛛网一样缠在嘴外面,岑晚一点都不爱吃。

    她只吃切成薄片的藕,在这个家里,美其名曰一位父亲、四位母亲、五位手足,没有人知道。

    就这样,在餐桌上一大家子人“其乐融融”地煎熬了近两个小时,终于结束。

    岑晚找借口先走,在花园被母亲郑晓黎拦住嘱咐了一阵,大意就是要和谢逸仁培养感情。

    “你是个聪明孩子,知道要怎么做,以前也做得很好。”

    岑晚没什么表情,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无耻的话她都能说得出来。在郑晓黎眼里,婚姻是利益的交换,培养感情就是培养利益。

    “钱缪要回国了,希望不会影响你。”

    岑晚的眸子猛地扩大了几分,被郑晓黎抓了个正着,皱了皱眉,“你不知道?”

    她片刻又舒缓起来,女儿对前夫的消息还不如自己灵通,想必他们之间确实早就断了联系。

    郑晓黎兀自点头,面向别墅的方向小声说。“不知道也好。我提醒你,钱家的处境还是不明朗,保持距离,不要做傻事。”

    岑晚依旧摆着一张无波无澜的死人脸,缓了几息,说知道了。转身提着裙摆,大跨步上了驾驶座。

    “早跟你说换车,什么时候能听?”

    郑晓黎在不远处聒噪,岑晚按下引擎开关,利落地踩油门开走,不再应声。

    回到家,岑晚还在按电子锁,听见动静的两只狗就已经飞奔过来迎接,它们永远炽热。

    她被扑倒在玄关,索性就坐在地上,左拥右抱被它们玩一会儿。

    “钱大喝!我脸上有粉底,别舔了。”

    两只狗是金贵犬,同胞姐妹,叫「大吃」和「大喝」,这么没六的名字自然是钱缪取出来的。这是当初他送给她的狗,所以姐姐跟妈姓,叫岑大吃。妹妹跟爸姓,叫钱大喝。

    岑晚和钱缪离婚两年多,狗闺女三岁。

    “回大清帝国吃饭了?”

    狗窝正上方安装在天花板上的摄像头发出了声响,清亮好听的男声一如既往地散漫。

    岑晚微微一顿,抿抿唇,撑着地起身,径直穿过客厅进入卧室区域,大吃大喝乖乖趴在摄像范围的最边缘摇着尾巴等。

    “又吃生气啦?”

    岑晚不搭理,一点都不影响摄像头喇叭里的那个人自说自话。

    “大吃,去瞧瞧,你妈没哭吧?”

    大喇叭话音未落,从远处传来不太真切的暴躁女声,快速反驳,“没哭!”

    “啊好好好,没哭没哭……诶,你走之后这俩吃肠吃得可香了,我又下单了——”

    “你能不能把嘴闭上!我要睡觉了!”

    岑晚气哼哼出来,赤着脚,脱了旗袍仅剩一件到大腿根的打底吊带裙,仰着头朝摄像头喊。

    “澡都不洗啊?”

    “用你管?!”

    “行,不管。厉害劲儿的。”

    “闭嘴!”

    大吃和大喝被嚷嚷得一路缩回了自己的狗窝,叛徒示好似的绕着圈冲摄像头摇尾巴。

    “瞧把孩子吓的……宝贝儿呼噜呼噜毛,你妈跟我闹着玩儿呢。”

    “钱缪!”

    岑晚发泄了一通,顺心多了,翻了个白眼回卧室撞上房门。

    所有人都以为钱家出事后,岑晚和钱缪火速离婚,必定是夫妻反目,井水不犯河水,实际上他们从来都没有断过联系。

    可是就算是这样,岑晚竟然半点都不知道钱缪要回国的事。

    他真讨厌。钱缪是世界上最烦人的人!

    ----------

    致力于把钱缪写成最可爱的人!

    复工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