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三宝局长 > 第十七章
    秦守仁满足地回到家,真是巧,何盈之正好打电话来,先是对他的配合表示感谢,然后就单刀直入,表示老板要见他,今晚派车来接他去见面,放下电话,秦守仁不得不暗暗佩服老家伙,果然是姜是老的辣,自己本还有些着急,想不到被他料中了。

    下午,秦守仁推掉了几份饭局,两点钟,何盈之亲自开着辆黑色奔驰车来接他,两个人一路疾行,越过老城工业区,在郊区烟囱林立的一个废弃的小型钢铁厂院前停下来,下车经过杂草丛生的一段小路,拐进了一座仓库。几个男子在许明的带领下幽灵似的迎了出来,何盈之点点头,对秦守仁说:秦叔,老大四点半准时赶到,提前请您来,是有件礼物送给您。他诡异地向秦守仁笑笑,说:请吧,许明拉开一个小门,秦守仁走进去,他呆住了。

    坐在床上,瑟缩着抱住双腿,披散着秀发,裸露的玉体肌肤粉嫩娇媚的女孩不正是他一直无法得手的那位带刺的警花,漂亮动人的孟秋兰吗?

    孟秋兰几天来日夜受到几名歹徒的奸Y玩弄,歹徒们挖空心思用她的小嘴、她的R房、小屄、屁眼,一切可能的地方花样百出地折磨她,现在她对歹徒们的玩弄已经麻木了。

    歹徒们玩弄她之后就绑住她的手脚,只有在奸Y她和让她洗澡时才解开,可能附近就有河水,歹徒们爱死了她那身美丽光鲜的皮R,所以常常提水来给她洗浴。

    为了能让双手得到更多的自由,她在洗澡时就故意慢吞吞地多洗一会儿,忍受着在一旁监视的歹徒变态的抚弄,倒是身体,虽然经受了那么多的折磨,依然美丽X感,一如往昔。

    此时她见到秦局长赶来,本来目光一亮,可是随即发现他竟然和何盈之、许明等人凑在一起,十分亲切,不禁恍然大悟,愤怒的眸子好像要喷出火来,怒视着秦守仁。

    何盈之向孟秋兰一指,对秦守仁说:“秦叔,既然你对这小妞有兴趣,在老大到来之前,不妨先爽一爽,哈哈哈,以后只要和我们好好合作,你可以享受到更多的美女,得到更多的金钱,秦叔,你以前只是走私、受贿,那能捞多少?“秦守仁盯着孟秋兰那艳光四S的娇躯,只见她雪白丰满的X脯上一对尖挺饱满的R房如半个玉脂球扣在上面,顶端的蓓蕾如粉红莲子般大小,周围一圈淡红的R晕。

    秦守仁饥渴的吞了一下口水,被眼前的美景迷呆了。孟秋兰雪白粉润的肌肤,丰盈合宜的R体,尤其下面两条圆润修长的大腿夹缝里一丛乌黑浓密的绒毛,使得他的胯下之物立即硬挺了起来。

    何盈之见他已经痴迷不能自已,便向手下使个眼色,两个歹徒立刻走过去解开了孟秋兰手上的绳子,恶狠狠地说:“老实点,免得再吃苦头。”

    说着随何盈之、许明等人笑YY地退出去,关上了门。

    秦守仁一见众人退了出去,Y笑着脱光衣服,扑上床去在孟饱满高耸的白嫩R房上捏了一把道:“几天不见,想不到你的N子变得这么大,是不是过得很舒服啊?你看,如果早顺从我,怎么会有今天呢?”

    孟秋兰没有挣扎反抗,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仿佛他抚M的不是自己的身体。

    秦守仁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佳人,激动万分,他并不在乎孟秋兰的冷漠态度,只是紧紧地抱住她那柔软的纤腰,在她那晶莹剔透、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的姣好胴体上抚M着,孟秋兰白皙娇美的玉颈下细削的香肩,被他揽在怀里,欲火中烧的秦守仁毫无廉耻地含住孟秋兰一只娇嫩的R头吮吸起来。

    他Y笑着张嘴吮住了孟秋兰那娇嫩诱人的粉红蓓蕾,用力嘬了两口,赞道“真好,虽然被许多男人玩过了,N头还是粉红的,好滑嫩。”说着,伸出舌头舔着她雪白芳香的R房。

    孟秋兰只觉难言的屈辱和悲伤涌上心头,不由得珠泪暗垂,她悄悄闭上美丽的眼睛,任由秦守仁的轻薄,一言不发。

    秦守仁一路舔着美丽女警那雪白滑腻的肌肤,滑过纤腰小腹,埋首进入她那大腿G处的Y毛丛里,双手捧起了她那雪白丰盈的臀部。粉嫩迷人的大腿被张开,娇艳欲滴的小屄儿凸显了出来,孟秋兰神秘的羞处尽现在自已的局长眼前,不禁感到羞愤欲绝。

    秦守仁张开大嘴在孟秋兰雪白的大腿G里不住的吻着,并且伸出舌尖探进了这位可怜女警的小屄里滑腻腻的舔弄。

    多日来不断的X爱使孟秋兰的身体对抚弄变得极为敏感,而上司局长如此的行为虽使她羞怒万分,也越发加强了身体的敏感程度。现在落在这个花从老手的掌心里,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她无所适从。唇舌在她的花瓣里反复的缠卷,使她越来越亢奋刺激。

    尽管她是那样的不情愿,还是有些忍受不住了,她那粉润白嫩的大屁股开始无意识的上下耸动,鲜红的小嘴里发出煎熬不住的呻吟来,见此情景秦守仁不禁心痒难搔,他腾身跪上去,一手扶着自己那早已硬挺chu涨的大阳具抵在了女警小腹下那娇美可爱的小屄上,Y笑中猛地一挺腰把他那丑恶的大G头顶进了孟秋兰这位美丽女孩的滑腻Y道里,叫嚷着,“哦…………好滑,好紧……”

    可怜孟秋兰虽然满腔怒火,可也不由得粉腮通红,玉体乱颤。秦守仁快活的Y笑着,他实在没想到有此意外的一桩艳福,可以享受到孟秋兰的美妙R体。

    孟秋兰的身子雪白光滑,体态玲珑浮凸,小屄的嫩R那么紧的吮着自己的大RB,爽极了。

    秦守仁听到胯下的美人儿被自己顶得浪叫不已,秦守仁想起前一阵儿被她跪在地上被她拒绝的丑态,不由得Y笑一声,猛得一用力,“滋”的声音,Y贼那chu硬的阳具便全部挺进了这美人的滑腻Y道里了。

    这力道让孟秋兰平坦光滑的小腹抽搐了起来。秦守仁看着身下这美人儿的迷乱表情,开始疯狂的挺动起来。

    “啊…………啊,啊……哦,哦……”

    他捧起了这位美丽女警的雪白丰臀,使她的Y部高凸,更方便自己抽送她的小屄儿,疯狂的前后大动起来,孟秋兰娇嫩的R体多日来不间断地被几名歹徒轮流奸Y,早已适应了他的C弄,可是心里那种极度的愤怒、和被自已人出卖的悲痛感觉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此时她被秦守仁用力的干着,她动人的身子随着大RB的进出,动人地蠕动着。

    “真爽…………喔,夹紧我,喔……”

    chu喘着,秦守仁双手抬起孟秋兰两条丰润的大腿,向她高耸的双R上压去,大腿贴到了R房上,这样孟秋兰的臀部就高高地向上翘起来,小屄被夹紧了,而两瓣臀R间的小屁眼却无法掩饰地暴露出来,秦守仁的RB向下一指,“噗”地一下直接顶进了她的屁眼里,每一下C入都带得她丰盈的臀R向内一陷,这种Y荡不堪的姿势孟秋兰以前哪里试过。

    那种痛楚和屈辱的感觉终于让她骂出了口:“畜生,你这个畜生,不得好死……嗯……”

    秦守仁Y笑着,一听她骂,更觉兴奋,大屁股使劲一沉,使孟秋兰不由自主地哼了一声,他又得意地扭了扭屁股,让YJ在紧密的屁眼里挑动了几下,孟秋兰绝望地闭上了美眸,泪水涔涔而下。

    秦守仁达到了快乐的巅峰,他抱紧了孟秋兰雪白的R体,勇猛地在她娇小的屁眼里不断进出着,孟秋兰惊恐地感觉到他挺进自己屁眼内的丑恶YJ开始颤抖了起来,她发疯似地挣扎起来,J神几乎要崩溃了,可是秦守仁已经在激动的颤抖中将自已罪恶的种子S进她的体内。

    秦守仁脚下飘飘地走出小屋,外面的灯光昏暗,所以眼前一黑,视力渐渐适应,才看清一张桌后有个男人背对着自已坐着,一个妖魅似的婀娜倩影倚儇在他身边。

    听到他出来,关门的声音,那人慢慢地转过头来,秦守仁定睛看去,不禁目瞪口呆,失声道:韦先生?那人竟然是盛华汽车留易公司董事长韦长河,傍在他身边的却是公司总经理,宋副市长的公子、宋义的情妇和私人助理,那位X感妖娆,女人味十足的桑雨柔。

    秦守仁虽是一惊,却迅速定下神来,看着这位财大气chu、平时对自已百般奉迎的老总,摇头叹道:厉害,厉害,现在,我才是真的服了。韦长河大约四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脸J明,他哈哈大笑,得意地说:秦局,你压G没想到我这个走私商人居然就是你几十年的对头吧?秦守仁苦笑道:何止,直到现在,我还犹如身在梦中,你不旦平时做事低调,就是公司的事也基本交给宋义去做,几乎要让人遗忘了贵公司还有你这位董事长。韦长河亲热地拉他坐下,说:以前亲热,那都是假的,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客气什么?这里,双方交谈不已,屋内,疲累地躺在床上的孟秋兰却知道这是她逃出的好机会。她在这里的日子,歹徒们对她防范极严,只有洗澡时可以松开双手,还有人在旁看守,而现在所有的歹徒都在室外去了,她的双手也没有绑上,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

    这些天来,她仔细观察室内情形,设想一切可能逃脱的办法,现在门一关上,她的心禁不住怦怦直跳,她知道机会来了。她赤身裸体地跳下床,把床垫小心地挪到地上,然后挪动木床到屋边,立起来贴墙斜着立好,顾不得双膝无处借力硬磨在带刺的床底木板的痛楚,她紧张而小心地爬到上端,站起来,正好够到屋顶。

    这种大仓库举架很高,但房顶是坡形的,她这间小屋在仓库墙边,屋顶倾斜过来,到了边缘已经和普通房屋的房顶高度相同了,房顶是铁皮屋顶,年久失修,风雨侵蚀,已经锈迹斑斑,铁质很脆,但是孟秋兰不敢强行顶开,怕发出声音,她踮着脚尖,激动得双腿发颤,扳住一块出现裂痕的铁片,铁片边缘划破了她的手指,血滴下来,但她已经感觉不到痛疼了,铁片扳弯了,再轻轻推上去,再扳下来,终于,一块铁片被她扳断,打开一个缺口就好办了,她依此办法,继续扩大破口,可以让一个人爬出去了,她抓住屋顶边缘的木椽,轻轻一跃,星光满天,墙外杂草丛生,这道墙和院墙是相连的,墙外是一片荒芜,杂草丛生,一条小河蜿蜒而过。她赤身跃下,身影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当孟秋兰光着身子拦住一辆过路卡车时,那司机吓得以为遇上了女鬼。孟秋兰逼他把外衣裤脱下穿上,要他开车直奔市内。她没有什么证据,只有把自已的经历讲出来,当韦长河,这位本地黑社会组织的最大头子,和新收服的得力助手秦守仁相谈甚欢,握手高别,各自登车离开不久,许明就发现孟秋兰不见了,立即向何盈之打电话报信,何盈之正开车送秦守仁,闻讯何盈之、秦守仁都是一身冷汗。

    何盈之马上向老大报告,韦长河在电话里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命令他立即想办法抓住孟秋兰。秦守仁也立即打电话告诉局里,收到线报说孟秋兰是贩毒团伙的人,出卖同事,现在因为分赃不匀自已闹翻了,正要向市内逃窜,要立即布防,任何人见到她立即拘押,由他亲自审讯,一边要何盈之伪造些证据。虽知这样做有些难以自圆其说,只盼着侥幸可以混过去。

    孟秋兰并未去局里,她不知局里还有多少人是秦守仁一伙的,而是机警地到了最近的广海区分局,可是当她闯进分局办公楼时,已经收到消息的警察同事纷纷围上来,孟秋兰望着同事们黑洞洞的枪口,明白秦守仁一定又编造了什么恶毒的谣言和罪名扣在她的头上,她再也禁不住激动的泪水滚滚而下,惨然一笑,向同事们高声问:“你们相信我,还是相信那个禽兽局长?如果我有罪,我会来自投罗吗?”

    警察们脸上G本没有敌意,和她警校一块儿毕业的一个男同学同情地走近她,低声说:“我相信这几天你一定受了很多苦,你先跟我们走,等局领导都来了……”

    孟秋兰没有听他说完,一个漂亮的擒拿动作,反手夺下了他手中的枪,顶在他头上,痛苦地摇头说:“不,你们不知道他有多大的势力,等到局领导都赶来,我的罪证一定已经被他全都伪造好了,他在这里一手遮天,其他几位领导有谁能斗得过他?”

    她不再让别人说话,以那位同学做人质,顺利来到二楼微机室,把那位同学向外一推,“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她毕业时在这里实习过,就是在这个微机室工作的。

    她熟练地打开计算机,登录络,将自已的经历和听到了何盈之、秦守仁的话都打在上面,当她提到同事的死时不禁潸然泪下,溅湿了键盘。

    孟秋兰将经过打成文字,登录到公安部、和最高检察院的页上,发出了自已的内容,她犹豫了一下,又在两个人气极旺的论坛BBS上发布了自已的消息,她坚信,即使秦守仁势力再大,这次也难逃法了。

    当秦守仁收到报告匆匆赶来时,见所有的警察都呆呆地站在门外,不禁气急败坏,大发雷霆,忍不住怒骂道:“混蛋,你们为什么不撞开门,让她在里面干什么,快……”

    警察们望着他的目光十分怪异,怪异得让他心里一阵阵发冷。

    聚拢在门口的人缓缓地让开了一条路,每个人都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他,秦守仁呼吸一窒,他从让开的人丛中望过去,发现孟秋兰趴在桌子上,惊心动魄的鲜血溅满了荧屏,她无力的手中还攥着手枪,垂在桌子下面,可是她惨白秀美的面庞上,却似乎透着一丝安详的笑意,仿佛她只是沉沉地睡去了……

    秦守仁惊恐地走近,看到了屏幕上沾血的字迹,他只觉得眼前一黑,看到每一个警察看他的目光都像是在看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囚犯。他忽然转身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自已也不知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漫无目的地跑着,只希望快些离开这里。

    两个警察要扑上去抓住他,被一位高阶警官拦住了。现在他还是警察局长,没有人报案,没有人下令,现在还不能动他,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这回,他真的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