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三宝局长 > 第十二章
    大刘是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立过两次三等功。如果不是朝中无人,现在起码是个副大队长。

    小赵刚刚从事刑侦这一行才两年,是个活泼开朗的青年,这一次大刘扮成外地来的毒贩,小赵扮成司机兼保镖,而孟秋兰扮成他的情妇。她穿上合体的旗袍,烫了发,抹上高级润唇口红,化上妆,走起路来娉娉婷婷的,小腰肢春风拂柳似地轻轻摆动著,还真像一个美艳少妇。

    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受到了大刘和小赵两位同事的一阵取笑,孟秋兰嗔怪地白了他们一眼,不过心里却非常高兴,一方面做为一个女孩子,受到异X对她容貌的赞美,从心底里的种窃喜,另一方面对能参加这样富有挑战X的工作非常高兴。

    本来他们已经完美地完成了工作,准备在对方晚上交货时人脏并获,不料临时接到上头通知,要求他们拖住对方,最好让对方的头目能够出面,大刘当时就觉得非常危险,双方已经谈定交货时间、地点,定金也交了,突然提出变化,这是犯忌的,极易引起对方的疑心,可惜据理力争,上峰就是不理,无可奈何之下,大刘关照两位年轻人,晚上见机行事,加意小心。

    果然,晚上一到地方,就感到不妙,对方人手增加了一倍,腰间鼓鼓的,明显带著家伙,而他们三人是买货的,事先G本未带武器。一见三人未带钱来,反而提出延期交易,果然对方当机立断,立刻围了上来,大刘见势不妙,意图反抗,掩护两位同事逃走,希望逃走一个,对方就不敢蓄意加害,可惜对方人多势众,他前X挨了一刀,三人束手就缚。

    三人被蒙上眼睛,带上汽车,只觉得开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被带进一个充满霉湿气息的地方才打开眼罩,看起来是个废弃已久的仓库,地上铺著草垫子,几张东倒西歪的桌子上扔著些酒瓶、剩菜,地上到处是烟头。三个人被分别绑在柱子上,大刘X口一刀挨得不轻,已经奄奄一息了。

    孟秋兰抱著侥幸的心理,希望对方只是怀疑,她扮的是大刘的情妇,叫丝丝,此刻焦急地叫著大刘的化名:『胜哥,胜哥,你怎么样?』,又转头怒视著为首的歹徒:『你们讲不讲江湖道义?大家都是出来求财的,你们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啧啧啧,扮得可真像,女警官,入戏太深了吧?』为首的歹徒长得浓眉大眼,外表憨厚得像个农民,但是他此刻嘴角挂著冷冷的嘲笑,和他朴实的外表极不相称。

    他走到昏迷的大刘面前,手指残忍地C进他的朐口,大刘痛得大叫一声,醒转过来,目中喷火,怒视著歹徒。孟秋兰惊喜地喊:『胜哥,你……你没事吧?』

    『胜哥?』歹徒讥讽地一笑:『刘子华警官,什么时候改了名字?』

    孟秋兰不禁呆住了,刘子华叹了口气,说:『秋兰,算了,我们的人中有败类,已经暴露了,一切都完了』

    他四下一看这情势,已知生还的希望几乎等于零,从这里的情况看,这伙歹徒是十分小心的,一旦有生意上门,交易期间只住在临时居所,避免暴露真实老巢,绝对不是一般普通的贩毒集团,这是个十分严密的组织,一伙狡诈的匪徒,他们竟然这么大意,唉,真是夫复何言?

    歹徒哈哈一笑,说:『聪明,孟秋兰小姐,看来还是刘警官聪明呀』

    小赵,赵胜云愤怒地大喊:『你们这些混蛋,绑架警察,是什么大罪?你们不要命了吗?快放了我们,赶快送刘警官去医院,不然……』

    『不然怎么样?我们干的这一行,本来就是不要命的买卖,你们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还想活著离开吗?天真!』

    这时,一个歹徒走到他身边,说:『许哥,老大刚刚传话过来,尽快把他们处理掉,不要留下痕迹』

    那个许哥点点头,对几个喽罗说:『干掉他们』

    一个喽罗凑近他身边,涎笑著,色眯眯的目光盯著孟秋兰窈窕迷人的身材和吹弹得破的脸蛋,说:『大哥,这么做了他们,不是太便宜他们了,这马子盘子够靓,不如咱们……嘿嘿嘿嘿……』

    歹徒们都发出了会心的奸笑,那位许哥刀子似的目光盯著孟秋兰,上上下下打量著,眼中S出Y秽的目光,他狞笑著点了点头,说:『潘子说的不错,咱们乐呵乐呵再说。那两位可敬的警官暂时先留著,让他们过过眼瘾吧。』

    哄笑声中,许哥脱掉上衣,露出结实的古铜色肌肤,两块X肌十分发达。小赵又大声咒骂,结果和大刘两人嘴里分别被塞进一团破布,呜呜地说不出话来。孟秋兰全身都在簌簌发抖,她没想到第一次出任务居然会是这种局面,最后还被凌辱,虽然个X坚强好胜,此刻无助的情形下也不禁觉得十分软弱。

    她那可怜的嗓音起伏不定,她的说话含糊不清,但几名歹徒还是听得很明白:『你…你们…杀了我吧…不要…不要…不要碰我』

    许哥YY一笑,走近满脸惶恐地注视著他的美貌少女,YY地笑了一笑,伸手抚弄著她纤柔苗条的身子,坚挺高耸的R房。孟秋兰努力地维持自已的骄傲和自尊,但是无法挣扎的身体却屈辱地任由这个男人任意地抚弄。

    潘子解开了她的束缚,却没有解开她捆在背后的双手,她被按倒在草垫上,一只男人的脚踩在她的背上,她试图挣扎,却使不上力,适度的扭动反而提高了歹徒的X欲。她优美动人的身体曲线在合体的旗袍下纤毫毕露,一双洁白俏美的大腿从开衩处暴露出来。她感觉到自己的脸已经贴到泛著霉味的草垫上。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姿势有多难看,她翘著屁股跪伏在这些丑陋的男人面前,现在她美丽纯洁的身体即将被这些个低贱的歹徒享用。

    许哥狞笑著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贴著她优美的大腿曲线向上割,将她的衣服整件剖下来,一具婀娜动人、雪白丰腴的女人R体出现在这些男人面前,她俏美圆翘的臀部高高地耸立著,看得这些歹徒一个个目瞪口呆,露出热烈的Y欲的目光。

    这边大刘和小赵,虽然满心的愤怒,也情不自禁地被这异样动人的女X胴体吸引住了。

    『不要……,不……要……』孟秋兰忍不住哭泣起来,任她是怎样的坚强,也无法控制自已的情绪了。

    姓许的头目脱光下衣,一G乌黑chu大的RB出现在她眼前,孟秋兰粉脸绯红,厌恶地闭上眼睛。但是她的头发被扯了起来,RB贴到她的脸上,轻轻拍打著她的鼻梁和嘴唇。

    『嘴张开,用你那漂亮迷人的小嘴给我好好地舔』许哥命令道。

    孟秋兰扭过头,不理睬他。

    许哥愤怒地抓住她的头发,RB向她的小嘴里顶,可是她紧紧闭著双唇,顶到了牙齿,许哥腥臭的RB无法更进一步,他生气地用手掐住孟秋兰的桃腮,迫使她张开小嘴,就要往里C。

    倔强的秋兰张开小嘴,试图咬断他的RB,许哥吓了一跳,他跳起来,走到大刘的身旁,冷冷地看著孟秋兰,忽然一刀刺进了大刘的小腹,大刘『呃』地一声,身子佝偻起来。

    孟秋兰心胆俱烈,惊恐地大叫:『不要……不要……,别伤害他』

    许哥冷酷地一刀一刀地刺下去,就像在刺杀一块没有生命的木头,终于,大刘成了一个血人,刀刺在他身上,已经没有一点映了。

    这残忍的一幕,使孟秋兰痛不欲生,她泪流满面,疯狂地摇著头,而许哥已经踱向了目眦欲裂的小赵。

    孟秋兰惊慌地大叫:『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放开他,别杀他』

    许哥带著胜利的微笑,走到孟秋兰面前,柔声说:『这才乖,早听话些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

    孟秋兰哭泣著:『你是魔鬼,你们都是魔鬼,你们不是人』

    许哥却不容她说下去,老二慢慢挤开她的双唇,黑红chu壮的老二已经C进了她的小嘴。

    眼泪从女警官的眼中缓缓流下,她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而现在她却要跪在这里给这个应该由她抓捕归案的歹徒含吮吃老二!耳边传来几名小混混的口哨声和嘲笑声,而且自已的同事就在一边看著自已,裸露著娇嫩的肌肤,口里Y荡地含著男人的老二,孟秋兰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烧著,但她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她的头被死死按在男人的胯下,chu大的RB填满了她的小嘴,腥臭味和男人浑厚的体味传进她的口中,令她做呕,但她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许哥低著头,看著自已的RB慢慢地进入那X感迷人的小嘴,湿热柔湿的感觉充满了他的感官,而眼见这么漂亮动人的姑娘赤裸著身子,像个女奴似的含吮自已的RB,那种心理上的极度满足感几乎使他立刻S出来。

    俊俏的女警官耻辱地含著他的老二,那笨拙的动作,生涩的技巧,含羞的表情对他来说,是超级的享受。许哥晃动著自已的胯部,一下下猛力顶送著,凶猛的RB干著女警官的嘴,把那可爱的小嘴当成了极品的小屄。

    女警裸著诱人的身子,被动地用嘴服务著这chu汉的RB,听任这G巨大的东西一次又一次地撑穿了自己的喉咙,忍耐的呕吐感使她的X膛快速地起伏著,平坦柔软的小腹收紧著。

    几名歹徒贪婪地看著这优美动人的绝色女警跪在老大的胯下,温暖柔润的小嘴被chu大的RB撑得圆圆的,口水使黑红的RB亮晶晶的,发出无比Y靡的气息,他们喘著chu气,有的已忍不住褪下裤子,套弄著自已的老二,丑态毕露。

    小赵看著这位许多同事暗恋、爱慕的美貌警花,羞辱地爬在歹徒脚下、听任摆布,那异X的器官在那张自已只奢望能轻吻一下的娇柔小嘴里C弄著,脸上充满难过和无能为力的痛苦,而他的身体却一阵阵发热,对这难得看到的动人裸体情不自禁地产生了欲望,他对自已这种生理上的变化感动十分的羞愧,可是却无法控制。

    许哥用他的脚轻轻挑逗著孟秋兰丰耸的嫩R,柔软的小腹,光滑的大腿,最后又用脚趾拨弄著她只有几绺乌亮Y毛的漂亮Y户。他的脚每滑动到一处,胯下女警官的那里就一阵颤抖,娇嫩的肌肤出现细小的颗粒,当他的脚趾像玩弄一个下贱的婊子似的捅弄著她的Y户时,从未被异X抚弄过私处的女警官受到这强烈的刺激和侮辱,浑身的血仿佛一下子都涌到了头上,她有种晕眩的感觉。而这时,她娇美白晰的胴体上泛起了一层粉色的光晕,整个人在灯光下,在所有男人的眼里简直是天仙的化身,最X感的尤物。

    终于,许哥『啵』地一声从她嘴里抽出了油亮亮的大RB,把她推倒在地上,缚在身后的双手一阵疼痛,细嫩的手腕肌肤已经渗出了血迹。由于双手搁在后腰下,她的胯部被垫得高高的挺了出来,以无耻的姿势,贡献给正在凌辱自已的男人,她紧闭的Y唇,贲起的Y户在灯光下是那样迷人。

    许哥压在了她的身上,除了屈辱,她的双手也感到了极度的痛苦,心灵和R体上的双重折磨,使许哥疯狂揉弄她的R房、拉扯她R头的痛苦也不那么强烈了。她粉嫩的R房被大手揉搓得变了形,可是红红的R头,由于受到拨弄,却无法掩饰地挺立著,坚强的女警始终一言不发,她不想哀求或呻吟,她不想连心也向对方投降。

    修长结实的大腿被分开了,孟秋兰的心都在颤抖,她绝望的目光凝视著棚顶的灯光,仿佛已经死掉了一般。她合上眼,感到下体的Y唇被火热坚硬的老二顶住了,全身不禁一颤,想到一向守身如玉的纯洁身体,就这样耻辱地被歹徒玷污,而且……还不会只是一个男人,全身就感到发冷。

    她觉得下体一痛,毫无快感使她的柔软腔道内部没有润滑Y体,此刻被男人的老二C进去,像针扎一样地痛,尽管她已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仍然忍不住丝丝地吸著凉气。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欲火如焚地盯著那挺立的老二开疆拓士般,缓缓C进了那颤抖著的雪白女体,一丝鲜血代替了YY,从Y道里缓缓地流了出来,有几个人撸动著RB的手动得更急了。

    小赵也感到口干舌燥,呼出的空气喷在自已的X口都觉得热热的,他热切的目光也一瞬不瞬地盯著那少女迷人的秘处。

    『啊,进来了,彻底地被凌辱了,毫无尊严地被凌辱了』,泪水再度模糊了她的眼睛,她感到下体火烧火燎地痛楚,下体快要裂开了,她张开口,忍著痛,感到下体已完全被占据,忍禁使她的R体绷得紧紧得,小腿都有点抽筋了,她开始不断吸气,试图放松自已的肌R,减少痛楚。她明白,自已的处女之身已被破了,她在心里暗暗地告慰自已:『我没有屈服,我没有屈服,我是为了拯救自已的战友,我是被迫的』

    抽送在持续,少女的Y部由于生理的原因开始自动分泌YY,保护自已,两人的交合处发出抽C时的声音,孟秋兰渐渐已经适应了他的C弄,下体酥痒,不再感到剧烈的疼痛了。感到了她Y部的润滑,许哥邪恶地一笑,拔出老二,把刀翻了过来。女警感到双手一阵轻松,手臂麻木的快失去知觉了,她茫然地跪撅著,翘著圆润分嫩的臀部,不知道这恶棍要干什么。

    一G极为chu大的老二慢慢接近屁眼,她恍然知道自已快要被肛交了,她是个纯洁的姑娘,虽然听说过这种做爱方式,一直都以为那是变态的人才玩的肮脏游戏,而现在自已就要被肛奸了。自己那小小的屁眼,能承受这么巨大的老二吗?她简直不敢置信,莫名的恐惧使她的身体颤抖著叫起来:『不…不要……C那里……,变态…』

    『哈,终于开口了吗?』许哥G本不在乎她的求饶,少女无助的臀部昂然向他发出著邀请,怎么可以放过呢?

    他把女警官的屁股向两边分开,吸了一口气,老二大力一挺,对准娇小的屁眼C进去。

    『啊,痛啊,放开我……不要啊……』

    孟秋兰双膝跪著向前挪动,但立刻被许哥抱了会来,老二已顶入了她的屁眼半分,G头被肛门肌套著,真是舒服极了。他把老二对准女警的肛道,使劲向上一挺,整G九寸长的大老二齐G而入,套得紧紧的。

    侮辱使孟秋兰哀哀而哭,她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尽管她X格坚强,但是毕竟这是她无法忍受得痛苦。男人们兴奋地望著那粉圆诱人的臀部,一Gchu长的老二已经齐G而入,深深地C进了那迷人的腔道,他们兴奋地嘻笑道,愉悦著视奸的快感。

    小赵只感到自已早已勃起的老二跳了跳,看到那G大RBC进娇嫩屁眼的画面,在恍惚中仿佛C入的是自已的老二,他感到极度的兴奋。而孟秋兰屁眼好像被挫子钻著,一阵一阵剧痛从屁眼的中心传遍全身,她娇小缩紧的菊花纹开始散裂,屁眼因为痛得神经拉扯而好像硬了,她俏丽的脸颊肌R不停地跳动,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呼气多、入气少,身上已软绵绵得没了力气,只感到屁眼里chu大的RB进进出出,又是辛苦又是痛楚。

    男人的RB在她的屁眼中不停地抽C,她的屁眼像被电动锯一下一下地锯著,感到像火烧一样的刺痛,她只能尽量放松臀部的肌R,脸颊贴在草垫上,口水从凄楚的嘴角流下来。这副悲惨的模样,还是那个英姿勃发、漂亮健美的女警官吗?

    终于,老二挺动著,一股股激流喷S进她的谷道。天呐,终于结束了,她欣慰地想著,感到一丝解脱的兴奋。

    一个胖子涎著脸凑上来,贪婪地看了扭曲著娇躯,趴在地上喘息的女警察,讨好地对许哥道:『嘿嘿,许哥,怎么样,爽吧?让她再服侍您一次』

    许哥Y笑著看了孟秋兰一眼,穿上衣服说:『不了,我还得回去应付那个Y妇』

    他狠狠地啐了一口说:『那老Y妇简直就是***吸血鬼托生,要不是……,老子才懒得碰那贱货』

    他不怀好意地看了几名手下一眼,说:『你们玩吧,记得要清理干净,事后向我报告』

    『是是是』,几个手下急不可耐地送走许哥,立刻扑向女警官的身体,一共五个人,五双手五张嘴一齐往孟秋兰的滑腻可爱的身体上揉搓吮捏。

    『啊…不要…放开…我…』,孟秋兰尖叫著扭摆娇躯,绝望地惨叫。

    胖子抢先扑到漂亮女警的下身,张嘴包住她刚被干过的粉嫩小屄来回吸舔,仿佛觉得那是人间美味,他简直爱死了这具有高雅气质,平时G本玩不到的漂亮女人。

    许哥残留的一些J水和女警官小屄内的Y水也被他从嫩X里吮了出来,一口一口地吞下去。其他的男人各自抓住美丽娇躯的各个部位就是大快朵颐。

    高耸乱颤的双峰、纤细欲折的柳腰、白晰的粉颈、晶莹剔透的修长玉腿、粉嫩敏感的Y户、圆润的丰臀,女警的双手被解开,整个身子被大字型架开,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被咬啮著、没有一片肌肤不是泛出艳红。她的挣扎只是提升了大家的兴趣,五个男人脱得赤条条的享受著她X感迷人的胴体。

    小赵愤怒法地挣扎,口中唔唔地叫著:『无耻,畜生』,只是声音含糊,G本就听不清。

    五个Y徒都在尽情地享受,四肢都被人压制住了,孟秋兰连惨叫的勇气都没有了,她不知道还要受到怎么样的折磨和屈辱。R房被几双手chu暴地揉弄搓M著,皮肤被抚弄得红通通的,一双修长粉嫩的大腿也被人抱在怀里亲吻著,舔弄著,屋里的Y欲气氛已涨到了最高点。

    潘子拉开一只正在拧她臀R的手掌,抱起孟秋兰丰腴的臀部往前一送,他的坚挺老二再次探进了女人X感的美臀。

    他的举动提醒了其他几个人,陡觉被老二再次C进屁眼,惊慌的孟秋兰睁开眼刚要叫喊,一G直挺挺的老二就送进了她的樱唇,有滋有味地抽送起来。她无法挣扎叫喊,下体的胖子还意犹未尽地舔著她的小屄,像条疯狗似的用舌头在她娇嫩的沟渠中钻进钻出,初尝X爱的女警官只从他的疯狂中体会出一丝快感。而另两个气急败坏的歹徒,拉不开胖子肥胖的身子,只好急不可耐地一手M弄著她的R房,一手拉著她的温软小手而自已手Y。

    美丽的女警官孟秋兰,被五个赤条条的男人包围著,狂Y著,眼泪眼角簌簌流下。

    可是狂乱中的孟秋兰甚至来不及感到愤怒和屈辱,口腔里的RB急速地进出,C得她喘不过气来,Y袋和Y毛不时撞在她的脸上,娇躯振动著,潘子捧起她的臀部,两人的下体紧密结合,臀后的老二不知疲倦地开垦著肥腴的良田,顶得她不断向前耸动,而恰好迎合了胖子的舌头,吸吮著她的汁Y和嫩R,使她不由自主地发出『嗯…嗯…唔…唔』的呻吟,两个尖挺的R房像揉面球似的被搓弄著,两只手被人按著握住两具chu大火热的老二套弄得满手都是Y水。

    大概是过于兴奋,一轮猛挺之后,老二暴胀,潘子的JY就直直激S在孟秋兰的臀眼里,Y汁就像高浓度的黏腻花蜜一样,从被人高高捧起的臀沟中滴落。

    本来正拉著孟秋兰的小手抚弄自已老二的两个恶棍一见潘子浑身哆嗦,忽然喘著chu气不动了,立即争先恐后地扑过去,右边的家伙抢先了一步,一把拉开潘子,自已的RB『吱』地一声又C了进去,接茬在紧缩的屁眼里抽查起来。没有抢到位置的那个家伙恨恨地在胖子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咒骂道:『孙胖子,你***有完没完?』

    孙胖子醒过神来,生怕一起身被他抢了位置,连忙住上爬了爬,短chu的YJ一下子送进了那销魂的蜜X里,颠著他的屁股抽送起来。悺?

    喷S完毕的潘子意犹未尽地又转向女警的嫩红R尖吸啜著,双峰的水嫩皮肤已经被搓成桃红色。

    孟秋兰螓首轻摇,玉体乱颤,难以承受这样的颠狂:『喔…喔…不…喔唔…要…喔唔荷…喔唔荷…』?

    胖子C著孟秋兰的Y户,紧窄年轻的嫩X对他而言是种极大的刺激,他干了几分钟,就哆嗦著在孟秋兰的小屄里S出了JY。他爬起来,满脸通红,像喝醉了酒似的不知在嘟囔些什么,等急了的那名歹徒一把把他推了个踉跄,自已钻到了美女的胯间,那鲜嫩的小屄口刚刚微微合起缝来,又一G老二捅了进去。

    几个人走马灯似的,小嘴、R房、屁眼、小屄、大腿…,每一处女人美丽迷人的地方都受到了五名歹徒接力似的奸Y。

    孙胖子似乎有舔弄女人的爱好,当他抢不到好的位置时连孟秋兰光滑柔腻后背也舔起来。有些女人身材虽好,但长得不够漂亮,既使脸蛋漂亮,皮肤也不够柔腻,但是孟秋兰的背部却完美无瑕,就像晶莹剔透的玉瓷般细腻,没有明显的汗毛或chu糙的地方。现在在干著孟秋兰屁眼的换成了刚刚干她小嘴的人,他叫吴铁生,他大大地掰开女警官丰润的臀R,低头看著自己老二在臀沟下的菊花蕾中进进出出,兴奋得热气喷洒在沾满孙胖子唾Y的背部。

    狭窄的小臀眼在两片肥嫩嫩的臀R掩盖下显得更紧缩,藏匿的R摺受到刺激的呼唤伸出突起,臀眼里糖饴似的柔软度带给敏感G头莫大的快感。溢出流涎的嘴里有潘子沾满自己唾Y的老二在肆虐著,而孙胖子紧搂住她纤弱的细腰舔著肚脐和小腹。

    美丽的女警官已彻底地成为他们的玩物,『啪!啪!啪啪!』优美的心型的白嫩臀部被撞得臀浪波动。

    孟秋兰漂亮的长睫毛轻轻抖动著,一脸迷离的春色,迷迷蒙蒙的星眸痴痴地仰视著屋顶,汗水贴住了耳G的云鬓,身上各处的JY使她娇美的躯体发出楚楚动人的Y靡景像。

    当所有的人一而再发泄光自已的J力,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时,被摧残得女警无力地蠕动著身子,悲哀的眼视甫一接触绑在柱子上的小赵,马上受惊地挪开,看到了他,她才猛然醒悟自已的身份,羞愧和悲伤使她伤心欲绝。

    恢复J神的歹徒们满意地Y笑著站起来,潘子看著双眼充血,绑在柱子上的小赵,挪揄地一笑,说:『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照顾照顾我们的赵警官了?』

    吴铁生看了看小赵充血的双眼和微凸的裤裆,不怀好意地说:『我看,让我们美丽的孟警官亲手杀死他,怎么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可以让他在临死前也尝尝这绝色美人的滋味,相信赵警官不会反对吧?』

    几个歹徒听了都拍手叫好,他们已经无力发泄兽欲了,如果能看到这样一出好戏自然不胜欢迎。

    孟秋兰听了他们的话,不禁浑身发抖,反SX地大叫:『不,不要,我不要,不要逼我,我不能杀他』

    吴铁生走过去,狠狠地在小赵肚子上一击,取下他嘴里的破布,Y笑著问:『赵警官有什么意见,同不同意啊?如果由我们来下手,一定先狠狠地折磨折磨你再说』

    小赵被打得干呕著,喘息了半天,才抬起头,悲伤地对孟秋兰说:『孟警官…,不,是…秋兰,我们已经不可能活下去了,你知道吗?你是我们警队里最漂亮的姑娘』

    他苍白的脸颊上泛起了红晕:『我心里一直爱著你,队里好多小伙子都暗地里喜欢,可是…我知道,凭我的条件,不配追求你,平时,能和你多说几句话,心里就很高兴了』

    他期期艾艾地说:『我…我还没找过女朋友,没有过女人,在临死之前,你…你肯…?』

    孟秋兰红著脸,羞窘地打断他说:『小赵,你别说了』

    吴铁生把小赵从柱子上解下来,但是没有松开他缚过双手的绳子,拉到孟秋兰的面前,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塞到她的手里,早已有两人端著手枪,戒备地站到一旁。

    吴铁生Y笑著对她说:『别耍花样,你可以满足他,也可以一刀杀死他,如果想要反抗,那么他会死得很惨,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吧?哼哼』,他退到一边,坐在一张桌子旁,打开一个纸包,拿出些下酒菜,自已倒了杯酒,旁若无人地吃起来。

    孟秋兰手持尖刀,颤抖地看著小赵,小赵也苍白著脸,呆滞的目光低头看著她,这一对共同侦缉案件的同伴,如今居然是这样一种局面,实在是他们事前所万万料想不到的。

    好久好久,孟秋兰的脸色忽红忽白,看著年轻的小赵,她忽然想,自已已经是不洁之身了,既然一定是死,为什么还拘泥于世俗的想法?就在临死前疯狂一回,就让这个和自已一起共赴黄泉的伙伴享受一回吧,如果说那些恶棍都能占有她,她又何惜于给予自已的伙伴?

    她放下了刀子,庄重圣洁的脸上泛起了异样的光辉,她用双臂抱住小赵的屁股,脸贴在他腿间悲哀地摩挲著,晶莹的泪珠滚落下来。

    看得饶有兴味的一个歹徒叫骂道:『快点,天已晚了,老子想睡了』

    孟秋兰毅然地擦干眼泪,毫无羞涩地拉开小赵裤子的拉链,掏出了他的老二。

    小赵的老二已经有些硬了,经她的小手拿出来,立刻像充了气似的迅速变直变挺了。

    秋兰的脸还是红了,她抬起头,睨了小赵一眼,似乎有些嗔怪他的色。

    小赵的眸子已经回复了神彩,在她一瞥下脸有点红,可是看到这娇美的裸体美人跪在自已面前,温柔的小手抚弄著自已的老二,软软的,暖暖的,痒痒的,她那眸光一睨,在此时此刻是那样的妩媚,直挺挺的老二反而克制不住地又跳了跳。

    几名歹徒发出轰然的笑声,孟秋兰红著脸,挺直了X膛,红润的小嘴贴到小赵火热的YJ上,卷起灵滑的香舌含住他微带咸味的G头。

    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的小赵身子猛地一颤,被孟秋兰温柔的口交服侍得有些飘然若仙的感觉,那条温润的丁香像蛇身一般卷住了G头,香舌滑舔过最敏感的马眼,他全身的经络都酥麻起来。

    他感激地望著这位平时他无缘一亲芳泽的心爱女陔,此刻却毫不嫌脏地用嘴亲吻著他的X具,感激和兴奋充溢在他年轻的X怀间。

    这种陌生的感觉是多么妙不可言啊。悺温软的舌头这么来回舔了几十下,再经那小嘴一阵套弄,小赵再也忍不住急速高涨的快感,被舌尖挑拨著的马眼陡然释出滚热的JY。悺?

    他的激情喷S著,一股股滑热浓Y奋力地S出,而无法禁止。孟秋芳娇滴滴的红唇依然紧凑地唆住膨胀中的RB,舌头不仅含紧著SJ中的G头,嘴里还加紧吸吮,毫不嫌脏地大口大口吞下去。?

    小赵胀红著脸,感激地看著孟秋兰,深情地说:『秋兰,谢谢你,谢…谢…你』

    孟秋兰幽幽地瞟了他一眼,垂下眼脸,继续含弄著他疲软下来的RB,很快,年轻人的RB在她温柔的小嘴里再次膨胀起来。

    几个歹徒一方面沉醉在孟秋兰那种从未见过的娇媚神态,另一方面也不禁暗中赞叹这小子体力恢复之快。

    孟秋兰轻轻拉了拉小赵的衣角,低声说:『躺下』

    小赵先跪下来,面对面看著孟秋兰,忽然满眼是泪,在她的脸上疯狂地吻起来。

    孟秋兰体贴地抱住他,两个人拥吻了一阵,然后她抱著小赵的肩头,让他轻轻躺在地上,然后有些羞答答地抬起臀部,用手拈著他直挺挺的老二,缓缓放入自已紧窄的小屄,丰盈的臀部悄无声息地落下来,将他的chu壮和激情含进了她的娇嫩之中。

    从未做这种事的女警官主动地上下起伏著,一对丰盈的玉兔随著她的起伏,在她的X前跳跃。

    同自已没有反感的人做爱,使孟秋兰也不禁产生了欲望,她美目半闭,暂时忘却了痛苦,陶醉在交约的快乐中。

    RB在芳草掩映、蜜汁横溢的桃源洞内。桃源内一股热气熏灼G头,竟会翕张开合,吸吮蠕动,小赵登时觉得浑身酥麻,灵魂出窍,醇美难言,而丰腴柔软的臀部每次坐下来贴在他的胯间都会带来一种只可意会的舒适感。

    那娇美身躯的蠕蠕动,高贵清丽的脸庞此时散出荡人的妖媚。光影在孟秋兰诱人的身体上投S著黄色的光芒,时隐时现的交合处吞吐著高昂的RB,一缕缕的秀发披在她雪白的香肩上。

    小赵喉间发出情绪激昂的低吼,双眼深情地望著孟秋兰在他身上跳跃的艳姿,似乎想把她永远深深记在自已的脑海中。

    勃起的YJ又开始激S了,孟秋兰忽地俯下身子,尖翘的双峰紧贴在小赵的X膛上,她右手搂住小赵,美丽的双唇与小赵交接了起来,娇艳的嘴唇吸吮著他,左手M到了匕首,从小赵左侧第三G胁骨下头斜斜地刺了进去,眼中流著泪,疯狂地亲吻著他的嘴唇,嘴里说著:『小赵,安心地去吧,我…很快会回陪你,陪大刘』

    从那里刺进去,可以直接截断心脉,使人毫无痛苦地死去,她在警校上课时教官是这样讲的,可是她万万料想不到第一次,竟是用在自已的同事身上。

    小赵呃呃地叫著,他的YJ还在亢奋地S著,而他的心脏却在这一刻被刺破,他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带著愉悦和感激,眸光渐渐散乱,身体也僵硬起来。

    几个惨无人X的歹徒看著骑在小赵身上,脸儿雪白,痴痴怔怔的孟秋兰拍手叫好。

    孙胖子惋惜地看著她,说:『这小娘们还真够味,哥几个,真把她这么做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几个歹徒互相对视著,终于,潘子拍了一下大腿说:『妈的,咱们一辈子能有几回玩到这么够味的女人?还是个警花咧,咱们留下她,玩腻了再杀,就凭咱们几个,还对付不了她?』

    『对对对,玩腻了再杀,玩腻了再杀』几个歹徒随声附合著,脸上又露出了Y秽的笑容。

    目中含泪,凄惨地望著小赵年轻的脸庞渐渐失去生的神韵,孟秋兰的心本也已像死了一样,但是她的耳朵里还是听到了几个歹徒的话,一股冷冽的仇恨光茫突然在她眸中一闪,她不再决意去死了,既然歹徒们爱慕她的姿色,那么她要以姿色做为复仇的武器,她要寻找机会逃出去,她知道机会渺茫,但是毕竟有了机会。何况,警方也不会置之不理,他们一定也在寻找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