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三宝局长 > 第六章
    秦守仁一早接了个电话,是盛华汽车贸易集团公司总裁助理桑雨柔打给他的,电话里说弄到几袋进口的鹦鹉鸟食,已经送到他家里去了。这是他们之间的暗号,秦守仁掩护盛华公司的汽车走私活动,每半年盛华公司都会划一笔钱到他指定的帐号。

    桑雨柔是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一鼙一笑真是活色生香,那凹凸有致、曲线柔美的身材简直叫人垂涎三尺,不过她是盛华老总宋义的禁孪,而宋义就是主抓工业经济的宋副市长的公子,他也只能有心采花,无力下手了。

    两个人只在电话里挑逗了几句,摞下电话,他又给妻子段丽惠打了个电话,要她注意一下,查查她那一份是否到帐了。妻子在海关工作,她也有自已的一份报酬。段丽惠回电话说已经到帐,他才放下心来,在办公椅中转了两圈,想起孟秋兰,心中痒痒的,正盘算怎么想个法子迫她就范,刑侦大队打报告说正在查处一起贩毒大案,要求派一名犯罪份子不熟悉的女同志协助办案,这是危险X很大的工作,基本上派这样的生面孔,十有八九干的是卧底工作,虽然有保护措施,但一旦被犯罪份子当场发现,G本是鞭长莫及,秦守仁想了想,YY一笑,批示让孟秋兰立即去报到。

    紧接著,税务局王局长打电话给他,说接收转业干部的事已经办得差不多了,要他去取份登记表,遂驱车来到税务局,拿了登记表,约定改天请他吃饭,然后兴致一来,干脆直接开车,来到了萧燕所在部队。萧燕是报务连副指导员,话务连是个独立的三层小楼,一二层是话务室,三楼是办公室和活动室。

    这时萧燕正在自已的办公室内看报,忽然话务组的女兵进来报告,说门外有人找,她起身到门口一看,俏丽的脸庞一瞬间变得毫无一丝血色,见那名女兵还站在门外,强自镇定,挤出一丝笑容,说:『喔,是您来了,请…请进来坐』又对那名女兵说:『你去忙吧,没什么事了』秦守仁微微一笑,走进门来,顺手C上了门。

    萧燕惊得一跳,下意识地退了两步,惊恐地道:『你…你…要干什么?』

    秦守仁大模大样地走到桌前坐下,拿起萧燕喝剩的荼水,自已喝了一口,说:『我嘛,说话算数,给你送接收登记表呀』

    萧燕心中一喜,本来充满焦急、惊恐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喜色,兴奋地道:『真的?你…您…已经办好了?』

    秦守仁呵呵一笑,挑逗地说:『你送我那么大一份厚礼,我办事还能不卖力气吗?先把表填了,剩下的我尽快办』

    萧燕羞得脸腾地红了,心中五味杂陈,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她走过去,颤抖著手从秦守仁手中接过登记表,觉得异样的沉重。秦守仁见她伸手接过登记表,趁机一扯她的手腕,把她轻盈的身子一把扯过来,坐到了自已怀里,萧燕吓得『啊』地叫了一声,连忙又压低嗓音,低声叫:『放开我,你放开我,不要在这里…』

    秦守仁让她的丰盈臀部坐在自已的大腿上,任凭她怎样挣扎扭动,只是紧搂著不放,反而被她的扭动刺激的胯下的RB硬了起来,顶在她柔软的臀部上。萧燕也感觉到了他的变化,筋疲力尽的她放弃了抵抗,绝望地问:『你…你…不要,求求你,不要在这里,我…我…跟你会…会市里好不好?会你那里,好吗?』

    秦守仁看著这美丽的女军官终于在自已面前低声下气地求自已,得意极了,他搂过这位楚楚可怜的美人,解开她的衣扣,手探进去,恣意感受著她的柔软和娇嫩。感受她那份独特的丰腴和温馨,那两团嫩R是怎样的柔软和坚挺啊…

    萧燕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无力也不敢在这里反抗,她怕被人发现时那可怕的后果,由于恐惧,她的身体极度敏感,也使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她红著俏脸,微微张著小嘴,眉头轻蹙,娇喘吁吁,秦守仁爱抚著放弃抵抗的美人,掌心上传来的,是接触著成熟胴体的美妙手感;鼻子里嗅到的,也全都是乌黑秀发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

    秦守仁高兴地发现,坐在怀里的美人竟然这么快有了欲望,她的身子发出越来越强的热力,一个穿著威严军装的美丽女军人,此刻却是衣衫凌乱,酥X半露,白嫩的X脯起伏不定,红得像雨后晚霞的俏脸,羞涩中透著难以抑制的春意,他知道,必须趁此机会彻底地征服她,让她臣服在自已的胯下,想著能让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军官让自己恣意玩弄,真是快意到了极点。

    此刻,萧燕的心中却像是喝醉了酒,一方面,她承受著巨大的压力,紧张和恐惧使她的身子始终在轻轻颤抖,另一方面,她的身体却享受到她从未尝受过的美好感觉,和丈夫的X感已经趋于平淡,而她的身体却刚刚开始成熟,刚刚开始可以充份地享受X爱。前天,她刚刚生平第一次被人开苞了后门,那种奇特刺激的感觉要说她心中没有一点点涟漪,那只能骗骗别人,而现在,在这令人紧张的地方,以令人羞耻的方式被人调情,像个荡妇似的坐在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男人怀里,任凭他随意地抚弄,她的下体已经开始渗出了Y体,当她意识到了这一点,更加羞愧难当,忙惊慌地跳起来,拉紧衣襟,缩紧了身子,羞得连连摇头说:『不…不…,我不能…』她拚命摇著头,不知是在拒绝秦守仁,还是在拒绝她自已身体的反映。

    秦守仁冷冷一笑,冷酷地说:『萧小姐,你大概不知道,我秦守仁玩女人时都喜欢拍下来,录成带子,如果你还是这么不识趣,我把你被我干著小屁眼,叫苦连天时的模样传出去,你自已想想有什么后果,还有…』

    他缓缓拎起桌上那张登记表,狞笑著说:『这样东西,你还想不想要?嗯…他伸出手,缓缓作势要撕去。

    萧燕呆呆地望著他手中的纸,脑海中想著他刚刚说的话,一想到自已的样子可能被所有人看到,就不寒而栗,已经无瑕去想以秦守仁的身份、地位,是绝不会做这种授人把柄,自陷绝地的傻事的。她眼看著秦守仁要作势撕去登记表,忽然不顾一切地扑过去,跪在他的面前,抱住了他的腿,哭道:『不…不,求你不要…』

    秦守仁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趁势抱起萧燕,把她抱在自已的怀里,柔声道:『傻女人,其实这种事太平常了,我是公安局长,每天不知处理多少这种事情,男欢女爱,尽情享受而已,有什么损失呢?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还求什么呢?人类不管怎么样发展,其实追求的是什么?不过是一生一世过得快乐而已,何必和自已过不去呢?你其实很喜欢做爱的是不是?』

    他亲亲萧燕的小嘴,在她的X脯上狠狠揉了几把,说:『小骚货,谁让你这么迷人呢?放开自已,尽情的享受吧』

    萧燕被他先是严词威胁,继尔软语温纯,又在她的身上MM索索的,已经有些软了,被他玩弄得羞羞答答的,倒好像和丈夫谈恋爱时第一次被他连哄带骗,半推半就地上床。秦守仁知道这个天真的少妇已经被他征服了,趁热打铁,一边在她身上肆意地挑逗著,一边在她耳边说著情话:『亲爱的燕子,你知道吗?你的身体有多迷人,像你这样的美人,应该尽情地享受人生,看,你的R房多么白嫩,多么饱满,你的脸蛋多么漂亮,想想吧,用不了很多年你也会老去,为什么在你正年轻漂亮的时候不多享受一些,不多得到一些呢?』

    萧燕被他的话刺激的娇躯软软的,双颊掠过一抹晕红,这些话连丈夫也不曾对她说过,现在听著这个占有过自已身子,又掌握著自已的未来的半老男人如此放纵地挑逗著自已,羞涩和兴奋使她难以自已。秦守仁变本加厉,一只手探进她的腰带,去抚M她丰腴的下体,一边低声笑道:『小美人,怎么样,这儿的伤好了吧,屁眼还痛不痛?』

    他凑近萧燕的耳朵,说:『我干过好多女人,没有一个的屁眼像你那么紧的,真是好舒服呀』

    『啊…!』萧燕脸红如火,羞得猛地双手捂住了发烫的脸颊,秦守仁却执意分开了她的手,于是她猛地扭身,反手搂住了秦守仁的脖子,用嘴去堵他的嘴,娇羞地忸怩地道:『唉呀,求你…别再说了。羞死人了』

    她,终于彻底放弃了自我的意识和尊严,放纵自已,成为一个追索情欲的女人,秦守仁满意地在她嘴上深深一吻,紧紧吮吸著她香滑的小舌头,萧燕嗯了一声,先是一松,然后就紧紧环著他的脖子,放情地和他互吻起来。好久,秦守仁气喘吁吁,放弄萧燕的香唇,又啵地亲了一口,笑嘻嘻地说:『我的美人,你亲嘴的本事还真不小哩,差点没闷死我呢』

    萧燕脸红红的,羞答答地垂下了头。秦守仁推起萧燕的身子,要往下扯她的衣服,萧燕紧张地拉住裤带,哀求地说:『求求你,别在这里,叫人听见…我可没法做人了』秦守仁苦著脸,指指已经把裤子褪到大腿上的下体,说:『你看啊,谁让你的大屁股磨呀磨的,现在都这么大了,我怎么办?』

    萧燕看了看那肿大的RB,忍不住格儿地一笑,忙捂著脸说:『我…我用嘴…帮你…,好不好?』

    秦守仁起身褪下裤子,抱紧她,火热的RB隔著裤子顶著她的小腹,Y笑著说:『高傲的美女要吃我的RB吗?坦白告诉你,我的家伙可很少有人能用嘴吸得出来,口技很高明的女人都不行的,你…行吗?』

    萧燕从指缝里看著那羞人又喜人的大家伙,不禁语塞,其实对丈夫口交的次数也不多,偶尔做,也是舔弄硬了就正式做爱,只把它做为一种调情的手段而已,哪谈得上什么口技。她可怜巴巴地说:『那…那…怎么办呢?』

    秦守仁低声说:『你要怕人发现,就只把裤子脱了,趴在桌前,手扶著桌子,我尽快弄出来,美人,你肯顺服我,我也不肯让你吃亏的,今天先委屈委屈我的宝贝,下次一定脱光了你,咱们好好大干一场』

    萧燕胀红著脸,娇呼一声,双手捂著屁股说:『啊?…你…你还要用后边来啊?…人家…人家那里还痛呢』

    秦守仁笑著在她丰臀上拍了一记,说:『这次放你一马,下回再干屁眼,快噘起来』

    萧燕无可奈何,也是真怕耽误久了有人来,只好含羞带怯地走到办公桌旁,扶著椅子弯下了腰,噘起了白白嫩嫩,滑滑圆圆的粉臀,等了会儿,却见秦守仁正贪婪地看著自已诱人的身姿,挺著G颤颤巍巍的大RB,却不过来,忍不住羞笑著摇了一下屁股,娇嗔道:『你…还不快点,真讨厌死了』

    秦守仁看得骨头一轻,忙走过去,手扶著chu大的RB向她的臀缝间塞,萧燕忙把臀部向后挺了挺,小手从胯间伸过去,M索著秦守仁的大RB,对准了自己的小嫩X,真是心有灵犀,秦守仁会意地一顶,『啊!』萧燕身子一软,忙双手撑在椅子上,腿上用力,把一双粉嫩白润的玉腿挺得直直的,高翘著丰臀迎接秦守仁的攻击。

    秦守仁只觉得自己的RB一紧,进入了一个幽深、狭密、深湿、柔软的所在,这一次同上一次不同的是,萧燕是主动配合他的,从心理上就有一种满足感,而且又是在部队的营房内,在她的办公室里,在他们的脚下,和隔壁房间里,正有许多不知情的女兵在工作,而且萧燕也已动情,所以她那里是热热的、痉挛的,带给他RB的感觉更加美好。

    他哈下腰,下体一边紧密地攻击著,一边把双手从衬衣下伸进去,抚M她的R房,由于这个姿势,使得萧燕一对白嫩尖挺的N子向下坠著,有种沉甸甸的感觉,她的屁股也滑滑的、凉凉的,自已火热的下体一贴上去真是蚀骨销魂哪。由于双腿并紧,萧燕只觉得那只探访过自已秘X一次的大家伙,摩擦力更强了,它肆无忌惮地在自已的小RX里横冲直撞,深深地冲击著自已的子G,那有力的冲刺,似乎能把自已的屁股挑起来,强大的冲击力,毫无怜惜的抽C,与丈夫皆然不同的做爱技巧,使她春心大动,身体在律动中步入了X欲的深渊。

    秦守仁的RB被绵密火热的Y道裹著,抽送起来异样的舒服,那年轻的R体是那样的富有活力,令他不由得慨叹自己得到了一具难得一见的迷人女体。他直起腰,双手按在萧燕光洁优美的臀R上,看著胯下被自已推送得摇晃不已的美丽女人,她光著屁股和大腿,上身却穿著军装,乌黑的秀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她的秀靥,优美白晰的颈子上汗水沾湿了几绺头发,这高贵的美人此刻就像一只小母狗,昂著屁股承受著自已的冲刺。

    忽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萧燕吓了一跳,秦守仁只觉得Y道一阵猛跳,舒服到了极点,那美丽的年轻女体整个都绷紧了,她抬起香汗淋漓的俏脸,屁股向前逃,急急地说:『快,快拔出来,有电话来了』

    秦守仁只觉得非常刺激,紧紧地抓紧她的腰肢,两人的下肢仍然紧连在一起,笑嘻嘻地对她说:『你接你的,我干我的』

    『不…不…,太羞人了,不行呀…让人听到…』

    秦守仁用力一顶,撞在白嫩粉臀上发出『啪』的一声,两人的交合处发出『扑哧』的Y糜声音,问:『听到什么啊?』

    萧燕被顶得『嗯』了一声,红著脸没吱声,这时电话又响起来,她无奈地抓过电话,强自平息呼吸,问:『喂,您好,哪位?』她的身子忽然一突,啊了一声,道:『喔…,老公,你…嗯…什么事?』听著丈夫的电话,却以这样的羞人方式让另一个男人奸Y著,她只感到羞愧的无地自容,两条悠长的大腿忍不住因羞意而打起颤来。

    秦守仁听说是胯下美人的丈夫,更是兴奋,他也不敢C得太猛,但是兴奋使他的RB胀得更chu更长,简直把那娇小玲珑的小嫩X撑得再无一丝缝隙,他用力抓紧萧燕的臀R,富有弹X的结实的臀R被他的双手紧紧地抓起,他的RB慢慢地拔出来,长吸一口气,然后再一寸一寸送入萧燕那浑圆的香臀中心。

    萧燕一边听丈夫电话,一边强自抑制自已的呼吸,生怕因过于急促而被丈夫疑心,由于刚才运动过于激烈,突然平抑呼息,使她的肺部严重缺氧,眼前有些发黑,扶椅子的一只手已经开始发颤了。她急急地打断丈夫的话,说:『不跟你说了,我这有…客人,呃?…啊!…是…是帮我办理接收手…续的秦局长…嗯,你来看看他,好、好,就…这样!』

    『啪』地摞下电话,她的耳鼓已经嗡嗡直响,眼前金星直闪,她的双手虚弱地趴在椅子上,整个身子就要向下滑。秦守仁双手抄住她的小腹,把屁股拉近自已,疯狂地『啪啪啪』地干了起来,萧燕软绵绵地被他提著,浑身的骨架好像都已经散了,像被人提在手里的一具没有生命的破木偶似的晃荡著,只剩下一张樱桃小口,张得好大,呼呼地吸著气,而Y荡的下体,好像不属于她似的紧紧地包围著那枝黑红铠亮的chu大RB。

    秦守仁只觉得女人的身体忽然软弱无骨,那火热的蜜处猛地抽紧了,死死地裹住他的YJ,全身触身柔若R泥,而只有那紧热之处缩得紧紧的,使他的屁股一紧,又挺著坚硬的大RB没死没活地一阵猛捅,然后一阵哆嗦,大股大股的滚烫JY『扑扑』地S进了她的嫩X。

    这一瞬间,无生命的木偶好像忽然活了,悬在半空晃悠著的萧燕忽然挣扎起来,吟叫著:『别…别…S…不。不要…』秦守仁已经力尽,抱不住她挣扎的身体,手一软,萧燕就滑落在地上,慵懒地呻吟著,赤裸的臀部与大腿间流淌著Y乱JY的女少尉军官无力地喘著chu气。

    当两个人收拾停当,萧燕还觉得脸红心跳,不能自已,一会儿她的丈夫贺怀宇赶来,看到这位帮了他妻子『大忙』的局长先生非常热情,执意要留他吃饭,他的妻子萧燕刚刚见到丈夫时心中还有些愧意,渐渐也就平静下来,看到装模作样的秦守仁,心中颇有些好笑。

    秦守仁刚刚收服萧燕,正是恋奸情热,所以假意推辞一番,最后随贺怀宇夫妻来到一家饭店,要了间单间,对于这位大人物,贺怀宇是非常感激,要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又陪他喝酒,他虽是名军官,可是长得文质彬彬的,几杯酒下肚,就脸色通红,不胜酒力,东倒西歪的,吐了一地,萧燕见了就劝他少喝点,忙拿了餐巾给他擦拭,她的身体挡在贺怀宇前面时,秦守仁趁机在后面抚M她的臀部,萧燕心中一惊一荡,当著丈夫的面被人调逗的禁忌快感使她仍然在敏感之中的身体迅速做出了反映。

    她羞红著脸,轻咬著嘴唇,一面帮丈夫清理,一面忍受著身后魔手的侵袭,一会儿,贺怀宇上厕所,秦守仁一把把她拉过来坐到自已腿上,萧燕急著坐起来,焦急地别:『别这样,他回来会见到的』

    秦守仁也已有些醉意,趁机胁迫道:『那你要陪我回去,陪我两天,答不答应?』

    萧燕羞怯地点了点头,秦守仁才放开她,说:『给我挟口虾仁』萧燕挟了口虾仁要递到他嘴里,他摇头道:『不行,用嘴递给我』萧燕犹豫了一下,担心丈夫回来,只好娇嗔地白了她一眼,把虾仁放到嘴里,红著脸儇到他怀里,娇怯怯地伸出香舌,秦守仁张开大嘴,把虾仁咽下去,却不放开她,吸过她的舌头,缠绵了一会,才在萧燕羞急的挣扎中放开她。

    饭后,秦守仁告诉贺怀宇,需要萧燕陪同回市里,要到接收单位面试一下,另外还有些手续待办,贺怀宇大著舌头毫无怀疑地让妻子随同秦局长回去。秦守仁陪同萧燕先把贺怀宇送回去,才一同开车回去。

    车始在路上,秦守仁意犹未尽地在她的X上、腿上乱M,萧燕推托著说:『你好好开车呀,回去…再说』

    秦守仁酒意上脸,边开著车边拉开了裤链,萧燕又羞又窘,吃惊地问:『你…你干什么?快拉上,叫人看见』

    秦守仁不在意地说:『没关系,车子玻璃是贴膜的,外边什么也看不见。我这车是无极变速的又不用挂铛』萧燕仍然难堪不已,但是拗不住他一再拉拉扯扯,担心出车祸,只好羞答答地垂下头,趴在他腿间,用手套弄了他的老二几下,然后张开口含了进去,用湿润的嘴唇含紧,头上下拉动,套弄起来。

    她的口技还十分生疏,只懂得上下套弄,可是套得嘴酸了,口水都出来了,只好把老二拿出来,又怕秦守仁不高兴,就用舌尖轻轻舔拭G头,这样倒也足够刺激,秦守仁兴奋地挺了挺下肢,在这个彻底驯服的美女头上抚弄著以示嘉许。

    一开始这么做,萧燕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过了一会儿心理上就渐渐不再排斥了,一边含弄著这chu大的老二,一面想著在办公室被他奸弄的情形,自已的下体也禁不住骚痒起来。她夹拢了双腿,卖力地吮著、套著、舔著,把个老二舔弄得更形chu大,紫红的G头胀得有**蛋大小,她的小口都含不过来了。想著就是这叫人又恨又爱的东西今后两天还要C在自已的小屄里、嘴里,甚至屁眼里,她只觉得身上一阵躁热,含弄得更加起劲了。

    秦守仁享受著美丽少妇尽力的服务,驾著车,一路飞驰回自已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