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三宝局长 > 第五章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阳光明媚,萧燕已赶回军队驻地,她对丈夫说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了,但还要有些手续要办,随意编了些经历搪塞过去,尽管心中有些愧意,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偶尔想起那晚的经历,还有些脸红心跳,她知道秦守仁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可是只能在心中盼著快快办好接收的事情,希望那时一切都会过去,而已经发生的和还将到来的屈辱将像一场噩梦,永远留在她的记忆里。

    这天,是星期天,下午,秦晓华从高而夫俱乐部回来,她稍微喝了点酒,漂亮的脸蛋红扑扑的,骑著一辆摩托车穿行在小巷中。

    她有辆高级轿车,可是她喜欢骑摩托车,感受风吹在脸上的感觉,就像现在这样。忽然,她和从岔路口突然出现的一个骑自行车的中年人撞在了一起。两人都唉哟一声,摔在一起。秦晓华柳眉倒竖,跳起来骂道:『你这老不死的,走路不长眼睛啊?你…你…你…』她的脸儿忽然一红,讪讪地道:『贺…贺老师』

    那是个清矍斯文的中年人,戴著一幅黑框眼镜,他的腿虽然没破,却摔得很痛,爬起来看著眼前这位妙龄少女,扶著眼镜疑惑地问:『你…你是…?』『我是秦晓华啊,贺老师,初中时候您是我的班主任嘛,不记得我啦?』秦晓华羞笑著。

    『噢…噢…,记得,记得』贺老师也笑起来:『是你呀,晓华,老师记得你,老师评职称被人挤下去,还是你这小姑娘打抱不平,找你父亲帮忙的嘛』秦晓华上前搀著老师,忸怩地说:『老师,就这么点事,您还放在心上呀,你摔伤了没有,我扶你去医院呀』

    『不用,不用,老师没事』贺老师高兴地说。秦晓华说:『那,我扶您回家吧,您住哪儿?』说著帮老师把车子扶起来,把散落在地上的芹菜放到车筐里。『不远,不远,前面拐个弯就到了』贺老师感慨地说:『有四年没见了吧,唉,你都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如果你不说,老师都不敢认了』

    两个人推著车到了贺老师的家,贺老师叫贺文远,是J英中学的语文老师,今年51岁,可是看起来眉目清秀,瘦瞿灵便,只像个四十多岁的人。他的家住在五楼,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还是去年刚刚分到的。两人打开门走进去,秦晓华搀著老师,进门问道:『师母呢?不在家吗?』

    贺文远叹了口气,说:『唉,她呀,前年就没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了』秦晓华扶著老师坐下,游目四顾:『您不是还有两个孩子吗?他们不陪您一起住吗?』

    贺文远摇了摇头,说:『我那不争气的儿子怀宇,在部队当兵,现在是中尉连长,娶了个军官太太,前两年他结婚时,老伴不同意他在部队找,还是个北方人,结果和我老伴闹了别扭,好久不回来了。你怀月姐大学刚毕业,才搬回来住,正忙著找工作呢』

    秦晓华挨著老师坐下,丰满而富有弹X的R房挤压在贺文远的手臂上,身上少女的香气直往他的鼻子里钻。贺文远是很久没碰过女人的人,心中不觉一动,就有些不自然起来,眼睛不知往哪里看,就假装擦眼镜,低下了头,借以平静自已的情绪。他一低头,忽然看到秦晓华的脚趾头上有血迹,不由一惊,忙道:『晓华,你的脚受伤了』

    秦晓华低头看了一眼,蛮不在乎地说:『没事,擦破点皮』贺文远说:『那可不行,要是感染了就坏了,你等著,我给你擦点碘酒』说著起身到柜子里找出棉签和碘酒,把秦晓华的腿放在荼几上,为她涂碘酒。秦晓华穿著件短裙,上身是露出肚脐的小背心,坐在沙发里,R房的轮廓十分诱人,白晰而毫无一丝赘R的小腹上一个纤巧的肚脐,她的小腿曲线优美,不见一G汗毛,白白嫩嫩,光滑柔腻,涂著五彩指甲油的纤俏小脚因为老师在擦碘酒,而怕痛地小巧的脚趾头紧紧蜷在一起。看得贺文远有些老怀激荡,握著她那光滑温软的小脚竟有些爱不释手了。

    秦晓华也在低头看著自已的老师,他文文静静的,清瘦的脸庞,依稀透出年轻时的英俊,发丝里已隐隐有一些白发了,那儒雅的气质是她所交往的人所不具备的,她的芳心不由一荡,有些春心动了第一次以女人的目光审视著这个中学教师。同时有意引诱他,故意把盖在膝盖以的短裙向上拉了拉,向两边抚平,对贺文远柔柔娇娇地说:『老师,大腿上也有点疼,您看看有伤吗?』

    『啊?』贺文远心中一跳,目光向他始终没敢正视的大腿上看去。白净的膝盖上方,是一双结实的年轻女人的大腿,他的眼皮跳了跳。双眼紧盯著秦晓华的下身,雪白的大腿G,像两G葱头一样白嫩,白色半透明的蕾丝内裤,充满了诱惑和挑逗,那娇嫩的尽头,隐隐贲起的地方边缘,调皮地露出几G柔软的Y毛,贺文远只觉得心头一热,似乎所有的血都涌上了脑袋。

    秦晓华看著老师的表情变化,想著是被自已一向尊重的正派长者,一个传道解惑授业的教师视奸著,心里面不由特别的兴奋,她注意到老师的呼吸急促起来,发现他的裤裆竟然有点凸起。可能他的老二已经发硬了,所以有些不自然地蹲著。一想到老师勃起的老二,秦晓华更加兴奋了,Y道里面竟然流出了些许的Y水,缓缓渗湿了她的内裤。

    她咬著嘴唇,腻声问:『老师,我的腿受伤了吗?』说著还轻佻地抬了抬腿,香喷喷的光滑大腿几乎送到了贺文远的鼻子底下。贺文远已经有点神魂颠倒了,清瘦的脸庞泛起了红晕,他抬起头,正迎上秦晓华挑逗的娇媚眼神,不由呼吸一窒,颤声道:『没…没…有』

    秦晓华扑哧一笑,俏脸笑盈盈的,故作天真地眨了眨眼,问:『老师,你…你的腿中间怎么鼓起来了,是不是撞肿了?』

    贺文远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闪身坐在一边的沙发上,避开她火辣辣的眼神,支支唔唔地说:『没…没有…』

    秦晓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顾意昂起她丰耸的酥X,贴身的裙子也展现出她的纤纤小腰及圆翘的小臀部,她扭动著小腰肢走到老师面前,勇敢大胆地逼视著他,娇慵的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抱我』

    『我…我…』贺文远的心中充满了渴望,可是仍然不敢有所举动,秦晓华娇吟一声,扑到了他的怀里,说:『老师,老师,我爱你,抱紧我,抱紧我…』她的话就像是有催眠作用,贺文远已经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的细腰,呼著热气的嘴在她脸上寻找著,温湿的唇终于碰上她的嘴。

    令人吃惊的是晓华比他还要热情主动,用力吸住他的唇,湿润滑腻的小舌头带著一缕香气缠住了他的舌,动作很熟练。当两条舌头忘情的互相探索的时候,贺老师的手已不由自主地从她裙子底下伸了进去,抚M著学生光滑的小屁股,虽然她还穿著窄小的蕾丝内裤,但是大半个屁股都暴露在外面。让贺文远感受著臀R的结实和柔软。

    贺文远久旷的激情一旦被激发,心中此刻除了欲望,已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他的腰带被松开,一只柔软的小手这时已抓住了他两腿中间勃起的硬物,轻轻揉搓著,秦晓华娇俏地轻笑,咬了一下老师的耳垂一下,低低地说:『老师,你这里好大啊,想不想C进人家的小屄X?你MM人家的小屄X,好小喔』

    她说著撑起双腿,让贺文远替她褪去裙子和小内裤,由于X部前挺,屁股后翘,一对丰满的R峰颤巍巍地递到了贺文远的嘴边,贺文远冲动地抱住她的细腰,张开嘴,疯狂地吮吸那软嫩的R头。

    秦晓华被他吸得身子直哆嗦,下体的Y水流得更多了。她颤声对贺文远说:『老师,我们上床去,快,我…要你在我身上…上课』说著嫣然一笑,红著脸跳下来,格格一笑,赤裸著两条白生生的大腿,扭动著屁股跑进了卧室。

    贺文远兴匆匆地脱光衣服,跑进卧室,只见秦晓华光著身子跪坐在床上,笑眼盈盈地望著自己,她跪坐在那儿,X是挺的,臀是俏的,阳光在她娇嫩的身体上笼罩著一层柔和的R白色的光华,那是何等娇媚诱人的美少女啊。她望著贺文远摇摇晃晃的chu大YJ,抿著嘴儿一笑,说:『老师的教鞭好丑喔』

    贺文远兴奋地喘著chu气,爬上床搂住这娇媚的小Y娃,说:『好啊,今天,老师要用这G教鞭教训教训你这个不听话的坏学生』

    秦晓华格格一笑,腻声说:『是不是要要打学生的小屁屁呀?』她趴在床上,摇著粉嫩嫩的宛宛香臀,姿态动人极了。嘴里却说:『可是人家看著不像是教鞭呢,倒像是一枝细粉笔呢』

    贺文远被她撩拨得快要疯了,扑上去一把抱住她说:『就算是粉笔吧,老师,老师要给你上课了,注意听讲喔』

    『好啊』秦晓华格格地笑著:『喏,这是你的黑板,写吧』她转身躬起身子,用后背迎向老师的YJ。

    贺文远嘿嘿一笑,握著YJ在她的小屁股上划起了字,皮肤细腻极了,马眼里渗出丝丝YY,被涂在那光滑的臀R上。

    秦晓华咬著唇,忍著痒,不住娇笑,G据笔划读著他写的字:『我、干、你!』她忽然转过身来,呼吸急促地把老师推倒在床上,一翻身骑在了他的肚子上,躬著上身,抱著他的头,把他的头压向她的R房,像喂婴儿吃N一样把R头塞进了他的嘴里,仰起吹弹得破的俏脸娇呼:『好舒服,快吸呀,学生给你交学费呢』

    贺文远听话地揽住她的细腰,吸著她的N子,晓华面部燥红,媚眼如丝:『嗯…嗯…啊!你坏,别M我那』

    她忽然娇嗔地对贺文远扭著腰肢撒娇,反手打落他的手,原来贺文远一边亲著她一边把手指C进了她的屁眼。『晓华,看你多Y荡,你看,你的Y水…哈哈,都流到这里了』

    秦晓华随著老师的视线看去,不禁羞红了娇颊,发出连她都不知道意思的呻吟,忽然眸子煜煜生辉,兴奋地说:『舔光它,老师,把它舔干净』

    贺文远一愣,但是看看兴奋中的美丽少女,知道不答应她是不行的,而且他现在简直爱死了她,激情中也不觉得有什么肮脏,听话地把手指放进了嘴里,舔干净刚刚从少女臀眼里拔出来的手指。空著的另一只手不闲著的M著秦晓华的N子,一脸迷醉的神情。秦晓华眼见自已的班主任老师这么听话,冲动地推倒了他,摇晃著屁股爬到他双腿之间,反身成69式跨了上去,注视著已勃起的chu黑巨B,柔媚地笑道:『想不到老师那么斯文的人,老二这么大,真是叫人又怕又爱』

    贺文远得意地一笑,抚M著她耸在自已面前的香臀,爱怜地说:『晓华,你上学时瘦瘦小小的,想不到几年不见,发育得这么好啦,老师还没见过你这么美丽的身子呢』

    秦晓华妖娆地一笑,说:『老师,那今天你就好好地享受享受吧』说著把chu大的老二含入柔软的小嘴,卖力的取悦他。

    贺文远双腿一跳,兴奋地叫:『对,先沿著边缘舔一圈,喔…舌头要舔进马眼,对,好好…好好吸,对,真B,晓华真骚,技巧真好…乖…再用点力舔,啊…你师母的本事比你差远啦』

    秦晓华忘情的吸吮,吃吃地笑著:『那…就让我来当师母吧,怀月姐也要叫我妈妈了』她格格地笑著,不忘温柔技巧地含吮他的RB。贺文远也兴奋地紧紧按住秦晓华白嫩的屁股,伸出舌头舔弄著她的小屄,少女的小屄娇嫩迷人,Y水迷离,贺文远的胡渣扎在她娇嫩的大腿G上,惹得她一阵阵娇笑,扭动著小翘臀躲闪,蹭了贺文远一脸Y汁。

    贺文远经验丰富,用食指轻轻蹭著Y核,拇指和中指轻轻拨弄著她的Y唇,无名指则一点一点的在她的洞口沟通著。这时秦晓华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满脸涨得通红,娥眉轻蹙,美目微合,嘴里恩恩啊啊的,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舔弄YJ的动作时不时地夹杂著用牙齿轻噬的举止。现在,她热情得简直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让人有点吃不消了。

    这时,一个漂亮的高挑姑娘正来到了贺文远的门前。她正是前两天到市公安局采访的省报记者东方铃霖,她初中也是贺文远的学生,那时她家境贫寒,也并不富裕的贺老师支持她上学读书,她家里父母工作忙,中午贺老师就带她回自己家吃饭,所以一直到她上大学,到省报工作,和老师还是常常见面,这次她的采访工作告一段落,就要其他同志先回去,自已买了些东西,赶来看望恩师。

    她知道老师总是在门框上放一把钥匙,以免忘了带钥匙的时候,一个人回不了家,所以也不敲门,随手M出来,轻轻打开门,提了东西进屋。她把东西放到柜旁,忽然听到卧室传来一阵女人的娇笑声,不由心中一震,她上大学时就和男友发生过关系,工作后和现在的男友几乎处于同居状态,已经有了丰富的X经验,她自然听得出女人在什么情况下才会发出这样的笑声。她屏住呼吸,吓得一动也不敢动,采访过那么多案子,也听过许多通奸、乱伦的事情,她以为是老师和他的女儿怀月妹妹…所以心中紧张极了,不知如何面对这一切。

    过了许久,她掂著脚尖轻轻走到门前,从虚掩的门缝往里面看,只见一个俏美的女孩正一甩头,一头飘逸的长发甩落肩后,那挂著细密汗珠的脸却不是怀月妹,心中不由一松。再一看自已的恩师,不由得满脸绯红,心中小鹿怦怦乱跳,她敬爱的老师正把头埋在那少女的臀间,奋力地舔著,而少女骑跨在他的身上,一枝昂然矗立的大老二正在她的小嘴间吞吐。

    东方铃霖暗中一吓,贺老师那么文弱的人,可是…那东西…好大…啊,简直比…比自已的男朋友那样的年轻人还要chu大,要是那么大的东西C进自己的小屄里,不知受不受得了。她的芳心中不由暗作著比较,忽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不由得粉脸通红,暗中啐了自己一口,真不要脸,铃霖啊,你在想什么啊。

    秦晓华俏笑著从老师身上爬下来,跪在床上,雪白丰满的屁股翘向天空,然后她回头看著老师,脸上满是Y荡的笑容,『来吧,亲爱的老师,来干你的学生吧,快来吧,C进来,让们结合在一起』

    贺文远就像闻到腥的猫儿,立刻翻身爬起来,当他用手抬起晓华的屁股,发现她的两片R唇早已湿透,立刻用手扶著已经硬硬的RB,用手分开晓华的两片R唇,顶了进去。

    『啊…好大啊…比…嗯…嗯…比驴子还大』秦晓华几乎不自觉地说出比爸爸还大,幸好及时醒悟,措口不及,说了个比驴子还大,自已也忍不住好笑。贺文远呻吟道。在RB进入那狭窄的R道的一刹那,他也感觉到了女X腔道的柔软和狭窄,这个女生的屁股及大腿的R也在C入时绷紧了,那种久违的,不…是比那更强烈美好的感觉冲激著他。

    RB在紧小的R洞里进出了几次,他一使劲,RB的头部终于顶在了晓华的花心上,晓华的身体一颤,『啊…』她的声音因为过度的兴奋而变得有些沙哑:『老师…亲爱的…好哥哥,亲丈夫…,快…啊,用力干我…』

    贺文远胀红著脸C送起来,每次R洞内的磨擦都会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听得门口的东方铃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俏脸胀红,下体也不由自主地酥痒起来。

    『唔…好舒服…』晓华用兴奋的口吻呻吟道,痉挛的屁股用力地向后顶著,大量的蜜汁顺著贺文远的RB流到了他的Y囊和大腿上,『啊…你的身子…好B』贺文远的RB一挺一挺地在昔日的小女生蓁秦晓华的R洞内抽弄著,不住的呻吟:『啊…啊…好舒服啊…快!用力…用力挺你的小屁股!我要死啦…』

    他只觉得RB被四周温暖湿润的R壁包绕著,收缩多汁的R壁带给他无限的快感,他一边在令人著迷的R洞里抽送著,一边在晓华的R房上捏了两把,问道:『晓华,我的老二大不大,嗯?你以前…你在学校时…想没想过让老师干?』

    秦晓华的脸红红的,娇羞地呻吟著,说道:『你要死了,人家那时还小,…怎么会想这么色的问题?』

    看到晓华害羞的模样,贺文远的RB涨得更大,『你不说,是不是?』说著他把RB抽出来,再狠狠地顶进去,每次都像S门一样,狠狠地顶在晓华R洞深处的花蕊上,顶得晓华身体直颤,再也说不出话来,嘴里只有『啊…啊…』的乱叫。

    顶了几下,贺文远停下来,呼呼地喘气,晓华的脸颊含春,满足地眯著眼睛说道:『啊…你…你坏死了,顶得人家都动不了了』说著又挑衅地挺了挺屁股,娇声说:『再来啊,看我怕不怕你?』『好呀,看看谁厉害?』贺文远又开始轻抽慢C,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此时秦晓华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贺文远的Y囊打在她丰满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此刻秦晓华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想了,我想了…呀』她一双媚目微微地合扰著,在脑中幻想著:『我上…上课时…就想著老师,想老师的大BB,想趴在课桌上…让亲爱的…老师干,让同学干…』

    『啊…嗯…对…就是那儿…』她脸上的肌R被干得一紧,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继续自已的幻想:『我想著老师C我,啊…同学一起C我…,C我的嘴,我的小…X,我的…屁眼…,啊…刘强、傅声有,还…还有程则…』她叫著自已昔日同学的名字,仿佛他们真的环绕在自已周围,正合力奸Y著自己。

    『啊…啊…啊…』贺文远越听越是兴奋,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著。他只感觉到自已学生的Y道一阵阵的收缩,每C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G头含住一样,手中一对丰满的R房也像波浪一样在X前涌动,给了他最佳的手感。

    他也像晓华一样,闭上眼睛,一边干著,一边幻想著自己昔日教过的学生中长得漂亮的女生:『啊…纪云,楚敏,钟燕,赵菲,刘…刘小娥,啊…对了,东…东…东方铃霖,我…我的最爱…铃霖…』脑中一一闪过那些俏丽动人的身影,最后定格在他一直留在心底的爱人身上。

    门外的东方铃霖看得惊心动魄,心痒难搔,想不到老师边干著那女孩,边幻想自已的学生,最后竟然叫出了自已的名字,而且还说自已是他的最爱,看他现在的样子,简直已把前而被干得起起伏伏的少女的R体当成了自己的化身。这一刻,她一阵恍惚,仿佛眼前那少女变成了自已的样子,而自己正被老师压在身下,那chu大的老二在自己骚痒的小屄里C弄,她的腿都有些软了,脸上烫烫的,在心里暗叫著:『啊…老师,贺老师…』忍不住闭上了美目,眉梢眼角一片春意。

    贺文远M著晓华的嫩屁股,那里光滑柔嫩无比,晓华的呼吸急促,小屁股在他的怀里不住地扭动,热情得简直就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让人有点吃不消了。她吃吃地笑著:『…哥哥…老师,我要泄…泄…泄…泄…泄了!…哦…哦…太美了…老师的大****好B…哦…妹妹被C得好舒服…哦…哦…哦…好舒服…哥哥…哦…哦…不要…不要停…哦…哦…啊…啊…妹妹…要泄了…哦…哥哥C得妹妹泄了…,我就是铃霖…,我就是…铃霖,干我…干我啊…』

    东方铃霖听得骨软筋酥,春心荡漾,胯间的Y水蠕湿了内裤。她再也站不住了,生怕再呆下去会暴露自已的存在,忙夹紧双腿,悄悄挪到门口,小心地关上门,逃也似地离开了。

    贺文远被晓华的Y叫刺激得兽X大发,开始发狂的抽C,下体撞击著晓华的臀部发出啪啪啪的声响,而晓华体内的Y水被狂猛的抽C带出大量,把两人的交合处都弄的湿滑水润。『喔喔喔…嗯嗯…老师…啊啊啊…爽…嗯嗯嗯…很爽』晓华Y媚的叫著。

    贺文远用手揉捏著晓华的雪白的屁股,准备做最后的冲刺,于是一手握紧晓华的细腰,一手则探下两人交合处,对晓华的Y核迅速地挑逗著。秦晓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昂头发出阵阵甜腻的Y叫『啊啊啊…喔…要到了…我不行了…啊啊…会死掉…老师好…厉害…太多了…啊…到了』

    晓华的嚎叫,紧紧地刺激著贺文远的身心,他的屁股挺动的速度惊人,彷佛除了下身的挺动,他就什么也不考虑似的,窄小的R洞紧紧地摩擦著他的RB,强烈的刺激不断地侵蚀著他的神经。哦,他也要忍不住了!他已感到这小娇娃的小屄已经开始剧烈收缩了,紧紧地箍住了他的RB,突然,一股炽热的Y体突然在他的G头上一烫,他也忍不住了,屁股一挺,RB直深入晓华的子G内,J口开放,粘稠的浓浆顿时激S而出,突突地S入那幼嫩的R体…

    晓华被S得身体不住地颤抖,屁股一阵颤抖…哦,太舒服了!最后,一切都平静下来了,晓华才软软地趴下身子,已经无力地贺文远也随之紧贴著她的后背趴了下去,晓华挺了挺湿腻腻的臀部,推不开他,就死心地闭上眼睛,一脸满足地睡去。

    当她醒过神来,清洗了身子后穿上衣服,在还有些疲倦的老师嘴上深深一吻,吃吃地笑道:『老师,你好厉害,干得我舒服极了,以后,我还会来找你,找老师给我…上课…!』

    贺文远依依不舍地送这娇俏的少女蹦蹦跳跳,心满意足地离去,正回味无穷之际,一转身忽然看见柜旁的礼品,这…这是怎么回事?谁会来,谁能进来?他脑海中迅速闪过一个美丽的倩影『难道是她?…?她…不是什么都看到了,而且…听到了自己叫她的名字?』贺文远心中一阵激动,只觉得疲软的RB似乎又矗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