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三宝局长 > 第二章
    因为去省里开了两天会,下午他借口有些累,提前回家了,到了家门口对司机小赵说:『晚上六点半你来接我』然后就上楼了。他住的是高级住宅社区住宅,四室二厅的房子,老伴在海关工作,是检查组长,平常不大回家,只有女儿,高中毕业也不想找工作,不是出去玩,就是呆在家里。

    他打开门,听见从女儿房里传来一阵浪叫声,不禁皱了皱眉,他的女儿叫秦晓华,似乎继承了他Y荡的本X,总是带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家来鬼混。

    听见开门的声音,屋里静了下来,他回到卧室,一会儿听到砰的一声,大门关上了,知道那男人已经走了,接著他的房门打开了,十八岁的女儿裹著一件浴巾走进来,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白嫩如脂的肩头,X脯上露出半截雪白的肌肤,中间的R沟清晰可见,底下一双纤秀的小腿汲著一双绣花拖鞋。

    她长了一张瓜子脸,弯弯的眉儿,小小的嘴,此刻正满面风情,看见父亲瞪了她一眼,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笑吟吟地说:『爸,你回来了,怎么今天没有饭局吗?』

    秦局长坐在沙发上,哼了一声说:『饭局哪天没有?你以为什么人请我都去吗?』

    两朵红晕突然飞上了她白嫩的脸颊:秦晓华水灵灵的眼睛望著他,笑嘻嘻地跑过来,嫩白的手臂搂住秦守仁的脖子,一屁股坐在他的怀里,丰满的小圆臀在他胯上划著圈,红艳艳的小嘴『巴』地亲了他一口,说:『爸,是不是想女儿了?』

    秦守仁嘿嘿一笑,手掌探进她的浴袍,惬意地揉搓著她的嫩R,另一只手搂著她的小细腰说:『哼,想你,别美了你,你这不是挺不寂寞吗?刚刚那又是谁呀?』

    秦晓华嘟著小嘴唇,俏皮地说:『怎么,老爸,吃女儿的醋了?』她忽然兴奋地凑近秦守仁的耳边说:『爸,刚刚那是土地规划局赵局的二小子,哎,你知道吗?他们有个换友会呢,有没有兴趣?』

    秦守仁皱了皱眉,说:『少惹事,举动搞那么大,不怕人知道吗?』

    秦晓华撇了撇嘴,使劲在爸爸的小腹上压了一下,讽刺地说:『得了吧,三宝局长,你怕过什么啊?我听说那里面只要带女伴就行,都是从香港、台湾那边传过来的,聚会挺秘密的,有换妻的,换妹妹的,换女友的,换女儿的,听说换孙女的都有呢,主持人是一对兄妹,听说也是本市大人物的子女,留过洋的,有兴趣没有?』

    秦守仁听的怦然心动,但还是迟疑著说:『这个…我是公安局长,怎么这种事连我都没听说过?我们的关系总是不好让人家知道吧?』

    秦晓华笑著说:『得了吧,老爸,那里面的人谁不那样啊?谁也别笑话谁,你不知道,才证明人家保密工作做得好啊,怎么样,改天我先去看看,然后再陪你去怎么样?』

    秦守仁笑了笑,没吱声,算是默许了。

    秦晓华嘤咛一声,脸红红地软在父亲怀里,娇嗔地说:『老爸,人家刚做,你就回来了,不管啦,你要负责喂饱人家』说著吐出小香舌就往爸爸的嘴里钻。

    秦守仁厌恶地别过头,问:『你有没有漱口啊?』

    秦晓华吃吃地笑著,调皮地说:『人家还没给他含呢,只是让他把我那里舔得流了好多浪水,还没过瘾呢,就让你捉奸在床了』

    秦守仁嘿嘿一笑,含住女儿的小嫩舌狠狠地吸了一口,彼此吻了一番。

    秦晓华轻盈地跳下地解开浴袍,她的身材玲珑有致,是个丽质天生的美少女,自从经历过X爱的洗礼后更是出落得成熟美艳。从背后看著她修长雪白的玉腿及圆翘丰润的双臀,以及光滑无瑕疵的少女美玉似的颈背,秦守仁不由得起了生理反应,秦晓华娇俏地白了父亲一眼,道:『还不快点,不像第一次要人家似的那么急了是不是?』

    秦守仁开怀大笑,站起身把衣服脱掉,晓华嫣然一笑,蹲在父亲面前,纤细的玉指已经在套弄著他的小弟弟,才没一会儿功夫已是玉J怒挺,昂然矗立在兰的眼前,『哇,爸,你真是雄风不减当年,比刚刚那小子的还要chu大呢』晓华赞叹著,妩媚地瞟了父亲一眼,张开樱桃小口,替他含弄起来。

    一阵快感传来,秦守仁微闭双目,享受著女儿技巧的服务。

    一会儿功夫,他的老二就变得油光?亮,红通通的G头有**蛋那么chu,他一哈腰,就把女儿娇嫩的身子抱了起来,女儿在他怀里吃吃地笑著,两个人到了意大利进口的豪华大床边,他把女儿放在床上,腾身上床,两个人成69式,他张开大腿把女儿的螓首夹在双腿中间,女儿自觉地一把将他chu大的玉J含入口中,用小口卖力地吸吮吞吐著G头,还用玉指轻轻刮搔著他的Y囊,那种麻电畅快的感觉从小腹直冲而上。

    他分开女儿的玉腿,开始狂热的吻著她的蜜处,大手在她丰隆的玉臀、娇嫩的大腿、平坦的小腹处抚M著,用舌尖舔吮她那柔嫩的小屄。

    去省里两天,没有做过爱,现在他再也按捺不住,开始chu暴地在女儿温暖、湿润的小口中抽送起来。

    『唔…不要…C…太深…讨厌死了,嘴…都酸了啦』女儿一面含含糊糊的说著,一面紧闭一双媚目,更抱紧了爸爸的屁股,吸吮得更加起劲。

    『…嗯…唔…啧!…啧!…』女儿津津有味的吸得滋滋作响,小肚子也一挺一挺著,尽力地迎凑著自己鲜嫩的小屄,让父亲的舌头舔弄得更深。

    秦守仁加快了动作,把女儿的小嘴当成了一个灵活的小屄,使劲C弄著,感觉著女儿灵巧的舌尖在环绕舔弄著他的G头和马眼,嘴里也叫著:『…晓华…哦…你这个…小…顽皮…好…爽…,我的好女儿,太B了,爸爸爱死你了,唔…,好舒服呀…唔…啊…』

    一边说著,一边饥渴地把女儿粉嫩小屄里的滑腻Y水吞进嘴里!

    终于,他笑著用力打了一下女儿翘挺的小圆臀,发出『啪』的一声,说:『宝贝女儿,你的Y水都快把爸爸淹死了』

    女儿翻身仰过身子,X脯上下起伏著,赤条条的一身冰肌雪肤透出一种激情的嫣红,她的一双青葱玉手Y荡地抚M著自己饱满的R房,喃喃地说:『喔…我要,…给我吧…爸…,给我…,我好想要…要你C进我的身体…唔…』

    秦守仁转过身趴在女儿赤裸娇美的身上,开始轻轻吸咬搓揉她可爱的R头和R房,女儿喉中发出轻声的呻吟,长长的眼睫毛迅速地抖动著,小嘴里发出呢喃的声音。

    她修长的玉腿无意识地扭动著,交缠著,光滑的肌肤在父亲身上蹭著,窈窕的细腰拱起来,又放下,迷人的双R就在这一拱一放中弹跃著,摇晃著,平坦、光滑、柔软的小腹因为激情而收紧,俏挺的小圆臀,在父亲的大手里被揉捏得像面团似的,乃至于稀疏草原中小溪沟的潺潺流水的越涌越多…

    秦守仁贪婪的品尝著女儿香嫩细滑的肌肤,恣情的享受著父女心灵和R体上的交融。那种其他美女所不能给予的禁忌快感使他色授魂消,这就是他对同一个女人,无论如何美艳,但是玩过几次之后就不再感兴趣,但是对女儿,却始终爱恋如昔的原因。

    空气中飘荡的是浓浓的情意和穿越父女禁忌后的异样快感,秦守仁低声在女儿耳边低语著:『女儿,我要上马了,要C进你的小屄,要狠狠地干你啦』

    女儿含羞的微笑一下,一双媚目瞟著健壮、魁伟的父亲,娇声说:『爸,我那里都痒死了,快给我吧,C我,捅我,干死我吧』

    秦守仁激动地跨上女儿的R体,分开她的双腿,用手指拨开她红嫩的小Y唇,此时上面还映著闪亮的Y水,他欲火满腔,徐徐的将玉JC入小屄内…好紧好紧…,女儿的那里火热幽窒,一瞬间C入后,整G老二立刻被一种柔软、嫩滑、火热所包围、紧裹,还有著一种仿佛具有生命力的弹跳感觉。

    女儿的娇躯颤抖著接纳了他的侵略,因为兴奋而呻吟著:『…爸…爸…好…胀…啊…,爸呀…美死…女儿了…呀…』

    女儿年轻娇嫩的幼蕾让秦守仁又爱又怜,他像打桩机似的推动抽送起来,把自己chu大的玉J不断送进女儿禁忌的体内。

    不管是先前深情温柔的爱怜还是现在狂风暴雨般的恣情冲刺,晓华都感到异样的兴奋难抑,她在父亲身底下时而呻吟,时而激亢,扭动著香软的身躯,奉迎著父亲的抽C,喊叫著:『啊…啊…爸…爸…我…我…真…真的…受不起…噢…!…舒服…舒服得…快…飞了…』

    可是野兽般的父亲依然毫不留情的捅著,扑哧扑哧,Y靡的味道充满室内,掩盖了喷洒在室内的高级香水的清幽香味。

    女儿喘息呻吟著,紧紧抱住秦守仁,一双雪白的大腿盘绕在他chu壮的腰间,而父亲则更chu暴地肆虐占据进出她美丽的身躯,然后就在最后的一击中,秦守仁将大量浓稠灼热的JYS入自己女儿的子G内。

    『晓华…我的心肝…我的宝贝…我可爱的女儿…我好爱你』秦守仁喃喃地诉说著自己的爱恋瘫了下来,而女儿则脸色潮红,香汗淋漓地瘫在床上。一双玉腿无耻地张开著,父亲尚未完全软下来的老二还C在她湿淋淋的小屄内,感受著那高潮中的痉挛。

    秦局长和女儿颠狂一番,斜靠在床头,女儿秦晓华裸露著香躯,趴在他的身上,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一枝烟点上,吸了一口,然后塞到爸爸嘴里,秦守仁满意地在女儿丰硕的香臀上拍了两下,深深的吸了一口,女儿慵懒地枕在他健壮的X上,用嫩白的小手在他X口轻轻划著圈儿,娇俏地一笑,说:『爸,你的身体真是结实,那些小伙子都比不上您』

    秦局长得意地一笑,说:『那当然,你老子打打杀杀几十年,你以为能爬上这个位子,没点真本事还行?』

    秦晓华娇嗔地捶了他一记,腻声说:『坏爸爸,您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秦局长哈哈大笑,拢了拢女儿香嫩的肩膀,正要再温存一番,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说:『喂,我是秦守仁,哪位?噢,刘局啊,什么事?唔?唔…唔…』

    女儿用她小巧的脚趾在父亲长满汗毛的大腿上搔挠著,一边轻轻亲著他的X膛,秦守仁摆了摆手,神情严肃起来,听了一会儿说:『好,好,我现在赶去处理一下,好,马上到』

    他摞下电话,翻身坐起,秦晓华依依不舍地抱著他,说:『爸,什么事呀,刚回来又要走?』

    秦守仁皱著眉说:『这些混蛋,叫他们扫黄,多抓些妓女、嫖客,创造一些单位效益,这些混蛋就拿了**毛当令箭,简直是胡搞,抓了个打工妹,硬说是只**,严刑逼供,把人打死了,现在人家家里验了尸,拿著处女判别书告警察局,听说省里报社也惊动了,这件事不好好处理一下,乱子可不小』说著他起身著衣,在女儿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说:『心肝宝贝,乖乖的,等爸爸回来再好好喂饱你』说完笑嘻嘻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