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禁·爱(禁忌文!推荐) > 正文 分节阅读_14
    br/>

    “不要在病房里闹了。www.6zzw.com”路北江拉她的手,“现在不是生气动怒的时候。想办法快点把事情解决了吧。”

    北江说的对。怎么办?征儿……这是弓虽.暴啊!

    “我已经叫人打点了医院里面的事情。你知道吗?悠远这才十四岁。这是……”重罪啊!

    “混小子,混小子……”她气得发颤。

    “亦清,亦清,你别慌别慌。快想办法吧。北川过几日就回来了。”

    完了,路北川疼这个丫头胜过疼征儿千百倍啊。她只有发呆。

    “北江,怎么办,怎么办?”

    “亦清,听我说,先把孩子们带回去。等悠远醒过来,就离开。这里不宜久留的。不能让别人知道!”

    对的,最重要的是不能让别人知道。

    第二日,路北江疏通了关系,大小的医疗器械,偷偷的趁着暮色搬回来路宅。家里的闲人都放了假,留下心腹李嫂,还有司机陈叔。

    沈亦清无暇看着路征,就任由他先寸步不离的陪在悠远的床前,差了李嫂在一旁时刻的注意着。乔牧也找过几次,推说路北川招着悠远去了绿岛,信或不信,已经没空照顾了。

    忙里忙外,终了,医院上下知情的都给了封口费。其实只有个别在场的医护猜出了实情里底,其他的人都以为,他们卖的是给小姑娘下辈子的名誉的人情而已……

    这厢,终于,轮到应付真正的棘手了。

    “北江,我真不知道。我是造了什么孽了。老天非要这样折磨我。”沈亦清哀苦。

    “亦清,别这样,还有我。一起想办法吧。”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那丫头还昏着。要怎么对北川说?”眸子闪光,抓着的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把悠远送走?要不说是她自己在外面搞得。”自己都觉得不可信。

    “怎么可能,谁会信呢?北川更不会的。”

    “那怎么办。我快疯了!”

    “听我说。那孩子身上的伤太明显了——那腕子,愈合起来也要一个来月,疤是一定落下了。所以谁都骗不了,对外人说那是不小心的意外伤痕还好,可是北川爱她至极,一定会怀疑。所以这个不能骗。”

    “难道直说是征儿干的吗?那他就毁了。”

    “唉,征儿啊。”路北江叹气,马上又恢复,“绝对不能说,征儿……弓虽.暴了悠远,这是乱仑啊!虽说她是养女的身份。可是院子里的人谁不知道当年隋心和北川那段……大家都知道,悠远是北川的亲生女儿,大家都以为,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要是传出去,这个路家连带老爷子那里,都要乱了。北川一定拔了征儿皮……”

    “北江,北江,我不要听不要听。你就告诉我怎么办吧。”她已经够乱的了。

    “路征对悠做的一定要保密,只能告诉北川,他作恶欺负了悠远,悠远自己想不通才割脉的。www.6zzw.com”这能这样了。“征儿,还是要受罚的,但是总比毁了自己强啊。可是…悠远能答应吗?她受委屈了……”毕竟是自己的亲侄女,与心怎么能忍!

    “交给我,我和那丫头说。”她像是讨回来了精明,主意满怀。“这小丫头和她妈一样,勾人的狐媚胚子。一定是她勾引了征儿,动作倒是真的无声无息,简直和她妈妈一样是个下贱的小荡妇!”这么恶毒的话就从这个高雅的贵妇人嘴里脱出。

    “亦清,不要这样说。还记挂什么,这么多年了,人都死了。再说,悠远是个乖孩子。是征儿用了强……亦清,亦清啊,征儿对我说的真切,他……是真的爱她吧……”

    “胡说!”

    “看着他长大的,可曾见过他这般失魂落魄,从来狂妄的小子,哪有对什么事什么物慌张,不能自拔过?”

    “我沈亦清的儿子是不会喜欢上隋心的女儿的!”

    “亦清亦清....”路北江喃喃,上前去抱过她。“别这样,怕只怕,征儿真的喜欢她,怕的是征儿不依啊。他们只是堂兄妹,不是吗?也许...也许他们可以在一起的...”

    沈亦清开始猛烈的颤抖,挣脱路北江的怀抱。“住口!路北江,你在说什么?!”在暴虐的态度也因为心虚害怕而显得造作。“不准再提这些!”那是她年轻一时糊涂犯下的过错。

    “为什么!为什么!”

    “你知道的!”

    “伦理纲常是不是!?若不是当年你畏惧这些,也不至于现如今的下场。什么都变了,再没有什么机会了,十八年前,我原本可以带着你走,十八年前,我还能赌!可是,看如今的我,畏首畏脚,背负着这么多的虚名!你呢?你快乐吗?北川爱过你吗?我们只有偷偷摸摸,见不得光!”

    她被激得哑口无言。

    “征儿是我的骨肉!”

    哐啷——门被撞开。

    两个还在争执的人被拉回了注意。

    “征儿!”异口同声的讶异。

    只是无心,却在亲自为悠远去拿药的时候无意听到争执声,结果,却是一段叔嫂通奸的丑闻。

    “赫——赫——”他断断续续,不知所谓的讥笑声。“原来,原来如此。”十八年来,不明所以以至于放弃的疑惑,原来,原来——“我才是那个孽子,那个贱种!”

    “征儿,征儿,你听我说,你听我说……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6/6224/" title="卫生间里干新娘A级小说全文阅读">卫生间里干新娘A级小说全文阅读</a>

    ”沈亦清慌了神,上前扯住路征。

    “你说啊,你说啊,想说什么?”他怒吼。

    沈亦清反倒呆住,对啊,对啊,她要说什么呢?她有什么可说的呢?

    路征一把推开她,那厌恶的目光。

    “征儿,别这样。”路北江扶起沈亦清。

    “小叔?哈哈,原来你才是我爸爸。哈哈……”他狂笑,眼泪也不止。“太刺激了,太刺激了。这个家里有正常的人吗?哈哈,你们有什么权利来苛责我们?你们就是榜样!”

    两个人,呆住了!反驳不得,也反驳不出声,被吓着了。路征的样子,活脱脱的邪恶,那种骇人的疯癫——泪混合着狰狞笑容。

    “征儿,征儿…。。”她泣不成声。

    “我恨你,我恨你!”他对着沈亦清喊!转身消失。

    孽——一切都是孽缘。若没有开始,哪来这恶果?

    禁·爱 正文 第二十九章

    章节字数:2406 更新时间:08-08-11 19:40

    “悠,知道吗?原来我们不是亲兄妹。虽然也有血缘……原来……我才是那个孽种……”他握着她的手,嘴角勾着讥讽。

    “悠,那么你能爱我吗?既然我不是你的亲哥哥?”他苦苦哀求。

    “悠,我错了。我会补偿你,我会对你好,不再像以前去欺负你。”他诚恳孱弱。

    “悠,究竟你什么时候能醒来呢?”——

    赶走了看护,从里面反锁了门,只有他安静的陪着她。像多少个夜晚那样,她在噩梦中,不自觉地牵着他的手。只是这次,她的一只手缠着厚厚的白纱。完好的另一只,冰冷没有任何温度。

    他伏在她身边,看着那容颜,目不转睛,点点滴滴,从那个十岁的悠远开始......

    床上的人像是有了反应,眉头稍稍皱起。

    她有知觉了,她醒了吗?——狂喜的攥紧她的手,期待她睁眼看自己。

    她混沌不堪,嘴角却开启。

    她说什么?她说什么?他凑近。

    “乔牧,乔牧,乔牧……”

    乔牧乔牧乔牧——她口口声声在喊乔牧!!!

    讥讽、自嘲、痛苦、无奈、绝望……统统袭过身体。

    路征啊,你尊严尽失去,却仍然得不到她的爱!

    离开,惟有颓然离开……

    ……………………………………………………………………………………。。

    十四岁的乔牧拉着她的手,那么的温柔。“我会永远保护你的。”

    他长大了,万人瞩目的伟岸,赤裸相呈,仍然对她说:“我会等你长大。”

    病床前,他冷冷的,冷冷的,突然哀嚎,“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这么多年,我一直把你呵护着!”那声响越来越模糊,终于消散在无尽的黑暗中。

    乔牧乔牧乔牧……她喊他。

    爸爸来了,微白的发际,看着她,惊恐且愧疚。“悠,悠,你怎末成了这样?你怎末成了这样?……。”在她残破的身体前,他泪如雨下,脆弱不堪,“我对不起你啊,我对不起隋心你们母女两……我以为我能给你幸福,让你快乐。可是我……悠,征儿欠你,爸爸也欠你,爸爸一起还好不好?”路北川拿出刀子,落下。

    啊——住手啊。

    “悠——”身后有人叫她。

    “妈妈!”

    她笑,她笑,那么美好。接着,流泪。

    “悠,你痛不痛?妈妈好难过。悠,你怎么能这样?你不是对妈妈说过,你要做个坚强的女孩,让妈妈放心吗?可是现在。妈妈怎末放心?妈妈不许你这样啊!悠!”

    妈妈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这里还有谁?他——那张惊慌失措的脸……

    身子好痛!好痛!她死了吗?是不是?要不他们一一来送别?

    缓缓睁开眼,高高的天花板,还是路宅——自己一辈子都走不出去的地方,缘何用死都走不出?

    抬起左手,缠着纱。那血涌的场景,安然被白纱掩盖。赫——为什么不把自己的记忆也掩盖了?

    门被推开了——沈亦清。

    她瞅着她,沈亦清老了有十岁样子,每日精心打理的卷发曾经显得那么高贵绮丽,而如今失了弹性,看上去颓败,一如她的妆容。

    “你醒了?”

    没有变,那声线还是那么的冷漠。

    “从鬼门关里逃出来,应该庆幸。”

    庆幸,她不齿。

    “为什么是征儿呢?你和乔牧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还要勾引征儿?”

    什么——她居然说是她勾引了他!

    “你们是亲兄妹啊。这是乱仑!”

    呜——多么恶心的字眼——她不要。

    “你爸爸知道了会怎么样呢?”

    中年男子变成了白发老人,冷冷凄凄。他问——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他会疯掉的。他那么爱你,以为你是这世上最完美的女孩子。他宠你,认为你是上天给他的珍宝。可是,你竟成了这个样子!”

    十四岁,还没有灿烂地绽放,已经残败。她不完美了。

    这么多年她一直安静</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