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烟波浩渺[耽美] > 正文 第11章第15章
    烟波浩渺 第十一章

    相里若木没料到景曦渺有这么大的胆子,他是武将出身,本来就没有出口伤人的习惯,话说到这么恶毒的份儿上已经是极点了。www.luanhen.com景曦渺的反应反倒挑起他的兴致,把这个小皇帝连哭带叫地折腾了半夜,这一晚上他就住在了皇帝的寝宫里。

    早上醒来,景曦渺发现自己就窝在这个男人的怀里,他的胳膊还揽着自己的腰,大手抚摸着他的下边。他的脸一热,推开他的手坐起来,才想到身上是裸着的。回过头,相里若木正看着他“赶紧起床,今天还要去皇家狩苑。门口的太监怎么还不进来伺候。”他提高了点声音。

    见进来了人,景曦渺脸上炽热一片“你…你不去吗?”景曦渺看他根本没有起床的意思。

    “不去,天气还这么冷,狩什么猎?不过皇帝是必须要去的,这是祖制不是吗?”相里若木还没有睡醒,懒洋洋的。

    景曦渺没有说话,披了衣服被太监扶着起身去盥洗,身后传来相里若木的声音“服侍皇上穿戴完了,再带来我看。”

    过了半日,没精打采的景曦渺穿戴整齐了又回来,相里若木歪在榻上瞧他,看着景曦渺外边罩着一件黑色大裘“有点厚了,不过这几天冷,你带着多穿点也使得。再,要不是大毛的衣服那就非要明黄的不可,现在赶制也来不及。”

    这个斗篷似的东西是相里若木方才写了条子让太监带回去给李允之,让他在太尉府里找出来的。这是年下北疆孝敬上来的。只因为北疆人矮小,所以虽然是好东西,相里若木却穿不上。

    景曦渺穿上倒是很齐整,只不过他不是很有精神。相里若木一笑“怎么样啊?太尉昨晚伺候得你可好?”眼看着景曦渺脸皮红了,垂着眼皮不看他,也不答他的话,转身一径去了。

    景曦渺这是出世以来第一次出宫,坐在御辇上悄悄掀开窗子向外一望,街市两边全是人,争着来看天子仪仗。挡住了街道两边房舍店铺的模样,景曦渺看了一会便觉得很没趣。以往看相里若木出宫进宫都是骑在高头大马上,哪里像他,还要藏在车里,不能随意露出天子形貌。

    他身上也很酸软,坐一会就觉得累,这样在车上颠簸着,据说还要走一天。他又不太会骑马,根本就没有拉过弓,相里若木非要他亲自去春狩,他自己都不去。难道是想看他景曦渺出丑不成?马车每颠簸一次,下身都很疼。相里若木到底是如月安说的那样对自己有好感,还是讨厌自己呢?可是如果讨厌,用其他方式也就好了,那种事,不是天地间最亲密的事吗?

    “刘公公。”景曦渺轻唤了一声,车窗外立刻应了一声“老奴在。”

    景曦渺迟疑了一下“太尉娶了几房姬妾,生有几个子女?”

    刘公公贴着窗子躬身回答“回皇上,据老奴所知,太尉从未娶亲,更没有子女。”

    又等了半日,不见皇帝再说话,老太监才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景曦渺慢慢抚摸着手中的玉佩,没有娶亲,没有子女,那就是说他没有什么继承人。没有继承人,也就没有改朝换代的必要,只要不改朝换代,哪个姓景的占了皇帝的位置都没有关系,相里若木都是真正拥有权力的人。那么就是说,相里若木确实没有打算杀了自己。

    走了半日路后,忽然车马停了下来“皇上,福宁王景裕和睿庆王的长子景祥来接驾了。”刘公公在外边禀报。

    景曦渺本来身体难受得已经昏昏然,过了一会才答了一声“打开车门,让他们觐见。”

    “太尉,您又夜宿皇宫了。”李允之放下手里的活,好笑地看着相里若木没有表情的脸,开过了玩笑,李允之敛了笑意“睿庆王听说快要咽气了,可是他的长子景祥进京来了,在太尉祭天的第二天才来,听说他跟福宁王今日接驾去了。”

    “什么?”相里若木警觉地挑起眼眉“我说我这一天怎么心里这么不安,好像在战场上要遇到伏击的先兆一般。”

    “若木,你觉得皇上会被他们怂恿,参与政变吗?毕竟都是景姓氏族。”李允之思索着说。他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有些忐忑不安,只是所有的决定和措施都必须等到相里若木回来,他才一直在太尉府里等着。

    “不会的。”相里若木烦躁地来回踱步“景曦渺不可能参与那些事。不对,不对,问题不出在这个方向,不对,我们本以为睿庆王的儿子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敢来京城,结果他却来了。铤而走险,必然是有原因的。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本来应该跟着皇上去狩苑才对,明天我就过去。我倒要看看这个景祥,这个皇上的叔叔到底跟景曦渺有多大不同。”

    “若木,如果景曦渺跟景祥景裕勾结起来,发动叛乱,狩苑那边就会早有准备。何况,如果狩苑叛乱,你就更不能离开京城,以防京城里同时发生叛乱,如今坐拥京城,控制京城防务是最重要的。”

    “我马上去召见中尉重新布防京城,你也暂时不要待在太尉府里,马上回兵营里去。”相里若木一边说一边就已经出了门。

    “若木,”李允之神色惊慌起来“你不能像战场上那样,随意到最危险的地方去。”

    相里若木没有回答,脚步匆匆地离开了,本来以为没有什么大事的春狩,怎么会出这样的事。跟着景曦渺的人都是自己的老部下没有错,景曦渺的为人看似礼貌谦和,但实际上又相当不容易接近,他不会简单地以为同样姓景便可以亲近。所以那个什么景祥不可能随便就劝动景曦渺跟他一起政变。

    退一步说,景祥即使发动政变,也只能在小小的狩苑成功,顶多再拉上三个藩国。难道说他们想劫持皇帝?然后再号令天下?

    京城的布防在相里若木的号令下隐秘地变动,整整一晚上,兵营也已经整装待发。天亮的时候,相里若木带着两千骑兵迅速向狩苑的方向疾驰。

    中午的时候已经离狩苑就已经不远,相里若木命令缓下马速,可是还是没有什么兵力布防的异动。就在相里若木已经开始觉得自己过于敏感的时候,远远来了一小队人。

    “将军,是羽林的人,是我们的人。”副将已经认出了来人。

    “出了什么事?”相里若木大声地问。

    “回禀将军,皇上失踪了。”

    “什么?”相里若木有一瞬间几乎失去思维,失踪了?景曦渺跑了还是…“怎么回事?”

    “今天早上睿庆王的长子邀请皇上去狩苑东南方向,一片最近有野猪出没的林子里打猎,那里地势奇险,侍卫们骑着马无法全部簇拥在皇上身边,没想到窜出一头野猪来,惊跑了皇上的马,皇上被马带着跑进森林深处,侍卫们找不到皇上了。”

    “什么?”相里若木抓着缰绳的手微微地颤抖“混账景祥,狩苑的东南不是一片到处隐藏着幽暗悬崖的地方吗?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到狩苑了,这不是有意为之吗?”

    “是,所以,侍卫们怀疑,会不会…跌落悬崖…皇上的马跑去的方向,前面就有一条悬崖横在林子中。”

    “传下命令去,所有人都去那个林子里找,不会掉下悬崖的,给我把片林子翻过来找。”相里若木蛮横地下了命令。不会掉下悬崖的,士兵们面面相觑,又不敢违抗太尉的命令,他们已经找了两个时辰,如果没有掉落悬崖,早就应该已经找到皇帝了。

    相里若木没有理会他们的疑问,景曦渺不会掉进悬崖的,那孩子怎么会掉到悬崖下边?他心绪烦乱地把又一拨士兵派进林子,一鞭子狠狠抽在狩苑行宫的柱子上。“把那个景祥给我找过来。”

    烟波浩渺 第十二章

    景祥大约不到三十岁,论辈分是景曦渺的叔叔,他的父亲睿庆王又是景曦渺爷爷武烈皇帝的同母兄弟,血脉是非常接近的,可是在相里若木看起来,他们就像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两个人。景曦渺聪明纤弱,想来再过十年也一定还是一个儒雅俊秀的美貌男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长成景祥这样一个狗熊一样高大,一样呆头呆脑的男人。

    “太尉,从昨天太尉来狩苑到现在,已经找了两天了,就算皇上没有跌落悬崖,是在林子里迷了路,可是现在晚上还这么冷,已经挨了两天一夜,只怕也冻死了,何况狩苑野兽成群,皇上久居深宫,哪里还有活下来的可能呢?”景祥大着嗓门无所顾忌地说。www.6zzw.com

    “依你看要如何是好?”相里若木平静地问他,景祥迟疑了一下,久闻太尉相里若木年纪不多大,可是久经沙场,乾刚独断,挟天子以令天下,最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本来以为是个楚霸王那样的人物,没想到块倒大,像个霸王,说话却这么少,竟然主动征求自己的意见。

    “恩…恩…依我看,就该赶紧发丧,恩,再立新主。”景祥毫无城府,再说这主意自己早就打定了。

    “这样啊。”相里若木呵呵笑了出来“那以世子看,谁有继承大统的才干啊?”

    景祥见问,左右看了一眼,相里若木也看了看,左近只有一个福宁王景裕,年纪约莫十七八岁,眉目倒有几分像景曦渺,本来正站在那里低声抽泣,见两个人都看自己,一个是地痞恶霸一样的睿庆王世子,一个是魔王一样的太尉相里若木,登时吓走了魂。

    景姓皇族早就被相里若木收拾软了,他也不管地位高低“噗通”一声给相里若木跪下“太尉,小王没有尽到护驾的职责,请太尉责罚,小王连保护皇上的职责都尽不到,根本不能做皇帝。”一面就嚎啕大哭。

    哭的相里若木心烦气躁,这一个要是当了皇帝,倒是自己想要的效果,相里若木想到这倒是个收拾掉景裕的好机会,但是一抬眼,见到景裕身后紧紧站着一个青年,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神情机警,且那眼中的色泽温润不同于寻常人,刚才进来的时候相里若木几乎没感到他的气息,是个武林中高手里的高手么?相里若木跟他四目相对,也罢,我就饶了你这不成器的主人。何况所有藩国里,顶数福宁王的藩国最狭小贫瘠,放着他不管他也成不了气候。

    景祥早就忍不住了“太尉,不如…”

    “不如再等等,立皇帝是个大事,”相里若木打断了他的话,眼神一转,冰冷冷地瞪着景祥,景祥不觉打了个寒战“活我要见人,死我要见尸,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发丧天下,拥立新主。”

    景祥火炭一样的心思,硬生生被相里若木逼了回去。

    两天一夜,独自一个人,在狩苑里活下来是不可能的。景祥这只大嗓门的乌鸦,是不会喊出一句好听的话的。相里若木的拳头在案上重重地砸了一下,他独自一人坐在太尉的行馆里,皇帝的行宫从这里就可以看得见,现在那里面只点了一点灯火,阴暗得惹人厌。

    那个景祥,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坐在那里面吗?竟然抓住这个机会对景曦渺下手。他以为他坐得了那个位置吗?做拥天下,是哪里跑出来的草包都办得到的吗?不,如果他成为皇帝,他就会迁都到睿庆王的藩国里;即使自己不立他为皇帝,那么不出明天,他就会偷偷跑回睿庆王的藩国,在那里自立为皇帝。他以为他跑的回去?

    可是即使杀了他也没有用,如果景祥被自己杀死在这里,他还有四个弟弟,哪一个都有可能因为这里有风吹草动而动了当皇帝的念头。杀了那个草包无济于事。睿庆王会把皇帝的死安在自己头上,找到口实起兵作乱,然后三家藩王就会联合起来,为景姓皇族征讨他这个逆贼。即便,他手握的兵权足以镇压得下,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绝对不是应该选择的战略。更何况而今天下疲敝,北疆蛮族虎视眈眈,已经不能再起祸乱了。

    最重要的是,过了今夜,景曦渺还能生还的可能性就真的微乎其微了。景曦渺,他的眼前略过一个远远地望着他微笑的影子,是啊,总是那么远,却又浅浅地冲着他微笑。他在痛苦中挣扎,想要毁掉那个孩子,可是却总是在最痛苦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向他的身边走去,因为他好像没有痛苦,也感受不到痛苦,微笑地看着世界,浑然不觉那些丑陋的伤害,明净地仿佛是水,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向着他身边跑,寻求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救赎,或者是湮没。

    相里若木叫来皇帝身边的羽林侍郎沈一平,昔日也是自己属下,出身贫寒,是相里若木在战争中把他从行伍里一点一点提拔出来,并且让他改姓相里,一度在自己的府里掌管太尉的亲兵。

    “太尉大人,那只野猪身上原本就有伤,绝对不会是平白无故突然窜出来的。”相里一平相貌堂堂,身材伟岸,武艺高强,又对相里若木忠心耿耿,所以会被委派在皇宫里任职;他心细如发,这点是战争中磨练出来的,相里若木对他没有任何怀疑。

    但是,相里若木举起一只手,示意他不用说下去了“是谁做的现在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景…是皇上到底在哪里。”

    相里一平躬身行了一礼“太尉,睿庆王世子的行馆也暗暗察过了。”

    相里若木摇摇头“我也曾怀疑是景祥把皇上囚禁起来,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在我说了另立皇帝,非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之后,景祥仍然没有任何动作,所以,皇上无论死活都不在景祥的控制之内。”

    “太尉,可是林子里是不可能有人的。”相里一平思索着“从一出事开始,属下就封闭了狩苑,没有可能出去任何人。按照太尉的命令,兵士们几乎翻遍了狩苑的每一寸土地。之后属下怀疑了皇族行馆,每一个也都暗暗搜查过,结果还是没有。”

    相里若木没有说话,相里一平暗暗吞了一口气,这样看,除了皇上跌下悬崖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带我到皇上出事的地方。”相里若木突然说。

    “是。”相里一平跟着相里若木几乎有十年了,对于太尉任何突然的举动他都习以为常地遵守,因为在战争中,他已经习惯隐藏在这种举动之后的出奇制胜的可能性。不过这一次…那个在他看起来无比软弱的皇上,是不可能独自在野外活下去的,何况,照这样看来,那个连马都骑不好的无能皇上已经跌落了悬崖。

    夜晚的风很冷,这四周都是黑漆漆的旷野,从烧着炉火的屋里出来,冷风几乎透入骨髓。

    “太尉,这片林子地势险要,现在又是晚上,太尉小心。”相里一平在前面骑马,举着火把引路。

    “我看以后皇上春狩,这个地方要禁止进入才是,果然是万分凶险。”相里若木不知不觉说了这句话,突然意识到自己以为景曦渺还活着,而且还会继续作为这个皇帝而存在。好在相里一平,谨慎持重,并不会说什么。

    “就是这里,虽然痕迹已经混乱了,但是往前,这个方向,还是能看到皇上的马受惊后撞倒了比较小的树木。在太尉下令大规模搜索的时候,属下先在所有皇上的马留下的痕迹上做了记号。”相里一平下马指出树上的标记。

    “做的很好。”相里若木从马上跳下,蹲下身详细地看着树木,过了片刻他又一言不发地向前走,来回测着两个痕迹之间的马蹄和方向,相里一平也沈默着为他指示痕迹的位置。两人仿佛又回到了战场上。

    痕迹隐没在最后的草丛里,相里若木用手磕了磕悬崖附近的岩石,景曦渺那孩子就是从这里坠落悬崖的吗?景祥真是挑了一个完美的地方,这里下面是悬崖峭壁,岩壁上光滑如镜面,可说是一个万丈深渊。

    “就是这里,这里就是最后的痕迹了,”相里一平打破平静“一定是在这里发生了最后的事。属下也试图下去过,可是没有办法,这里的悬崖过于陡峭。”

    相里若木一直在低头查看痕迹,这时候抬起头“他不是从这里掉下去的。”相里若木突然笑了出来“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但是你仔细看这个距离和痕迹,忽然急转,小皇帝在这里停了下来,你看,这里一定是马摔倒了,他虽然可能会因此受伤,但是还没有掉下悬崖。”

    烟波浩渺 第十三章

    “那么皇上到底在哪呢?”相里一平职业性地兴奋了起来。“在这里一定是有人后来为了掩盖踪迹把皇上的马推下了悬崖,但是皇上有可能逃脱了。”

    “有人想杀皇上,应该比侍卫的动作还快,早就已经在你们前面的林子里等待机会。皇上应该在试图停下了马之后,想要回头去寻找侍卫,在回到林子里之后或是迷了路,或是遭到了攻击,也许两者都有。但他一定走不了多远,因为要杀他的人早就准备好了。侍卫们被这个悬崖纠缠住了,接着又去搜索树林,所以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周围。”相里若木说完就紧紧闭上了嘴,皱起眉头思索。“仔细看看周围。”

    “太尉,这样说起来的话,就在这道悬崖向前不远就有一道深涧,深涧里草木茂盛,完全像是一道山崖的裂缝,里面粗浅不一。”

    “就到那里看看。”相里若木站起身。

    “太尉,”相里一平略略迟疑了一下“即使找得到皇上,恐怕他也不可能活着了。太尉不该早早另做打算吗?”

    相里若木没有回答他,景曦渺还能活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果在山林中失踪的是像相里一平这样身经百战有自保能力的人,那么还有六成希望生还。任何一个人冷眼来瞧这件事都明白,像景曦渺那样深宫中长大的柔弱体质,毫无凭借自己生存的经验,是无法活着的。可是相里若木就是想要再看一次景曦渺的脸,哪怕只能是景曦渺永远沈睡之后的脸。也许是因为如果带着人离开,另立一个景姓皇族为皇帝,把景曦渺孤零零地一个人丢在荒野的某处悬崖下,自己心里的那种失落,可能会无法忘记。

    这条深涧窄的地方大约有三尺宽,宽的地方大约六尺,里面果然草木茂盛,又因为狭窄看不出深浅。这时候明月当空,尚且能看到里面一点。仔细倾听,只有风穿过山间草木的声音,还有远远近近野兽的咆哮哀号。

    “太尉,属下下去就是了,太尉不可以。”相里一平看出相里若木的意思,慌忙阻挡在前面。

    相里若木摇摇头,他知道相里一平是马上作战的骑兵,所谓飞檐走壁的轻功他并不擅长。“在这里守着,”他下了命令,一只手拿着一只火把,单手扶住一只突出的石头向下跃去,山涧中阴暗湿冷,相里若木试着继续向下。

    这是距离方才的悬崖最近的位置,如果当时有人追赶景曦渺,一定会把他往这个绝路上逼。相里若木发现这道狭窄的山涧,远没有想象的深,山涧越向下越狭窄,最终两道石壁可能会贴成一道罅隙。

    相里若木抬起头,天空狭仄得只剩下一小片星光,四周是狭窄的黑暗。景曦渺会在这样的地方吗?

    相里若木在石壁形成的夹缝里站住脚,火把照亮了四围的一点距离,相里若木仔细检视着周围,没有任何一点迹象。

    他慢慢地向周围寻找,已经到了快天亮的时候,相里若木沈默着有条不紊地搜索。

    选择了这里,几乎就是最后的希望了,相里若木深>吸>了一口气,心情越来越凝重,渐渐焦躁起来。他站住脚,虽然不抱以什么希望,还是喊了一声“曦渺──”

    几乎是奇迹一般,在他还没有搜索过的,距离他仅仅数步的地方,那里是一堆草丛,火把还找不到的地方,发出微弱的声音。有一种奇迹,是说当你无能为力只有召唤着名字的时候,就会给你回应。相里若木站住了脚,几乎不敢立刻上前。

    他慢慢走过去,很快发现前面有很多折断的树枝,难掩着心头的惊喜,举起火把,景曦渺像一只小兽一样蜷缩在草丛里,紧紧裹着那只北疆的斗篷。

    “呼──”相里若木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忽然觉得自己的腿竟然有些发软,呵呵,可以让一个勇猛善战的武将双腿发软的事情,不是战场上濒临的死亡,而是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他蹲下身扶起景曦渺的头,在火把的光照耀下他带着擦伤的脸几乎失去了人色,可是他还活着,嘴唇翕动喃喃说着什么。

    “要水?”相里若木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感受他是否真的还有温度。

    相里若木小心地喂他喝下一口水,景曦渺的眼睛始终微微地张着,喝了水,终于能够对上焦距,他不认识似的看着相里若木,相里若木知道他挨了这么久,身上可能还有很严重的伤,一定意识不清了。

    可是景曦渺看着他,渐渐呼>吸>急促,相里若木紧张地看着他不敢动,不知道景曦渺是不是伤到了内脏。景曦渺的一只手抬了起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紧紧抓住相里若木的衣服“太尉?太尉…”他猛然间哭了起来,像是积聚了很久。

    他情绪激动似乎要哭喊,可是嗓子哑了发不出多少声音,越发气凑。相里若木心里渐渐被勾起一股难掩的心酸,搂住景曦渺,一阵冲动,嘴唇贴在他的额上“知道,我知道,委屈你了,都是我不好,我应该跟你一起来。”

    相里若木知道他的体力已经所剩无几,不能再这样哭下去了,可是也知道从未受过这种委屈的一个小皇子,受了伤在悬崖下躺两天的恐惧只能这样释放出来。他耐着性子抱着他,轻轻抚摸着景曦渺的头发“不要哭了,嘘,嘘,皇上,你可是皇上啊。”没有什么效果,景曦渺仍旧昏哭得人心碎,相里若木叹了口气“曦渺,都过去了,你知道你在这躺了几天了吗?”他想转移他注意力可能会稍微稳定他一下。

    一边暗暗掀开他裹着的斗篷,举起火把照过去,上身还好没有血迹,可是看到下身,相里若木暗暗抽了一口气,他的右腿上都是血一直连到地上,失血这么多,在这寒冷阴湿的山涧里没有水也没有食物,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两天了,”没想到景曦渺还能意识清晰地回答他,一边几乎是用尽全力地无声痛哭着,说话的声音很微弱“兵士们…在这里找…我听见…喊…不出声,听见他们…说是你命令…找我,后来…没有声音…我以为…你不再找我了…”

    相里若木咬住了下唇,景曦渺私下里跟他说话一直是这样,说了一阵,便渐渐的不称朕,不说官职,满口的你你我我,仿佛在景曦渺看来,他和他的关系,跟这个广阔复杂人心难测的世界没有关系,就是简单的你我。

    相里若木在景曦渺的小脸上亲吻了一下,他知道这个孩子看着他的眼光,虽然有些害怕,可是却难掩一丝诡异的信任与期待。所以他有时候不愿意看这个孩子的眼睛。

    他把景曦渺放回地上,仔细地抚摸他的身体,轻微地转动他的关节观察他的反应。“皇上,你的骨头好像都没有问题,这真是万幸。”相里若木发现他的腿上有一道撕裂开的伤口,被他自己用腰带紧紧地系住,除此以外就是脚踝肿得不成样子,其他竟然没有大碍。只是这个伤口实在是太严重了,他看到伤口的时候一定吓坏了吧,可是还敢用腰带把伤口系紧,这孩子的承受能力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景曦渺没有回答他,相里若木看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昏过去了。相里若木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个小东西能活下来的,真是命大。

    烟波浩渺 第十四章

    狩苑里皇帝的行宫忙乱成一图,太医、太监出出进进端进端出,大臣们只是因为太尉在这里,所以赶来称颂太尉大人的英明,太尉一一见过了他们就让他们散了。

    皇亲国戚则是依礼来给皇上请安,兼奉承太尉。如今这些王爷驸马爷都在皇帝的寝宫外边,顶着寒风哆嗦着罚站,太尉不发话,他们既不敢进也不敢走,站在那干挨冻。第二天太阳出来还算暖和,太尉也终于发话了,说皇上还是昏迷不醒,皇亲国戚都是宗族,让他们在门口一直给皇上守着祈福。这又一直饿到晚上,算是受了点好罪。

    景曦渺一直到他被捡回来的第二天晚上掌灯之后才醒过来,几个太医这才敢喘几口大气“皇上,皇上觉得怎么样?”

    景曦渺张开眼睛看了一圈周围,没有回答,下边的太监忙着进汤水,景曦渺喝了两口就摇头不肯再喝。几个太医着了忙,再劝皇上进汤药也是不肯。刘公公闻讯赶来问皇上是哪里不舒坦,景曦渺也不说话,帮着太医劝皇上喝汤药,也是左劝不成右劝不成,急得满头大汗。景曦渺一句话都不说,最后干脆闭上眼睛,一动都不动。

    太医没有办法“刘公公,皇上的身子很弱,汤水不进是不成的,更何况要想让皇上无恙须得醒后就进药,这…这如今皇上不肯进是该怎么办啊?”

    “哎呦,我说张太医,您这跟我说,我也没有办法啊。”刘公公急得团团转“皇上,您说句话啊。”

    太医只能催着太监“刘公公你快想办法。”

    “哎呀,我看还是得找太尉,看太尉他怎么说。”刘公公被催逼得没有办法了。

    相里若木正在跟李允之在太尉行馆里说话,李允之得到皇上已经找到的消息就离开京城,同时带来了一支军队以防再次发生问题。刘公公刚来到太尉行馆就见到一个娇媚的孩子坐在廊下逗一只小雀,见了他扬起脸来一笑“公公来找太尉吗?”

    刘公公愣了一愣“哎哟,好俊的孩子,我这老头眼也花了,朝廷里的人我都认不出来了,你是谁家儿郎啊?”

    檀心笑靥如花“我叫檀心,是太尉府里的,不是朝廷里的公子,没有进宫给皇上请过安,公公当然没见过我。”

    “哦…原来是太尉府里的,”刘公公点了点头“怪不得如此人物。”

    檀心一笑“那么公公,你觉得我的相貌比皇上如何?”

    刘公公惊讶地看着他,又立刻恢复了笑容“皇上的龙颜哪里是我一个奴才敢评论的。明儿趁着皇上尚未回皇宫,檀心去觐见皇上不就知道了。”

    檀心还要说什么,李允之走了出来“檀心啊,你在跟谁说话呢?啊,刘公公,您老还好啊。太尉在里边,刘公公要回话的话这会正是时候。”

    刘公公笑道“好,老奴才现在就进去。”

    “檀心,你累不累。”李允之转过身来看檀心。

    檀心微笑“李允之你一天到晚让我跟着你,可是大家都是男人啊,男人怎么会不了解男人。今天你喜欢我明媚鲜豔,明天我还没来得及长到成年就会被你抛弃。女人以色侍君还会色衰而爱驰,何况我一个男人。”

    李允之慢慢地笑了,看着檀心“檀心,等到我慢慢老死的时候,或是死在别人的刀下,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了,人是不同的,有些人会爱着什么人从一见面一直到死的时候。”

    檀心的手开始发抖,重重地低着头“李允之,你要是有一天忘记了你的话,我就杀了你。哪怕我只有这么卑微,我也会想尽办法,杀了你。”

    他说完话手就被李允之抓住,一把精巧的匕首放了上去“我要是忘了,你就直接杀了我好了。所以你就不要那么担心难受。”

    檀心抚摸着匕首上的印记,紧紧攥在手里,抬起头,李允之看到他眼里一抹泪光,檀心看着他破涕为笑“我要是杀了相里太尉最喜爱的将领,太尉一定会把我凌迟。”

    李允之压着声音呵呵地笑“走吧,檀心,已经累了一天了,跟我去休息吧,肚子饿不饿?”

    “饿得很,我只吃了几块糕。因为你一直跟太尉谈话谈个不停,我都没有吃到饭。”檀心跟着他离开,一边说话一边望着灯火通明的皇帝行宫。

    太尉行馆里,刘公公急匆匆地进去“太尉,皇上不肯说话,不肯吃东西,不肯喝汤药,这…”

    “什么?他是怎么了?”相里若木放下手里这几天各地积累的奏报“他是不是还是吓着了。”

    “一定是的,皇上他才几岁啊,自幼又长在深宫里,还不如寻常家的孩子经过的摔打多。”刘公公叹息着说“太尉,这可怎么办哟。”

    “我去看看他吧。”相里若木终于坐不住了“他醒了多久了?”

    “有半个时辰了。”

    相里若木想了想,终于又坐回椅子上“再等等皇上可能自己就会好的。”

    刘公公一愣,可是又不好说什么。

    烟波浩渺 第十五章

    “公公,皇上这个样子是不行的。”太医束手无策,又生怕治不好皇上自己掉了脑袋。

    刘公公不知道太尉是什么意思 ,也不敢再贸然造次。挨到半夜,皇上还是滴水未沾,他百般劝说,景曦渺只是张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宫灯,也不理会众人,也不说话。

    太尉的侍从倒是进来一次“刘公公,太尉问皇上怎么样了?”

    刘公公如实禀告了,却留心见到景曦渺的眼睛动了动跟着来的那个人看,眼神似乎是在找谁。刘公公是宫里年老之人,伺候了别人一辈子,很是有眼色,试探地问景曦渺“皇上是不是想见太尉?太尉是龙虎之将,震得住鬼神,若是有太尉在,皇上心里会踏实几分吧。”

    景曦渺果然眼里有了点精神,可是稍纵即逝,微微动了动,侧过头去,不再看人。

    刘公公叹了口气,说不得还得去找太尉。

    相里太尉幸而还没有就寝,刘公公在他的书房里行了礼“太尉,皇上还是老样子,太医说皇上刚逃过一劫,如果这样下去,就不中用了。太尉去看看皇上吧,老奴见平日,皇上最听太尉的话,或者见了太尉皇上就好了。”

    “你先回去吧,刘公公。”相里若木话说得竟然有些吃力“皇上有什么事,随时过来禀告,皇上如果想吃什么要什么都尽管给他。”

    “是。”刘公公没法再说下去了,只好起身。

    相里若木叹了一口气,如坐针毡,手不自觉地抚摸着案上的漆盒,打开,一只精巧的飞燕银钗。在知道景曦渺还活着还能醒过来之后,自己仿佛也突然从梦里醒来,这只飞燕银钗就像是戳在他心口的刺,让他无法忘记。

    他本想要报复,可是景曦渺像水一样包容了他的恨意,结果恨也无从可恨,紫菀呢?她还恨着吗?她会不会恨这么软弱的自己。

    “墨玉倒杯酒过来。”

    “太尉,您为什么这么晚了还要喝酒呢?”檀心从廊下绕了出来。

    “你又怎么这个时候跑来见我?”相里若木看着他。

    “李允之睡着了,而我还不困,没有人跟我说话,所以我来找个还醒着的人。”檀心笑笑。

    “你为什么睡不着?”相里若木随口问他,也好,有人陪自己说说话也是好的。

    “因为我不明白太尉为什么不趁这个机会,讨伐睿庆王的藩国。”檀心没有了笑容,冰冷冷。

    “檀心,现在不是时候,五国之乱平定之后,百姓的生活很艰难,短时间内需要休养生息,如果发动对藩国的战争,北疆的蛮族也可能趁机打过来。”相里若木已经有些疲倦了,檀心的仇恨却还这么炽烈。

    “太尉,即使天下大乱那又怎么样?天下是他景家的天下,你跟我一样痛恨景氏,不是吗?就是要天下倾颓,就是要兵连祸结,就是要民不聊生,这样有错吗?”檀心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几乎要跑到那个阴沈可怕的太尉面前叫喊。

    “檀心,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是哪一个姓氏的,景氏也好,还是相里氏也好,都不是天下的主人。男子汉大丈夫,生在天地之间,最重要的是要有作为,功绩能够载入千秋史册,能够给天下谋福利。即使我要灭景姓氏族,也要天下安才可以。”相里若木几乎被檀心的话激怒了“你回去,还是好好跟着允之学习吧,允之是个相才,将来年岁大了之后也一定会成为宰相,你跟着他自己也有进益。”

    “太尉,你太软弱了,你这样想,是不会得以报仇的。如果你不是这么软弱,你早就可以杀了先帝了,你的心也就不会这么痛苦。”檀心的脸色煞白,丢下这句话就跑了。

    相里若木的手攥成拳头,重重地砸在案上。看来今夜也无法入眠,相里若木起身走到外边,皓月依旧当空,自己像檀心这么大的时候,只想娶一房如花美眷,再辅佐君王平定四方。可如今…

    他在一处灯下站住脚,抬起头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皇帝的寝宫。

    wwwcom</td>

    </tr>

    </table>

    <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