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女色(一女N男,N18) > 正文 第十章 落花
    洧渊并未和我一起回府,说是有关太後寿辰很多事宜要去处理,这个王爷做得还真是累,什麽事都要忙。这皇帝也太会利用人了吧,制水的事也往小紫身上一丢。和他们分别後我坐著马车回了府。

    洧渊自从面圣後对我就更加不错了,虽然对我毛手毛脚的习惯还是不改。送了我不少衣裳和首饰什麽的,不过我一个丫环,已经不用做下人的事了,还收到这到多的赏赐,总归是不大合适的,所以我也很少用这些,一真就是穿著和春雨她们一样的丫环服。不过还好我天天只在竹院,大厨房,小云这三天一线的走动,也不会和什麽人打交道。我心中就安心了不少。而面对这样一个有权,有势,帅气的男子放下身段的极力追求,有哪个女人会不心动呢,但是理智又要我不能陷入他的爱里,这让我的心真的很矛盾。

    小紫每天无论多忙都很准时的过来教我弹琴,时常在我弹琴时他都会注视著我发呆,我一直感觉他好像通过我在看另一个女人一样。他一直夸我很有弹琴的天份,学得很是快。教我的时候也是十分的耐心和认真。让我对这仙人般的男子越来越有好感。

    面圣後的第二天我又进了,不过这次是和小紫去给太後演出。太後听了我的歌声後很开心,也很喜欢。说一定要找机会认我做干女儿。我想她多少知道了一些我的事情。从此我又多了一个去处,那就是太後这儿。

    每次来太後这儿没坐一会,那个狐狸皇帝就来了,说是来给太後请安,其实是来消遣我的。他还真没有拿什麽皇帝的身份来压我,特喜欢和我斗嘴。我也就更不客气了。

    说真的,他的眼睛真的很会放电,还好我的定力够强。不然早就被他勾得晕乎乎的了。不过我个男人真的和他那个武罗王弟弟一个样,也喜欢对我动手动脚的,一下子拉拉我的手,一下子捏捏我的脸,一下我的头,把我当个小狗一样。

    说真的,有这会优质的三个男人在我身边我怎麽可能无动於衷呢。对於他们每个人我都是很喜欢的。可再怎麽喜欢我和他们之前都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所要的全心全意的爱他们都是不可能给我的。

    想到这,我就想到洧渊的侍妾──落花,自从我入竹院後,王爷好象每晚都在院中歇息,没看他到落花那去过夜,那次我把他挑逗成那个样也只是在房里自行解决的。而且侍妾没有王爷的招见是不得到竹院去的,我也就从没有见过她。不过之前从八卦小翠那听说落花长得很是美豔,说是当年的京城花魁,琴棋书花样样通,是个才女,可就是出身清楼,身上还是带著很重的风尘味。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开心的过去了。

    这日我从小云那里回来往竹院走时正好在看到了一个美豔的女子从我身边走过,我一看就猜想她一定就是落花了。我行了个礼抬起头来多看了她一眼,准备走人。本以为她就这麽走过去了,可突然听到一声呼喝:“站住。”我一听可就烦了,说真的,来古代这麽长时间下人身上的奴我一点没有。到是现代女的自我神还是很强的。连洧渊在我面前也没这麽和我说话的。

    “不知道小姐叫我何事!”我直视她的眼睛说,我真不想引起什麽麻烦,说完就底下了头不看她。

    “你叫什麽!”

    “奴婢白璇珠。”

    “哦,你就是王爷房里新来的丫环啊!”知道还问啊,不想理她的我一直低著头。

    “你胆子很大啊,我这个主子都没有先走你竟敢先动。”这话怎麽听著像是不怀好意啊。

    “小姐,奴婢只是看您已经走过,所以……”

    “大胆,你还敢狡辩。来人,给我撑嘴。”你这女人怎麽这样啊。不过看她这架式是来真的,走来二个丫环背後抓著我不让我动,无法行动的我就被这麽扇了十多个巴掌。而我看到在我被打的时候,落花眼中的得意和嫉恨。

    “好了,今天只是给你这个贱婢一点小小教训,让人懂规矩。我们走。”说完,那二个抓著我的丫环把我用力向地上一推。我已经被打得头晕脑涨,脸上火辣辣的痛。

    她们一行人走後,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地上爬起来,慢慢的向竹院走去。

    回到房里的我真是又生气,又伤心,我怎麽一早就莫名其妙的就被打了呢?全身都在痛的我躺在床上就昏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敲门吵醒了。

    “璇儿,在里面吗?怎麽午膳都没有用就睡下了。”是小紫的声音,对了下午他过来教我琴的,可今天这个样子怎麽能见人。

    “小紫,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不方便起身,要不改天再来教我吧,对不起了。”我忍痛回答到。

    “不舒服!”说完他就用力推开门进了房。我完全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看到我受伤的脸。脸上的伤一看就知道是被打出来的。小紫看到我这样脸色大变,紧张的跑到床前坐下轻轻的拿走我蒙著脸的被子。我真不想让他看到,可是无力坚持。被子被他拿走,轻轻的抬起我的脸。脸上的表情是那麽的心痛。轻轻的问,“璇儿,这是怎麽了。”不小心他碰到了我的手肘上的伤口引起了我的惊呼。他的脸色变得更糟了。

    “秋霜,去请你们家王爷回来。春雨,你说,这是怎麽回事。”小紫的语调很轻冷,让人仿佛要结冰一样,我从来没有听过他这麽说话的。秋霜很快的跑了出去。春雨走过来看到床上的我也变得很惊呀。

    “怎麽会这样,早上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春雨不敢相信的说。

    “王爷是怎麽吩咐你们的,忘了吗?”

    “桑大人,是奴婢失职,辜负了王爷和您的信任。”说著就一下子跪著哭了起来。

    “春雨,你起来,这不关你的事,是我没照顾好我自己。”我还真没有想到我的受伤会引起春雨这麽大的反应。而我也不敢动也动不了。

    小紫没有说话,现在的小紫真的比我这个受伤的人还生气,他一下子就抽走了我身上的被子,紧张的掀起我的袖子和裙子,仔细的查看我身上的伤口,越看脸色越冷,他完全把男女受授不清这个词给忘光了。想到这,我扑的一下笑了起来。

    “哎哟……”这一笑把伤口也拉痛了。

    听到我的笑声他似乎也平静下来了,也发现对我的举动是多麽的不合适,我看到他的白皙的脸好像都红了。

    其实我身上都是一些小伤口,有的只是青了一块,就只有又手和手肘上破了点皮,流了点血。以前的我常常都会这样,不过也没有像现在伤口这麽密集。

    “我真的没有什麽的,只是皮外伤。别这麽生气。”我拉著他的手安慰到。让春十起来吧。

    “你起来吧!”小紫对春雨说话的声音还是很冷。在我的示意中春雨起来站在一边,眼中还闪著泪光。

    有我这麽可能的伤员吧,还要来安慰别人。不过看到小紫这麽紧张我,我真的很开心。

    这样一调笑小紫也就没那麽生气了。他拿起我的手好像是在诊脉的样子。

    “小紫,你好厉害啊,还会看病啊!”小紫好笑又好气的看了我一眼就认真的听脉起来。过了好一会他又细细的看了看我全身的伤口。走到我房里的书桌旁边写了一张药方递给春雨。

    “按这上面的方子各抓八付药回来。一付药用三碗水煎成一碗拿过来,去让人拿一个冰块放在袋子里拿过来,让王管家把王爷上个月从皇上那拿的玉肌露拿过来。”

    春雨答应著就出去了,房里只剩下我和小紫。我还拉著他的手,他也紧紧的看著我,一刻也没把眼神从我脸上移开。他的手轻轻的抚著我的脸,不让我有一丝丝的痛疼。

    “是谁这很狠心!!”我们就这样对视著,我完全忘了身上的痛。

    大概过了半支香的时间,王管家过来了。把那个可能是玉肌露的东西递给了小紫,小紫轻轻的给我抹上。这东西还真不错,上抹上就不那麽火辣的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