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女色(一女N男,N18) > 正文 第六章 才女
    第二天一早,洧渊还没有来得及听我的制水方案就去上早朝了,快到午时的样子,王管家过来传话,说是皇上传王爷进去了,晚膳前才会回府。www.luanhen.com我们这三个丫头就偷得半日闲,她二个都跑出去买东西了。我还在想把制水的方案再做周详一点就留在府里了。刚过午膳就听管家说,桑大人过来了。说是坐坐就走,我说:“用我去服侍啊?”

    王管家想了想,“你就端杯茶去吧!桑大人现在正在樱院门口,不要打扰他,在一边好好服侍就行,唉……”说玩就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就出去了。

    我端著茶来到樱院时,看到的却好似一个失去爱侣的男人默默伤心的背影。站在院中高处的凉亭中,桑紫缪身著一席白色锦衣,让人更是感到一袭忧伤。微风吹过.他的长发在风中飘舞,好像随时就要消失了一样。我急忙抓住了他的衣袖,真的担心他就这样消失了。就在我拉住他衣袖的时候。我看见他全身一僵,并缓缓的回过头来看向我。在看清我的脸後,他眼中有明显的失望之色。

    “对不起,我不是你要等的人!!!!”就好像我早就知道他的想法一样,我把心中对他的歉意一下子说出了口。说完了才发现自己是多麽的唐突。并迅速的松开了拉著他的手。

    “不是的,我是说我不是你要等的王爷,是,是这样的……嗯……”被他用疑惑的表情看著,我飞快的在想出合理的说词来,“啊……”我想到了。“桑大人,王管家说您来了,我想你可能是找王爷的,可是王爷进去了,晚一点才回来,我就端著你上次尝过就很喜欢的茶水过,想向您禀报一下。”白璇珠,你脑子真是灵活啊!在心中,我又给自己一个攒扬。

    “我知道了。”这时,他脸上的悲伤表情已经消失被微笑代替了,仿佛刚才那个伤心的男子并不他一样,可是他的笑并未达到眼底,细细看来,他的眼中还是透著哀伤。

    “桑大人,请用茶!”赶忙端起茶杯递上前。

    “有劳了!”这神仙似的哥哥还真是客气。接过我手中的茶又看向满园的菊花。

    “今年的菊花开得还真是早。”跟著他看著满院的菊花。

    “是啊,又到秋天了。”

    ……

    又是一阵沈默,真是的,本小姐想逗你开心都逗不起来。

    “桑大人,如果有什麽需要你就叫我,我先下去了,不打扰您赏花了。”他好像并不在意我没有用“奴婢”二字自称。正准备逃离这沈闷的场地时,他好似很随意的对我说了一句,“你喜欢菊花吗?”

    “呵呵……喜欢啊,其实只要是美好的事物我都喜欢,但是菊花是花中君子,没有梅花那样的冷傲,是花中的君子,”自然的想起一首诗“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晋陶渊明《和郭主簿》)而且他的全身都是宝,是一味好药材。呵呵,其实我很喜欢喝菊花茶的!”说完我就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他,他却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直直的盯著我,好像想从我身上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可过了半晌,他又自嘲的笑著摇了摇头。嘴里还自言自语的说道:“怎麽可有是她。!!”他的举动却引起了我的好奇心,难道是和樱院里去世的那个女子有关?

    “没有想到姑娘文才会有这麽好!随口就有作出这麽好的一首诗。”不是吧,这首诗这个空时没有??完了。完全忘了自己要低调。这个朝代和中国的古代一样,女子可入学读书的只能是有钱家的小姐和贵笑千金。

    “呵呵……”我只是笑笑也不想多解释。没有想到一席话会引起了他的注意。被神仙哥哥注视的感觉真是好啊。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啊。

    “还未请教姑娘芳名!”他完全没有王爷那种高人一等的感觉,对什麽人都这我麽的礼貌,但也是因为这种礼貌把自己和别人用一条鸿沟。

    “我叫白璇珠,白色的白,美玉之意的璇,珍珠的珠。”他竟敢想记住我的名字!

    “‘白璇珠’,颇有深意的名字!”这名字有深意吗?我怎麽不知道,回头去查查书。

    得到神仙哥哥的再说赞赏,我更是乐上天了,完全忘了自己要低调的主指了。

    “桑大人,想到我家乡有一首唱菊花的歌,很是流行。”

    “哦,那我一定要听听白姑娘的歌声了。”这就是被神仙哥哥捧上天的後果,什麽事都敢做,不过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定还是会这麽做的,因为我不想看到他眼中的落莫。

    “那我就献丑了!!”

    “请……”

    清了清嗓子,

    “你的泪光柔弱中带伤,

    惨白的月儿弯弯固住过往,

    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

    是谁在阁楼上冰冷地绝望,

    雨轻轻叹朱红色的窗,

    我依身在纸上被风吹乱,

    梦在远方化成一缕香,

    随风飘散你的模样,

    菊花灿烂地烧,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我心事静静躺,

    被风乱也微摇,

    你的影子剪不断,

    独留我孤单在湖面神伤。”(菊花台 作词:方文山,作曲:周杰伦)

    我只唱了一段就停下了。他这时的表情就好像发现了什麽新奇的事物,惊讶不已,也似乎被这首歌的意境给深深打动了。

    “姑娘的这首曲子我真的从未听过,所用的音律也不是当下广为流传的格律,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并能深深的打动人心,这首歌叫什麽?”

    “您喜欢就好,这首歌的名字是《菊花台》。”天啊,你看我这里说的什麽话啊,简直就像春心荡漾的小女人。

    “白姑娘,能否把这个曲子和刚才那首诗抄下来赠於我。”看来他是一位喜欢研究诗词歌赋的文人啊!

    “这‘白姑娘’还听得真不习惯,您就和王爷一样叫我璇儿吧,听著亲切,嘻嘻,而且我只是个下人,什麽赠不赠的,大人喜欢就拿去吧。只是这诗可能抄下来,这歌我只会唱。”看来这神仙哥哥对我是越来对我感兴趣了。

    “姑娘有这样的文采和气质,实在看不出来是个下人。”

    “呵呵……”

    “那我就和洧渊一样叫你吧,璇儿。”

    “嗯。”从神仙哥哥的口中听到我的名字是多麽的开心啊,他的声音是那麽的轻亮。

    “璇儿也不想把自己当什麽下人,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吗?”

    “大人真的把我当朋友啊,真是太不敢当了,那我以後就叫你小紫吧。”听他这麽说,我一下子得意起来,好像把高贵的仙人拉到了我的身边一样。

    听到我叫他的名字,他苦笑的摇了摇头。

    “璇 儿喜欢就这样叫吧。”

    “等等,我去拿琴,你唱,我来弹,把曲子写下来。”

    “好!那我去拿笔纸。”

    他很熟练的从樱院的一间屋子里拿出来一把古琴,回到亭中摆好。我也把笔墨纸拿了回来。

    整个下午的时间我都陪著小紫一句一句的把歌曲谱了出来,小紫真不愧是状元出生,真的把我所唱的歌原原本本的写下出来。一句歌曲我只要唱个三四遍他就能完完整整的弹出来,并把他记在纸上。他的话匣子被我用一首诗和一曲歌给打开了,这时我才真正的发现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男人,一个有著成熟的思想和见地的男人。

    @@@@@@@@@@@@@@

    哎,还是引用了周杰伦的歌了,说真的,他这首歌还真是不错,可就是电影太雷人了。所以我当初看了介绍就失去了看的兴趣了。

    小璇璇 还真是厉害啊,一下子就引起了这位清雅的神仙哥哥。